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明朝趣事数则 -- 阴霾信仰
共:💬111 🌺467 🌵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清朝冷笑话数则: -- 补充帖

康有为亦言“但八股清通,楷法圆美,即可为巍科进士、翰苑清才,而竟有不道司马迁、范仲淹为何代人,汉祖、唐宗为何朝帝者!若问以亚非之舆地、欧美之政学,张口瞪目,不知何语矣”。

夏曾佑则形容清代读书人群体“汉、魏、隋、唐,不知为何朝,而但知有朱子;礼、乐、兵、刑,不知为何事,而但知有时文”。

宋恕也嘲笑“天下学问之最孤陋者,无如中国北边之京官”。虽说昔人就已盛传“太史公是何科进士?《史记》是何科朱卷?”的笑话,但宋恕认为清末的京官对于历史知识的“孤陋”更甚,乃至于还出现了某京官借阅《汉书》后觉得此书“不见有一点好处,其中文理荒谬令人费解者甚多”一事。

另有数名京官在由北京赴上海的轮船上只知“吟哦消遣”近科的闱墨,见某进士在阅读《支那通史》一书,京官们既不解“通史”何意,又误会“支那”为日本。

张伯驹的《春游琐谈》也提到清末有已中进士者“尚不知岳飞为何时人”。

帖:4759890 475240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