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8 阅 359098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1-21 06:04:38
主题:628645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4`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546 名帖

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马甲小时候,爹妈是修水电站的,家就住在工地上。那时侯的住宅都是一溜平房,中间的住户房间少,两边的住户房间多。马甲家住的那排房子,左边尽头是老邓家,右边是老王家,老邓头老王头都是老工人,都参加过抗美援朝,还都立过功。

老邓老王都挺能生孩子,只不过老邓家生了六个儿子,一个闺女也没有,老王家却是清一色五个丫头,气得老王经常打老婆。老邓和老王关系极不好,彼此争吵打闹频繁(老邓太瘦,打不过老王);邓家孩子却和王家孩子关系极好(王家老四后来还嫁给了邓家老二),所以老头打架,两边子女从不帮忙。刚开始的时候,书记还来劝架,说你们都是复员军人应该有觉悟什么的,老王眼一瞪回答:“觉悟?老子揍他就是帮他提高觉悟!”书记以后就不露面了。

马甲小时候也不喜欢老邓,觉得他不仅小气而且爱占小便宜,比如他拿公家的红油漆去和农民换鸡,然后又把鸡卖给马甲家,比如马甲亲眼看见他在玉米地里偷粮食……现在马甲成家了才明白,三十多块钱的工资,农村老婆六个儿子,不这么做真会饿死人的。老王头的形象则光辉得多,他是起重工,体格强壮嗓门洪亮,他的老婆不但漂亮而且有文化,是技术科的描图员。

老王老婆有文化,自己却没文化,他是要饭的出身。在当时,复员军人、立过战功、要饭出身,这都是响当当的招牌,所以有次马甲学校忆苦思甜,就请老王做报告。

会场上,老王站直身体、手抚话筒、山东口音、声情并茂:“在万恶的旧社会,俺们渔民穷啊,天天吃鱼、天天吃鱼,俺腿脚利索,就去济南要饭了……”天啊,马甲家想吃鱼,得凭票、还得排队,可人家老王解放前就能天天吃鱼了。当时底下就有人嘀咕“敢情老王要饭不是因为饿,是想换换口味啊”,王家老五是马甲的小学同班,小丫头本来就不乐意她爹宣布她家要饭的事,现在再听别人这么议论,登时就气哭了。在那天的忆苦思甜大会上,高呼口号、情绪激动的人很多,但真正流出热泪的,估计就她一个人。

老王家虽然只生产闺女,但老王却很喜欢别人家的小子,所以马甲得以时常出入王家,混吃混喝。老王盲目崇拜知识分子,对马甲爹妈这样的穷酸老九卑躬屈膝,却很少讲自己打仗的事,要问他,也只是说“老子是皮定均的队伍”。碰巧有次,老王饭后得意,才讲到他立功的经过。

那是在西华山战役中(这个地方名字好记,可似乎不怎么有名。不知道这应该是战争的什么阶段,当时没问,现在问不成了。哪位河友能告诉我?),老王他们连奉命去攻击一个山头阵地。“说是一个连,其实比现在两个连的人还多。而且那个山头已经争夺过好几次了,所以虽然是晚上,大家也知道往哪里冲”。“怎么冲锋?就是跑呗。使劲跑,也不打枪,打枪打炮是后面部队的事,我们就是跑,先跑到山上再说”。

在接近敌方阵地之前有一个火力封锁区。“在那里死得人最多了,子弹扫过来象刮大风一样,前前后后的人不断地倒,也没功夫去看是死了还是受伤了”。有没有假装受伤趴在地上的?(马甲厚颜无耻地问)“我不知道,那时侯当兵的人不聪明(老王原话哦),反正我没事,跑过去了,跑到了再一看,冲过来的人只剩下一半”。事隔多年,马甲体会到当时自己的问话其实很无聊,在激烈的战斗中,出现一时的惊慌是可以原谅的,在枪林弹雨面前,能奋勇向前冲锋的都是英雄,一时慌张趴下的,也可以在以后的战斗中成为好汉。

“冲到跟前敌人就慌了,枪也打得不整齐了,我们就开始喊。我不会喊口号,什么缴枪不杀、举起手来,我不会,我就是叫,乱喊”。呵呵,马甲想起老王和老邓打架的时候,也是不喊口号,抱在一起“呀呀”地叫。

敌人阵地前沿虽然火力弱一些,但地形却更险恶。“坡陡,有铁丝架子,有地雷还有炸弹(在电影里,看见铁丝网上挂的是罐头盒子,但老王说是挂炸弹,怎么回事?)”在复杂的地形面前,我们的老王头摔了一跟头,“嘴摔破了,满脸血,枪也掉了,枪滚到坡下面去了”,“我不敢去拣枪啊,战场上往回跑是犯纪律的,我就拿帽子做了个记号,抓着手榴弹接着冲”,为什么要做记号啊?(马甲傻乎乎地问)“天明了还得来找枪啊,枪不见了是要罚做检讨的”。

“冲上去以后看不见我们班的人,我就顺着沟往里跑(老王把战壕叫做沟),那时侯到处都响枪,也不知道哪里有多少敌人,反正我就是往里跑,也不是瞎跑,跑的时候还是勾着腰”(“勾着腰跑也是瞎跑”王家小姐如是说)。“跑不多久我发现前面黑乎乎猫着几个人,再走几步就看清是鬼子在安机枪,我就丢手榴弹了”。“没炸着,手榴弹扔沟边上滚外面去了。但他们看见就跑开了,三个人,跑了两个,我追上去按住一个”。“那家伙不行,我一按着他,他就坐地上了,我就揍,把他揍哭了……”(真的哭了?)“真的哭了,抱着脑袋哭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就把他扯回到机枪那里”,“抓了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先把机枪搂下来,我不会用机枪,就这么抱着,他蹲着,我站着看”(忆苦思甜大会后,王家五小姐回家哭着指责老王,理由就是“你连机枪都不会用,还好意思去忆苦思甜”,嘎嘎)。

“后来某某某(老王说了名字,马甲忘了,应该也是马甲爹的同事,只是马甲年纪小,不认识)来了,我问他怎么办,他说交给连长,连长在后面。我带着俘虏往回走,这才知道大家都在后面,刚才是我一个人冲上来了”,“后来?后来就是鬼子跑了,我们守阵地呗”。“哦,还有,我把俘虏交到文书那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家伙还挂着把手枪呢。先前黑乎乎地没注意,还真TM危险”。手枪?那俘虏是个军官了?“不是,是个兵,美国小兵也有手枪,真阔气”。

王伯伯你真勇敢(马甲小小年纪就很会拍马屁)。“呵呵,老子是皮定均的队伍,打仗么,不勇敢还行?” 。正当这时候,马甲娘来了,“马甲,你缠着王伯伯干什么?回家写作业去!”

“我在听王伯伯讲英雄事迹呢”

“呵呵,我有什么英雄事迹”老王头一见到臭知识分子就特别谦虚,“我打了两年仗,连伤都没有受过,得个二等功算是拣便宜了,象那边那位(老王指指左边),才是真正受过伤、立过一等功的呢”。

什么!搞错没有?那个偷农民包谷的老邓,那个被老王一把就推到水沟里面去的老邓头,居然是个一等功臣。我顿时来兴趣了。


  • 本帖 73 回复
关键词(Tags): #老兵故事(landlord)资深推荐:1001n,萨苏,晨枫, 通宝推:方天化几,hattie,joomla,繁华事散,醉寺,HarryGore,说几句,桃子甜,企鹅蛋,四处乱晃,小伙子学飞翔,jboyin,克雷,里海虎,三叶虫,发了胖的罗密欧,衣笠山麓,幽谷兰馨,廖石,梦想的秋天,吾不言,农民家的狗,老树,ameng8000,回旋镖,三力思,
MacArthur 选转。最后于2006-02-25 10:22:00改,共1次;
2006-01-21 06:04: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