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推荐 文摘】追我魂魄 -- 一名新闻记者对一场战争的追索 (作者:云杉) -- OldBadBug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29 阅 4436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08-17 18:56:06
489378 复 133872
老叶
老叶`1062`/bbsIMG/face/0000.gif`70`10447`4005`170976`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3-08-14 22:35:14`
第二部分在下面 2

请看:链接出处

或者

链接出处

并补充一段:

晚上的时候,陈辉死了。

我们离开医院的时候,看见一个穿了黑衣服的女人,她大约有40多岁,看样子保养的很好,还很苗条。穆易沉郁的眼睛好象闪烁了一下,他径直向她走过去。

你是陈辉的儿媳吧,我要和你谈谈。

谈什么?女人警惕的问,但是脚步没停,向门外走去。

谈陈辉的事儿!穆易不依不饶,虎着脸追了过去。

女人站住了,冷淡的看着他。您这是干什么?我又不认识您,她又用英文加了一句,先生,请你自重。

穆易终于爆发了,他高声叫道:陈辉死了,可我还想问问你,你就一点儿也不愧疚吗?你们就那么自私,那么冷酷吗?

人们听见吵闹声就呼拉拉的围了过来,穆易还是怒不可遏:抢夺国有资产轮到你了吗?剥夺工农权利轮到你了吗?我看穆易说得离谱,用力把他拉开。然后附耳对穆易说,我来修理她。

陈辉的儿媳身边正围着几个人劝解。女人说,我不生气,和一个脑软化的人计较什么!接着就说起在美国的丈夫儿子的事。众人都在等车,便走过来听,气氛渐渐融洽。

我看看她,突然一笑说,你的眉毛,是花百十块钱绣的吧?

女人一怔,下意识的用手按了按眉毛,不解的看着我。我推心置腹的对她说:这个就不对了。国内的时尚是--我是说高尚人士,做一次美容,没有一千多块做不来的,这是品牌意识,要的名牌名店,花的是感觉。你看看,你这样走在街上,别人会轻慢你,会可怜你。

她脸色沉了一下,不说话了,样子有些沮丧。

我同情的说:在外面不容易吧?

她的眼圈微红了,当然,在外面要打拼,还要供房,我容易吗?我不卖国内的房子,供得起吗?他们还不理解,还--

声音嘶哑了,终于涕泗滂沱了。

我在大门口看见了铜寿,看样子是刚下火车。他看了我们一眼,就冲进了医院。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穆易:铜寿和陈辉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孩子是谁?

1942年,21岁的陈辉随着区工作队冲进了铜家峡,铜家峡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烧毁的房屋还在冒着青烟,街道上,水井里,到处是村民的尸体。这时候,他们看见了一个孩子,大约两岁的样子,赤身裸体,浑身熏的乌黑,他逡逡而来,好象目无所视,在每一处半坍的门前停下来,叫一声:娘!

这幅情景肯定永远留在陈辉的心里,它成为北平学生陈辉的人生转折点。

穆易说陈辉抱起了这个孩子,哭得象一个傻子,还说仗打完了叔叔来看你。

穆易说,陈辉一直在找这个孩子。

我想起临走前铜寿给我的诗稿,我从手提包里掏出来,递给穆易,诗稿上写的是《我的歌》,卷首上是:

追我魂魄

八千儿女浴血疆场,天地为之久低昂,

青山寂寂碧血无痕,追我魂魄呵还我刚阳,

中华女儿呵令人难忘,她好象百合花凋落在太行,

热血男儿从容赴难,留下这美丽的故事永远传唱。

我对穆易说,他终于找到他了。


最后于2005-08-17 19:14:00改,共1次;
2005-08-17 18:56:0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