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男生们(下) -- 平沙落雁
共:💬13 🌺3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男生们(下)

下一位是Z师弟,该师弟个儿不高,微胖,脸上的青春豆还没下去,平日里神轻气闲的样子,干啥事儿说啥话都是滴水不漏,交待他的事不用重复第二遍,绝对能给你干的妥妥帖帖的,他在别的病房当第一年住院医的时候就好评如潮,到了我这儿,果不其然,看他写的病历,字迹工整,思路缜密,侃得是头头是道,彻底把领导意图给领会到家了,抢救病人也是有条不紊地冲锋在前。

要是我多了一撮山羊胡子,一定会手捧病历,捻须点头不止,微笑不语,心说:老夫后继有人矣,今后可高枕无忧,若要碰上厉害的角色,只需这员小将出马既可。

Z师弟可不象Y师弟那样孩子气-----虽然他比Y师弟小一岁也低一级,Y师弟要是侃高兴了就一定会忘乎所以,手舞足蹈,大笑不止,这时非得我这个当监工的猛地一拍桌子,把眼一瞪,断喝一声:“快干活!要不五点也写不完!”才好些。

Z师弟跟我们调侃也不会忘了本职工作,他总是一边写病历一边听我们聊天儿,不时也被我们逗乐了,也插谐打浑,他还爱踢球,一到周末就呼朋唤友------主要是外科骨科的一帮小伙子到外头踢球去。

说老实话,他和另一位师妹是我手底下最最钟意的兵啦,那位师妹是从部队大院儿里出来的孩子,是家里三姐妹之一,干活儿那叫一个麻利,你一边儿发着命令,她总会一边重复一遍你的命令,一边儿就把任务落实了-----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的主儿。

厚厚,干革命要的就是这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干活泼辣麻利,思维严密,胆大心细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战士------哈哈,以前有一网友自称是战士,还是近卫军,今天也让他看看我心目中的战士是什么样子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太对了,我们那分分秒秒可都是生命呀,娇滴滴的小姐和懒洋洋的少爷都是成不了革命战士的。

所以Z师弟在我心目中是个好战士,更让我骄傲的是他是我的双料师弟-----他和我毕业于同一所中学,同一所大学------哎呀,我们那中学就是出人才呀,网上也能看出来------顺便再往自己脸上贴两块儿金子。

还有一位双料师弟姓F,小矮个儿,精瘦,典型的小精豆子,一付小眼镜儿后头是一双坏笑的小眼睛------我老觉得他又在憋啥坏主意呢,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从后头看我老想笑,可当面儿还是得端起师姐的架子。

该师弟的老妈是协和的,住的是协和的宿舍,所以打小在东单,米市大街,灯市口一带乱窜活动,每次我提到上中学时常去的一些地方,他马上就接下去:“噢,噢,就那儿呵,知道,知道------太熟了,您知道我小时候。。。”马上又给我来一段儿忆苦思甜的故事。

F师弟是个。。。本来想说是个武侠迷,可又觉的太轻了点儿,应该说是虔诚的武侠教传教士,因为他不光上夜班的时候跟护士MM大侃武打小说,那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倒背如流,谁谁谁使的是什么兵器,谁谁谁入的是什么教,听得我五迷三道的,传教士一听说我连金大师的《圣经》都没读过,立马就拿那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我------难道金上帝的福音还没传到世界的这一个角落?

“嗯?怎么您连金庸的书都没看过?”

打这儿往后可就完了,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噪呱:“您就试着看一看吧,没准儿就喜欢了呢。。。”

“唉,人生一大乐趣就是看武打小说,您怎么连那个都不看呢。。。”一边儿摇头叹气。

我心说,师弟呀,你把你师姐当什么人了,你师姐天天琢磨的是下顿吃什么,今天早上不知道他爸送他上幼儿园哭没哭,有没有挨他爸的屁板儿。。。那儿有劲头看那个呀?

“。。。您别瞧我妈那么大岁数了,还看金庸呢。”他象是看透了我的心思。

“好吧,好吧”有一天我实在是烦了。

F师弟大喜过望,呼啸而去,第二天又呼啸而来,给我带来了红宝书------《笑傲江湖》的第一本。

于是在值班室里我看完了这本红宝书,刚看到令狐大哥让师父关在山上,小师妹给他送香菇饭,正垂馋欲滴呢,就没了,不过瘾,于是第二天下夜班自己在东直门汽车站买了一堆,回家慢慢研读。

一口气看完了《笑傲江湖》,又接着看《射雕》《神雕》《碧血剑》《天龙八部》《倚天屠龙》《侠客行》,还顺便把老公的那套《鹿鼎记》和《连城诀》给翻出来了,那阵子看的是天昏地暗,就是看的太快,全没记住,印象里只见刀光剑影,谋略啥的可是一点儿没看出来,另外就是阿哥阿妹的腻味死人------反正男主角不用急不用忙,最后总能左拥右抱的。

后来F师弟频频问我感觉如何,看我也不是太感冒的样子,一脸失意而去,想来F师弟如今也该成家立业了,祝愿他找到一位跟他志同道合的MM-----不同道也没关系,他一定能把MM变成同道的,但愿他们俩在家里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直杀他个山崩地裂,日月失色,江河倒流。。。

有时候我老觉的那阵子我就象一个耗子头儿,看一帮小耗子,平日里由着他们的性子瞎闹,远远瞥见主任大老猫的身影,就赶紧。。。

等大老猫推门儿进来一瞧,小耗子们各就各位,有的在写病历,有的在贴化验单,耗子头儿面前摆着一本儿《实用内科学》,大老猫见了,满意地微笑而去,等老猫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那头,耗子们三呼万岁,于是再次群魔乱舞。。。

我们那大老猫主任其实也可以非常非常勉强地算作“我们学校的男生”,纠其原因他原是北医的研究生,可临毕业的那一年,他那位大专家大学者的导师因向北医要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未果,一气之下跑到我们学校去了,于是把大老猫他们也连锅端了过去,所以他们虽然拿的是北医的硕士学位,可最后一年是在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上的课。

其实老猫主任也特爱玩儿,特爱搞“活动”,几个礼拜不“活动”就混身发痒,每当这时就找我来了:

“最近有什么情况?哪家药厂该。。。”

我赶紧列出一张该敲打的药厂名单,老猫细细看过:

“最近我们XX药用的多,就是他们吧,你明天把他给我呼来,就说我有事找他们谈。”

于是几天之后,大老猫带着一干人等,呼啸而至某自助餐厅或是海鲜饭馆儿,要不就是KTV包间,一通胡吃海塞之后,老猫手拿话筒,假模假式地感谢这个,感谢那个,之后就扯起他那。。。不是破锣嗓子-----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他那嗓子还是少见的优秀,学蒋大为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学的还是很到家的。

不过他使人还是真狠,当然很有一套,比如我感冒半个月没好,想请半天假,他不说不行,而是:

“X大夫,你看咱们这儿实在是离不开人,要不这样吧,你躺值班室里休息一下,我叫护士长给你输点儿液,你看怎么样?”

后来我准备出国跑了,接替我的是我的一位同学,没两天她就给我打电话诉苦:

“那个万恶的周扒皮XXX(我们大老猫的名字)逼得我想上吊。。。”

我心说你这穿名牌儿,抹兰寇,蹬高跟鞋一步三晃的大少奶奶也有今天哪?早该让你尝尝滋味儿了,可嘴上还得说:

“哎,你怎么能说人是周扒皮呢?-----那得称呼优秀共产党员XXX同志。。。”

大老猫真的是我们医院的优秀共产党员,全系统的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

唉,俱往以,峥嵘岁月踌啊。

元宝推荐:擎箭天使,
主题:72901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