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 xx28

共:💬829 🌺2764 🌵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第3章 跟老爷爷修炼

这是一个晴朗的月圆之夜。

一轮浩瀚的明月高高悬挂在天空上,夜色寂静,晚风习习。

我安静地盘膝坐在茅舍前的蒲草编的练功垫上,按照老爷爷教的方法吐纳,用意念控制收息,敛气,呼出,反反复复,来来回回,重复着此动作。人家的小孩可以看电视,看动画,我却要整天呆坐专注呼吸,幼时是把所谓的修炼看作是练“呼吸”的。

修炼本门功法实属不易,小孩子懂什么练功,枯燥无味的运气、打坐,难耐之极。我曾苦着求老爷爷让我出去玩,可老爷爷就是不答应,反复耐心地告诉我:“孩子,坚持,坚持下去,你修炼好了就可以回家。你想回家吗?”

“回家”可是抓住了我的心理,我就是为了早日回家才不顾一切地修炼、苦练,小小年纪还知道动脑子去练。孰不知,练好了,就更要练,回家则是无期的事,练到了自觉自愿,就再也不提回家了。

修炼绝非只是打坐练功,是要学习和按照本门内功心法进行,这才是极其费力之事。心法是本门秘密恕不介绍,可那些心法却是与道家经理相关,高深、艰涩,难以理解,更难运用到实际练功中。内功心法与道门经文相似,小小年纪的我听闻有如天书,只有按照老爷爷说的先背熟,慢慢理解,然后坚持不懈地去按照心法修行,“不论多久也要修炼出内气”,则是老爷爷的要求。

他总说:“不要怀疑心法,只有严格遵照心法修炼。孩子你还小,慢慢修行下来,总会生出内气的。”

老爷爷用他的内气为我引导,让我的意念按照老爷爷行气的经脉,按照心法的要求,一遍一遍地运行,那些心法规定的动作和经脉的走向,没有老爷爷的教和引,我小小年纪是无法领悟和遵循功法规定运行的。

修炼本门这套内功心法,要端体、空心、真念、调息才行。

端体的动作十分简单,只需摆出个两手手心、两脚脚心和头顶朝天的姿势盘膝坐下即可,这个姿势,叫做五心朝天,乃是修炼道家内功心法入门的通常姿势。而以这样的修炼姿势,各家实际运行的心法则是不同的。

空心,即为保持空明之心,即在端正身体、五心朝天盘坐的基础上,身心要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形成本体与天地沟通的状态,才能按照心法运行,汇天地之灵气,修自身之真气。这是生出内气的基础。

真念,即为保持自身能与天地沟通的念力,念即是志,亦是力;志乃主宰身体内外者,亦是在身心保持空明的状态下,坚守住本心,以强大的意志力不受外界的干扰,维持自己内心在别无旁骛地运行心法上。

按照老爷爷所说,外界干扰修炼的因素,被称作外魔,而心里的各种影响修炼的情绪,都叫作心魔,这些外魔、心魔是修炼时的大敌,所以一定要专心练功,别无它念。

调息,即为聆听自己的呼吸声,借此调整呼吸的节奏。按照心法去调息,在呼吸之间完成吐纳的过程为一息,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归为己用,催动内息在经脉中运行,以达生发真气、壮大真气之功效。

渐渐地习惯成自然,开始每天都要默诵心法,时间久了心法似乎融进了意识当中、印刻在内心,成为自己的一种意念力。

本门内功心法的精髓就是用调息吐纳之法,修炼自身内在的精气神,炼至大成之后,可以修出道家所谓的内力,也就是先天元气,即使小有所成,即能使本门道医的治疗功效有如神助。

炼气讲究的是天时,地利,当然还有人和。月圆之夜,则天地精气极为醇厚,想要吐纳,吸附最精良的天地之气,必是这个时候,是我和老爷爷专心致志强加修炼的课业之时。

每到这时辰。老爷爷早早把该做的事干完,督促着我抓紧时间打坐修炼,争取早日生出内气、真气,进到本门功法的层级。老爷爷教导我说:“在月圆之夜修炼,远比平日获益多,以后你达到一定功力后就知道好了。”

反正都要听老爷爷的话,所以每逢月圆之夜我就格外兴奋,盼望着能够修炼出内气、真气,在老人家的带领下,吐纳,吸附,敛气,再舒缓释放,推气,运气,孜孜以求地吸收天地精气为己用。老爷爷打坐、运功的动作,施展得行云流水般,舒张有度,感官敏锐。而我跟老爷爷学了不知多少时间,仍不及他老人家万一。

“呼……”

老爷爷一套运气完成,缓慢呼了一口气息,眼睛向我看过来,察看我打坐的程度,发现我的不足。

当我运行了36周天后,做出了同样收功动作,吐出体内浊气,气归丹田,坐姿放松,老爷爷便开始讲评,让我明白这次运功不足的地方。一开始是懵懵懂懂,不大能明白老爷爷说的道理;慢慢老爷爷说的多了,自己练气也体会感觉出更多,才有所领悟,有意识地按照老爷爷指点的改正;再后来我自己也能察觉到自己运功中的不足与缺失。

每日的第一次功课是黎明时分,老爷爷早早拉我起来面东静坐吐纳。此时,朝阳将升,东边天极由暗逐渐转亮,随即金乌慢慢出现在地平线上。在日出的一刹那,一缕紫光普照而来,在大地上一扫而过,此即为紫气东来。老爷爷说:“每日能吸纳这一缕紫气,对自身的修行大有好处。”

平日里只是遵从老爷爷的要求吸纳这瞬间的紫气,却完全感觉不出有何奇特之处。修炼了有两三年时间,才慢慢感受到吸纳紫气之功效。当天将明未明时,毛孔微张,沉心静气,然后在第一缕阳光沐浴中,才能让自己的身心感受天地之间那一丝玄妙的波动,整个人沉浸到一个奇异的精神饱满的境界当中。大片紫气似清风一扫而过之时,瞬间便有不知多少精气灵气吸纳入体,日积月累,耳聪目明,内气暴涨了一分,方才知道为什么老爷爷会让自己坚持每日吐纳朝阳紫气。

道家所讲究的紫气,随着自己的长大,功深纳强,渐能领略其妙、其神,其力无边。

小小年纪的我开始道门修炼生活,要知道道门、佛门修炼都是门内之最根本的事情,我虽然年龄小,但在老爷爷的耐心指导下,在幼小时打好了根基,据老爷爷说是很难得的。

天天随他老人家练功,不分暑夏严冬季节变化,变化的只是在茅舍内外。每日有每日的功课,老爷爷从不让我拖延。一开始,小小年纪的我哪能坚持下来啊,艰深的功法也不容易学会呀!我闹过、放弃过,可老爷爷逼我学练功法最有效的是不让我吃饭,他不打我,也不骂我,更不吓唬我,而是耐心地对我讲解,慢慢启发我,牵引着我练功。我学不会,老爷爷就不做饭,直到我完成当日的课业。而我每天大费体力,不吃饭咋能熬过山中寒夜啊!小孩子不懂道理,可知道饿和冷啊,想要不挨饿、不受冻,就得快些学会弄懂老爷爷教的东西,所谓的记吃不记打就是如此吧!

可谓天遂人愿,我是在九岁时初次得气的。在得气之前,我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先是在修炼时出现浑身刀割的痛疼。我对老爷爷说了,老爷爷反到很是高兴,告诉我这是心法有成的迹象。然后,伴随着身体的痛疼继续不停息地修炼,一日又有无数道细微至极的炙热气息,在腹内炸开了,向四肢百骸蔓延,有一部分则通过全身毛孔,逸出了体外。伴随炙热之气的外放,自己身体也向外渍出黑臭的油腻状的体内杂质。看到这样的现象,老爷爷更是喜出望外,更加督促我抓紧练功,也不管我受了多大的罪。

老爷爷曾经也有这样的现象,所以他才那么讲究卫生,见是身体排出了那些杂质,修炼结束后便赶着我清洗,不要让那股恶臭污了茅舍。

此时,老爷爷什么也不顾了,抓紧时间逼我修炼,也陪我修炼。他说自己人老了,始终没有什么进境。可我身上出现的现象,那是功成的迹象啊!所以我们一老一小对坐而练,也是对我的一种约束,让难以久坐不动的小孩子能够克服巨大的体痛,努力强迫自己专心修炼,能够达到一气呵成的效果。

再之,我发现在丹田气海位置,产生极强的吸力,不断地吞食着脉络之中流淌而来的丝丝意念之流,又不断地吐出一种冷冷的气息,使其能在脉络之中可以生生不息地循环往复。忽然,心中一惊,顿时有种明悟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不算明晰,但我还是按照这种感觉的指引,循着那股生生不息的循环往复之意调息吐纳,不知道过去多久之后,体内小腹丹田处的气海中,忽然凭空生化出一条细微至极、几乎难以觉察的似是凝实的气流。

此时的我,却是没有任何喜悦激动之情,心头一片空明,心中只有那段深奥的心法及体内的极细气流。丹田中那条气流一旦形成,传来的吸力顿时就大增起来,不知多久之后,那似是凝实的气流终于在小腹丹田气海被收纳固定成功,在丹田中旋转。

“砰”地身体一振,凝实的气流从丹田流出,我赶快运行心法,引导气流在经脉中拱行,不断地去壮大着……

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老爷爷,他老人家亲自用自己的真气测试、鉴别。老爷爷认可了我的内气已生出,把他高兴得竟像孩子般手舞足蹈。让老爷爷高兴的是我对掌握道门功法的速度,凭着天资和勤奋与专心致志、肯于吃苦,年纪不大就生出内气了。老爷爷看我那个顺眼,不断地不自觉地催我成长。

修道、练功,在当今社会其实是很难实现的一件事,可为了本门道统有人继承和发扬光大,老爷爷煞费苦心,督促我苦练勤修,一个孩童全无童年的乐趣,整日价除了修炼,就是劳作,枯燥难忍,又不得不忍。孩提时的我是不是很特别呢?

不过,我终是按照老爷爷的要求坚持下来了,现在更是明了他老人家的苦心孤诣。

啰啰嗦嗦说如此多,皆为这种独特的经历是我的骄傲!

通宝推:时间的影子,青青的蓝,天狼星,林三,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