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 -- 王外马甲
共:💬525 🌺1871 🌵2新: 🌺2
家园博客 【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二)

粉碎“囚笼封锁” ·补记

转眼到了40年下半年,有一次,参谋长王永元从军区开会回来,向大家传达介绍各地粉碎“囚笼封锁”的战斗经验(徐国夫于40年8月调新八旅22团任职,由王永元继任参谋长),其中讲到一个民兵队用“石雷”炸鬼子的事。

王参谋长正比比划划地描述石头有多大、怎么掏洞、怎么引爆……曾玉良团长突然插嘴问“那么大的石头可不是一般火药就能崩开的,他们的炸药是从哪弄来的?” 王永元顿时傻眼了,他不知道呵。

恰好一起去开会的参谋万怀臣(1946年任骑兵团长)了解过这事,他说山东武城县有个伪军的炸药厂,还能造手雷,冀县民兵队就是从那里偷的炸药。曾团长一拍大腿,乐了,“民兵同志太客气,偷炸药不够意思。现在换我们去,干脆把那个工厂抢过来算了”。

于是各路侦察人员纷纷出动,没过几天,情况都清楚了。

那个厂子位于武城县的武官寨,设备是日本货,它原来的主人是军阀韩复榘,韩总司令跑了以后,工厂归汉奸郭金城所有(郭某还是啥“东亚同盟自治军”的中将,这个组织挺怪的,以后再述),又由于郭金城打牌输了钱,把厂子给抵押了,济南的当铺老板就派他侄子来炸药厂当掌柜,守着等郭金城克扣军饷还帐。

武官寨是个比较大的集镇,据点里驻着一小队24名日军,还有郭金城伪军一个营(200多人)。这里扼守着冀南进入鲁西的要道,因此,骑兵团提出拔掉这个据点,军区领导十分支持。

听说要打大集镇,各连队都按照惯例准备攻坚装备,可曾团长况政委却吩咐用不着,说是这回咱们要打个“巧”的。

接到命令,部队连夜出发。第一、二、三连赶到武官寨东南五公里外的地方,把个小村子秘密控制起来,许进不许出。四连则直扑东北方向,袭击三十公里外的郑家庄日军征收所(那地方位于故城县和武城县之间,靠着运河边,有鬼子的物资站)。果然,一大早,故城和武城的鬼子全出动了,武官寨的日军小队也赶往郑家庄,骑兵四连带着鬼子到处兜圈子。

吃罢早饭,一连在村子里守战马,充当预备队。二、三连的战士则溜溜达达地进了武官寨。原来,曾团长早就算好今天是武官寨赶双集的日子,大家化装成老百姓,有的推车、有的挑担,都上大街赶集。

突击组的同志把青菜、粮食、柴火摆在据点大门外,讨价还价,十分热闹。刘大爷也在突击组,他拎着个半空不空的袋子,装成换粮食的,可偏巧有个大婶子非要仔细查验他商品的成色,刘大爷不肯(黄豆下面埋着手榴弹呢),还被她骂了几句。那边的刘金魁更狼狈,有个卖馍的擅自动手去拆他的柴火捆,差点没把机枪抖露出来,刘金魁急了,一把推了人家一跟头,几乎闹得要打架……

寨门外热闹,寨门上更热闹。由于鬼子小队出动扫荡,守寨的伪军按规定不许出门,据点大门关着,八路军也就进不去,于是,曾团长命令两个伪军去把门叫开。这俩伪军本是负责管理炸药厂库房的,因为贪钱,时常监守自盗(冀县民兵的炸药就是这么来的),这当然也就让我地方政府抓住了把柄。头天晚上,他俩就被骗到了骑兵团驻扎的村子里,通过一番思想教育,觉悟得到了很大提高,决心帮助八路、坚决抗日。俩伪军士兵前去叫门,说是昨天晚上喝醉没回来,请守门的放他们进去,免得长官知道了挨罚。可偏巧,那守门的班长是个办事挺认真的家伙,就是不肯开门,门里门外的伪军就吵起来了。

听见吵架,闲得无聊的伪军也跑来凑热闹,围在门边帮腔逗科,说什么的都有。这时候,有个和稀泥的家伙从门缝里探出个脑袋说话,意思是想劝劝外面的俩兄弟来个“换位思考”,大家和气生财。

曾团长本来就挺着急的,他担心集市上的八路军等久了恐怕要露馅,看见门开了个缝,马上发暗号动手。参谋长王永元(装算卦先生)、组织干事李选贤(扮江湖郎中)站在伪军旁边,撞开大门、掏出短枪就打,二连长张起旺(1944年5月牺牲)带突击组冲进去登上了炮楼,接着,其他战士也在曾团长指挥下蜂拥而入。集市上顿时乱套了,人们这才知道是八路军来了。

这时,敌人有的在睡觉,有的在推牌九,根本来不及抵抗。我军迅速占领炮楼,控制了全寨,把伪军压制在几座平房里。几十分钟后,在八路军火力威慑和政治攻势下,百余名伪军投降了。

况玉纯政委带着一连也来到武官寨,经过宣传教育释放了大部分俘虏。接着,骑兵们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满载着军工设备物资,凯旋回家。

这场战斗,得到了军区领导的表扬,宋任穷政委评价说是“创造了一个无一伤亡、全歼敌人一个营的奇迹”(其实,担任牵制任务的四连还是有伤亡的)。

回到清河县,曾团长又开办了手榴弹工厂。他把骑兵团的重要骨干、军区侦察模范王新增派去当厂长,还给他设了个职务——供给处长。当时有些人不理解,团长解释说“搞机器设备容易办,可找原材料就困难了,除了侦察英雄,你们说谁还有这个本事”。

不过,后来,也许是因为王厂长的工作干得太好,厂子名声太大了一点,结果不到一年,上级一道命令下来,两个工厂连人带设备都归了太岳军区,曾团长这回也无计可施了。好在,军区后来用破路缴获的铁轨打了些军刀,发放给骑兵团,这多少也算是做了补偿吧。

通宝推:敲门,
帖:693805 复 6898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