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8 阅 35993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1-22 08:02:17
629317 复 628685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4`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二) 159

马甲很早就知道老邓也是个复员军人。但马甲对他从来不感冒。

马甲很少去老邓家。在马甲的印象中,老邓家的门口永远是乱七八糟的,干干瘦瘦的老邓和模样有些吓人(脸上有块大疤)的老邓老婆就忙碌地穿梭于各种杂物之中。

老邓家的孩子无论大小,一律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从不在外惹事,专门在家练拳,所以不管什么时候经过他家,都可以听到打闹和哭喊的声音。尤其是邓家老五,这倒霉孩子好象成天不是被他哥揍就是被他爹打,反正一年四季都坐在门口哭,从来就没消停过,直到现在,马甲闭上眼睛使劲想,也想不出他不哭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模样。

老邓和老王都有使用“家庭暴力”的毛病。只不过老王是专打老婆、不打孩子;老邓是专打孩子、不打老婆。所以,老王家闺女见了老王可以揪耳朵,老邓家儿子见了老邓只会打哆嗦。老邓打孩子最有名的一次是在七六年,那天,老邓在家正忙着什么事,邓老四回家冲他爸爸连嚷了两遍“M主席死了!”老邓愣了愣,然后悄悄关门,把老四带到里屋一顿胖揍,揍完再把儿子捆上,走出屋来观察动静。这时,他听到了满耳朵的哀乐……

马甲家人对老邓的评价各不一样,各有道理。马甲的观点在上一篇里已经说明了,是“小气而且爱占小便宜”,马甲爹的观点是“老实、正派”,而马甲娘的观点却是“心好、重感情”,这就和马甲我的直观感受完全相左了。

马甲爹的观点主要来源于工作。比如有件事是这样的:老邓头是木工。水电建设的木工分好几种,有什么内木、外木、细木、大木等等,具体的界限我也不大清楚,大概细木是做精加工的,在屋里干活,有技术;外木是搭建筑架子的,在工地上干活,比较苦。老邓是细木工。有年夏天(好象是七四年)工地抗洪的时候,脚手架被冲倒了几座,外木班二十六个人死了十七个,这时候,需要再调人干外木,可没人敢去了。于是就开会动员,书记在会上说,党员要带头,有经验的老同志要带头。老邓不是党员却是老同志,他看书记说了一两个小时还没人吭声,就举了手,书记问“老邓你要去?”老邓说“我原先是从外木班出来的”,他就讲了这么一句,原来在外木班干过的人坐不住了,都举手。结果,调回到外木的人比原来的编制还多了几个。后来,有个也回到外木的师傅不甘愿,认为是老邓害了他们,马甲爹一反平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风,严厉加以反驳,并且评价老邓“老实、正派”。

马甲娘的观点则主要来源于家庭生活的隐私探密了。老邓的老婆,马甲叫她“邓妈”(那时候工地上的习惯很怪,有正式工作的女士就有名有姓,没工作的女士是“家属”,其称呼是在丈夫的姓后面加“妈”或“姐”,不知其他地方有这个情况没有)。这个邓妈身体不好、人也丑,很少出门,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和马甲娘关系比较亲密,时而在一起嘀嘀咕咕,马甲娘也因此知道了邓家的一些历史情况。

老邓和邓妈都是山东一个什么地方的人,同乡。老邓祖上是开车马店的,邓妈家则开木材铺,俩人的爹是拜把兄弟。邓妈很小的时候,她爹就把她许给了邓家,但不是许的老邓,是老邓头的哥哥大老邓。快解放的时候,邓妈家木材铺遭了场大火,家人死了几个,东西也烧光了,只好回乡下种地,邓妈虽然没死但受了伤,脸上也落下好大一块疤。解放以后,老老邓就安排大老邓娶邓妈,大老邓一想到姑娘脸上的疤就头痛,干脆报名当军工,去帮志愿军搞运输,没想到,半年后牺牲在朝鲜了。老老邓是个守信义的汉子,大老邓死了,他就命令其弟弟继续娶邓妈,这下该老邓着急了。

老邓比邓妈还小两岁,他那时的惶恐是可想而知的。情急之下,他也想起用大老邓的办法,可是,当时家乡又没有招录军工的,一咬牙,老邓直接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反正老老邓再霸道,他也不敢反对抗美援朝。

56年,老邓再回到家乡时,已经是复员军人、有正式革命工作的人了。面对曾经扛过枪、打过仗、受过伤的儿子,老老邓也不敢再耍横要求什么。探亲假快满的时候,老老邓说,咱们不娶人家了去看看人家就当走亲戚吧,老邓说可以啊,拎着盒点心就下乡准备住一晚就走人回单位继续美好人生。

邓妈这时已经是农民。她家解放前在乡下有几块地,因此解放后就评了个地主。可她家偏偏又没当过地主,在城里开了两三代木材铺,家里几乎没有人懂得种地。这么一来,在贫下中农监管下自食其力,其艰难困苦就可想而知了。老邓去走亲戚的时候,邓妈家已经知道这件婚事不可能了,人家也没说什么。吃饭客气几句天黑各自睡觉。

寂静中,邓妈想起往事,想到现在、再想想将来,不禁泪下,不知觉里竟哭了一夜。隔壁,老邓听见哭泣夜不能寐,夜不能寐翻身坐起,翻身坐起听见哭泣更加夜不能寐,夜不能寐听见哭泣不由得思绪万千……

天还没亮,老邓就去敲邓妈爹的门,进门就说:“让邓妈跟我走吧”。

于是邓妈跟老邓走了,于是,老邓有了六个儿子。

马甲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很好笑,老邓为了躲邓妈宁愿去打两年仗,连死都不怕,结果别人哭了一晚上他就投降了,这不是没出息么。马甲娘于是批评马甲小孩子不懂事,并说人家老邓“心好、重感情”。

马甲爹和马甲娘无论怎么评价老邓,马甲都不感兴趣。可是,自从老王头透露老邓居然是个一等功臣,马甲就不得不注意老邓了。

注意了半天,马甲还是没有办法对他感兴趣。俺马甲虽然年纪小没参过军,可打仗的电影看过不少,对于如何正确辨认红军和白匪军、如何正确识别一般战士和战斗英雄还是很有经验的。比如老王那般满面红光、孔武强壮的形象,说他是黄继光的战友都没问题,可看看老邓,面黄肌瘦、愁眉苦脸,连走路的姿势都是鬼鬼祟祟的,这样的家伙别说是英雄,就是当个志愿军战士也给中国人民丢脸啊。所以,马甲很怀疑老王头是不是又在骗我(这老头经常拿小孩子开心)。

于是决定再次去找老王核对一下。为防止老家伙耍诈,聪明的马甲采取了迂回询问的方式:王伯伯,问你个事。

“啊?”

那个邓伯伯和你都是志愿军么?

“啊,是。”

那他和你是一个部队么?

“啊,是。”

那他也是皮定均的队伍,也和你一样勇敢喽?

“啊,勇敢。啊?……哈哈哈,他不是皮定均的队伍,他是朱正常的队伍……哈哈哈……”

这时候,老王的老婆出来了“别胡说八道,小心人家老朱听见不高兴!”

“怎么胡说,他就是朱正常带的兵么,朱正常就当过他的连长么……哈哈哈……”

朱正常?那个修理汽车的工人朱正常?那个经常来找马甲爹下象棋的老头朱正常?他还当过志愿军连长?他原来就是军官怎么现在反而成了兵了?

看见马甲茫然的样子,老王老婆笑着说:“你别理王伯,回家吧,问你爸爸就知道了”。

看来,真的只有去问马甲爹了。


  • 本帖 6 回复
关键词(Tags): #老兵故事(landlord)通宝推:hattie,农民家的狗,
最后于2006-02-25 10:43:57改,共2次;
2006-01-22 08:02: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