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 xx28

共:💬829 🌺2764 🌵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第765章 救出目标人物

别墅区的灯明亮,环境却安静;院中树影婆娑,月色斑驳;谁能想这里成了战场。

车开到那个别墅院门口,里面的保卫人员为我们打开了院门,随后车开进院,被策反的军官把看门的保卫人员叫过来,趁他们不备时亦被我迷倒,迷倒的地方被车挡住,别墅里的人是看不到的,而这些倒下的家伙由后面跟进的人负责控制。

最初几步顺利实现,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但最关键的时刻终于是要来的!

外面的障碍除去,可以全心对付房子里的人了。

我快速地用侦察仪照射小楼,确定了里面人员的数量和位置,心里有了打算,用手势向Ax布置了行动方案。然后,我们进到别墅,Ax对付门口的人,我则跟着那个被策反的金上校走进客厅。

Ax轻声喊了声,吸引他们的注意;而他们见到被策反的军官都站起迎接,向他敬礼。金上校把他们叫过来。嗯,到此时他很配合。

见三个穿军装和便装的家伙走到策反军官身前,正是机会!我奋起快速的动作,手持喷药器,对准他们并不待他们做出反应,就把他们喷晕过去;金上校在旁一一接住,没让他们摔到地上,发出警示的声响。

Ax在门口看我发动了,手跟着向面前的警卫身上一杵,手里那是个高压电击枪,瞬间的射频电流将其击晕,靠在门框上。

我和金上校跑向二楼,那个看守犯人的保卫局工作人员听见脚步声,回身向门口看,金上校问了声:“都在么?”

“都在。”那人回答。

我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那人没有动作就行!跟着金上校来到那人身边,我手指一点,那人失力,遂被我擒下。我的这个动作让金上校看呆了,发出了感叹的声音,新罗语,我仍是不明白。

我们进来前,新罗保卫局的人已经把目标人物一家控制起来,他们自己人也在客厅里等候我们。那些保卫人员算是规矩,没有跑到别墅的其它房间打秋风,否则我们只有二人很难不暴露就把人家四五人控制住。

救人行动到此时仍很顺利。

目标人物一家被送上了保卫局的车,由增援而来的人员驾驶离开市区,向原定关押的监狱方向驶去,半途再由另一辆车接走。

由Ax警戒,我和金上校把所有昏倒的保卫局人员塞进了他们自己的车里,一个摞一个,然后从别墅开走。按照当地特工的安排,轿车驶向郊外,或许他们会舍弃在植物密布的某个地方,不过这件事就与我无关了。

临走前,我查看了这个新罗高官家,竟发现了里面的藏宝——一枚古新罗国王的御玺,顺手放进了兜里。新罗高官的家布置得很是不一般,既高档又很有品味,那像国内传闻的不堪,上层人士的生活在哪个国家都一样,奢华为先。

解救行动到此是顺利和成功的,可是却让我遇到了一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特工行动常会发生的事,又是一场拼杀才最后完成了任务。

其实三韩在柳京的力量也是强大的,都是利用从中国的通道进入新罗,他们伪装成与新罗友好的中国商人,也雇佣了与新罗在华机构有接触的中国人士为其工作,提高北方对他们的接受度。

或许目标人物的自我警惕性有问题,对接触的中国人,不加区分地表露真心,也让韩国特务机关注意上了,并暗自监视,企图抓住机会进行策反。三韩在朝情报人员及时掌握金二对目标人物的态度,也调集人员企图做些什么。见到目标人物被新罗保卫局带走,却是进到一个不起眼的处所,立刻派人跟上去了。

三韩行动人员的动作露出马脚,引起我方人员的警惕,及时报告给指挥所,A1立刻转告我。

接到这个信息,让我大惊,当时我就想:“这绝不是新罗方面所为,难道是三韩、岛国亦或美国方面?如果这样,局面将复杂了,而且对手会有先进的电子侦察、监视手段,下一步行动将相当困难,难以甩开这个对手。”

我对Ax说:“我擦,请一个客人倒来了两桌,像是要展开在北方的特工决战架势!你赶快带金上校到安全的地方,接出他的家属。”

同时,我不顾暴露,利用自己所带通讯器材将柳京的危机报告国内,请求进一步的指示。

我赶向目标人物隐蔽地,路线是提前记熟的;很快新罗保卫局方面亦发觉情况有异,在柳京布置了搜查抓捕措施。

此刻,在这个景致非常的异国首都,涉事三方正在筹备着特工和反特工大会战,前所未有的特工混战。我想当时在新罗柳京上空的秘密电波突然密集起来,自然会引起美国、俄国、岛国等势力的高度关注,太空中的卫星、大规模电子侦察设备全都指向了柳京。事后查明俄国安全总局及时向新罗对口单位做出了警告,通报了美倭两国的动静。

正是俄国的通报,让朝方一开始就认为是敌对的三国特工有目的行动,倒是忽视了牵扯其中的中国特工。

在市内设下交通检查和封锁前,我及时达到了目标人物的隐蔽地,汽车开了一圈,查看周围的情形,显然我们明显的巡视性动作惊动了韩国特工,包括其中的国人。

在我下车后,斜靠在街边不远处的一处墙角边,望着大街上走来走去进行监视的几个外表与新罗人毫无二样的中国人向我走过来,很是别有用心地向我嘟噜了一番新罗话。

这套新罗话,我根本没听懂,却知他们的不怀好意。

我回头望了跟前这个长的有些委琐却偏偏还要戴一副眼睛装斯文的家伙一眼,冷冷道:“滚!”

眼前这个人被我说的脸色一变,他也望了我一眼。

“原来是中国人!”同样说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同时也从四周围过来四个人,呈个包围圈,隐隐将我所有可能退却的路线封住。

我望了他们一眼,这几人都没说话,站在我旁边的那人突然出拿出一把刀就向我脉扎来,速度快得几乎在一眨眼间就会刺到我脖子,其他四个人也在同时动了,拿出口袋中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冲着我就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望着眼前的这些人,我眼中寒光一闪,随即就在他们眼中凭空消失不见了。这群人愣了一会儿后,随即反应过来,极快地分别转头望向身后。

已经来不及了!

“啪,啪,啪,啪”就是贴身几拳,强大的劲道几乎在一瞬间接连打在这些人的颈骨上,只留下刚开始那个向我废话的猥琐男人。

此时的他望向我的眼神中已经从得意变成了恐惧,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后连退了几步,一下靠在了墙上。我一手刀砍晕了他,赶快从地上捡起了四把手枪,顺手摸了他们身上带的东西,也全都取出。我把俘虏抱上了汽车,暂时藏匿在车中。

进到目标人物隐蔽处,我向里面工作人员通报了外面的情况,命令立即转移,而我把目标人物带在了身边。幸好他会说些中文。

我是带了已经化好装的新罗关系和他的一个儿子先离开的,在他和自己其他家人分别时,似乎是永别的感觉,让人好难受。

那个大干部,还是有决断的,对自己夫人说:“相信好朋友会把你们带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挣脱了夫人和另一孩子的牵扯,大步和我离去。

分散离开,目标小,不易被盯上,然而却不是这样,我们先离开的还成了首要跟踪的目标。我的做法并无安全撤离的保证!

当走到街上,尽管他年纪比较大了,但军人出身,让他体力精力保持尚好,步履很快;他的儿子跟在后面,也好为我们瞭望。我们徒步而行,就是不想他被察觉,如果坐车很有可能会被拦住。

就在我们走进一条无人的街上,黑暗中,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极其自负的人,看我们走近,他用高丽语对目标人物说了些什么,大意就是让他跟自己走,会带他到一个自由富裕、他一家会有前途的地方。

我自然无法忍受,更不愿节外生枝,直接向他攻去。

那个男人见我展开手脚,脸上自负的表情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本来有些弯曲的背也在一瞬间挺起,如同一张拉满的弓。

我略皱眉头,虽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惊人的气势,不过给人的感觉更加可怕。看不透深浅,看不出实力,如果是A1来我都有些担心他能否拿下。

突然间闪电般地出手,管你是谁,只要是敌人,先干倒再说,一脚快速地踢向他的下腹,被他用单手隔住,“砰”的一声,脚上不由一麻!

我当即换脚又是一腿,他还想用左手挡住!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同时也清晰地看到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同样不屑神色。不说此刻是各怀鬼胎,也是各显奇招!

妹的,这一腿不仅被他挡住了,他还顺势抬手往下一压,右脚也高抬着向我肚子踹来。我在空中身子一侧,右脚板还是免不了被他快速挥来的一拳给擦了一下,立马感觉脚心一痛,整个人就像在瞬间被低温冰住了一般,身子僵硬的向地上摔去。这是被他手指上的蓝光戒指刺了一下,便随之着道。

我整个人却是从地上一跃而起,没有风声的一拳直向他面门打去。而他只是在一愣之后,立马反应过来,头不由向旁边一歪,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我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再次愣了一下后,脸色不由得紧绷起来。

我只是闪到他的身后,向他颈部大穴飞出一镖,扎进他的皮肤。然而,让我没有料到的是他并没有支持不住一下摔倒在地上,而是用内力将飞镖弹出。

“真是遇到高手了!”我不容他缓过来,再次射出一镖,同时扑了上去。

那人已转身,在身中飞镖用内力挤出的同时,仍挥拳向我脸上狠狠砸来!那就看看二人谁的内力强大吧。

在间不容发之际,我的拳头对上了他钵大的硬拳,只听“乓”地一声,他的拳骨破碎,胳膊也耷了下来。敌人纵使艺高术强,内气力大,也挡不住我全力一击,就是要这么直接让他垮掉。然后,亦是瞬间再发招,抬脚一踢,有力急速地一脚,仍从脚上吐出了内力。

我的脚就像踢中了铁板,剧痛!可那人哼都没哼出一声,当场就被踢晕过去,倒地不动。

制服他可真不容易,好久不曾遇到!

通宝推:梓童,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