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共早期军事人物一知半解谈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4 阅 13571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10-27 13:50:59
550934 复 231813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二、堂友篇(8) 12

说李明瑞,难免就要说他娘舅家的两个儿子,李明瑞从军,是表兄俞作柏领的路,进中共的门,就是表弟俞作豫牵的线了。其实照A看,李明瑞就是一老实能打的军人,向来落力拉车,这看路的活计,就全靠血表亲了。在广西军里,俞李兄弟以亲情为主线,袍泽为基础,隐隐形成一个小团体,其中的灵魂人物绝对就是俞作柏,一应路线方针的决策,老俞自然当仁不让,便是俞作豫加入中共,也是拜老大所赐,老俞自己呢,也颇愿意持主义的旗帜挥舞之,只不过头大且滑,没理由急急忙忙挤到一所小庙里,中共呢,结个善缘就好,也没理由请他进庙去天天拜的,双方就这样客客气气地相敬如宾。阿呀,说得有些跳线,还是回头顺杆爬的好。话说桂巨重洗牌,这李猛仔融得黄白二资,遂财大气粗,后来居上,掌控广西全局;新桂系横空出世,俞营长也长成了俞旅长。俞旅长活份啊,敌我友转着圈玩,玩到出火,与猛仔老板的关系,难免就有些糊,加上诸葛白猛上扇子,俞旅长的屁股上渐渐青烟缭绕,于是猛抬臀、高姿态,超脱一步,好在早先帮衬黄老二挖猛仔的墙角,种豆得豆、种瓜得瓜,结了梁子也伸了后脚,遂去黄代表主席处厅长校长,所遗旅座,血荐李表团长接替。这种安排,猛仔也乐观其成,要知俞部的苦活累活危险活,大李往往一力担当,领导同志们心知肚明,现在也就顺水一送,算是给老俞的人情。于是老俞留在广西工农革命,大李小俞随猛仔老板出征北伐。

上海四一二、南宁跑龙套,老俞去香港避祸。虽然黄主席仍然念着挖墙脚的旧情,清完党后派员赴港慰问,老俞明白人呀,蟹脚都掰光了,难道回省去作空头吗?遂避而不见。其实老俞的棺材本并不在省里,前线李表弟好好替他存着呐,当然也不是毫发无损,广西俞厅长畏罪潜逃,前线俞团长立马就被扫地出门,李表哥想救也救不了。要说猛仔老板讨厌老俞也不是没有道理,挖墙角的事因为有黄老二夹在里面,李老大为了保持团体的和谐,那时候只好忍着不提的,就给人讲小时候的故事,据猛仔揭发,老俞还在做小小鱼时就不学好,炒排骨面炒得不耐烦了,竟然在战场上打莲子羹的黑枪,这真正是不作兴了。不过小A听过故事以后,就觉得这李猛仔也有不是的地方,这么个人一直用着,一点不知道举一反三,难道你不是连长,他就打不得你吗?不象李猛仔,倒好叫李阿呆了。清理门户也不知道斩草除根,你以为二俞去了帝国主义地头就不能闹事了吗?可是话又得说回来,俞李小派别,只是桂军内部的小圈子,没闹到鹤立独行的地步,大李一向劳苦功高,跟老板有年,没犯什么错,哪能随便就让人走?说起来猛仔对老俞虽然不满,对大李一直还是另眼相看的,当时只要高层处置得当,纵算二俞对桂系绝望,大李未必对团体绝情,退一步讲,就算大李要反,底下部队也不是说拉走就拉得走的。坏就坏在诸葛白身上了,这桂系三头里,老大虽不是摆设,可也越来越象个立宪君主了,以前在广西,还有个民主程序,老二老三点手点脚,老大点头,北伐了,老而在家里独揽,也不好说什么,这老大在前线话事,胡宗铎们竟可以当面开销,要问过三老板再定,三老板说句话呢,就只要知会老大一声了。于是小白在部队得以大搞又白又专,保定校友,分兵把口,各占要津,李明瑞这样的老同志,名既不专,其实不白,当然饱看白眼;桂系大扩军,本来夏、胡之后,排辈也该排到大李,偏偏把小白的前警卫团长陶钧,越级提升军长,猛仔眼看旧部凋零,郁闷的郁闷,云游的云游,只管一筹莫展,许大李个副军长兼师长,于事何补?用了的人就别让他生怨,生了怨还不如不用?小俞之被逐,大李不能不自危,小陶之越级,大李不能不忿懑,兼胡陶把持财源,独吃独喝,七军老长毛,几乎沦为丐帮英雄,终于群情汹汹,桂蒋开战,老俞携蒋总的银蛋,一呼而百应,前线十四万大军,反的反,散的散,瓦解殆尽。

俞李带兵回广西后的事,托他人的福,早经广而告之,叙事也好、故事也吧,不劳小唠叨了。说说几个人的结局吧。老俞在广西失败后,又去帝国主义处避难。其实广西反蒋失败,很大程度上是资金周转问题,当时蒋以前开的支票当然已经跳票,广西的府库黄老二也不可能好心给老俞留下,三军嗷嗷待哺,将士离心,唯一一根救命稻草就是广东代表薛岳了,可惜薛代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看老俞夹袋红彤彤,立刻大耍太极,酒也喝了,盟也结了,八十万银票藏的滴水不漏,原路带回,桂局遂不咳收拾,可见一钱逼死英雄汉。老俞抗战时出任忠义救国军的总指挥,领略当初猛仔当立宪君主的苦衷,不过老俞的境遇,比起猛仔来,又差了十万八千里,桂系的江山,猛仔倒底是又打又坐,小白挖完了墙脚,也知道把老瓦当安到新墙上去,老俞在戴老板那里,说白了也就是个临记,教教胡司令们打枪罢了。以后不忠不义不救国,只能救自己,还好早年学了点悬壶之技,不至于饿饭。四九之后致意张同志,获赠人民旧币五百万,又在广东某协圈的一席,安度晚年。老俞的弟弟小俞,则早在红八军失败后,间道潜入香港,不幸误接头叛徒,花言巧语诱到深圳,遂光荣。


  • 本帖 8 回复
关键词(Tags): #军事人物#共军人物
最后于2005-11-05 18:51:47改,共3次;
2005-10-27 13:50: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