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二十一) -- 王外马甲
共:💬309 🌺1025新:
家园博客 【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二十五)

那些年·那些事 之三

1942年到1943年,是日伪军扫荡最多、最残酷的时期,根据地广大群众遭受很大蹂躏,房屋被烧毁、许多群众和抗日家属惨遭杀害,扫荡所经之处,村村穿孝,处处居丧。而偏偏在这时候,老天也不开眼,华北地区又遭受了数十年不遇的大旱灾,特别是冀南和鲁西,土地大面积绝收。

刚开始,八路军战士们还没有感觉到有多么困难。当时,在后方根据地,抗日政府已经实行了减租减息,老百姓家里一般都还有些存粮。

过去,国民党征收采取的基本办法是:佃户承租土地,根据私人约定向地主交租;然后由地主负责向国家交粮纳税,小土地者的粮税也经常由大地主代收(因此也被称为“粮户”)。这样的管理方法虽然简单,但实际上,征收负担是压在贫困人民身上的,并且,农民和国家的经济利益又都维系在“地主”这一纽带上,地主阶级的政治力量也就十分强大。

共产党实施减租减息,把原来由地主统一缴纳的粮税,改为直接向农民征收。一方面减少了地主的交粮纳税义务,另一方面也大大减少了佃户向地主交纳的地租。租息的标准由政府(农会)规定,杜绝了地主的从中克扣;并且,不经过农会的批准,地主不能擅自变更土地租赁关系。这样,土地经营的主导权由大地主个人转移到了农会组织手中。

减租减息,从道理上讲,并没有损害地主的合理经济利益,但又实实在在地保证了劳动人民的权益,农民群众缴纳公粮的积极性因此极为高涨。以往,那些倚仗着家有田地,不事劳作、游手好闲的人物,现在被称为“二流子”、“地痞子”,不仅在经济上无法维持,还被农会批评得灰溜溜的,让人看不起。(有意思的是,有的地主婆、地主媳妇,不爱干农活又不愿意受批评,就积极参加妇救会的活动。据说,做军鞋、军袜做的最多最好看的,反倒经常是她们。人精手巧)。

群众纳粮积极,可八路军并没有粮食仓库,公粮就存放在老百姓各自的家里,军队需要的时候再临时收集。如果有部队和“公家人”来到村里,乡亲们就赶紧把麦子磨成面,提供吃喝,干部则如数付给粮票,那粮票就可以充抵公粮。汉奸们没有这粮票,想来白拿白要?门都没有!

遇到困难,拖欠地主地租的事是有的,可不交公粮的情况极少。八路军实行“拥政爱民”,和根据地群众是鱼水关系啊。本来军粮是只计数量、不分种类的,可老乡们宁愿自己吃高粱米棒子面,也要把白面留给子弟兵。谁家要是吃了“独食”,不仅农会要批评,连周围乡亲们也不待见。有一次,刘大爷送一个伤员到老百姓家休养,进门的时候,人家婆媳正在闹矛盾,原因是家里唯一的一只母鸡好些天没下蛋了,婆婆怀疑是媳妇把鸡蛋偷拿去换了东西。正吵着,看见伤员同志来了,老婆婆毫不犹豫,转身就把这母鸡炖成了汤,八路军战士感动得直掉泪。

那时候,周边的环境都很恶劣,许多部队和机关就陆续到元城一带来休整,这里本是冀鲁豫三省交界的地方,所以各地来的人马都有。闲暇的时候,大家就搞篮球比赛,骑兵团活动范围大,到处转着和不同的对手打。

其实,团里面以前见过篮球的没几个,但政治处李庭桂主任原来是搞学生运动的,有体育基础,边乔参谋在东北军参加过球队,技术不错,这就使得骑兵团篮球队具备了相当的水平,见了军区球队都不怵。当时,最厉害的是青抗先的一位干部,人家是天津来的大学生,专业,“拍皮球的动作都和咱们不一样”,每当他上场,男女老少都围着看,把他当明星了。

比赛场地很简单。找老百姓借两架梯子竖起来,在篮板的位置上用柳条编成米字格挡着,再用柳条圈个篮框绑上,哨子一吹就可以运动了。篮球场地大小不一、凹凸不平,边线也不清楚,有时候拍着球跑出去好远大家还在抢。最有趣的是一次和二十一团比赛,他们输急了,派人把这边的梯子扛起来就走,骑兵团找不到地方投篮,只好哈哈一笑,握手言和。球赛没有赢,大家也挺高兴,李庭桂主任说“这是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可是到了年底,部队就乐观不起来了。大旱之后,颗粒无收,进入隆冬以后,军粮和老百姓的生活用粮都成了问题。部队走到哪里,地方干部都是搓着双手,满头大汗、一脸焦急,想不出办法来。即使得到了一些从其他游击区支援过来的粮食,也是杯水车薪,八路军不能眼看着老百姓挨饿啊,往往是刚领到一点军粮,就分给乡亲们一半,自己再将就硬扛着。

天气越来越冷了,可战士们还穿着“五一”反扫荡时的军装,冻得直打哆嗦。地方上这时也没有能力为部队换装,于是军区拿出一笔资金来,叫骑兵团自己想办法。

根据地的那些布匹棉花早就送到太行山上去了,周边地区的物资也被敌人控制得很严。刘大爷参加了冬装制作组,在供给处老舒处长的带领下,穿着便衣满世界赶集,也没收购到多少布匹棉花,真是愁死了。在成安县,听说漳河店有个叫“老严”的布贩子,三教九流的很熟,别人弄不来的东西他都有办法。刘大爷他们也是病急乱投医了,立刻去找他。

漳河店,刘大爷刚参军的时候,在这里打过伏击。到了“老严”家,八路军一亮明身份,他全家人都很紧张。老舒处长说“老乡别慌,我们一不要东西,二不抓人。我们是来找老严帮助买棉布的”,他们这才放下心来。彼此一聊,才知道大家还是熟人,原来这个“老严”,就是大扫荡时参与守备大邢庄的伪军中队长,他被惨烈的战斗吓坏了,连夜脱了军装,跑回老家干老本行,继续当布贩子。当他知道刘大爷他们就是当初英勇作战的骑兵战士时,对曾经的对手很是敬佩,一再表示要把事情做好。

老严说“你们要我买棉布,不知给什么票子?若是银元、老头票能买到,若是别的钱怕不中”。老舒处长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是要去敌占区采购,当即表示钱不成问题,但他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办完事。老严又问“每尺布咱们出多少钱?”,老舒处长回答“随行就市,公平交易。你看着办就行了”。老严很高兴,说“八路这么相信我,兄弟我跑路子,一定不让你们吃亏。十五天后各位到我家来取货,那是决不会失望的”。当下收了定金就出发了。

过了不到半个月,老严真的把布匹棉花弄到了漳河店。在他家结帐的时候,舒处长又问老严一天给多少佣金,老严说“我自己就免了,这位老夏,带了十个人,每人算2块,一天20吧”。老舒说:“你们很辛苦,一天25块”。

老夏是个河南人,见状很激动地说“早听说八路军公平和气,还真是这样。要是给别的军队买东西,不给钱还要挨骂呢”。顿时就和刘大爷他们亲热起来了。

老舒处长和地方上的同志商量把物资运到根据地的事,刘大爷就和一连的排长胡彦明陪着老夏闲聊天,这胡彦明是刘大爷的同乡,俩人同时参的军,他为人聪明好强,比刘大爷进步得快,大扫荡前就是排长了,也是一连在元城战役中唯一没伤亡的排长。

胡彦明问老夏:“你们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棉布呀?”

“从河南辉县”。

原来,日本人在新乡有个会社,既推销他们的工业品,也收购当地的土特产,新乡以北的卫辉车站旁三公里处,有这个会社的一个经营点,很多交易都在那里进行。闲聊中,老夏吹嘘这趟帮八路军贩布买卖合算,原因是日本人要集中资金去抢购粮食,棉布反倒比平时便宜多了。

“那里有粮食么?”

“当然,鬼子仓库正收着哪……”。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胡彦明立刻去找老舒处长。

“老舒处长,有粮食”。

“哪里有?!”

“河南卫辉”

“哦,那里是敌占区。买粮食太贵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没有钱买,咱们还不能抢吗!”

“………………”

帖:742451 复 72971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