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国的官办经济--世界上最怪异的经济(一) -- 陈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332 阅 526848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2-22 10:28:39
660229 复 610592
陈经
陈经`6943`/bbsIMG/face/0000.gif`70`1155`83348`596817`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5-05-30 04:22:46`
(十四)大气候,小气候 70

(十四)大气候,小气候

80年代前期,短短数年内,苏联三任最高领导人勃烈日涅夫、契尔年科、安得罗波夫

相继去世。接着上台的是“年富力强”的戈尔巴乔夫,到是身体不错,到现在二十多

年了也不太显老。这哥们那时才50出头,比现在的胡锦涛还要年轻好几岁,风头之健

更是一时无两,1990年还捞了个诺贝尔和平奖。

本来在西方媒体上,社会主义国家这边的风头是邓小平占着的,1978和1985年两年都

是时代周刊年度人物,一个副总理访美比最高领导人规格不差。那段时间,老邓的面

目很是奇怪,和美国人打得火热,各种合作项目很多。国内宣传面各种思想解放运动

搞得很火。

后来戈尔巴乔夫“新思维”一出来,才知道什么叫“思想开放”,全球都震惊了。中

国虽然改革搞得早,但相比之下思想就太落后了,保守势力太强了。这时候,社会主

义阵营终于进入了最关键的时期,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思想层面都是急剧变化。

这就是老邓后来说的“大气候”,当真是很有水平的观察。他说大气候的时候,苏东

巨变还没有发生,所以说有水平。一场大气候下来,全球社会主义国家陆续经历巨大

震荡,“社会主义运动遭到极大挫折”。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观,社会主义阵营国家

军事上没有失败,却在西方阵营的政治经济攻势之下全线溃败。各国共产党几乎全部

丢失国家政权,剩中朝越古这四个难兄难弟。极端的如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甚至被

拉出去毙了。

国际上是大气候,国内也免不了,就是“小气候”。结果很奇妙,中国思想界开始了

真正的自我思考,形成了有底气的独特一套。后来的发展证明,还是中国这一套更有

新意,是真正的“新思维”。

为什么最先搞改革开放的中国在“气候”中反而成了最“保守”的?这就可以看出中

苏改革的根本不同了。如前所述,中国的改革是一种“探索”,是大规模的实验,并

没有预先接受什么。连领导人在内,都是奇谈怪行层出不穷,象胡耀邦搞什么吃西餐

,又拉三千日本青年访华,开大会情绪一激动就领头高呼口号。全国那时有一种啥也

不懂,东看看西瞧瞧,什么都觉得新鲜的气氛。社会上的思潮那就没法说了,水平低

到惨不忍睹的东西堂而皇之在中央电视台瞎播。一句话,就是不成熟,连“精英”在

内,思想上都跟小孩子一样。还有保守派看不惯新事物,开大会骂娘的不少。整个感

觉就是挺乱的。

但是乱归乱,其实就是那么些上层人物思想在乱。老邓做实验不是完全瞎来,不会把

实验室都拆了。知道水平低,就很小心,经济实验就放几个特区,思想实验就让赵紫

阳搞几个研究所。和美国那些合作,与其说是觉得美国思想先进,还不如说是多年来

一直反苏的邓小平的抗苏行为。一般媒体宣传里还是四项基本原则等老八股,偶尔来

个新思维。更为重要的是,没有进行有组织的“新思维”教育。因为教育不发达,知

识分子没多少人,工人农民不懂什么大道理,说民主自由好黄土文明不行,他们听不

懂。

苏联东欧那可不一样了,他们是认真地在“思想”,不象中国知识分子政治人物这么

可笑。中国知识分子吃好喝好点先富一下就被收买了,也不启蒙了。但苏联知识分子

是真的从内心鄙视物质的那一套,文化传统就是如此,写的小说都是厚砖头般的十分

沉重,所以他们真搞起来就很可怕了。他们教育程度高,生活也好很多,吃饱了没事

就思考大问题,咖啡馆里拉完了小提琴就弄个沙龙。全社会都有一定思索能力,民主

自由的道理不仅听得懂,还能自己琢磨出不少东西。社会主义多少年看下来,好处都

习惯了,对其弊端认识得特别深,批得特别准。公平地说,西方阵营和平演变火力没

放过中国,但重点还是对着东欧苏联的,投入要多得多。中国这边弄个美国之音火了

一阵子,但其实没啥特别成系统的和演计划,不是重点。

所以当“大气候”真正成了气候的时候,中国这里只是个“小气候”。知识分子自命

不凡,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自觉得了风气之先思想启蒙了,就想当救国救民急先锋跳了

出来。86年闹了一次,大学生上街了,往身后一看,没人了。所以说知识分子最狂热

,特别是这种懂一点懂得不太多的,真是次次如此。真闹大,还得等社会上烦涨价烦

官倒要反腐败,才拉上几百万人全国一通游行。

这时中国的乱子表面上是最大的,洋人眼都直了,摄像机直播子弹乱飞打死人,中国

第一次全面占领全球主要媒体。但这次乱其实是个无根之乱,都不知道要乱啥子。学

生们不知要干啥,只知道挺high的,上天安门住着还能参与历史。一会要改革反腐败

与政府谈判,一会儿又游行支持共产党,连玩策略都很幼稚。老百姓也不知要干啥,

就是觉得大学生爱国不容易,另外反对当官的。也是那时中国学生少,精贵得很,全

社会当宝一样捧着,所以就任他们闹了好几个月。到后来,就等于成了这样的局面,

学生也提不出什么要求,就是要在天安门住着玩,还一定要政府派大官来赔着玩。所

以,这不是一次有计划的动乱,根本上大多数人是玩心很重的,热心参与者被知识分

子的狂热性支配,内心里不把这当个多严肃的事。所以,把国家首都中心占了那么长

时间居然理直气壮越玩越high。后来,政府不让玩了,果然就没有学生玩了,可见当

初学生们是真的在玩,不是在认真救国救民。相对的,旧社会的学生运动要真诚的多

,国家真的是惨得很,内心的悲剧情绪是真的。假设以后日本又和中国打仗,中国政

府又不抵抗了,我相信学生们就算明知有镇压也是会去游行的。但1989年显然不是这

样的,有点子象文革刚闹的时候群众挺高兴的,并不是真的认为国家危急。

工人农民既然不懂民主自由的道理,又不是没饭吃,也就没有闹的动力。所以整个国

家的乱也有限度,远比不上文革那种全社会停止运行搞批斗武斗。

但是苏联东欧是真的人心都乱了。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得到了人民的广泛支持,人民

是真的想搞自由民主搞资本主义了。如果从最广泛的角度来说,也许没到绝对多数,

因为也有很多下层工农。但肯定比中国知识分子那几条破枪要多得多。知识分子多到

这种程度,就可以代表人民了,至少可以支配影响人民的政策。如果说邓小平派军队

平暴,搞掉的是一小挫人,那么苏联819政变抓戈尔巴乔夫的那些人,真的是一小挫。

我们可以有把握的认为,苏东巨变是必然的,从思想层面上没有其它结局。和平演变

的确是胜利了,早在各国共产党纷纷丧失政权之前,就已经在思想上胜利了,最后的

政变不过是履行确认手续而已。

但是在中国,和平演变从来就没有胜利过。在朝鲜越南肯定也没有。我可以肯定地预

期,以后也不会。你可以说这是因为中国人教育程度低,或者说是因为中国人底蕴好

,或者说老毛有宝贵思想遗产,或者说老邓高瞻远瞩。这也有得吵的。但是中国注定

无疑跳开了和平演变设好的局,走向了独树一帜的官办经济。

下面会具体讲官办经济的发展运行细节。


  • 本帖 10 回复
关键词(Tags): #陈经(朴石)#官办经济(朴石)
2006-02-22 10:28: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