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怀旧小贴,广告也可以让人怀念几十年的 -- dfindy
共:💬64 🌺270 新: 🌺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歪楼请见谅。说起香港人和大陆红歌,我有个真实段子,喜来登对歌

我自己08年写的老帖子,厚着脸皮自己再翻出来,也没什么太不好意思,毕竟河里的群体十多年间变化巨大。

独在异乡为异客,常在YouTube寻老歌。YouTube可真是个聚宝盆,想找些过去的老歌,即便是第一次没有,稍微等些时候再找十有八九会呈现眼前,从张德兰的神雕侠侣主题歌到小鹿纯子,想怀旧哪个时代就怀旧哪个时代。

不过我们这代人喜欢的老歌中最多的还是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Beyond张信哲陈慧娴那代,前两天听张学友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淡淡的伤感中想起第一次听这首歌的往事, 挺有趣儿的一段. 那是九十年代中后期在西安出差开会的一次, 去年我曾写过一段百饺宴的趣闻, 链接出处, 这是同一次的事.

那次西安务虚会是相当奢侈的一次, 那一年我们大中华区完成了十亿美元的销售, 本来也有资格庆祝一下, 又加上新任大中华区老总上任, 此人虽出自南洋, 但很有些tg大跃进时期干部的豪气, 西安会议中隆重推出5B也即五十亿美元的伟大目标, 让我们与会人士无人不私下嘲笑. 会开到第四天是最后一天, 以前几天该讨论的已经讨论, 该表的决心也表了, 该吃的吃了, 该看的看了, 晚宴之后大厅的一边是一帮酒徒们劝酒喧嚣, 主要是销售部门的两广总督西北督办们, 另一边是我们一帮年轻人在卡拉OK, 西安喜来登的主会议厅很大, 两帮人并不觉得互相干扰.

唱歌的这边主要有三拨人, 北京总部的有五六个, 香港维修中心财务分部的四个, 和我们天津的十来个人, 三拨人围坐三个大桌子, 之间离得挺远. 我们天津帮人数虽是占优, 但大家一如既往保持天津人的低调, 不抢歌不喧嚣. 香港那桌也不喧嚣, 可是他们抢歌抢的列害. 那四个人中我以前就与其中一人稍微有些工作上的接触, 其余完全陌生, 他们的长相也很香港, 瘦高瘦高的, 不知真实年龄如何, 每个人看着都很年轻. 四个人中一男一女歌唱得不错, 都是粤语听不懂, 但都挺好听的. 后来那个男生唱了一首歌, 开始时还是听不懂, 可段落结尾却是国语, "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 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 歌好旋律又容易, 等到第二段再唱这几句国语时我已经可以小声跟着唱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听张学友这首歌时的情景, 以后这首歌流行全国, 我自己也常在卡拉OK时唱, 所以那晚头一次听这首歌的情景一直还记着.

后来听着听着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注意到北京同事们奋勇抢歌, 而且不唱港台, 全部大陆原创, 开始时是黑豹田震, 后来歌少很快就到戴手铐的旅客之类了. 我思维慢, 一直到快结束时才意识到北京香港两拨人在对歌, 想一下, 实在是香港同事们aggressive在前, 拼命抢歌而且一首国语歌都不唱, 当时觉得是几个香港小年轻不大敏感不大懂事, 今天写这篇小文时突然想到那次西安开会是1997年六月间的事, 也许就是有些人想斗斗气呢.

以上是跟香港人有关的比较斗争性的回忆,我也有很温馨的回忆,十年前左右的事。那天傍晚我们这大学城有热热闹闹的活动。我们一家人步行,那时孩子还小,对我们强加给他的中文还接受,前面是四个亚裔女大学生,估计听我们基础中文久了,想回头看看我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中国人么?” 其中一人问到,当听到我们肯定答复并反问后,另一人甜甜地回到,“我们也是,中国香港人”

通宝推:五峰,起于青萍之末,陈王奋起,方恨少,qq97,达雅,桥上,玉米菜,北纬42度,匿名:1
帖:4760418 复 476037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