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8 阅 360506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1-23 04:29:34
629898 复 629574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9`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三) 145

朱伯伯比老王老邓年纪大,是个挺温和的老头,喜欢看报纸也喜欢下象棋,当时他有具名言:“看报么,要懂得看《参考消息》;下棋么,要懂得边路马”。所以马甲爹下棋的时候,总是对他马的去向很紧张。

老朱走路慢吞吞的,什么时候手里都端着个大号的搪瓷茶杯,浑不象个当过兵的人。他儿子朱小明倒是参过军,海军,记得当时陆军还是在穿两个兜、四个兜时,马甲看见朱家哥哥的无檐大盖帽,简直激动得要命。朱哥哥后来上了大连海军学院,再后来又去了美国。上大学后去留学的人马甲见得多了,可上过军校再留洋的,偶还只听说他一个。老朱头现在跟着女儿定居澳洲了,马甲报出他家真名真姓估计也就无所谓了吧。

可在当时,马甲爹对老朱的事可不大愿意讲。他因为受“林彪事件”的影响(林帅的侄子曾经是马甲爹的领导),很长时间都挺郁闷的,不想惹事。好在马甲娘倒不在乎什么,痛痛快快地就说了。

老朱的前半生是由两次稀里糊涂决定的,第一次就是他当兵。

老朱是徐州人,他的家乡在解放战争的一段时期内属于国共双方拉锯地带。当时老朱中学还没毕业,放假的时候,他跑到乡下同学家玩,玩没多久,国军来抓丁了,两人赶紧到柴房里躲起来。老朱腿勤点,爬柴堆顶上趴着,同学腿懒点,钻柴堆后面藏着。国军进来,两刺刀就把他同学给捅出来了,老朱则没被发现,躲过去了。可老朱这位同学后来当了什么军警,欠了血债,解放后被镇压了,临了时,为证明自己当初是被迫的,把老朱给供出来当证明人,弄得老朱自己好久都说不清楚(比如老王头就说过“老朱是混进革命队伍的”之类的话)。

当时听说国军还在附近抓丁,老朱一时就不敢回家,继续在同学家呆着,反正国军刚刚来过不至于马上再来。呆了两天,国军没来,共军来了,老朱连忙又跑回柴房柴堆上。共军倒没有去搜查柴房,可他们挑水、担柴、扫院子,住下了。一来二去,大家就发现了老朱,一来二去,大家也就认为应该给这小伙子做做工作……于是乎,老朱在躲过了反动派军队之后,稀里糊涂地参加了解放军。

老朱也立过功,可那不是在战场上。渡江战役时,老朱是营部的文书,部队解放南京后,老朱也来到城里逛,逛来逛去,他发现问题了。那时侯进城部队多住在旧官邸、资本家公司或者教堂寺庙内,于是有人就把门窗拆了做床铺、有人随地大小便,还有人放任老百姓乱拿东西乱抬家具……老朱觉得这样不好,就写了封信交给军管会,没想到军管会很重视,不仅给老朱记了三等功,还把他调到军管会,参加纠察工作。

52年的时候,老朱回到家乡(那时候徐州归属山东),在军管会从事征兵工作,老邓他们这批人就是老朱后来招的补充兵,兵龄比老王头他们晚。等他们到朝鲜战场,皮定均已由军长升任志愿军副司令,军长也换人了。因此,老王头才会说“老邓不是皮定均的队伍,是朱正常的队伍”,现在想起来,我才明白老王头之所以如此,其实是为了显示自己工龄比别人长。毕竟,在那时,工龄是个很重要的标准。

老朱把老邓这些补充兵带到朝鲜,顺便也就把自己补充成了连长,这是他这一辈子唯一一次担任主官。但也许他确实不是当主官的料,所以没多久就到团部去当参谋了。按道理,这“参谋不带长”虽没什么大权利,却也不容易捅啥漏子,可老朱这参谋却稀里糊涂犯了个大错。

金城战役前期,需要部队进行战术穿插。事前,师、团各级开会传达作战意图,老朱都参加了,并且还跟随朝鲜向导去观察了穿插线路及参照物,回来制作了沙盘。战役开始前,老王被分派到穿插部队,负责给一个经过加强的营级单位带路,这本是小事一桩。到了晚上,部队出发了,在山里面转了两圈以后,平原地里长大的老朱就迷路了。可他还不好意思说,闷着头边走边琢磨,部队也就跟着他瞎跑。就这么跑了大半夜,连带队的那个营长都觉得不对劲了,扯住老朱问怎么回事,老朱才说:“可能走错地方了吧”。

这下可把营长吓坏了,赶紧命令停止前进、就地隐蔽,派人原路返回报告情况。要知道,穿插行动走错了位置,不仅穿插部队被消灭是理所当然,还有可能提前暴露战役意图。后果很严重啊!结果,老朱带领的这支部队没有能够参加战斗,退回出发地域了。

这件事如果处理严肃点,枪毙了老朱都不冤枉。可大概因为金城战役各部队后来打得都不错,再加上老朱多少是个知识分子,最后只是把他职务撤了,让他去给伤兵上文化课,朱参谋成了朱教员。等到部队回国,老朱又碰上反革命同学的事,于是教员也当不成了,复员,修理汽车去。

老朱其实是个极富智慧的人,还记得每当夏夜纳凉,听老朱讲史论文、谈天说地的人总围了一大圈;也记得老朱家的各类书籍报纸比马甲家要多得多。但老朱的智慧和知识与军队无关,在战争面前他永远是拙笨的。我想,如果当年的暑假,他没有跑到同学家的柴房里面去,如果当年他能够继续完成了自己的学业,他也许会是个优秀的文人吧。作为军人(工人)的老朱,与作为文人的老朱,哪一个的生命会更丰满一些呢?

老朱并没有选择军队,是军队选择了他。他参加解放战争,是胜利者的一员,参加朝鲜战争,仍是胜利的一员,作为军人,他是幸运的。但是,我总在想,今天,已年过古稀的老朱先生,在异乡的星空下追忆往事的时候,是会更多地庆幸战争给了他胜利者的光荣,亦或是遗憾战争割裂了他的人生轨迹呢?

如果军队是个熔炉,那么战争就是这个熔炉冶炼精品的过程。并不是所有的材料都适合丢到炉子里去的,比如老朱;但有些材料却可以在熔炉中焕发光彩,比如老王。军队给了老王头机会,战争使他的一生都充满了轻松与自豪。

那么,同样的这场战争。带给老邓的又应该是什么呢?


  • 本帖 8 回复
关键词(Tags): #老兵故事(landlord)通宝推:农民家的狗,
最后于2006-02-25 10:57:12改,共2次;
2006-01-23 04:29: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