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评莫言作品之《丰乳肥臀》中不游不击的八路军爆破大队 -- 天马行空
共:💬77 🌺963 🌵2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丰乳肥臀》中描述解放后政府这样对待妓女

在名著《丰乳肥臀》中,上官鲁氏的第四个女儿上官想弟是个妓女。在抗日战争时期,上官鲁氏一家去县城吃教会施舍的腊八粥,回来的路上上官鲁氏病了,为了救母上官想弟把自己卖给妓院。随后多年,她们之间都没有联系。按理说,抗战胜利之后在上官一家在大地主别动队司令女婿司马库的庇护下,有一段时间日子过得相当滋润,上官想弟“上班”的地方是高密县城,貌似她做妓女也相当成功,离东北乡也不算远,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这么多年就不联系一下。

上官想弟再次出现,已经是差不多二十年后,大跃进都差不多结束了。上官金童进农场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农场解散,上官金童在遣返回来经过蛟龙河时,见到也是回乡的上官想弟。

上官想弟再次出场是这样的:

她抱着一把琵琶跳上船,坐在上官金童对面。她的脸上,涂抹着胭脂和白粉,但也遮不住面皮的枯黄。两个公社干部放肆地打量着她。其中一个用居高临下的口气问:“你是哪村的?”

她抬起头,直盯着问话的干部,那两只从上船后就一直低垂着的黯淡的黑眼睛里,突然射出了仇视的野性光芒。上官金童的心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他感觉到这个看起来十分苍老了的女人眼睛里,有一种征服一切男人但决不被男人所征服的力量。她面部的肌肉松驰,从衣领里露出来的脖子上布满了皱纹,但上官金童看到她纤细手指上的指甲却平整光滑,这说明她的年龄并不像她的脸和脖子所表示的那样苍老。女人瞪了公社干部一眼,双手紧抱琵琶,好像抱着婴儿。

一看上官想弟这打扮,就像一个已经是残花败柳的妓女。然而,她那个破琵琶里面,却藏着价值连城的宝贝。

按她后来自述,有日本商人送的夜明珠,缀在帽子上,晚上走夜路,就不用打灯笼,有十个戒指换来的猫眼钻,有给她破瓜的熊太爷送的金镯子,有少说能换一千斤白面的绿宝石,有最不济也值一个骡子的项链。

上官想弟做妓女赚钱也太容易了,难怪她做妓女都做上瘾了。解放后全国都取缔妓院,但按《丰乳肥臀》的描述,上官金童和上官想弟重逢的1960年之前不久,貌似她还在做皮肉生意,但不知道是在哪里和谁做。不过她做二十年左右的妓女,虽然一副残花败柳的样子,然而不是名妓胜名妓,如果普通妓女都能这么轻易赚钱,解放前破产贫民把儿女卖给妓院也不算是推进火坑里。

很不幸,上官想弟回家之后,她藏在琵琶里的奇珍异宝都被公社干部搜走,放在阶级教育展览馆,她本人也接受批斗。

四姐被请进阶级教育展览馆,站在她那些珠宝面前。高密东北乡的人从此便疯了,大家像看珍稀动物一样拥进去看四姐。公社干部要四姐交待她是如何剥削来这些珠宝的。四姐微笑不答。实际上由于四姐的出场,高密东北乡这一次阶级教育展览的意义便完全被消解了。男人们是看妓女。女人们也是去看妓女。四姐虽已是残花败柳,但瘦死的骆驼大如马,丑死的凤凰俊过鸡。尤其是她那件火红的旗袍,照耀得阶级教育展览馆一片红光,远看好像屋里着了火,真他妈的像那范国花说的那样。四姐久经风月,自然精通男人心理。她施展出魅人术,手捏兰花,目送秋波,扭腰摆胯,搔首弄姿,弄得阶级教育展览馆里洪水滔天,连那些公社干部都挤鼻子弄眼,丑态百出。幸亏公社党委胡书记是个立场坚定的老革命,他攥着拳头冲到展台前,对准四姐的胸脯捅了一拳。胡书记是个蛮勇汉子,拳头上的力道能开砖裂石,四姐如何吃得消?她的身体晃荡了几下,往后便倒。胡书记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起来,操着一口重浊的胶东话,骂道:“妈啦个*的,跑到阶级教育展览馆里开起窑子来了!妈啦个*的,说,你是怎么剥削穷人的!”在胡书记的骂声中,公社干部们齐声吼叫,表示出各自的坚定立场。羊委员挥动胳膊喊起口号。口号内容和几年前一样,还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之类,群众响应者寥寥。四姐双目喷火,冷笑不止。胡书记松开手后,她拢了一下被弄乱的头发,说:“我说,我说,你们让我说什么……”干部们怒吼着:“老实交待,不许隐瞒!”四姐的眼神渐渐黯淡了,明亮的眼泪从她紫色的眼睛里突然进出来,溅湿了旗袍的前襟。她说:“当妓女的,靠着身子挣饭吃,攒这点钱,不容易,老鸨催逼,流氓欺负,我这点财宝,都浸着血……”她的美丽的眼睛突然又明亮起来了,泪水被火苗子烤干了,她说:“你们抢了我的血汗钱还不罢休,还把我拉来出丑,我这样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日本鬼子我见过,高官显贵我见过,小商小贩我见过,半大孩子偷了爹的钱来找我,我也不怠慢他,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夫……”干部们怒吼:“说具体点儿!”四姐冷笑道:“你们斗争我是假,想看我是真,隔着衣服看,多别扭,老娘今日给你们个痛快的吧!”她说着,手熟练地解开腋下的纽扣,然后猛地掀开胸襟,旗袍落地,四姐赤裸了身体,她尖利地叫着:“看吧,都睁开眼看吧!靠什么剥削,靠这个,靠这个,还靠这个!谁给我钱就让谁干!这可是个享福的差事,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吃香的喝辣的,天天当新娘,夜夜入洞房!你们家里有老婆有闺女的,都让她们干这行吧,都让她们来找我,我教她们吹拉弹唱,我教会她们侍候男人的十八般武艺,让她们成为你们的摇钱树!大老爷们,谁想干?老娘今日布施,倒贴免费侍候,让你们尝尝红婊子的滋味!怎么啦?都草鸡了?都像出了的鸡巴一样蔫了?”在四姐的嬉笑怒骂中,几分钟前还目光灼灼的高密东北乡的男人们都深深地垂下了头。四姐挺胸对着胡书记,狂妄地说:“大官,我就不信你不想,瞧你,瞧你那家什像鸡腿匣子枪一样把裤子都顶起来了,支了篷了。来吧,你不带头谁敢干?”四姐对着胡书记做着淫秽的动作,说出一串的淫言浪语,她挺着伤疤累累的乳房前进,胡书记红着脸后退。

这个威武雄壮的胶东大汉,粗糙的脸上沁出一层油汗,猪鬃一样支棱着的头发里冒着热腾腾的蒸气,好像一个开了锅的小蒸笼。突然,他嗷地叫了一声,好像被火钳烫了鼻尖的狗,他疯了,抡起铁拳,对准四姐的头脸,一阵胡打,在咯唧咯唧的疹人声里,四姐哀鸣着跌倒了,她的鼻子里、牙缝里渗出了鲜血……

上官想弟不知道,在解放后前三十年,贫下中农是依靠对象,中农是团结对象,地主、富农是斗争对象,妓女虽然不是依靠对象,但绝对不是斗争对象。她做皮肉生意赚的钱再多,国家最多只能想办法让她“捐”出来,抢走她的钱还批斗她是违法的。

解放不久,就在1951年就拍了一部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说的就是妓女解放的事情。那时候电影很少,一年也就是拍那么几部电影,几乎每一部电影全国每一家电影院都上映的,喜欢看电影的人就算没看过也会听说过。

也许公社胡书记十个粗鲁汉子,没看过也没听过说这电影,但上官想弟也不知道这回事就不应该了,因为电影上映之后,政府组织解放了的妓女去看的。

不过想想上官想弟在政府取缔妓院之后,还可以做皮肉生意做到1960年,可能真的一心想办法赚钱,而不关心政治,所以导致吃苦了。

帖:4761957 复 475934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