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 -- 王外马甲
共:💬525 🌺1871 🌵2新: 🌺2
家园博客 【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一)

粉碎“囚笼封锁”

39年底,阎锡山制造了“十二月事变”,从而引发了抗战期间国民党第一次反共浪潮。在冀南,充当反共急先锋的是“骑墙派”石友三,由于他的势力范围和八路军开拓敌后根据地的活动区域有所重叠,这个“三十九集团军总司令”迫不及待地勾结日伪力量,破坏抗战、积极反共。

刚开始的时候,我党以争取教育为主,对他一再忍让,结果,使得石友三的一八一师、暂三师得以占据冀南、进逼冀中。40年2月,当山西的局势有所缓和以后,刘、邓首长就适时报请中央军委批准,严惩石友三。

八路军集中了17个团,分成左、右、中央三个纵队,统一由宋任穷指挥。骑兵团随中央纵队,从3月到7月,陈再道司令员连续发动两次讨逆战役,歼灭石友三部精锐嫡系6500人,把这个老军阀赶回了鲁西南。

40年8月以后,八路军各部陆续转入 “百团大战”,而骑兵团则继续追剿敌伪石友三残部。虽然没能直接参加“百团大战”,但刘大爷还是很得意地说,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真是一呼百应、威震四方,不仅打懵了日本鬼子,就连国民党的高树勋、孙良诚、赵云祥和邵鸿基都吓坏了,他们不敢再招惹八路军的队伍,“第一次反共浪潮”也就草草收场。

这期间,政治部主任况玉纯升任团政委,骑兵团来了个新团长,叫曾玉良。曾团长是河南人,西路军失败后跟着程世才到新疆,在迪化接受苏联顾问的正规训练(他和新四军的骑兵团长周纯麟是喀什第四十八团骑兵连的正副连长,40年开着苏联卡车一起回延安)。曾玉良团长和况玉纯政委也是老熟人了,在红三十军的时候,他俩一个是作战参谋、一个是军部书记官(况书记是37年讨饭回延安的),再度共事,俩人关系自然十分融洽。

刘大爷说,曾团长对骑兵管理真的很有一套。他一到部队,就派人上德州,连劝带吓唬地把个有名的兽医请来当医官,专门调理战马。骑兵团原来的队列不大整齐,曾团长带着从头练,什么样的情况下战马行进的间距应该是多少,都用木棍比着,不能有差错。骑兵们过去吆喝战马都是随便喊,跟在家里喊牲口没什么两样,有时候部队行军,路上遇到个骑驴的老头,老头冲神仙驴叫一声“驾!”,骑兵团的军马全都跟着跑。曾团长说这样不行,要重新练,于是两个月以后,军马就都服从“前进”、“冲锋”、“立正”的口令了。

曾团长对骑兵武器配备很重视,长短枪、机枪火力布置,讲起来头头是道。打石友三的特务旅,部队缴获了一挺意大利造的高射机枪,他高兴得不得了,连夜改装了一辆“机枪车”,用大骡子拉着上战场。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机枪子弹用完了,侦察员把石友三的军需主任抓来,那家伙交代,这种机枪就只有这么一挺,子弹也没有库存。曾团长气坏了,骂那军需主任工作不负责任,“这么好的枪怎么能不多准备些弹药,你这个军需官是干什么吃的……”。

为报复“百团大战”,41年,日军从华东抽调第17、第37师团到华北,搞“强化治安运动”,敌人采取的作战方针是“囚笼政策”,企图用铁路、公路、封锁沟墙和据点造成囚笼,围困住我抗日军民。面对日益恶化的形势,陈再道司令员和宋任穷政委多次组织了击破敌交通线、破坏封锁沟墙的战斗。

年初的时候,骑兵团夜袭阳谷县郝楼据点,当时连队带上梯子,下马攻坚,战斗打得很激烈,双方伤亡都不小,可打了一晚上也没拿下来。八路军本来想炸掉炮楼的,但地方上的同志却不同意,说是据点里面有我们的内线。天亮以后,由于担心日军增援,骑兵团就撤了。而据点里的残敌也被打怕了,跑回阳谷县城去再也没敢回来。事后,曾团长召集骨干开会谈看法(刘大爷这时已经是副班长,属于骨干了),大家说“打得不错啊,敌人不是被打跑了么?”。团长却认为“打得不理想,没把咱们骑兵的特点显示出来”。

伪军胆小、战斗力也差,但他们中间的骨干(多为旧军阀兵痞)却具有守点待援的经验。夜晚猛攻炮楼,等于是逼着伪军和我们硬干,这是以骑兵之短搏伪军之长,如此拼消耗,实在划不来。

在后来的“破路”战斗中,骑兵团就很少搞强攻了。部队大白天在敌人据点附近运动,单列行进、间距拉大,500匹战马能排出十多里地去,远远望去,尘土飞扬、没头没尾的,敌人不知道咱们到底有多少兵马,吓得根本不敢出门。老百姓于是就趁机破路。有时,如果地形合适,骑兵团就隐蔽,由民兵先把敌人引出来,骑兵部队再截断退路,掩杀一番,把伪军赶回县城去……几个月下来,骑兵团先后配合5万多群众,破坏封锁沟墙120多里,毙伤日伪军200多人,而我几无伤亡。

反“囚笼政策”取得初步胜利后,团首长认为,我们不能仅在鬼子“囚笼”里面折腾,还应该发挥自己快速机动的特点,打到敌人后方去。因此,在上级的支持下,骑兵团实施了向日军所谓“治安模范区”的奔袭。。

吴官屯位于山东高唐县城东北30里,是济南至德州铁路的重要警戒哨位。这个据点驻扎有伪军一个中队,中队长李洪儒,他原先是在阳谷县城卖烧饼的商人(嘿嘿,武大的同事哦),这家伙很贪财,当了军官仍惦记着扩大产业,居然还在据点里开手工作坊。李队长生意精通、军事外行,因此排兵布阵就只好请教老街坊王光照,什么都听老王的。

老王原先是教书先生,现在是县城伪军大队的副中队长,但他还有个身份——共产党唐北县委统战股长。于是,这事情就好办了。

当天晚上,王光照借故到了吴官屯据点。夜里12点,骑兵二连从寨墙东北角和西南角搭梯子往上爬,三连埋伏在正门口等老王开大门。战士们着急了点,大门还没开,两边就已经上墙,和岗楼里的哨兵打了起来。屋里的王光照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掏出枪顶着李洪儒,李队长哪经得住这般吓唬,立刻开寨门投降了。

接着,八路军又赶往20多里外的固河据点,还是由王光照赚开大门 ,骑兵一涌而入,乒乒乓乓一阵打,拿下。

骑兵团一晚上放火烧了两个据点,日本鬼子急了,出动三路重兵进行合围。可这时,咱们八路军早已西渡卫河,到河北清河县了。

还是在吴官屯烧炮楼的时候,曾玉良团长忽然发现旁边的平房中有个小作坊,他急忙命令战士们把屋子里所有工具和物资都抢运出来,当时大家都还弄不清这是什么目的。等回到清河县,曾团长派人办了个小皮革工厂,专门生产马鞍、刀鞘。大伙这才明白,这李洪儒老板的产业,对骑兵团还挺有用的啊!

有了皮革工厂,曾玉良还觉得不过瘾。军队嘛,总要弄个兵工厂才行啊!说来也巧,没过多久,还真让他打听到了哪里有造手榴弹的设备,于是,骑兵再度出动,抢鬼子汉奸的东西去……

帖:692891 复 6898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