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95 🌺1200 🌵2新:
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 -- 王外马甲
家园博客 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十八)

保卫根据地(三)

四连被困在大庙西侧的道沟里了。

四连的阵地是南北走向、不到100米的道沟,位于大庙以西,距离付集大约二、三华里。上午9点,敌人展开了新一轮攻击,战士们顽强阻击,给予伪军很大杀伤,但敌人也察觉到我军防守兵力不多,所以受到打击之后并不完全退下去,而是粘在前沿附近爬着打枪,再从后面不断地发起进攻。四连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战,只剩下不足三十个人,逐渐退守到道沟的尽头。

道沟的尽头是大庙前的广场,穿过这个小广场向东不远,可以进入另一条通往付集的道沟,四连计划在这里坚守。部队刚往下退,突然打来一阵机枪,把道沟口的几个战士打倒,连长李树茂起身观察情况,也被子弹击中头部,立刻昏迷过去。

子弹是从南面的朱照村打来的。朱照村本来有二十一团的一个连防守,那是新编进的地方部队,缺乏战术协同观念,竟然没有通知骑兵团就转移了阵地。敌人援军得知八路军撤退,就乘机迂回到朱照村,在小楼上架起几挺机枪,用侧射火力,居高临下地封锁住了我南北道沟。四连毫无准备,顿时被打得趴在沟里难以动弹。

班长李元海想把受重伤的连长送下去,才到大庙广场边上就中弹身亡,战士白冒赶紧又跑过去把连长抱回来,刚进道沟,还没来得及放下伤员又被机枪打倒,牺牲了。副指导员马书龙说:“同志们,情况大家都看见,退路已经断了,现在我们只有一条,就是横下决心、死守道沟,寸步不退”。战士们都喊:“和敌人拼了!”

马书龙把连干部的公文包交给通讯员马珠和张致新,嘱咐说:“向团长报告这里的情况,四连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阵地上集中了全部火力压制住小楼上敌人的火力点,两个通讯员趁机往外冲,结果,张致新被打死,马珠肩部受伤,突了出去。

况玉纯团长立刻派三连进攻朱照村,要求他们拼死冲击小楼,无论如何也要给阵地上争取十分钟时间。他自己则带着警卫和通讯员进道沟去接应四连,刘大爷和一二连的几个干部骨干也赶紧跟在后面,大家都清楚,如果担任后卫的四连今天真的覆没在阵地上,给骑兵团士气和声誉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

到了大庙的东面,听见四连正在对面道沟里激战,况团长命令团部通讯员小张去通知四连抓紧时间撤下来,还特别强调一定要把李树茂带下来。这小张,因为发型怪异得了个外号叫“小钢盔”,非常聪明灵活,他趁着刘大爷他们开枪吸引敌人火力的当口,一溜烟就跑进西面道沟里去了。

过了一会,三连在朱照村那边打响了,小楼上伪军的机枪立刻熄了火。刘大爷他们迅速向四连靠拢,一通手榴弹把阵地前的敌人打退,再交替掩护着往回撤。这时候,四连阵地上仅剩下十四个人了。

李树茂被抬了下来,刘大爷看见他头部右侧流着血,在耳边喊了几声,他睁开眼睛,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团长赶紧派人往下送,还吩咐卫生员专门跟着李连长。“要保住他的命,他是四连的老人”。

听见这话,刘大爷不由得心里一缩。他想起自己三八年入伍时还没有四连呢,他们是在漳河店伏击战以后,改编“新兵独立营”成立的新连队。从那时候算起,四连初创时期的指战员,到现在真的只剩下李树茂一个人了!

(48年李树茂副团长牺牲。这意味着抗战前期在四连战斗的八路军战士已全部阵亡。也因为如此,马甲我在叙述骑兵系列的时候,虽然很想多讲讲骑兵四连的事迹,却总是苦于找不到第一手资料。我只知道,在抗战期间,曾经担任四连连长的有:特级战斗英雄李树茂,一级战斗英雄韩永正、姜福占和周开树。他们牺牲时,年纪最大的27岁,最小的21岁。)

四连的人撤下来,刘大爷他们三个在后面掩护着,最后撤出阵地。大刘先通过广场,马书龙和“小钢盔”跑在后面,马副指导员刚跳进道沟,身边的“小钢盔”却被一颗子弹打中后脑,一头栽到沟里,当场就牺牲了。团长正在前面等着,急切地问:“背的是谁?”,刘大爷说“通讯员小张牺牲了”。况玉纯就要过来背“小钢盔”,大家抢着不让,况团长说:“他跟了我两年了,让我最后送他一次吧”。于是就一直把小通讯员背了下去。

骑兵团退回到高平集,发现二十一团把这里当作了伤兵站。

二十一团也许是事先没预料到战斗的严酷性,所以只准备了中心救护站(绷带所),没有设置伤员转运站。这时候,场院上已躺着二三百位伤号,并且担架队还在不停的往里送。轻伤员还好办,救治以后就可以分散转移到群众家里,而重伤员老百姓却不敢收,必须由医疗队照顾。没有床,伤员就成片地躺在露天场地上,鲜血染红了身体下面铺着的麦秸,染红了大地,有的战士不声不响就牺牲了。乡亲们烧水、洗绷带、抬伤员,儿童团的小孩子也忙着抱麦秸,运柴草,到处是鲜血和眼泪,气氛十分悲伤。

过了不久,刘大爷又听说,二十一团的老团长、军分区参谋长胡乃超也牺牲了。

刘大爷有个堂弟在二十一团,俩人一见面,堂弟就说:“唉,这一仗,可把咱们二十一团打残了……”。

其实,这一仗,把骑兵团也打惨了。

虽然在我看见的回忆文字中,没有一个骑兵战士愿意承认这一仗是失败了。我以为,这是老人们的固执,毕竟,他们在这场血战中拼搏出了全部的毅力,他们在精神上是正义者,在历史上是最终的胜利者,回顾往事,他们有权利保持自己的骄傲。

我尊敬老战士们的情感,但实事求是地说,双村营战斗,八路军两个主力团确实是败在了伪军的两个主力团手上。尽管从潜意识上讲,我总觉得,八路军在日军面前吃点亏还可以理解,但对付伪军或国民党杂牌,应该摧枯拉朽才对。可是,事实并不总是如此的。伪军也有能打的时候,八路也会犯错误。

双村营战斗之后,骑兵团开往黄河西岸灰池一带休整,经过补充,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而二十一团则被调到滨河区去打游击了。

刘大爷有个堂弟在二十一团(就是他那位“犯错误”的漂亮堂姐的弟弟,原来叫刘金树,后来叫金树),所以马甲我以前大致听说过该团的一些情况,但并不十分清楚。前段时间,夏翁指示我整理一下八路军团级单位的沿革情况。我于是托人找了一点相关资料,先把这二十一团来龙去脉的线索报告如下:

………………

帖:808643 复 74979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