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二十一) -- 王外马甲
共:💬309 🌺1025新:
家园博客 【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二十一)

上接:http://www.cchere.net/thread/689827#C689827

反击 “蚕食”(下·?)

四连的战士,在西门与皇协军肉搏,六十多把马刀对一百三十多把刺刀,死战不退。

陈再道司令则向东门方向走,去找曾玉良团长。据他的警卫排长周开树回忆(周排长后来成了骑兵四连的连长),四连刚冲上去的时候,陈司令就站在西门的路当中。当时,前后都是枪炮声,四周还有许多哗变奔逃的俘虏,可司令员却不为所动,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肉搏场面,仔细看了四五分钟以后,司令员旁若无人地走了。他放心了。

肉搏战的时间都不会长,关键在于前几分钟。而最能体现部队战斗精神和战斗素质的,也就在于这短暂的关键时刻。陈司令看到了他需要了解的东西,他因此决定,立刻发动总攻,消灭南李庄的残敌。

皇协军与四连肉搏,真是找错了对象。本来,骑兵们日常的主要功课就是训练用马刀对刺刀,先在地上把招势练熟了再上马练,先练一对一、再练三人组队;而敌人的步兵都没有练过怎么对付马刀,见到一大排亮晃晃的军刀,先就怵了。

在骑兵团,四连的马刀功夫是最强的,这是因为,四连最“犟”。当时,全团四个连,一连黑马、二连红马、三连白马,行军出动,毛色整齐煞是漂亮。外面的人弄不明白,就把骑兵团称为“黑马团”、“红马团”、“白马团”,一个团变成了几个团,大家也乐得承认。可是,惟独四连不是红军连,不仅番号靠后,他们的战马也是杂色的,老百姓也因此以为四连是杂牌,不大看得上眼。经常是骑红马、白马的到了村庄里,就有白面馍馍款待,而四连的杂色马一到,好东西收起来,换成高粱饼了。这实在是有些气人。

四连长韩永正是个爱面子的人,他的部下也都是火暴脾气。战士们不好和老百姓生气,就和其他连队较劲。别人劈刺一百,他们就练一百五;别人练一对一,他们还练一对二;打仗嗷嗷叫,评功受奖嗷嗷叫,就连唱歌、搞运动会也要争个面红耳赤;说杂色马不好?他们的战马还不和其他连队的拴在一起,自己调教,照看得特别有精神;说四连是“杂牌”?他们连队还轻易不愿意要人,出来一个战士就是个顶个,起码要有战斗骨干的模样;最有意思的是,遇到别人问他们是什么部队,韩永正就说自己是“铁骑兵”部队,这可比“红马团”、“白马团”什么的响亮多了,一来二去,“铁骑兵”竟成了骑兵团的代号,连陈再道司令都认帐了。于是,后来外面又有了“铁骑兵的红马团”、“铁骑兵的白马团”之类的叫法,四连又不乐意了。继任连长李树茂(八路军特级战斗英雄,陕西延安人,48年牺牲于淮海战役,时任骑兵团副团长)不知从哪里听来了一句“哥萨克骑兵”,说这是无产阶级的最厉害的骑兵,十分了得,于是就自己给四连冠上了。到后来,这个名称也闹响了,44年军区表彰大会,给骑兵团颁了面战旗,上面赫然就是这五个大字——“哥萨克骑兵”。 四连的“独家专利”又给了骑兵团。

关键时刻敢不敢刺刀见红?肉搏场上最能体现部队的战斗精神。四连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一切。连长韩永正牺牲之后,战士们就没有从他的遗体旁后退一步。副连长李树茂四处受伤,浑身是血,依然刀劈了皇协军的副大队长(教育班长),皇协军“教育班”的十四名军官全部被砍死,敌人最终丢下五十多具尸体逃回了碉堡,而四连能够坚持战斗的战士也只剩下了三十一人。

刘大爷说,这伙皇协军“教育班”的军官全是朝鲜人。

现在,有的人以为日军部队里面有朝鲜人或者东北人,其实,这是误解。最早、最“正规”的皇协军是由朝鲜人、蒙古人和东北人组成的,“七七事变”时就有了。他们的士官以朝鲜人为主,装备和日军相似(只是没有重炮)、军装也差不多,受日军军官指挥、操练和作战的口令也都是用日语,所以一不留神就会把他们当成日本鬼子(他们说不定也挺愿意这样)。起先,皇协军的人数并不多,主要担任后勤保障任务,后来,由于“华北治安恶化”,皇协军才多次扩编,战斗力也就越来越差。四连面对的这伙 “教育班”的朝鲜人是个什么军校的士官生(有人说是溥仪的军官学校。满洲国有军校么?怎么有朝鲜学生?我不敢确定),刚来华北战场没多久,而那个兼任副大队长的教育班长是个四十来岁的独臂教官,他单手挥刀和李树茂对仗,十分亡命,结果也就送命了(后来,宣传队还根据这事编了快板)。

四连击退了反突击的皇协军,一连也在西门外堵住了突破冀鲁豫三分区基干团防线的日军。

一连把孙甘店的伪军击溃之后就往回返,半路上遇到了一群奔逃的老百姓,他们是配属支援基干团的民兵担架队。一问才知道,是大名县城的日军在攻击防御阵地,有两处防线已经被突破了。据刘大爷说,那时候有些人真叫鬼子给打怕了,一听见小钢炮响就怕被合围,直想着突出去,结果还没怎么打,自己就跑散了(别说民兵如此,即使是防御甘露镇方向的那个独立团也是这样)。一连长万怀臣心想:基干团是冀鲁豫三分区的部队,是来帮冀南军区作战的,不能让他们被分割了。如果基干团损失太大,那可是丢了八路军两个军区的脸。一咬牙,一连没有进南李庄,直扑突破口的日军,干上了。

一连的参战,稳住了基干团的防线,但也因此,连队的损失很大。副连长许得和以及两位排长阵亡,班长全部牺牲。战后,基干团的指战员都非常感激一连,冀鲁豫三分区还特意为一连请功(后来,骑兵团调属冀鲁豫军区编制,一连长万怀臣跃升骑兵团长,马甲以小人之心猜测:这会不会与此战有关?)。

南李庄里面,陈再道司令已经到了东门,桂干生司令员先找到曾玉良团长,告诉他说:陈司令发了话,一小时内拿不下南李庄,就不麻烦骑兵团了,他自己带警卫排上去打。曾团长一听这话吓坏了,赶紧说“桂司令员,请你去拦着陈司令”。自己提着枪就往上冲,一边跑一边喊“吹冲锋号!吹冲锋号!”。

总攻开始了。

刘大爷他们这时候还在那个房顶上,机枪阵地也已经移过来了,只是这时候二连的人都还摸不清楚情况。按以往的情况,仗打到现在这个样子,是有可能要撤退的,所以王永元参谋长一边命令他们牵制住正面敌人,一边组织收容伤员、集中俘虏,还派了人去找团长……

就在这时,听见三连那边冲锋号响了。干部们闻声立刻跳了起来,放开嗓门叫“总攻!总攻!快进攻!”。

机枪,在参谋长的指挥下一起开火,压住了对面敌人的阻击火力,刘大爷从房顶上跳下来,扛着梯子朝北面路口跑。既然冲锋号响了,前面即使是刀山火海也得迎着上啊。

资深推荐:海天,铁手,MacArthur,
主题:72971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