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男生们(上) -- 平沙落雁
共:💬13 🌺3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男生们(上)

好久以前写过我们学校的女生,今天再聊聊男生们。

其实我对我们学校同年级尤其是同班的男生就一个词儿-------深恶痛绝,不知怎么的,老觉的他们个个面目可憎,表情诡秘,沉默不语,幽灵般在校园里游荡,我跟他们同学五年,平均一个人说话大概不会超过十句,有的人可能一句也没说过。

我出国前几个月同学聚会在一家涮羊肉馆子里,望着那帮人五人六,吆三喝四的男同学还是没半点儿好感,按说同学多年又分开了多年,多少总有感情,也真的是奇了怪了,竟然还是有一层厚厚的隔膜。

只记得还在学校的时候,一个夏夜,我正在教学楼的大厅里站在橱窗前看报纸,先介绍一下事件发生的环境,我们那大厅很高,可学校老舍不得点灯,所以晚上就只能靠着报刊橱窗里那点儿幽暗的日光灯的光线照明-----前头说到我那儿正看报,只听见身后冷嗖嗖,阴兮兮漂来一个声音,叫我的名字,我那儿正凝神看报呢,着实吓得一激灵,手里的暖壶差点儿扔地下了,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正疵着牙冲我乐呢。

我还衲闷儿呢,倒底有啥军国大事,平时我跟他们也井水不犯河水的,其实那男生不过就是问了问我弹的是不是克莱得曼的曲子,为什么不在学校的歌曲大奖赛里上台演出,我着实让他吓的不轻,所以就敷衍了几句,赶紧落慌而逃。

我想他可能是想拍几句马屁,可事得其反,不过这个男生后来跟我接触的还算是最多的,原因是他毕业没多久就辞了职,跑到一家外资药厂推广一种抗抑郁药,老上我们医院,一来就找我,他的工作还是挺见成效的,到现在我还记的那个药名剂量付作用等等,而且我也挺佩服他的,因为在学校里的时候,这主儿可是我们的大笑料。

为什么呢?这主儿刚上大学的时候绝对属于那种。。。反正还没说话脸先红,而且走道一步三扭,谁看着都别扭,可就那么一主儿找起女朋友来可是一点儿不含糊,才上大二吧,就找了一下一级的小女孩儿,这女孩属于矮胖型,黑不溜秋还烫一钢丝发,涂的是吓死人的蓝眼圈,有时候我们宿舍的人走在他们后头,或是干脆跟他们碰巧在一个教室里晚自习,回来就给我们绘声绘色地学他们的样子,然后四个人捂住肚子发疯似的傻笑。

所以说呢,在我们学校跟男生谈恋爱都需要极厚的脸皮和大无畏的精神,几乎每对儿都让我们笑话过,比如一个高GG陪着一个矮MM,我们就叫他们是钢笔和墨水瓶等等。

不要以为我这人眼睛朝天哈,我可不是那种人,带我外科实习的全都是我们学校出来的师兄们,我对他们有着永久的好感------那些早就说过了。

再就是后来等熬到了师姐的份儿上所接触到的师弟们-------这帮没良心的。。。好起来能让你乐死,可恶起来也能让你牙痒痒。

先说说这位Y师弟,长的一米八零的个儿,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一双透着机灵的小豆眼儿,这主儿脑子极灵,手也极巧,一上班就闲不住,把科里的机器摸一个遍,再复杂的机器也保管在两天之内让他搞定,什么呼吸机,监护仪,起搏器等等,等轮转出科的时候他玩儿的比主任还转,而我对所有带电的东西有着天然的恐惧感,所以一旦监护仪什么的无源无故地保警的时候------这些该死的机器瞎保警的时候比有事儿的时候多一百倍------我就一步窜出病房,大喝一声:“XX!”

我那徒弟马上答应一声:“来了!”就赶紧冲过来了。

该师弟对电脑是不要命的态度,他不跟父母住一块儿,所以玩儿电脑游戏玩儿通宵没人管,早上查完房开完医嘱,要是主任不在,这家伙后背靠椅子上一翘一翘地开始洋洋得意地说,昨儿晚上又是一宿没睡玩XX游戏,已经突破多少多少关了云云,还给我看他手腕子上磨出的茧子。

这孩子什么都好,对同事病人态度好,性格开朗,乐于帮助人等等,就是有一点不好,不爱写病历------乖乖不得了,内科大夫的功力就在病历上,你不爱写病历还得了?每次我看他记的短得不能再短的病程就摇头叹气,替他捏一把汗,怕是又要挨主任训了,可我真心喜欢他,真恨不能替他写,跟他说过多少回了,每次都态度极好,就是永远不改。

Y师弟在我手下干活的时候好象是二十四岁,还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咦,这么帅的小伙子怎么还会没女朋友?这太不象话了嘛。

实际情况是他下夜班的时候常常有小护士在病房门口等他,一次轮上主任查房,照例主任查房下夜班的也得出席,结果该着Y师弟倒霉,主任一眼瞥见病区门口的护士MM,这两天正气儿不顺呢,一时不觉心头火起:

“XX!那是等你的吧?快叫她走开!我们这里是查房,让病人看见太不象话了,以后不许这样!”

“哎,哎。。。”Y师弟赶紧屁颠儿屁颠儿出去说去了。

不过我可没那么狠心,有时候还没下班呢,MM就来找他了,我也就装作没看见,干嘛呀?谁不是从那会儿过来的?不过好象每次出现的MM都不是同一个人------哎哟,莫不是我老眼昏花再加老年性痴呆了?

对了,Y师弟还有一与众不同的才华,到底是什么呢?您就等着瞧吧。

一次我上台手术,知道会赶不上食堂开饭,就请一同事-----好象就是Y师弟,帮我上胡同口买一碗牛肉面,谁知下得台来就让病人家属给接外头孝敬中午饭了,回到病房见桌上放着两碗面条,原来是护士长好心,怕我吃不上饭给特意买的。

我瞅着两大碗牛肉面发了愁,正不知该如何处理,Y师弟自告奋勇:

“哎,X老师,您信不信吧,我还能吃两碗面条,我可爱吃牛肉面了。”

说这话时,他已经吃过中午饭了,我答道:“哪有什么不信的,你吃贝,我还得谢谢你呢。“

于是在我的目瞪口呆中,他眼都不带眨地把两大碗面条吃了个底儿朝天。

由于他的这项才华再加上他的小豆眼儿和鼓腮绑子,我老觉的他太象我儿子迪斯尼动画片儿里唐老鸭他表哥大白鹅葛斯,有一回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了出来,小伙子显然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我瞄了一眼,神色不对,赶紧整一整衣襟,摆一摆师姐的架子,干咳两声:

“咳,咳,那谁,今天的化验单都回来了吗?有不正常的吗?。。。还有把那个二床的病历拿来,我再给你说说要点。。。你拿笔记一下。。。就算一次查房吧。。。“

元宝推荐:擎箭天使,
主题:72901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