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蚊子”在行动--朝鲜战争中的FAC与T-6座机 -- 阿多尼斯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 阅 260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7-26 04:13:57
主题:802461
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11810`http://picture.talkcc.net/0,0607/11810_31171843.gif`70`935`1855`31220`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6-05-12 08:15:10`
【原创】“蚊子”在行动--朝鲜战争中的FAC与T-6座机 24

点看全图

前进航空管制官(FAC)的起源

谈及前进航空管制官,必须提到诞生他的原因:近距离空中支援的发展。作为新生事物,前进航空管制体系诞生之初,就笼罩在美国陆军与空军对近距离空中支援指挥权争夺的阴影下。这一军种矛盾的直接后果,就是空军的前进航空管制体系被束之高阁将近二十年,双方因为无聊的争夺都没有得到好处。

美国空军对近距离空中支援条令的总结体现于1946年8月发布的FM31-35,对空地联合行动的条令规定。这一条令主要根据第十二集团军群和第九航空军二战时期在欧洲作战得出的经验教训总结而来,而1950年9月1日发布的“空地协同行动联合训练指引”,简称JTD,则在具体执行层面上全面阐述了FM31-35。二次大战后,美国陆航与英国皇家空军全面研究并借鉴了德国空军近距离空中支援体系和理论,得出的结论是:德国空军和陆军捆绑的过死。战术空中力量必须集中控制,以争夺全面制空权为第一目标,这一目标完成后才能实行对地攻击支援。这时,将由搭乘轻型侦察机的空地联络员在前线上空徘徊,确定敌方目标,引导轰炸和远程炮兵实施攻击。这些驾驶着轻型联络机的飞行员们,就是前进航空管制官的雏形。

但陆军并不喜欢这套方案。陆军眼中最佳的选择,是海军-海军陆战队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体系。不使用原属同门的空军提供的方案,陆军宁可选择老对手海军是有原因的。太平洋战争期间,海军-海军陆战队派遣空地联络小组和地面作战部队一起行动,为部队指挥官提供目标分析意见并选择目标,然后将指挥官的空地支援要求传递给空中的联络机。驾驶联络机的通常为陆战队航空队资深军官,对作战计划和地面目标情形了解深刻,他们将审核这一要求并呼叫战斗轰炸机攻击。这一体系经过了二战战火的考验,而其核心——地面部队指挥官指挥空地支援——则是陆军的至爱。战争结束后,和陆军的希望完全相反,独立的空军把所有战术空军资源统一划归防空司令部和战术空军司令部,两者均隶属于大陆空军司令部。全部集中完成,和陆军彻底划清界限后,才在条令里加上一句“战术空军司令部为地面,海上或两栖登陆行动提供空中支援”。陆军对此极为不满,可又毫无办法,双方的关系也自此埋下了许多变数。

“蚊子”登场

1950年7月是前进航空管制官们值得纪念的一个月,第6147战术管制中队(后升级为大队)的飞行员们驾驶着轻型飞机作为FM31-35新条令下规定的“航空战术空中协同官”第一次出动,飞翔在朝鲜半岛不断败退的南朝鲜军队上空,侦察地面形势并标定敌方目标。第6147中队指挥官莫瑞尔.卡尔顿中校对他的下属前进航空管制官们强调,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侦察前线地面形势,召唤空中支援协助地面友军,以及指挥预先由第八集团军计划的空中打击行动。

点看全图

朝鲜上空的L-5轻型联络机

最初担任前进航空管制官座机的是L-5,陆军使用的一种炮兵校射飞机。这种飞机只能作为临时替代品,卡尔顿中校随后要求远东航空军为他们配备T-6“德克萨斯人”教练机替换L-5轻型侦察机。尽管仍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 无线电呼叫代号为“蚊子”的T-6教练机一直作为前进航空管制官们的标准座机直至战争结束,而前进航空管制官们在20年后才真正得到梦想的座机。

点看全图

朝鲜机场的T-6

T-6是原北美生产的AT-6高级教练机,双座单发下单翼结构,装一台P&W R-1340 600马力发动机,到1945年停产为止生产15495架,美国的各个军援国都有使用。平心而论,T-6教练机确实是一款不可多得的前进航空管制官座机:操作简单,维护容易,滞空时间长,绝大多数飞行员都有在其上训练的经验。T-6的低失速速度能让飞机在目标上空持续低速徘徊,机上观察员可充分观察战场形势。T-6的水平机动性十分出色,最高时速210英里,能够在大多数情况下逃开地面火力袭击。T-6的起降距离很短,能够在条件简陋的前线机场部署。

但是,T-6的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它的下单翼。这一机翼常常阻碍观察员向下观察战场形势,因此T-6不得不持续转弯来获得较好的观察视野。在这点上,下单翼侦察机远不如上单翼有效。另一个问题则出于航空管制官们的个人态度:他们不喜欢单引擎的侦察机。由于任务特性,他们时常要贴近地面侦察情况,这令地面火力对他们的威胁甚大。出于安全因素,前进航空管制官们都希望驾驶双引擎飞机,一旦一个引擎被击中后还有另一个支持。

另外的问题则是导航系统的缺失,后来应用广泛的甚高频多向导航系统和战术航空导航系统并不存在于1950年的朝鲜战场上。在崎岖多山的朝鲜中部地区,尤其是夜间飞行中,飞行员常常为闪避忽然出现的山峰惊出一身冷汗。1950年11月和12月朝鲜的气候十分恶劣,气温骤降之余伴随着降雨和降雪,能见度极低。在朝鲜北部飞行时,8000到9000英尺高的山峰常常无征兆的出现在航路上。

更令前进航空管制官们尴尬的是,T-6是一架手无寸铁的飞机。他们抱怨,一方面是无力反击地面防空火力,常常被大白天大模大样架起对空射击的轻机枪打的郁闷无比;一方面,当飞机发现快速移动的敌军目标时无力攻击,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战斗轰炸机到来前隐蔽起来。用原本指示目标用途的白磷火箭弹攻击地面行军纵队取得了出乎意外的良好效果,证明T-6有能力对地攻击。对一架在前线上空的飞机而言,拥有足以反击的火力是必须的。

点看全图

一架战地空运司令部的C-47在降落,近处是两架在南朝鲜平泽准备出发的T-6,机翼下挂载指示目标的白磷火箭弹

切斯特.T.可赫中尉和他的观察员弗兰克.H.阿姆斯特朗中尉就曾在一次类似事件中检验了T-6的攻击能力。当他们驾驶着T-6在前线上空侦察时,发现山岭上有一条长长的行军轨迹,并顺着这条轨迹发现了一队盖着伪装网的车队。此时他们的无线电失灵,无法召唤战斗轰炸机,因此他们决定做个试验。T-6机翼下挂着几枚用于标定目标的白磷火箭弹,他们压下机头,向车队发射了5枚这种火箭弹,炸毁了数辆汽车。另一次事件中,一架同样无法召唤战斗轰炸机的T-6用携带的白磷火箭弹炸毁了一处机枪阵地。

但是并非人人同意给前进航空管制官座机装备武器。反对者认为,T-6不足以携带充足的武器执行任务,而且更多的武器,装甲意味着要装备更重,更复杂的飞机,和前进航空管制官座机必要的轻型与简单性相违背。那么,无武装的T-6只好用别的方法来攻击敌人。1950年11月末,一架T-6在回航途中发现两名北朝鲜士兵在用一艘小船过河,这架T-6俯冲下来掠过小船,螺旋桨激起巨大的声浪,两名士兵吓得跳进河里,一直没敢回到船上,躲在船底推着小船到了对岸。“如果他们没有冻掉点什么,那么肯定得了重感冒。”驾驶员维克.科勒中尉回忆道。

点看全图

朝鲜战争时期携带武器的T-6

但T-6不能靠螺旋桨做武器,远东航空军的行动研究办公室最后建议,为每架T-6配备两挺.50英寸机关枪,每挺备弹400发。.30英寸机关枪也可以,但前进航空管制官们普遍认为威力太小。T-6同时增加挂架,可以挂载小型炸弹或者火箭弹,更可混合挂载高速空射火箭弹和白磷火箭弹。可以发现,总结了上单翼,低速滞空时间长,维护和起降要求低,双引擎,良好视界,挂载多种武器,导航系统和无线电优良等要求后,一架OV-10呼之欲出。以当时的技术水平生产这架日后颇受好评的前进航空管制官座机并非难事,只是由于观念滞后和军种之争,我们要在近二十年后才能目睹这架飞机的出现。

点看全图

OV-10

早期的工作--目视航空侦察

战争初期,前进航空管制官的主要工作是搜索前线地域,寻找并标定实施近距离空中打击的目标。为了系统化整个空中支援体系,前进航空管制官被配属给各个陆军师,负责侦察师作战地域内的目标,与陆军团级和师级战术航空管制组配合工作。根据计划,每个师每日昼间都至少有一架T-6不停在师地域上空飞翔。尽管前进航空管制官和地面战术航空管制组都负有侦察和搜寻敌方目标的任务,但前进航空管制官们包揽了几乎所有发现。战争初期的18个月中,高达93%的近距离空中打击目标是由前进航空管制官发现并指挥攻击的。

点看全图

被击毁的朝鲜人民军T-34

雄心勃勃的“蚊子”们并不满足仅在前线侦察,他们的中队长卡尔顿少校向司令部提交一份“纵深航空侦察”的计划书:安排一天内出动90架次T-6,每次出动15架,其中6架深入敌方纵深侦察计划轰炸区域,6架在敌方战线的浅近纵深活动,2架进行“特别目视侦察”,1架作为机队总指挥。这份计划书立刻被驳回,毫无商量余地,主要原因在于陆军师级指挥官们的反对。各个T-6机队配属的师只关注自己的作战地域,T-6对敌方战线浅近纵深实施侦察已经令他们十分不快,深入纵深侦察更令他们反感:T-6都抽走进行侦察,如果此时我的防线忽然需要近距离空中支援怎么办?得益于这些前线守财奴,美军空袭对中朝军队在战线后方进行调动的干扰并不大。

随着第6147中队的规模不断扩充和联军反攻深入北朝鲜纵深,到1950年12月中队已经能抽出不少“蚊子”进行纵深航空侦察,而各个师所配属的T-6也被允许更深入的侦察敌方战线浅近纵深,因为美军已过于深入,急需了解不断变化的战场形势和北朝鲜军队调动。T-6对纵深轰炸目标的侦察为远东航空军在朝鲜的行动提供大量宝贵的目标情报,但另一方面,他们并没有及时发现秘密集结和调动的大批中国志愿军。

战术航空管制系统的建立

点看全图

地面战术航空管制小组向一架低飞的T-6传递敌军位置的信息

1946年版本的FM31-35确实是一份相当好的空地协同作战条令,但和所有的制度一样,在实际应用中都遇到无法避免的困难。这份条令以二战时期美国陆航在欧洲作战的经验总结为基础,强调在技术和组织上完善空地支援体系,包括指挥、通讯等预设网络,使预先策划好的空中打击行动顺利贯彻并取得最佳效果。但在朝鲜,这一条令立刻显出它的弊端。整个条令以贯彻预先策划的空中打击为基础,因为欧洲战场上80%以上的空地支援行动是在24小时前策划并准备好的。在朝鲜,中国志愿军连续发动突如其来的攻势,双方战线常常急剧变化中,令大多数空地支援行动属于临时召唤性质,解救战线某一点突然出现的重大危机。这种情况下,不仅计划赶不上变化,预设的空地支援程序也常常无法施行。

建立呼叫空中支援的通讯网原本是陆军的责任,但在战争中,由于战线快速变化和缺乏必要设备,陆军从没有建好过这一网络。但陆军有自己的办法,利用师或者团的固定电话线路或者炮兵通讯线路来呼叫空中支援。固定电话线铺设更加跟不上部队的移动,因此呼叫空中支援的权力最终还是落在驾驶T-6的前进航空管制官肩上。不仅是前沿通讯,T-6和战术航空管制中心之间的联系也充满问题。由于通讯缺失,战术航空管制中心索性每15分钟就准备好一个任务的基本出击架次安排,要求来了就派出去,够不够用另说。这种情况下,当前线战事激烈时,由于通讯繁忙常常要不来足够的支援架次;当战线平静时,派来的空中支援架次又太多,只好送去执行聊胜于无的武装航空侦察。通讯的问题,确实让第5航空军和远东航空军将领常常头大无比。怎么办?

点看全图

第6147大队的C-47通讯中继机

问题的解决常常是实践中的一闪念。1950年仁川登陆后,联军展开反攻,随着战线急速推进,通讯等一系列问题极大限制了驾驶T-6的航空管制官们正常工作。此时忽然有人灵光一闪:能不能有一架飞机专门收集前进航空管制官们发来的要求,然后转给战术航空管制中心呢?

一架T-6立刻被赋予这项任务,它飞翔在前进航空管制官与战术航空管制中心之间,收集他们的要求并传递给战术航空管制中心。这一辅助手段极为成功,一架C-47立刻被派遣担任通讯中继机,机上有7名管制官与各架T-6联系,收集他们的要求并传递给战术航空管制中心,弥补因为过分集中而相当不灵活的战术航空管制中心的运作缺陷。


关键词(Tags): #FAC#T-6资深推荐:海天,晨枫,
AleaJactaEst 选转。海天 荐,晨枫 荐,
2006-07-26 04: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