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六十年代的国土防空作战---瞎侃 -- 老拙
共:💬202 🌺74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补充之三:负速度差下的沿海反侦察(1)

这几天忽然想起来,前面瞎侃六十年代国土防空作战,漏掉了重要的一章.就是超音速负速度差反侦察.其实这是国土防空作战中非常精彩的一章,不能不说.

何谓"负速度差"?

负速度差就是我机最大速度小于敌机最大速度.这种情况下,要拦截超音速的侦察机,何其难也.因为人家不跟你打,掉头就跑,你就毫无办法.

故事发生在60年代初期.

1959年7月,台湾国民党空军第6大队(又名“虎瞰”大队)第4中队选派了6名飞行员,20多名地勤人员到冲绳美空军基地接受RF-101A型飞机改装训练。

RF-101A,最大平飞速度可达音速的1.85,约为1900公里/小时.

作为比较,我们把歼六飞机的最大平飞速度也列在这儿:1.4倍音速,约为1450公里小时.

所以,RF-101A把机载武器全部拆除,只装有6部三种类型的照相机--反正老子跑得快,你们谁也追不上.

与当时的超音速喷气式战斗机相比,RF-101A还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低空性能好,100-150米低空突防是它的拿手好戏;二是垂直机动性能强,从海平面爬升到10000米只需1分多钟.

RF-101A的这些优势构成了它的基本战术。刚开始是低空大速度跨海侦察。台湾桃园机场隐蔽起飞,200-400米低空大速度跨海,到福建沿海机场一掠而过,共军还没反应过来,RF-101A已经跑了。

兄弟当兵的时候,听老兵侃山,

一个说:那个RF-101A猖狂啊,低空进来,到晋江机场(福建最前沿的机场),再跑道上落个地,拉起来就跑!

另一个说:不对!那飞行员还下来,拉了泡尿才又上飞机跑掉的!

上面老兵所说,八成是瞎侃——不是兄弟瞎侃。因为RF-101A对大陆实施侦察没多久,就遭到了打击。

1960年1月8日,RF-101A首次出动,侦察了福建一线机场晋江和惠安。

2个多月后,1960年3月30日,龙田机场空军高射炮兵第521团和陆军高射炮兵第613团1就击伤RF-101A1架。6月27日,这两个团又击伤RF-101A1架。

1961年8月2日,高炮部队在福州机场击落RF-101A1架,飞行员吴宝智跳伞被俘。

此后,RF-101A改变了战术,不再低空侦察,而是以100-150高度越海突防,到侦察目标附近急越升到10000米改平飞,通过目标上空照相侦察。这一下,高炮够不着了。

那以后3年多,共军就真的拿它木法了。

所以,当时我们这边都把RF-101A说成“妖中妖”,台湾那边则说RF-101A是“雷达看不到,高炮够不着,飞机追不上,导弹瞄不准”,总之是拿它没辙。

雷达看不到,是因为它低空飞行;高炮够不着,是因为它高空通过(当时还没有100高炮);飞机追不上,是因为中共没有比他快的飞机;导弹瞄不准,是因为它一掠而过。

直到我军装备歼六。不过前面已经说过,歼六也没它飞得快。这就是负速度差反侦察的来由。

没它飞得快,也得打。共军的仗都是这么打过来的,那就是想“鬼点子”。

这回想出个什么鬼点子?

想出个把歼六“伪装”成歼五的办法。叫RF-101A以为升空的还是亚音速的歼五,让它麻痹大意。

1964年11月,海航4师10团改装歼六飞机刚刚2个月,周恩来向毛泽东汇报东南沿海台湾空军RF-101A侦察大陆的情况,他老人家发了话:海航10团在哪儿?

有了这句话,海航10团副团长王鸿喜、副大队长高绍英驾歼六2架,组成小分队进驻路桥。那时,他们两在歼六上只飞了十几个小时。从青岛流亭到路桥,一路都伪装成歼五。

2架歼五伴随飞行,空中无线电静默,落地是不放减速伞(歼五没有减速伞),一停车就赶紧拉到机库里藏起来。

12月18日上午,RF-101A侦察路桥,歼六起飞,但由于起飞晚,没有追上。

下午2点,又接到上级通报:RF-101A可能出动再次侦察路桥(证明兄弟前面说的,共军情报一流,而且用于国土防空作战,不是瞎侃)。

据海军战史机载,接通报后,路桥机场指挥员下令2架歼五起飞,在近海空域待机(实际是“示形”——等于说:我是歼五,我在这儿呢!)。14点42分,指挥员下令王鸿喜驾歼六起飞,在路桥机场内侧空域高度4000米隐蔽。14时58分,披山岛海军雷达2团警戒连,在路桥东南方向150公里处发现敌机,高度300米,航向330度。注意:我机起飞早于雷达发现目标。

台湾那边过来的是六大队作战官谢翔鹤少校,飞行时间2800多小时,曾多次进入大陆侦察,获得过“飞虎”、“彤弓”、“宣武”“云龙”4枚奖章。

这位谢翔鹤根本没理会那两架歼五,照常进入,快速爬升。他不知道,王鸿喜已经在地面引导下,正在向他逼近。

王鸿喜在地面引导下接近目标,却没有发现谢翔鹤。15时3分,指挥所通报:“敌机在右侧方5公里,高度1500米。”王鸿喜四周搜索,仍不见敌机。指挥所又通报:“敌机在左侧方,高度2500米。”王鸿喜还是没有发现,但他想起研究战术的一句口诀:“没发现,先爬高”——占据高度优势,就主动上升到5500米,继续搜索。指挥所又通报:“敌机和你在一起了”。王鸿喜估计,敌机在他肚皮底下,所以没看到,这时就按在地面背熟的口诀:‘压坡度,找下面’进行搜索。王鸿喜刚压了右坡度,向下一看,突然看到敌机在右后下方,落后于他,和他向同一方向爬高。王鸿喜立即压了右坡度反扣下去,接着又压左坡度,跟到敌机尾后了。这时他看到距离有些拉大,就赶紧推油门、开加力,紧紧追上去,接着,王鸿喜按照‘下狠心,向近靠,不到二百不开炮’的口诀,打开半雷达瞄准具电门,用瞄准光环套住敌机。这时,敌机发动机尾喷口的火苗和飞机蒙皮结合部都看得很清楚,距离大约在200米左右。当敌机上升到9700米,开始慢慢改平飞时,王鸿喜就对准它尾喷管上方猛烈开炮,只见敌机左机翼‘呼’的一股黑烟冒出来。

直到这时,谢翔鹤才发现,屁股后面有架歼六向他开了炮。谢翔鹤赶紧一个反扣,向海面冲去。王鸿喜也作了一个半滚倒转跟下来紧咬不放。谢翔鹤俯冲到1600米,被王鸿喜再次追上,三炮齐射,RF-101A冒出浓烟,谢翔鹤弹射跳伞,在浙江温岭附近海面,被民兵抓到,飞机残骸也用渔网拖上了岸。

12月31日,毛泽东接见此次作战有功人员。

毛问:“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王答:“我叫王鸿喜,吉林榆树县人。”

“你名字是哪三个字?”

“三横一竖的王,鸿雁的鸿,喜欢的喜。”

“好!好!好!这个名字取得好。鸿喜、鸿喜,你打下了敌机大家喜嘛!”

事后,台湾空军总结,认为此战的教训主要是麻痹轻敌,没有发现歼六飞机已经进入路桥机场;空中飞行员疏于警戒,让共军钻了空子。于是,六大队将单机侦察改为双机编队侦察,以便尽早发现共军歼六。只要发现,扭头就跑,歼六照样拿RF-101A没辙。

帖:728581 复 72134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