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 -- 王外马甲
共:💬395 🌺1200 🌵2新:
家园博客 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六)

保卫根据地(一)

双村营战斗,按最初的设想只是一场规模不大的攻坚战——即以八路军的一个主力团(二十一团),歼灭深入我滑县根据地、立足未稳的伪军一个营。当时,日军正在实施“豫中战役”,忙于进攻洛阳;而孙殿英部其他部队尚远在浚县,冀鲁豫第九分区的领导因此认为,组织这样一次战斗是可行的。

但是,其他的一些情况却影响了战局。

从敌人方面来看:首先,进驻双村营据点的这个营,属于孙殿英的“王牌”二十二团,兵力足武器好、意志顽固、战斗力较强;其次,20日白天,一位参加过支前会议的地方干部违反纪律,携带会议记录进入游击区办事,结果被伪军杀害,随身物品被搜走。孙殿英在得知我军的作战部署后,立刻命令浚县的暂八师各部驰援双村营,同时他还向日军求救,因此,途经浚县白道口的一个日本步兵小队和一个炮兵小队(有两门炮)也参加了这次行动。

再看我军的情况:九分区司令员赵承金随杨得志去延安,二十一团常仲连团长也跟着走了,一时间,上上下下都没有军事主官。军分区张国华政委当时的主要精力是在抓整风学习,作战准备得不够细致。

骑兵团各连分散驻扎开展整风运动。团参谋长王玉珂、作战参谋张玉臣、李华珍、侦察参谋边乔以及三连长、五连长等十名连以上干部被派往太行山参加政治学习(有的学习完毕就调走了),副团长万怀臣也带人到范县(军区所在地)去学习。守家的况玉纯政委(兼团长)和政治部主任李庭桂,主要工作也是在搞整风,全团都没有要打仗的准备。

二十一团那边,刚从地方上补进了三个连,扩编成了一千多人的大团,可就是人增加了装备却没增加,所以打攻坚战要临时从骑兵团借机枪。他们的政委也带队去整风了,其他干部有的上太行山有的去军区,走了好些,各连队只留下个把看家的。恰好20号这天团里分来十个抗大七分校的学生,听说要打仗,一路从甘肃赶过来的学生官们怎么坐得住,强烈要求上一线。连队正好缺指挥员,结果,除了一个学无线电的,其他人全下了连队。这些学生刚放下背包,连上级下级是谁都认不全,夜战攻坚只能带头冲,很快就牺牲了。

44年5月20日夜里11点钟,刘大爷正借着油灯写检查,听见通讯员在外面喊:“紧急集合!政委有命令,快到双村营去打阻击”。

原来,二十一团当天晚上发起攻击,一开始还算顺利,清除掉外围工事后,只剩下中心的几处大房子和一座小楼。夜里10点,敌人的援兵突然到了,伪二十二团团部及特务连冲进去和守敌汇合,使双方陷入了对峙。八路军把包围圈放开了缺口,可敌人并不逃跑,二十一团于是意识到守军有可能是在等待增援,就立刻向上级报告,并请求骑兵团进行阻击。

况政委得知情况后立刻派出通讯员,命令各连尽快赶往双村营设伏。

二连的驻地在高平集,距离双村营约四十华里。大家一路快马加鞭,刘大爷心里还有点犯嘀咕:这伪军连夜长途增援,真是件少见的事情,别是二十一团搞错了吧?

连队到达离双村营不远的付集,况政委团长站在路口,通知部队把“马桩”设在这里,李庭桂政治部主任也抓紧时机进行战前动员,说:一连已经上去了,表现得很好,大家要发挥勇猛顽强、不怕牺牲的作风,坚守阵地……正说着,一连长廖振美的遗体被抬下来了。

一连和团部住在一起,因此是最先到达指定位置的。他们顺着道沟摸着黑往前走,心里却和刘大爷一样地不大相信伪军会搞夜间长途驰援。可是不曾想,敌人的第二批援军已经到了。

道沟里有些积水,挺滑。一位姓康的班长走在最前头,走着走着突然大喊一声坐在了地上,连长跑上去问怎么了,回答说是踩到蛤蟆以为是蛇,惹得大伙都笑。副指导员王克(一连指导员开会去了)说“要不我陪你走前面吧”。走没多远,康班长又是一声大叫摔倒了,王克紧跑几步想去扶他,却也跟着惨叫一声。战士们都嚷“怎么回事”?连长廖振美有经验,立刻掏出驳壳枪朝前面猛打,大家这才明白俩人是被敌人刺刀给捅了。

夜间遭遇战,双方都不清楚对方的情况,混战下来,八路军把敌人打回去了,还缴获了一挺重机枪(意大利造花眼机枪)。可一连也伤亡了三十多人,其中就包括他们的连长。廖振美是接替副团长万怀臣担任一连长的,由于是在黑暗中,没有人看清他牺牲的过程,但可以肯定,他是与敌人肉搏到了最后一刻。

一连的重伤号陆续抬往“绷带所”,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二连布置二十个人守马桩,其他的人立即上前线。就在这时候,一群战马疾驰而来,在前头的是九分区参谋长胡乃超,他弯腰向况团长问了几句话,就打马接着奔往双村营。胡乃超参谋长是二十一团的老团长,他是听说情况有变,紧急从昆吾赶过来指挥部队的。

阻击线距离双村营将近三里地,六百多米长,旁边有座大庙,侧面是后张楼村,二十一团派了一个连在那里防守。

二连到达阵地以后,连长张起旺就跑到一连了解情况,大家都看见阵地后方摆放着一排烈士遗体。双村营那边枪声响得很紧,战士们一边挖单人掩体,一边期盼着二十一团赶快把敌人解决掉。

刘大爷检查完排里的工事,就趴在自己掩体里架上枪,再把手榴弹和马刀摆在旁边。他是排长,虽然有支驳壳枪但一般很少用。一则是因为那枪太旧,子弹打出去以后就开始翻滚,最后竟然横着拍在敌人身上,没多大杀伤力;二则是子弹也少,手枪子弹本来就难缴获,再加上团里那些连长指导员和参谋干事们一见到小排长就问:“有子弹么,拿几颗来”,孝敬完领导,自己就没剩下什么了。所以打起仗来宁愿用步枪。

一连和二连的轻机枪都借调出去了,刚才缴获的那挺“意大利大花眼”就成了唯一的重武器,从连长那头传话过来说“第一轮,打五枪”。这么黑的天,至少要放到五十米以内才能开火,每人开五枪,射击频率是很高的,大家于是知道面对的敌人数量不少。

刘大爷把弹药准备好。子弹都是事先挑选过,那时侯弹药来源复杂,有的是缴获的有的是自己造的,“品相”也各不一样。平时要经常检查,打仗的时候,“歪瓜劣枣”先打,看上去靠得住的后打。因为前面的卡壳了不要紧,敌人还离得远,如果最后时刻出问题可就麻烦了。

夜里一点钟,敌人上来了……

帖:800728 复 74979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