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 -- 王外马甲
共:💬395 🌺1200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五)

开辟滨河根据地(四)

说起来,“土八路”作战的勇敢精神一点也不比“老八路”差。政治思想工作做得很好,战士觉悟高、立功的愿望迫切,一听到冲锋号令就嗷嗷叫,挺着身子往前跑,比老部队的动作还要快。

有个现象(不一定有代表性),老八路冲锋时,起先也都是干部们带头上,可跑了一阵,在前面的多半就都是战士了。这是因为干部要观察环境进行指挥、老兵们遇到情况会本能地做躲避保护动作,都会改变冲击速度,而越是新兵越是要一根筋地往上冲。新兵不会借助地形掩护,你还不能随便喊他,万一提醒得时机不对,他就站在那里了,反而更容易死。

按刘大爷的说法,一支部队能不能打,关键看班、排、连三级干部的水平。地方团队的经验不足,基层干部控制能力弱一些,就只能更多地发挥“示范作用”。冲锋前,先指定一个目标,跑到位置就算完成任务。冲锋号一响,干部们举着手榴弹跑在最前头,腰都不弯一下,给后面跟着的战士当榜样。这样一来,部队的作风硬朗了,但基层指挥员的伤亡也特别大。二十一团在双村营战斗前刚分配来十个抗大学生,结果一仗下来就只剩一个了,牺牲的人连背包都还没来得及打开。

追击的时候,老八路都尽量采取平行追击或捷径超越追击,因为这样既可以实施火力压制,也不容易遭到后卫阻击。可“土八路”偏喜欢尾随追击,在宽阔的平原上撵着敌人屁股到处赶,遇到阻击不在乎,甚至几个人追到敌人人群中去了也不害怕,勇敢极了。为什么这样?主要原因是尾随追击更容易缴获战利品。一路追一路拣“洋落”,越追兴趣越大。上级虽然多次指出单纯使用尾追战术,动作迟缓,总体上不利于战局,但有些部队就是不愿意改(现在想起来,后来那些所谓“两头冒尖”的部队,其实也就是沿袭了土八路的习惯)。

在山东魏楼黄河大堤打击侯镜如九十二军,骑兵们打扫战场时拣到一付机枪架子,却总找不到其它部件,正觉得奇怪,万怀臣说:“不用问,肯定是地方部队干的事”。把枪架子送过去,果然,是他们的两个战士发现了一挺高平两用机枪,自己搬不动,又不愿意别人拿走,就把枪拆散,光把枪管子扛上接着追,别的就不要了。结果,导致这把枪的零件始终也找不齐,最后还是没法用。

战场撤退的时候,老八路能熟练使用行进交替掩护或者后卫阻击掩护战术,象骑兵团这样的机动部队,事先通知好大集合地点和小集合地点,一般都能顺利地撤下来。而地方部队在不利情况下撤退,就不大注意相互掩护,比较容易分散,因此经常需要设置撤退拦阻线。

43年9月, 五分区司令员朱程在山东曹县与扫荡的日伪军遭遇。其实,开始的时候敌人兵力并不多,而跟随朱程行动的除了军分区直属机关,还有民一团5个连以及一个骑兵连,如果不慌乱应该能够撤得下来。可是,朱程司令员率领后卫进行阻击,先撤出来的连队却不懂得交替掩护,一个劲地跑,结果就散了,甚至骑兵连突围后也不作逆袭干扰,人马全部跑乱。朱程的战马被打倒,眼镜也碎了,行动不便,被闻讯赶来的日军快速部队堵在王厂村。民一团的政委魏明伦和朱司令员一起,守住一个土围子,苦战八个小时,没能支撑到天黑就牺牲了。

当时,骑兵团受命赶到战场附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先收容到一些散兵,然后就到处去接应朱程司令员,第二天才知道他已经阵亡了。朱程司令的日语很好,八路军和日军作战时,常听见他向日本人喊话,有时四分区缴获了日军的文件,也送去给他看。朱程是山东最早组织民军的抗日领袖之一,声望很高,他的牺牲,对当时的冀鲁豫抗日战场、特别是对鲁西方面的震动很大。七分区政委赵基梅接任五分区司令以后,总结经验教训,立刻着手提高部队军事素质,并要求主力部队加大对五分区的支援。

冀鲁豫部队军事素质的真正提高,是在46年大练兵以后。

举个例子:经过整个抗日战争,刘大爷都当上连长了,还弄不清参谋长到底是干什么的。依照他的观察,平时行军吧,参谋长管着大行李,而军旗是跟大行李队在一起的,这参谋长就象是个掌旗官;打仗的时候,团长政委都跑前面去了,指挥部里留一个人,这参谋长又象是个守电话的;晚上,别的领导都休息了,参谋长四下里检查警戒情况,却正象是个放游动哨的。

主力部队好歹还有个参谋长,“土八路”部队里有许多根本就没有参谋长这个职位。经过46年大练兵,大家才知道参谋长需要操心的事情也挺多的,这才又有了“副参谋长”。人民军队的正规化建设,就是这么一点点发展起来的。

转眼到了44年的5月,骑兵团从浚县移营到滑县,部队分散驻扎开展“整风运动”,批判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二连住在高平集。

这时候,杨得志司令员带部队去延安保卫毛主席了,冀南和冀鲁豫军区合并,成立新的冀鲁豫军区。黄敬任政委、宋任穷任司令员,杨勇和王宏坤任副司令员,原四分区也改称为第九军分区。杨勇副司令员对骑兵团挺重视的,他不仅来看望大家,还让供给部用钢轨打造了400多把新马刀,全是日本样式,刀鞘是傅家选部长亲自设计的,既合用又美观,战士们高兴极了。

5月20号的白天,骑兵团各连的机枪都被抽调走,去协助二十一团清除双村营据点。

当时,日军正集中主力,进行旨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豫中会战,郑州、许昌已被敌人攻占,到处都在传言蒋鼎文跑了,洛阳也要陷落了……这期间,原本驻扎在汤阴的伪孙殿英部也配合日寇的行动,突然窜入浚县和滑县,其前锋暂八师的一个营进入了双村营,着手把民房改建成据点。九分区张国华政委(司令员赵承金去延安了)决心趁敌人立足未稳,消灭掉这股先头部队。据情报说,这时孙殿英的其他部队都远在浚县,由扩编后的二十一团完成战斗任务应该问题不大。

刘大爷记得那天晚上,他正结合整风运动的体会写检查,到点了还没睡。

前些日子,骑兵团在浚县黄辛庄打援,消灭了日军40多人。战斗结束后部队回营,刘大爷带着二排作为前卫,搜索前进。转过一片青纱帐,迎面遇到十来个伪军,于是发生了遭遇战。二排的尖兵在战斗中牺牲了,而伪军们都被骑兵砍翻,就在这时,刘大爷看见前面有个胖子正拼命往村子里跑,他策马就追。

追了一阵赶上了,八路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跑?”

那胖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

看见胖子挎了一个包,担心里面有武器,让他交出来。说了两遍没反应,刘排长就伸手去拽。那胖子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抓住挎包带子一挣,反倒把骑马的人扯到了地上。当着部下的面,刘排长的脸丢大了,情急之下,挥起马刀就把胖子的胳膊砍断了。

事后一查,挎包里装的是钱和帐本,这胖子也就是附近村子里的人,和汉奸并没有关系……这下,八路犯错误了。

给个记过处分,结合整风运动检讨自己主观主义的错误。

夜里快11点钟,刘大爷正点着油灯写检查,听见通讯员在外面喊:“紧急集合!政委有命令,快到双村营去打阻击”。

关键词(Tags): #冀鲁豫#哥萨克骑兵通宝推:吃土的蚯蚓,
帖:798492 复 74979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