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08 🌵12 新:💬2 🌺3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辨析两个概念,一曰清楚,一曰冷静

很多人认为这俩是一码事。清楚就冷静,冷静一定清楚。是这样吗?

有个孩子学习遇到了困难,受到了打击,产生了挫败感,并放纵自己,于是不想吃饭。孩子的妈一见到这种情况就上来嘘寒问暖,娃呀,是不是昨天晚上着凉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要去医院?

这娃的妈就是一糊涂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那瞎猜、胡编,结局必然是娃“没有好脸”,把脸一背,身子一转,继续“卧倒”。娃心里想的是什么?“切,一天到晚说关心我,关心个屁!”

糊涂是什么的反义词?清楚。说你糊涂,就是说你不清楚。不清楚什么呢?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面对的是什么。很多人都是非常糊涂的。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这些人,习惯于道听途说,道听途说的关键不在道和途,而在听和说,哪怕你是在一个装修豪华的礼堂里听一些所谓的砖家在那胡说八道,也叫道听途说。道听途说,就是脱离实际,因为根本没有去看那个人、那个物、那个事,而只是在听别人说。

我时常跟人说起,应用数学不可能难。如果需要我拿出证据,那么我就会说,其一,应用数学相当于别人做好的饭,而学习相当于吃这碗饭,这样的事,它的难度是不可能高的;其二,从语言的角度来看,数学语言涉及的符号可以说少得可怜,自然语言则要多得多,也就是说,从记忆的角度来看,数学也不可能难。我只讲这两个证据,我认为就足够了。不是说不可以继续论证,而是说没有这个必要了。

然而听者往往说,你说的怎么跟别人说的不一样?

瞧,我在讲事物的本身,他在讲什么?他在做比较,比较什么呢,比较这种道听途说和那种道听途说。他要看,哪一种是多数人持有的,或者说权威支持的,或者说长期流行的,这是他的一种判断法;还有一种判断法,就是他比较之后,他认为哪种听起来似乎更为在理一些,他就认同哪种。

这是一例。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我还可以再讲一例,亲情。

我时常对人说,亲情是一种“发明创造”,是子虚乌有。为什么呢?因为人与人之所以会有感情,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日久生情。可是我们稍加分析就能发现,这种日久生情是不分对象的,是无差别的。那说明什么呢?说明它不牢靠,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虚幻。因为日久生情的本质就是依赖惯性,难道不是这样吗?

还有一种,因同甘共苦而产生感情。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同甘共苦呢?客观条件就是得在一起生活、一起劳动、一起战斗,否则如何同甘共苦?主观条件是什么呢?显然,需要双方或多方拥有美德,这种美德往简单里说就是能克服骄、娇二气,往简单里说就是追求和谐、追求众乐乐。这样的感情之所以牢靠,是因为人可靠。可靠的人,才能与你同甘共苦,你可靠,你才会跟别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如此来说,哪里有什么血浓于水?怎么可能 有这种存在?

因此,往最简单里说,感情就是信任,彼此信任那么就感情深厚,我他妈不信你,我跟你他妈的有个屁的感情。

但是听者在听了我这番所谓的奇谈怪论之后,往往“大骇”,有的甚至当面斥责我,说我六亲不认,说我是个王八蛋。

瞧,是不是很典型?

什么叫奇谈怪论?就是少见的观点呐,非主流啊。我们见到罕见的事物、少见的观点,自然是会有诧异感的,但这只是一种原始冲动。不可能因为罕见就错误,不可能因为少见就丑陋;也不可能因为常见就正确,不可能因为多见就美丽。

所以我还时常说,这个世界上很多根本就没有审美力。他们所认为的美,就是常见,就是流行,就是时髦。自然,听者又认为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什么?你说我连美与丑都分不清?啧啧啧,你是哪个艺术学院毕业的?”

很多人都是相当糊涂的,之所以如此糊涂,就是因为他们总是道听途说,对于那个人、那个事、那个物,他们是不了解的,从未亲眼“见”过。简单的说法就是,这个世界上N多人都是脱离实际的,他们主要活在道听途说当中。这就是为什么我时常说,有的人是活活被别人说死的原因。

清楚跟认知挂钩,冷静呢?冷静是做出来的。

一个头脑清楚的人,不见得就是一个能保持冷静的人,最典型的就是张飞,《三国演义》中的张飞。但正如我一开篇 所说的,N多人分不清什么叫清楚,什么叫冷静,于是乎,他们都认为张飞是个二百五。张飞是个二百五吗?他对很多事的认知要比别人准确得多,但他,时常放纵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张飞。简单的说,张飞对自己说的话就是:该冷静的时候我知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时时刻刻要我保持冷静?没门。不说了,再说我就要打人了。走吧,喝酒去。

冷静是人做出来的,只分肯不肯做,和会不会做,没有别的了。

估计会有人反对,他们会说: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啊,你看那个喝酒的,喝多了,冷风一吹,他清醒了,他冷静了。

“我在讲主观能动性,你他妈的跟我讲生物学?”

帖:4759587 复 475936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