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95 🌺1200 🌵2新:
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 -- 王外马甲
家园博客 【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七)

保卫根据地(二)

夜里一点,敌人上来了。

黑暗里看不见人,只听见正西方向不断有枪打过来。枪声比较零乱,能判断出是在行进中射击。隔了一阵,七十米外出现了影影绰绰的人群,刘大爷就对左右两边传话:“检查马刀和手榴弹”。

马刀、手榴弹应该放在身边趁手的地方。夜间趴在工事里,人一紧张,这些东西就经常会滑落到一旁。即将开战之前提醒一下,一方面能够缓解战士们的紧张情绪,另一方面也可以再熟悉一遍战斗程序。

敌人刚露了点影子就不前进了,接着就用机枪扫过来。老兵们都知道这是火力试探,想引诱防御阵地上还击,刘大爷赶紧吩咐:“别动,别打枪,等信号”。

伪军试探了一会就往前走,能看出大约是300多人的一个营。他们走十几米又突然趴下猛打一阵枪,看看没动静,以为阵地上没有人了,就端着枪以密集队形往上冲。60米、50米、30米……战士们手心都捏出了汗,连长那边的枪响了。

一百多杆步枪同时射击,敌人顿时象“麦个子”一样倒了一片,接着又是第二排枪……敌人乱了一阵就退了。刘大爷打了四发子弹,听见连长喊:“冲锋,追上去”,大家就跳出掩体,冲入敌群。抓了十多个俘虏,又缴获了一挺意大利机枪。

往前追了八九十米,在夜色中看见前面有一片麦田,有人问“还追不追啊?”,连长张起旺说“不追了,回去”。刚往回走,从后面麦田里飞过来一排子弹,把张起旺打死了。

张起旺是二连的老连长,陕西清涧人,和刚牺牲的一连长廖振美一样都是老红军。张连长在战斗中头部受过伤,所以说话有点结巴,耳朵也有些聋,要大声喊才能听得见,有时候别人和他谈工作,他笑咪咪直点头,其实什么也没听清,人家只好再去找指导员张存有说一遍。刘大爷自下连队就跟着张起旺,和他感情很深。把张连长往下抬的时候,战士们都哭了。指导员张存有(他和张起旺是同乡,49年4月牺牲)说:“同志们,不要哭,守住阵地、多消灭敌人,为连长报仇”。

况团长和李主任也到阵地上来鼓舞士气。他俩审问了俘虏,知道我军当面的是伪二十二团的两个营,由于连夜急行军掉队了不少,所以人员并不完整。但据说,伪暂八师的其他部队也正在赶来。况团长告诉大家:分区胡乃超参谋长正指挥部队攻打双村营,只剩最后两个堡垒了。骑兵团三连和四连马上就要到达,大家一定要有信心守住阵地,保证二十一团完成攻坚任务……就在这时,听见双村营那边“轰隆”好大一阵爆炸声响,战士们都说“好啦好啦,又干掉一个大堡垒”。

其实,这个爆炸声并不是什么好事。当时,二十一团准备清除敌人工事前的鹿角障碍,再对一所石头房子进行爆破,现成的炸药包填药量不合适,战士们就拿来四五个炸药包临时分包改装。不巧遇到敌人冲出来反突击,扔过来一颗手榴弹引爆了炸药,当场把周围的指战员全部炸死,二十一团也不得不暂时停止攻击。

凌晨三点,四连进入了防御阵地。他们的驻地距离双村营最远,所以最后到达。在此之前赶到的三连被当作预备队,五连则负责守马桩。四连的五挺机枪都还在手里(这也是因为他们住得远,机枪没有借出去),况团长指定四连长李树茂统一指挥阵地上的三个连,并再三交待追击时不要追得太远,能消灭多少算多少,关键是要守住阵地。

四点多钟,天已蒙蒙亮了,四百多名伪军从正西方向开始进攻。这一次敌人很小心,采用了交替前进的方式,端着枪走几步就跪下观察,让后面的再往前走……机枪不停地掩护射击,还有“特级射手”朝阵地上打冷枪。不管敌人怎么弄,八路军依然是沉着冷静等待着。

敌人靠近到五六十米左右,李树茂命令“打!”,机枪、步枪立即同时开始射击。伪军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又在督战队的压迫下返回来,冲到离阵地三十米处。八路军再次以密集的火力压制住了敌人。

刘大爷正在甩手榴弹,指导员张存有跑过来推着他喊:“快到一连那边去!”,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忙带着人就走,跑了一截才看见,西南方向又上来了伪军一个营,正以密集队形向一连冲击,并且已经接近了阵地前沿。团长况玉纯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最前线,挥舞着手枪高喊:“不能退,不能退!共产党员带头冲上去!把敌人打回去”。

二连汇合到一连和团警卫排中间,拼命与敌人搏斗,刘大爷手榴弹扔光了就跳出战壕拼马刀,马刀插在敌人身上来不及拔出来就用驳壳枪打,手枪子弹打光了又拣起步枪拼刺刀……等终于把敌人打退了,才发现自己嗓子已经哑得说不出话来。一回头,看见指导员张存有也累得吐了血。

清点人数,阵地上一连和二连加起来只剩下63人。李庭桂主任问况团长要不要把三连调上来,他摇了摇头,只是命令后面的连队送一些弹药来。

四连也把敌人打退了,李树茂见了团长还说:“就是你吩咐的不让追远,结果害得我们连没缴获到机枪”,大家都笑了。

战士们立即进行伤亡人员的救护和后送工作,这场战斗骑兵团没有后勤支援,这些工作都要靠自己完成。轻伤员可以不下去,但重伤号是一定要送走的,否则会影响部队情绪。

这期间,双村营那边的枪声一直很激烈。骑兵们嘴里不说,心里确实有些着急,觉得二十一团进展得太慢了。不过,通过刚才的战斗,大家也意识到孙殿英的这个“王牌”二十二团,的确比一般伪军的战斗力要强。

早晨六点多,天已大亮,敌人又开始了新一轮进攻,这次,从西面和西南面总共上来了一个团的兵力。他们还是老一套,先用机枪掩护着,再从麦田里走几步蹲一下地往前拱。八路军依然是不动声色,放近了再打。这伙敌人明显不如刚才的伪二十二团,骑兵团一顿猛烈的密集火力打击,他们立马就败退了下去。

就在这时,日军炮兵小队的两门步兵炮响了,这完全出乎八路军的预料。据刘大爷说,当时部队根本没想到要防炮,机枪全都集中在了侧面。日本兵的炮打得很准,“卡—孔”一声就掀翻了机枪工事,连续“卡孔”几下,我军的火力点就没有了。

败退下去的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反攻了回来。一连、二连抵挡不住,逐渐后退,伪军一步步追上来,并越过了四连的前方,这样,八路军的防线就成了个“L”的形状。看见伪军已经冲上了阵地,日军的炮火就转而轰击双村营去了。这时候,四连开始实施侧射,并趁着敌人慌乱迅速冲杀出来,把伪军切成了两截。一、二连也立刻转为进攻,夹击前面的敌人,骑兵用仅剩的一挺机枪猛烈压制后面的敌人。激战之后,八路军抓了三十多个俘虏,伪军们丢下七十多具尸体四下逃散了。

日军的炮火持续炮击着双村营。七点过钟,况玉纯团长和李庭桂主任召集干部们开会,通知说:双村营的敌人除小股还在固守以外,大部分已被消灭,但分区胡乃超参谋长也受了重伤。军分区首长已命令攻坚部队撤出战斗,要求阻击部队进行掩护,保证胡参谋长安全转移。

况团长说,在攻坚部队顺利撤出前,我们不能让敌人越过阵地,但阻击部队也要分批撤退。他命令:一、二连先撤,四连负责阻击。

团长让四连把阵地收缩到道沟一侧,靠近那座大庙,并且说侧后方的后张楼村有二十一团的阻击部队,可以进行交叉掩护。四连的干部说:“放心吧团长,无论用枪打用马刀砍,我们决不能让敌人通过阵地”。况玉纯很高兴,又交待了好些话,这才带着刘大爷他们撤了下来。

八点钟左右,阵地上又打响了。付集这里的绷带所和重伤号已经撤走,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二十一团那边的消息。九点钟,李庭桂主任从电台室出来喊:“可以了!任务完成了”。大家都很高兴。

可就在这时,四连通讯员马珠捂着受伤的肩膀跑过来,交给团长三个公文包,说:“我们连被敌人包围在道沟里了,李连长受重伤昏迷。马副指导员要我向团长报告情况,四连就是只剩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

况团长急了:“不行!一定要通知他们撤下来,一定要把他们撤下来!”

帖:803356 复 74979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