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 -- 王外马甲
共:💬525 🌺1871 🌵2新: 🌺2
家园博客 【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八)

反击 “蚕食”(中)

孙甘店虽然没能够打下来,但由于撤出战场及时,部队损失并不大(一连伤亡十余人)。回到驻地,骑兵团照例进行讨论总结,大家认为攻击不成功的原因在于先前思想上、组织上、工作上的准备不充分,没有预料到伪军的顽固态度。同时,也有很多人觉得是兵力不够,以骑兵团目前的力量最多只能是“赶鸭子”,要歼灭敌人实在很吃力。

的确,兵力不足是个现实的问题,而且补充兵员在当时也并不容易。从39年以后,八路军主力部队就基本上不再从地方壮丁中直接征兵。在河北各根据地,一般是由抗日政府先组织不脱离生产的民兵,再由民兵中的优秀者组成半脱产的基干游击队,经过战斗逐渐锻炼地方武装,然后再从基干游击队中抽调勇敢分子,加入县游击队军区正规部队。(伪军和国民党军则采取普遍设立征兵机关,按指标强迫服兵役,导致群众不是逃跑、便是实施贿赂躲避当兵)。八路军的征兵办法无疑有很多优点,但这同时也需要有一个基础——那就是地方政府和游击队的紧密配合。大扫荡之后,各基层组织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在他们重新正常运转起来以前,八路军的补充兵员工作也就比较困难了。

其实,军队和各级政府都在做最大的努力。军区的许多部队已经化整为零,换上便衣与民众打成一片,到各地恢复县大队和区中队。地方干部(特别是女干部)也都下到村庄,有的甚至在当地群众中认“干亲戚”,重新建立农会、妇救会、民兵和游击小组。只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时间,要坚持、等待,并且,在这段时间里,八路军主力部队还必须利用现有的力量,顶着压力上,坚决反击“蚕食”,为地方民主政权的恢复工作创造条件。

以上这些情况,骑兵团战士们是知道的,然而,从总体局面上看,却还有更严峻的困难。经过五一大扫荡,冀南、冀鲁豫和冀鲁边区虽然还在苦苦坚持,可是,冀中根据地却基本丢失了。这不仅在军事上割裂了我军的运动区域,使冀南和晋西南失去了外围屏障,更严重的是,八路军主要的物资生产和补给基地丢失了。粮食的问题还可以尽量想办法克服,可布匹就困难了,冀西和晋南山区从不产棉,那地方的人连纺车都没见过。要让太行山上的部队穿上军服,原先冀中根据地的布匹供应任务就要靠冀南和冀鲁豫来完成。因此,无论从军事还是经济的角度而言,在这个险恶时期,绝对不能容忍日伪力量将元城以南的蚕食就连成线,把冀南、冀鲁豫两个抗日根据地再分割开。八路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孙甘店、南李庄、龙王庙和甘露镇的据点拔除掉。

孙甘店战斗后的一个下午,冀南军区陈再道司令和第一军分区桂干生司令员到驻地召开紧急会议,到会的除了地方党政领导,还有骑兵团、一分区独立团、以及临时调来的冀鲁豫军区三分区基干团的团长、政委。陈司令首先就说“我现在只有这三个团,要拔四个据点,你们看怎么打?”。

大家都没吭声。孙甘店、南李庄、龙王庙和甘露镇相隔不远,无论先打哪一个,其他据点、包括大名县城的敌人都会出来增援,缠上了就难办,而且,越往后越难打。

桂干生司令员表态“先打南李庄,这是敌人最重要的据点,也是其主力所在,打掉了它,有很强的震慑作用”。

大家都同意。南李庄的确是敌人封锁线的钥匙,打开了它,就等于“反击蚕食”的任务完成了一半。可是,南李庄是个大集镇,房顶有工事、墙脚还有暗堡,守军有伪军治安军一个团部一个营、皇协军一个守备队共700人,由于那里有个日本商社机构,因此还有日本警务班及武装人员20来人。打南李庄的难度跟打个县城差不多。而八路军这边的情况呢,除了骑兵团,军分区独立团基础差(就是前面介绍过,担心他们分散游击也许就真散了的那个团),冀鲁豫三分区基干团也不满员。让谁主攻都够戗。

桂司令员让骑兵团讲讲头天打孙甘店的情况,曾玉良团长正说着,陈再道司令忽然插嘴道“如果把战马都留下,让老乡帮忙喂马,你们全团就都可以上了”。曾团长和况政委一听这话,知道陈司令是准备拼骑兵团了。俩人 “腾”地站起来,当即表示骑兵团决心改步兵作战,申请担任主攻任务。

陈再道很高兴,立刻部署:骑兵团负责打南李庄;基干团除留一部分兵力防守孙甘店方向,主力向西防守龙王庙、大名县城的援军;独立团则骚扰阻击甘露镇的敌人。各部队领导纷纷表态坚决完成任务,地方政府的同志不仅保证看管好骑兵的战马,还主动提出事先派游击队进入南李庄,等主力部队进攻开始时,就放火骚扰敌人。

桂司令员说:“我完全同意陈司令员的决心和部署,骑兵团在什么时间打响,从哪个方向突破,把你们的意见汇报一下”。

曾团长提出,从近期作战的情况来看,敌人也知道夜战、近战是我军的特长,因此他们一到天黑就上寨把守,天亮以后吃饭睡觉。而我们正可以来个出其不意。南李庄东门外有高粱地,我军利用夜暗进入埋伏,到拂晓时,趁敌人疲劳麻痹,一举攻入据点。

陈司令兴奋地夸奖道:“有勇有谋,方案就这么定了!我再重复一遍,你们是红军团,现在各连队3/4的干部是红军,还有红军战士、班长,战斗力强。必须保证完成任务,要是攻下了南李庄,元城老百姓忘不了你们、根据地的群众忘不了你们!基干团的任务也很艰巨,要负责打援,还要积极袭击孙甘店的敌人,叫他不敢出来,要全力保证骑兵团攻坚”。

听了领导的指示,同志们都拍胸脯表示请首长放心。

刘大爷当时并不知道这次战斗有多重要,只是听说军区首长表扬骑兵团了,心里很高兴。晚饭前去找司务长,想领取以往的津贴储蓄(刘大爷的新马刀和原来的刀鞘配不上,准备找人改改),可司务长说帐本都交地方政府了,司、政、供、卫机关人员全部要下连队,有什么事过两天再说,刘大爷这才晓得要打大仗了。吃饭的时候,团长宣布了骑兵团的作战任务是担任攻坚主力,大家很兴奋、士气也很高,都说前两天孙甘店没拿下来不够意思,这回肯定是要杀个回马枪。吃完饭,炊事员给战士们发大饼子,说这就是明天的伙食,炊事班下顿不管饭了,也要扛枪打鬼子去,战士们都觉得好笑。

回到马棚,地方上组织的老乡已经在等着了,战士们虽然不大乐意,但这是命令,也没有办法,第一次把战马交给老百姓喂养,感觉真有些怪怪的。接着,看到连级干部一个个把装有文件和笔记本的图囊摘下来,登记,交给党政干部保管。再接着,连、排、班干部挨着个安排自己牺牲后的代理人……大家于是都明白要遇到硬仗了。移交手续办完后,老区长说,地方的同志保证把战马喂好,保证每个烈士都能睡上棺材,让大家放心……

刘大爷也安排了自己的代理人,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上交保管的,就签了个字,表明如果自己牺牲,津贴储蓄和抚恤费归集体公积金。队伍集合前,刘大爷把大饼子啃光了,二十多岁的小伙,正是能吃的时候,“谁知道能不能活到天亮,何必再饿一晚上”。

天黑,部队出发,等部队埋伏在了高粱地里,战士们才知道,原来这回是要强攻南李庄。

帖:708031 复 6898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