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吾语者,子不语 -- 凝雪幻
共:💬15 🌺9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吾语者,子不语

首先,如果阁下不幸对文言觉得头晕,看了我的题目就大喝一声“说人话~~”。。。。。。那么很好,我可以放心了——因为我还会引用很多偶已经记不清楚的文言文。。。:)

其次,如果阁下认为,“凭什么你说得东西,我就不说,你算什么品种的葱头”。。。。。。那么我知道,您跟孔子不熟。

再其次,如果您郑重的告诉偶,“请不要宣传封建迷信唯心史观”。。。。。。那么您过去大概对明清文学米什么兴趣。。。

吾语者,子不语。

论语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夫子这个态度在不同的人手里会有不同的解释,

信孔子又信鬼神的说:圣人客观,不知者不罔谈,

信孔子不信鬼神的说:夫子以为鬼神虚妄不足论

烦孔子而信鬼神的说:孔丘又不是真理,他不说,就米灵异现象了?

烦孔子不信鬼神的说:孔二是封建时代万年代言人,他不迷信谁迷信,打倒。。。。

(偶自己有点晕。。。)

但是。。。不管孔子是不是可信,也不管鬼神是否真有,人们对鬼怪故事的兴趣是千年不衰滴。从山海经到天涯鬼话,呵呵。。。。

自古灵异故事的集子大多是种笔记体例,从搜神记、宣室志、河东记、太平广记,此脉不断,明代一下子倒没有想起什么,清代写鬼故事的有几个著名人物却是忘不掉滴,蒲松龄、袁枚、纪晓岚。蒲松龄和他的聊斋大概人人看过,偶就不瞎说了,纪晓岚的阅微糊糊JJ正在直播中,偶也不多嘴了。这次就先按住袁枚吧。

中国有用典的文化,便是私塾的小学生,三百千千,龙文鞭影也是漫篇的掌故,作为一个古代文人如果不知道几个典故那便丢死了人,张岱道“夜航船里学问最难”,那是可以拿来争铺位的,尝有诗词论家郑重教大家,“诗词要用代字,桃不可直说桃,要说刘郎”云云,(虽则王国维先生大袖一挥,飞砖当头,“设如此,古今辞书具在,作诗何为”,不过王先生小时候也未必就没有背过诗韵合璧。),袁枚是文人,是名士,不用个典故多米派头,这书讲的全是虾米鬼狐僵尸,真真的怪力乱神,孔夫子的正好虎皮来作大旗。于是,红绸拉开,封面上三个大字《子不语》。后来大概觉得孔夫子不够飘逸,米名士风度,他又冒充庄子看过的鬼故事选续集,改名《新齐谐》。(这三个字总让偶想起结婚,不知道为虾米-_-|||)

蒲松龄是落魄人,纪晓岚大概是得意人,袁枚是悠闲人。他是名士,舒服的官都不去作,翩然一只云间鹤,飞来飞去宰相家(不好意思,这个好像是陈眉公),落下笔来也不必幽愤,也无须贤愚,只是一篇篇的笔记,故事简单,很多正如笔记小说的笔记二字,根本米有故事性,文字通达而已,也实在说不上什么出众,强要说意义,大半就是一点点俗得人人皆知的因果,彷佛劝善文,虽则正似是那时候市民文化的本色,却也米什么好感动。可是,生活真的需要那么多感动么,忙碌的世界如此乏味,无钱无闲,快餐最好。笔尖上闲的无聊的故事,字行里无可无不可的悠闲,这个名士随手写下一则僵尸鬼怪,眯了眼,道“吾余闲可贾————————有意者请拨1399484XXXX”。。。

元宝推荐:东张西望,桃李不言,
主题:72783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