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国的官办经济--世界上最怪异的经济(一) -- 陈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332 阅 52911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2-15 09:57:26
653253 复 610592
陈经
陈经`6943`/bbsIMG/face/0000.gif`70`1155`83376`597008`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5-05-30 04:22:46`
(十三)官办经济之前的改革时期 75

(十三)官办经济之前的改革时期

现在官办经济搞了十多年了,已经有了个基本样子,以至于中央政府

加个“中国特色”后把它打扮成市场经济,也能蒙住很多人,外国的

崩溃论势头也下去了。一些经济政策,也基本有了谱。到不是说就知

道该怎么搞了,要改革的地方到处都是,“说起来都是泪”,全世界

最离谱毛病最多的经济体就是中国。但是要论“带病运行”的本事,

这个全球不作第二国想。经济政策不合理是知道的,要改也是知道的

,要改成什么样虽然不知道,但有一套“摸”的成熟办法。东摸摸西

摸摸,基本全是错的,对一个不容易,但就是稳得住,永远有得摸,

“有赌不为输”。就这么摸来摸去,还真就做大了,如今已是势大难

阻了。

这种摸法,是90年代以后的模式,也是官办经济的成形期。所以,我

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分两阶段看的,以邓小平南巡为分界线,前面是

真正在搞改革开放,后面与其说是在搞改革,还不如说是在搞官办经

济。所以,就是两段,一个改革探索时期,一个官办经济时期。前面

这个时期主要是对外开放解放思维,各种思潮混战一通,非常混乱不

稳定,但是为官办经济的出台作好了准备。后面就是真正的把官办经

济坚定不移地推行下去,这是真正的中国特色的经济路线,是中国的

独门绝技,是很有意思非常值得分析的一段。

80年代的改革,实际上是很危险的。这主要是因为眼界不开,世界上

很多事情不清楚。一方面,一些人脑子僵化,就在一些旧名词里打转

转,拒绝接受新事物,改革总有阻力。另一方面,一些人走向了另外

一个极端,思维方式是旧的,却跳到了新的自由民主名词体系里,推

出了更加危险更加极端的自由化思潮。这两帮人打来打去,两任总书

记都倒了台,中国经济也跟着抽风一样。说老实话,要还是这样搞,

跟北宋王安石变法一样搞成新旧党争,我是看不出有什么希望的。还

好老邓把这两派都收拾了,搞开了官办经济。老邓用天才的“不争论

”一举干掉了僵化的左派,再更加天才地把自由民主派全赶到国外,

解决得比左派更加彻底。

现在我是一点不担心了。虽然还有不少事会吃亏,象铜期货亏个几亿

美元,这种事不会少。但那是进步的代价,能吃到某种亏表明有资格

去搞事了。大面上,中国都有了自己成熟的主意,不断进步只是时间

问题。在思想层面上,我认为中国真正进入了黄金时期,不比世界哪

国差。

但是80年代真的很危险。好搞的,一下就搞完了。象农村承包责任制

,我实在不觉得这算个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比起官办经济来,这承包

责任制真没有什么东西,很没有意思。之所以闹到承包责任制都成了

“重大成就”,是因为以前农业实在搞得太差。这也是我对从前很不

满意的地方,全国那么多人在农村种地,居然连吃饭都搞得紧巴巴的

,实在是出了很多乱子,搞政治搞得连地都种不好了。只要不象从前

那样政治化,只要老实种地,不管怎么搞,农业都会好转的。我预计

这个责任制将来在理论上没什么地位,缺点会越说越多。实际上当时

就算还是搞集体农业,也肯定有办法的,关键是不要老是政治冲击生

产。

农村放开了一下,虽然远不是什么理想体制,但总比过去那种死气沉

沉好,所以农业物资产出丰富了。所谓丰富,可能就是以前不让种不

让养,后来让搞了,农业产出真正上台阶还得后来靠市场需求带动。

一些非常粗的民用品,黑白电视之类的,也生产出来卖了,人民觉得

生活有进步。就这样,叫改革很有成就,老邓天安门上站一站,居然

就有“小平你好”的条幅打出来。说老实话,那时中国人的良好感觉

就是“天真烂漫”,不知江湖有多险恶。那时没有人能料想到中国的

经济改革有这么复杂,水这么深,也不知道世界经济环境这么黑暗可

怕。

经济学上,这叫什么“帕累托改进”,意思就是大家日子都变好了,

至少是没人利益受损。在某些人看来,就这么一直“帕累托”下去,

黑白的换彩电,房子旧换新多好啊。可惜的是,这种好事一会就搞完

了,往下不好搞了。

这一段,可以称之为“拨乱反正”。过去某些极端错误的政策(当然

也有很多正确的政策)弄得所有人利益都受损(农民弄点小生产能害

得了谁?都当资本主义尾巴割了,过分了),回复人之常情的正常办

法就可以让所有人都受益。但要把这当改革开放,那就太小儿科了。

改革开放,还得回到我们前面长篇大论分析的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优缺

点、资源利用率与劳动力生产率的决定性作用、市场需求对经济与科

技进步的推动、以及转型的根本问题上来。这就非常困难了,以至于

八十年代后半期中国差点翻船。

大约就是1984年以前,可以算是“拨乱反正”期。这时候已经有了市

场的概念,居民可以买的生活用品丰富了很多(我家那时搞了台黑白

电视,那高兴劲比后来买啥子大家伙都真),但这完全是一种假象。

这种“市场”,可以算作是计划经济里面的流通环节,完全处于一种

依附地位。国家让卖啥就卖啥,和现在的市场相比真的等于没什么东

西,短缺经济。

高兴劲过去,一看人家过的日子(特别是香港台湾),泄气了,好多

人脑子就开始乱了。因为开放,外国是什么情况,大体上全国人陆续

知道了。领导干部出国访问知道离人家差距多大,教育全国人说落后

了,老百姓也就这么一听,并不当回事,大体上也就和笑话里两老农

想象皇帝天天吃上等窝窝头差不多。我小时候就想过要是能天天吃苹

果那日子不得美上天去?等眼界慢慢开了,心里越来越沉重。人家不

是天天吃苹果,而是比你的钱多上百倍,最穷的人过的日子都是汽车

洋房你都不敢指望(后来了解得更多,才知道发达国家也不是说得这

么好,汽车洋房其实也不是什么好日子,而且还有很多比中国惨得多

的发展中国家)。这种思潮发展到极致,我记得是说印度有三亿“中

产阶级”(这是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当时中国人有多么好骗)。这就

开始瞎反思。

一反思,这才真正搞起改革了,就出大问题了。


  • 本帖 13 回复
关键词(Tags): #陈经(朴石)#官办经济(朴石)
2006-02-15 09:57: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