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共早期军事人物一知半解谈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4 阅 13570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10-13 13:38:15
539942 复 231813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二、堂友篇(4) 15

老总在南昌办军官教育团时,手下确有两个堂友(或者说是一个半),以后成为红军重要将领。先来说一个,此人就是老总的小学弟陈奇涵,时任教育团的参谋长。陈是兴国人,兴国将军虽多,要论资格,还是无出其右,虽然算不上战功显赫,但从担任黄埔办公厅秘书起,往往任职机要,离天三尺三,蒋先生也好,毛同志也罢,还是很看得起他的。红军初闯时期,是赣南特委和兴国县委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开辟一小片红色天地。朱毛红军初入赣南时,便是陈奇涵、胡灿等人,尽地主之谊,蒸鱼招待风餐露宿而来的毛同志的,鱼非贵重,不过彼时彼地,与日后徐海东的五千大洋,或有异曲同工之力,大革文化命时,陈同志与徐同志同等待遇,御笔点为中委,摆脱困境;可见毛同志去到人家庙里,虽立刻升座当方丈,对殷勤的前知客僧,总还是优礼有加的。不过陈同志虽然离天较近,毕竟迟钝些,有时老天打雷,还是会不知躲避。早时蒋校纯洁队伍,当红的陈同志只要重新站一站队就好,偏偏犯倔,回家吃老米饭,日后蒋总来邀,还拒不侍从,倒去朱总处造反,以致连累家门,两个胞弟被刘士毅所杀。说起来这个刘某人,也真正穷凶极恶,老总极爱的兰花,也去祸害。老总日后旧地重游,睹物思人,悲从中来,又念及陈学弟同被刘毒,遂送井冈兰一朵,陈学弟制成标本,一直珍藏。

再说陈同志,造了饭了,还是老样子,赣南初见面,就被批评不分田,不过那时正吃鱼,气氛还是好的。以后字母团,又出来当东郭先生,结果翻倒沟中,靠大学兄大力捞起,遂老老实实在军中干老本行,举凡红四军、红一军团、江西军区的司令部里,都参过座过,眼看形势大好,累座西方军,未料旧习难改,不好好养伤,拿了营养费请小邓打牙祭,小邓传染了“毛”病,去保卫局饿饭,陈同志呢,请吃请成贪污犯,还靠富春同志力顶,拖了行李去当科员,免睡保卫局铺盖了。千辛万苦,到了陕北,以前染“毛”病,下狱饿饭走路的同志们,当然一一被秋后算了帐,陈同志也不例外,去十五军团参座,以后保卫延安,开拓东北,五五授衔上将。

说完一个,再来说半个,这就是周建屏,云南出生的赣人,与老总当年编造的户口,恰好反向。官式简历说的清楚,周建屏是小皇帝改元那年入的讲武堂,那咳是老总的年弟了,绝对的老资格。不过小A比对核查,颇发现一些混乱,剪不断、理还乱(这里恕不展开,以后或象某人一样,搞个外一篇),于是迷茫,要想彻底解惑,大概要查入学记录,可惜小A只是一知半解的高手,一旦刨根问底,难免捉襟见肘,在没有过硬反面证据前,本着宁可放过三千,不可错杀一个的原则,书照说,堂友照算(打折而已),谨照证券委规定,提示公告,以撇清小A误导之责。

搁置学历审查悬案,周建屏确在滇军长期服役,从大清旧国到大民新国,东征西讨,三打皇帝,惜护国未昌国运、靖国但扰民生,滇军劲旅,也从倒皇军,成了双枪兵,个人的出路,也是越走越窄,周建屏伧然卸甲归田,回了江西原籍。要说周的老家,可能也算得上山清水秀,物产也许不丰,倒也出得好豆腐,要是碰上小A这号的,二亩地种着,豆腐坊开着,也就此地好,不思村外了,偏偏周爷命中有大事未了,哪能一直吃豆腐吃下去?终于复出江湖,先后入杨如轩的北洋滇军和朱培德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倒都是滇军的老号,只是当过来营长,当过去掌营,按那时的年轻化标致,眼看着只有副处调研的前程了。好在吉人自有天相,节骨眼上老总驾到,周建屏久旱甘霖,跳槽中共,转工教育团。

南昌起义后,周建屏随军南下,潮汕兵败,革命同志各奔东西,周建屏遁入空门,扮和尚躲过一劫,随后告别佛祖,去上海继续革命。方志敏揭竿而起,组织调老周当军事首席,赣东北编红军一团,他是团长,扩红军一师,他是师长,建成一军,他就是军长,是为红十军。此军人数虽然不多,却是红军历史上地位显赫的原创单位,周同志的江湖地位,就此奠定。长征时,周建屏的旧部当前锋,先遣调敌,他自己率二十四师留在中央苏区当后卫,九死一生,辗转到达延安。抗日军兴,周任八路军三四三旅副旅长,后率工作团参加创建晋察冀根据地,老萨淘宝淘来的共产匪团的旧情报里,其实就有他的部队,只不过鬼子势利眼,只知道抗日新秀杨成武,把个老牌共匪周建屏,张冠李戴,部队番号也去顺着小杨一度用过的独一师,叫什么四师,其实是第四军分区,周就是在此部司令员的位置上病逝,否则五五也应该是上将吧。


  • 本帖 3 回复
关键词(Tags): #军事人物#共军人物
2005-10-13 13:38:1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