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若非此人警觉,秋收起义军余部就被叛徒拐走了! -- 忘情

共:💬19 🌺265 🌵6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说说农民军,我个人是支持农民军和起义的,官逼民反是历史规律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这点毛主席和谁谁谁(大知识分子)用周期律的方式说过这个问题。

实际上,历史上的中国传统大知识分子,甚至小知识分子都是知道的,因为,明末的教训太明显了。既然世道是这个样的,我们还能不造反了吗?当然不,我也认同历史上无论什么农民起义,甚至白莲教,陕甘回民起义都是对旧社会的控诉。所以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自然是极其赞成造反的。

至于造反中的啥啥抢掠,这当然是错误的,不是不可以搞一下地主,只是确实应该合理注重一下方向,地主是旧社会坚强的基石,坚强的中坚力量,其实就是封建社会的中产阶级。流氓无产者可以通过这种日常和造反中的暴力获得自己的稳固地位,就好比还乡团中的打手,他们的破坏性当然不比农民军强多少,甚至更差。这就是康泽别动队在江西搞的石头都要过火。

有河友指责我说贺龙是农民军是恶意的,为此,我是坚决否认的。我只是探讨农民军中的一些失误罢了,因为,在历史以来,农民军就是这样的道路,能打的老营和厮养队伍的组合体,慢慢筛选精英进入老营,等等等。

其实,红一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挫折,即湘南暴动,为此,暴动挫折后,大量队伍逃亡,最初的各个起义时期的聚兵几乎都有过传统农民起义时的模式,这是十月革命的探索,其实也是夹杂了大量的中国传统农民起义的惯性。

聚兵时,风起云涌,令人心驰神往,但是一旦挫折,迅速大量逃亡,但是农民起义无论在什么黑暗时代都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除非武革变成文革,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说实在话,贺龙部历次散兵,甚至红一的湘江,红四的鄂豫皖转移都很有这个特点。其实很多坚持下来的游击队务,重要的是那股心气,如果有朝一日穿越回去,给那些背叛者说说今天的生活,他们大概率绝大部分都可能坚持过去的。就好比抗美援朝的战士们。

通过历次战争筛选,老营合理坚持,会逐渐越来越多,影响到了厮养队伍的能力和实力,当然这是正面发展。而厮养队伍则是农民军中的血淋淋的丛林法则,既悲哀又痛心。

当年朱老总他们在湘南搞烧杀抢掠就是这个思路,裹挟良民加入厮养队伍,这是很残酷的现实,当然,这也与农民军领袖的暴力程度息息相关,如果是极为残暴的,确实血腥度更高一些。就是历史上官方骂的那些。

但是,其实这是农民,向官军学习的结果,这是历史文化沉淀的结果,难以短期改善。也就是说这是中国历史糟粕的一面,文化人不要虚假装不知道,这既有天然血腥性,也有文化的强烈影响,知识分子别装纯洁了,因为兵匪一家,这不是罕见,而是常识。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军如此,百姓奈何?

因此知识分子攻击农民天然自私,我也是呵呵!

我个人觉得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么一个落后的腐朽的中国有先生要求三十年的中国农民军就立刻成为了解放军,这是错误的认识,这也是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啊。

贺龙确实有反抗意识,也有天然造反精神,但是说到1927年81南昌起义,他没有经过培训就成了共产党员,这是不可能符合事实的。

他只是在北伐战争中和共产党建立了比较深的友谊,他的家庭和身份又不同于张发奎,所以他确实更坚定的选择了和共产党的合作,其实内心和张发奎区别不是非常大。周总理凭借个人魅力强烈影响他,也是事实,但是能不能立刻完成效果,这是不好说的。从贺龙在桑植起义中的表现来看,他还是一位传统农民军的领导的模样,可以算张献忠李自成的成长过程吧。

他的起点是起义军领袖,这一点是确实要服气的。他的弟弟,应该是被蒸笼篜死的。这是当地传统的土匪式的处死模式。

1920年,贺老总年仅15岁的弟弟,被土匪五花大绑,扔进了蒸笼里。随后,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的惨叫声。

几个小时后,贺文掌被活活蒸死,骨肉分离。

贺龙的热血与他的父亲贺仕道平日里的教育密切相关。贺仕道的家庭虽然贫困,但从小就教育自己的孩子们要成为一个对国家忠诚,对社会有用,对恶势力要斗争到底的有志向的人。

正是贺仕道与贺龙的教育与身体力行,才培养了另一位敢于斗争的少年——贺文掌。

为了表示出自己的诚意,同时也是为了打消王子豳的戒心,贺龙亲自写信,并且让父亲贺仕道和弟弟贺文掌亲自将信送给王子豳,而意外,就发生在这场看似安全的行动中。

随着贺龙的抗日组织规模越来越大,敌人也想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而敌人收到了贺龙的父亲和弟弟这次送信的消息,便派人在半路埋伏二人。等到二人在路上正加紧前进的过程中,却被从路两旁窜出的敌人包围起来。虽然带了些随行护送人员,但却在包围中被敌人消灭。贺龙的父亲贺仕道被打伤,跌入了路边的河中,英勇牺牲,享年57岁。

实际上,众所周知,贺龙部也是土匪(镇守使,有一定安民功能,是地方豪强),可算传统的义匪,因为残酷性、对老百姓都不那么狠。在1920年偏远的山区,要说是因为共产主义,这实在说不过去,现在很多文章不强调造反精神,强行拉到共产主义高度,实在是一言难尽。这个时期的苏联也没有规范,在整合规范中,更不要说中国湖南湘西了。

看起来,似乎是贺老总搞兼并了一些土匪。所以解放后除了军阀就不怎么提了。不敢怎么说,贺龙农民起义的性质是可以看到的,说他这个时候反抗精神是没问题的,说是为了共产主义革命,就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大家可以看出来,八一南昌起义之后,桑植暴动的农民起义成分是很高的,这当然也算星火燎原,但是并不那么纯粹,也无法纯粹。在以往的历史中,总说贺龙聚兵厉害,其实就是这个传统农民起义(还有匪性)规律。起的快,结束也迅速,这是因为组织性太差了。

尽管有所谓党的领导,但是党员太少了,组织力度远远不够。甚至,南昌起义、广州起义都不是那么完善,组织性强,纯属于大呼隆。大家都知道,起义失败后,大洋都随便捡。这实在是难以言说啊。

这还是在周总理的强硬指导下的啊。

有了共产党就此一切都是完美,这不是中国1930年的事情,过于美化当年,根本抓不住发展的重点,这也是遮掩了毛主席的优点和能力。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毛主席的上井冈山,毛主席和王佐袁文才的合作,也是跌宕起伏,最后以彭老总灭了王袁,红军离开井冈山,井冈山独立结束。这些都说明了当年的合作的不容易。

红四西路军在甘肃马家军部失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裹挟失败,他们的暴力性在当时的马家军回民地区已经不好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成长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解放军从农民军进步到解放军,是很多中国共产党优秀领导人艰苦奋斗,努力完善的成果,才有了这样一支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队伍的军队。作为解放军的起源,传统农民军不是一个黑点,而是历史的本源。

所以,这样仔细分析贺老总的成长过程,最后剩了几个党员,倒是十分符合贺老总的基调。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夏曦是毛主席的好友,毛主席赞颂过的老乡,蒋先云的入党介绍人,呵呵呵,不应该是一个疯狂的杀人狂的形象,这符合逻辑。

在那个时代,除了中国自身的军阀问题,没有统一中国意志问题,苏联其实也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内政,也是在成长中,我们作为一个百年的东亚病夫弱国,则是情况更糟糕。

就好比,1930年代的蒋介石对日本的种种示弱,比如1934年的南京大使馆藏本英明事件,比如何梅协定,居然是南京政府机构全体离开华北。这是悲哀。

因此,我们的幼小的党和组织在探索革命和组织完善中,贺龙这样的农民起义领袖(兼土匪),也在成长中,很不幸,万涛和夏曦等人都成了代价。

不能把屎盆子都泼到夏曦身上,这显然不公平。

不能想象共产党一出生就完美无缺,我们已经过了那个时代,甚至已经经过了敌人敌对势力的诋毁了,不再一想就觉得是高光时刻了。

共产党组织的确是优秀,这点我是承认和认可的,虽然苏联确实有很多瞎指挥,但是国内的某些个人的曲解也是确实存在的。

但是我还是支持肃反的。这是纯洁组织的必然的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苏联的这个先进组织性对于新中国的建立是有着无比重要作用的。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个美国是绝对给不了的。

这就是历史的现状。

许继慎有意思,身为黄埔学生,战神,在黄麻起义中分到了女人,从女人的床上直接起来参加战斗,影响确实一言难尽。这些都是典型的农民军习气。

通宝推:翼德,ccceee,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