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共早期军事人物一知半解谈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4 阅 135287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10-10 17:41:56
537478 复 231813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二、堂友篇(3) 18

老总一行人在四川婉拒了杨森、刘湘的挽留,去了上海,难兄难弟在那里分手,金汉鼎、唐淮源去广西,分别进入朱培德、杨希闵军中。讲武堂同学里,与老总关系较深的,要算金唐范,范就是范石生,是老总的把兄弟,三河坝后给老总很大帮助,不过他早年在军中狂言犯上,被顾品珍开革回省,不象朱、金、唐三人,一直在一个系统,走得更近一些,这三个人,若论担任国家军职,当然以老总的位置最高;在滇军中,则金曾代理总司令,是朱、唐的上司;要是以国民党军的军衔算呢,大概又要以唐淮源的追晋上将最高了,算是各领风骚三百年吧。北伐中,三人在朱培德系统会齐,但已是各保其主。红白开战,唐淮源在驻军吉安时,与老总又曾会过一面,时唐部有官兵哗变,将唐劫持到红军处,身为国军旅长的唐惟源当然立即被关押起来,幸好老总很快赶到,为两人以后都方便,遂在见面时暗示唐逃跑,当晚,唐淮源果然被随从“成功营救”而去了。两兄弟再次见面,已是在山西抗日前线,时正中秋,在一节火车车厢里,两个不同主义的老总把酒赏月、畅叙旧谊,洒泪分别后,一个太行山、一个中条山,为民族的生存而战。唐淮源最后在中条山一役殉职。五零年,老总曾专门派人去中条山找寻老友遗骸,又派人去云南找他的家人。金汉鼎则在解放后由老总嘱咐周保中安排及时入京,在老总的保护下安度晚年,没有蹈何海清的覆辙。五、六十年代,老总出巡云南时,曾专程执弟子礼拜李根源、李鸿翔,又分别接见罗佩金、范石生的家人,文革中,邓泰中将军的遗孀被赶去农村,处境凄凉,托人向老总告急,老总在自身处境也渐趋微妙的情况下出手相救,解老太太于倒悬。老总在国家政治中一直是典型的位显权轻,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了,依小A的拙见,他老人家在保护故旧方面,也已尽心。

回来接着说离开滇军的老总,在上海戒断烟瘾后,开始其布尔什维克之旅。小A总想,老总是比较纯粹的武人,川滇又非开风气之先的地方,若无高人耳提面命,哪里就会有列马万里行的浪漫?一查之下,果然不出所料,此高人名叫孙炳文,原是北京民国日报的总编辑,与北洋武人不协,逃回四川,后到泸州老总处任咨谋,日咨夜谋下,老总遂钟情赤色革命。以后孙炳文在党内的地位也高于老总,在莫斯科是老总的领导。回国后,出任国民革命军的总政治部秘书长,清共时在上海龙华被杀。看来老总确是福将,关键时常有贵人指点。不过老总一路发达,焉能光靠福命大,其作战果敢,待人宽厚,多有披露,其为人机敏,也是屡见佐证的。蒙混入堂算是小聪明,在德国其间的一件事,就显出其大智慧了。时德国正值战败,经济崩溃,人民生活艰难,当地的中国留学生会,从一本地人手里买得一栋楼,充作活动场所,原屋主不知是不懂外汇汇率呢,还是穷急,反正对价只是五美元而已。事后反悔。对学生会来讲,这笔买卖本来就是天上掉馅饼,哪有把饼儿还回去的道理,遂起争执,闹到法庭上。事为老总所知,竭力说服一班小朋友,又自掏腰包补偿学生会,然后亲自出马,在法庭上慷慨陈词,自愿将房子还了回去。消息传开来,当地老百姓对中国学生感观改善,德国是尚武的国家,老总的将军身份,本来就给他带来若干方便,自此之后,更得尊重。

与老总一起去德国的,孙炳文之外,还有一个史逸,以后也成了党人。回国后,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军医处处长,随军进入武汉后去大学教书。宁汉分裂后又复出,任四集团军二方面军的军医处长,张发奎军回师广东后,再次转业,成了广州市的卫生局长,死于广州起义中。老总在德国的旧交,还有一人在该年的血雨腥风中离去,此人名叫顾浚,原是去德国学军事的,认识老总后,兴趣大改,便随老总去哥廷根大学学哲学。也许是尚武之心不泯,回国后进了黄埔,以后去南昌宪兵团当营长,时关麟征也在该团,是副团长,不过关副团长是革命对象,曾让老总的教育团扣押起来,顾营长呢,本是老总的老朋友了,于是往来密切,送情报、运弹药,合作无间。南昌起义后,顾浚任起义军宪兵团长,转进途中奉命潜往南京,被识破后死难。以上三人,不是堂友,小A说书,以堂友之友,一并说过。


  • 本帖 4 回复
关键词(Tags): #军事人物#共军人物
最后于2005-11-03 20:52:18改,共1次;
2005-10-10 17:41: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