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8 阅 359819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1-31 12:06:25
636325 复 628645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4`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六) 183

53年的6月,正是朝鲜谈判谈谈停停的时候,双方在板门店桌子边争吵得越热闹,在三八线战场上打得也就越激烈。

在坑道里,老邓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美国的无产阶级是反对侵略战争的,想扩大战火的是美国的杜鲁门和资产阶级一伙”。因此“反动派不肯认输,我们就把他打回谈判桌去”。根据这个原则,从5月份起,阵地上就配置了高音喇叭,由会说英语的广播员负责给美军中的工人阶级士兵做思想工作,而老邓他们,则专门负责消灭属于资产阶级的那部分坏蛋。英语广播有多大效果不好说,反正敌人进攻的强度不见减弱,密度倒还有所增强。

这一阶段的战斗都是围绕着阵地的争夺与反争夺而展开的。“连长和指导员每天都不停地说要坚守阵地坚守阵地,一步也不许退。我们的部队是渡江英雄营,连长指导员那都是最勇敢的人”。

说是要坚守阵地,可是坚守也不容易。阵地上的土早被炸弹犁松了,“不能挖战壕,坑挖深一点,炮弹一震就把你埋到里面去了”,“只挖个膝盖那么深,前面用土麻袋挡着,能趴下就行”,“我使步枪,步枪要掩护机枪。敌人进攻,在前面跑着的那些我不管,那些归机枪打。我们打蹲着趴着的,蹲着趴着的家伙你不打他,他就瞄着我们机枪干了”。老邓还说:“我们当然也打敌人机枪,但敌人机枪的打法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的机枪手都是好战士,摆在前面,打得最狠;他们的机枪躲在老后面,胆小”(这是老邓说的,不知道是否准确,请哪位懂战术的河友指教一下)。

老邓枪法不错,马甲是见识过的。邓家大儿子参加工作后买了把气枪,有天老邓拎着它在门口东张西望,看见电线上停了只麻雀,枪一举,鸟就下来了。确实有功底。

53年端午节的中午,老邓听见炮响,赶紧把苹果放好,再往自己脖子上挂个铜喇叭,拎起枪就站到指导员旁边了。按以往习惯,指导员负责机枪组,所以这时几个机枪手也过来,可指导员一摆手,让他们跟连长去。

原来这天,坑道里有客人。从6月份开始,24军在上甘岭战区逐渐转入进攻态势(老邓他们这个阵地就是不久前才占领的),当时部队的口号是“一鼓作气,消灭美3师”。为配合这个形势,朝鲜方面也开展了宣传活动,这天,正好有一个人民军的政治军官和朝鲜青年团的一个同志来连队采访,现在战斗打响了,指导员先要把他们送回去。于是,指导员让老邓帮他们把采访包背着,一边坐着谈话,一边等炮停。

从炮开始响,连长就守在坑道口,看见炮火延伸,连长手一挥带着一个排就上去了。接着,指导员、老邓和朝鲜同志也来到坑道口,准备等我军的反击炮火开始之后,沿着运输线返回到团部去(师、团的前指离阵地不到300米,但真正的师、团部离一线却要远得多)。就在这时,敌人的炮又响了。指导员赶紧指挥战士退回到坑道里,不一会,阵地上抬下一个人来,是连长。

连长的背被炸开了,血糊的一样,抬进来后只动了两下就牺牲了。指导员当时眼睛就红了,他和连长是老乡、老战友,年纪差不多,平时点一根烟都要两个人分着抽的,关系极好。指导员不让别人插手,找了床被子把连长裹上,然后问上面情况怎样?连长的通讯员哭着回答“美国人,人很多”。指导员于是对朝鲜同志说对不起我不能送你们了。

指导员安排老邓把两个朝鲜人送回去,并且让他把一个包交给团政治部,那里面有连队的战斗日志和全连战士的决心书。决心书的事,老邓知道,是指导员写的,分苹果的时候,还张罗着大家签名字。每次过节祖国送礼物来,前线部队就用决心书当作给慰问团的回礼。指导员话还没有交代完,那个人民军的军官就把照相机挂到了老邓的脖子上,并且说“不用送我,我必须留下来”。旁边的那个朝鲜青年团的同志也坚决要留下。

这个军官姓洪(想不起叫什么了),是人民军报的记者,他小时侯在中国东北读书,能说很流利的中国话。抗战胜利后随金日成打回了朝鲜,在战斗中负过重伤,是个老兵了。这些情况当然是老邓日后听介绍才知道的,这时他甚至不知道那个青年团员原来是个女同志(其实,坑道里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听到人民军洪军官的话,老邓说指导员当时都愣在那里了。洪记者先问清楚老邓的名字,掏出个信封刷刷写了几个字,要求老邓必须把他的信和文件转交到人民军政治部,然后转身就往外走,指导员这才想起阻拦他,可洪军官大声说了句“我级别比你高,听我的”,人就出去了。指导员没辄,带着部队顶着炮火就都冲了上去。

老邓说,当时他就觉得这个洪军官很了不起。因为,在头几天,连里副指导员牺牲了(副连长受伤还没有回来),而现在战斗才刚开始又损失了连长,连级干部只剩下指导员一个人,大家心里都有些发慌。洪军官一定是发现了这个苗头才决定挺身而出的。老邓说,朝鲜政治军官的军衔标志和其他军官的不一样,他看不懂。但是,“真正的政工干部就应该象他那样做”。

老邓一面赞赏着一面往团部跑,他还不知道,在他兜里装着的那封洪军官的信将会给他带来一枚朝鲜勋章。洪军官不久就牺牲在阵地上了,他双腿被打断,手雷扔完,在敌人冲到跟前时仍从容地用手枪还击。战友们说,直到最后一刻,他都在大声地唱歌,虽然唱的是什么大家听不懂,但是,很好听。(朱正常对洪军官的评价是“这是个有真正理想的战士”,对此,马甲很同意)。

洪军官后来被朝鲜授予国家英雄的称号。由于他是牺牲在志愿军阵地上的,所以中国方面也给予了他一级战斗英雄的表彰。同时,朝鲜方面还给了老邓一枚红旗勋章(相当于一等功)。这勋章马甲见过,镀金的,很大也很漂亮。

老邓到了团部,把东西交给政治部主任,主任一知道情况就急了,怎么能让人民军的同志留在阵地上呢?团长也马上呼叫阵地,可阵地上无线电员说找不到人了。确实,从团部这里探头看出去,密集的炮火打得山头上烟尘弥漫,老邓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下,阵地上的能见度不会超过5米。团长马上命令两个作战参谋带警卫连30人增援阵地,政治部主任也派出了一个通联干事,要求他一定把朝鲜同志带下来。在团部外边等人的时候,老邓遇见了后勤处的老乡,他送给老邓一个急救包,这也是慰问团的礼物,和普通急救包不同的是,它里面有个瓷瓶装的云南白药,而且瓶里居然有5粒“回命丹”,老乡说:“这可以救你五次命”。老邓一听当然很高兴。

增援部队集合完毕,老邓带着人就往阵地上跑。这时,敌人正不停地往交通线上打“干扰炮”,大家只好分散开来,一边躲炮一边前进。快到阵地的时候,一个参谋叫住老邓,他说,刚才在团部时,听见阵地上在喊“要炮、要炮”,估计当时敌人是冲上来了的。现在阵地情况怎么样可吃不准,看见老邓脖子上挂了个铜号,他就让老邓先联系一下。于是老邓摘下喇叭就开始吹,吹了几遍,阵地上有回音了,大家就朝着回信号的地方摸上去。

到了地方一问情况,这才庆幸那个参谋有经验。原来这时表面阵地已经被美军占领三分之二了。如果事先不联系一下,稀里糊涂跑上来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老邓找到指导员,把政治部主任的命令告诉他,指导员说洪军官已经牺牲了,那个青年团员还在,让老邓和通联干事就去动员他下阵地。可青年团员坐在地上不说话也不走,两人只好去拽,七拽八拽地才发现她竟然是个女的,弄得大家十分尴尬。青年团员见性别暴露,这才哭着跟通联干事走了。老邓跑回到指导员那里报告这桩新鲜事,正在琢磨问题的指导员一时都没回过神来,瞪着眼张着嘴傻了好一会,才冒出来一句:“俺的娘诶,这是个花木兰啊”。

这时候,由于表面阵地局势不明朗,敌我双方的炮火都只是在干扰对方的补给线。阵地上反而出现了暂时的平静。老邓也着手修整工事、收集整理弹药。

正忙着,听到指导员问:“山下面有两辆坦克,你敢去把他炸了么”?

“敢啊,这有什么不敢的”。老邓答应得很痛快。


  • 本帖 17 回复
关键词(Tags): #老兵故事(landlord)通宝推:老树,
最后于2006-01-31 12:20:25改,共2次;
2006-01-31 12:06:2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