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2006-11-16 20:54:29萨苏
【原创】十七. 林冲发配

大神经给X老的两记耳光,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群众的斗争烈火被点燃了。不过,这火没有象他想的那样引发对X老的大批判,而是冲着他来了!X老有权的时候待人和善,都知道他是个好人,中国这地方,无论什么时候欺负老实人大伙儿都是看不过去的。

两记耳光之后,大神经应该是意犹未尽,还有再抬腿补上一脚的架势。

但这一脚就踢不出去了。

没等踢,大神经的手腕子让人一把叼住,跟万能胶粘住一样,就动不得了。

接着,几个老工人上来了(知识分子斗怕了,这种时候大多敢怒不敢言),有的赶紧把X老扶到一边看看伤着没有,有的冲着大神经就发起了脾气 – “X老周总理来都弯着腰说话的,你伸手就打?!”“要文斗不要武斗,你,怎么能打人呢?”“没教养的,你爸你妈怎么教的你?”“…”

得,改成对大神经的批判会了。

大神经有没有反击?

一点儿都没有。为什么呢?一来是对这些没有觉悟的工人阶级的“歪理”极不适应 – 他在学校的时候,批斗会上打人打顺了,都是一呼百应,哪儿碰上过这种事儿呢?另一个,那叼他手腕的太狠了,一叼,一拽,一拧,就把一百多斤的大神经烧鸡大翻膀掂着脚靠到墙上了,这个姿势,你再雄辩,再能说,哪怕是苏格拉底呢,也绝对没能耐施展出来。

所以,从没享受过这个待遇的大神经只能一边熬着疼听大伙儿数落,一边心里惊惧交加,使劲往旁边看这下手的是谁?

还能有谁啊?杨先生呗。数学所能人辈出,但论打架别人还真没他的本事。

以杨耀武先生的身手,本来X老的两记耳光都不该挨上,主要是措手不及,没想到这地方会有人动手,一愣之下就慢了半拍。等看明白了再出手,X老已经吃了苦头。既然慢了,心里就不免有点儿不安,杨先生下手就重了点儿。

大神经背靠着墙,手在后头拧着,这个姿势看来似乎不算什么,其实全靠脚尖用劲,跟吊起来没什么区别,一会儿工夫大神经就下汗了。此人毕竟是QH出来的,聪明!一看架势不对,马上就想到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对着给他用唾沫洗脸的老工人连连点头。

既然你认了错,人家也不能过为己甚,文革的政治空气,事情要弄到上纲上线就可怕了。所以自有人陪着连说“没事,没事”的X老去医院检查,批斗会也无疾而终。

这边,杨先生也把大神经放下了,嘿嘿一笑善意地拍拍小伙子的肩膀一拐一拐当当而去。大概在杨先生眼里,从没把大神经当过领导,而不过觉得是个和他儿子辈相仿的孩子,不懂事儿,不过还是孩子。

谁能跟孩子一般见识呢?

问题大神经可不是孩子,孔子曰,唯小人与恐龙难养也。大神经就占其中一种。

这件事过去以后表面上风平浪静。

两个月以后,忽然一纸调令,让杨先生上湖北沙阳农场报到,下去锻炼。

调令下来的时候,杨先生正在和萨爹一伙儿人聊天。聊谁呢?大神经呗。数学所这种地方,象这样的“新鲜血液”还是挺少见的,难得的话题。杨先生正说大神经那位女靠山呢,大概因为同道不多,这位女靠山对大神经很重视,经常打电话来 – “小X,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不过,到了杨先生嘴里,这段话就多了个尾巴 – “小X,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关门。”

杨先生就是这样的人,有他在的地方总是很热闹。这时候调令就来了,杨先生打开看看,随手一放,接着侃。有人问他是什么东西,才说一句 – “没什么,让我下去玩一圈。”

玩一圈?这能是玩一圈那么简单么?相信杨绛先生的《干校六记》大家都有印象,那是干校,比农场条件还好多了呢。让杨先生一条腿不方便的人去那种地方,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是怎么回事来。

后来有人说那几天估摸着这小子就是想整杨头儿。自从出了批斗会的事儿,以后凡开会杨耀武先生必坐大神经旁边,客客气气的可没事老捏手捏得喀吧直响 – 杨先生就怕他再犯病自己来不及拦着呢。这时候大神经脸上的表情就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做人要多老实有多老实。天长日久的,他不想整杨先生才怪呢。

大伙儿这才想起来这小子可不是“孩子”,从职务上说大伙儿都是他手底下管着的呢。对杨先生的处境,同情是同情,但大家也没什么办法。

杨先生自己倒是不太在意的,照他自己说法锻炼完了我不还得回来么,正好下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乡下的鸡蛋,也比城里的好吃呢。对自己腿不方便这回事儿,杨先生好像倒不如同事们那般看重。

问题是有人不这么想啊。

那就是胖哥这帮杨先生的弟子们了。

[待续]

关键词(Tags): #铁拐李#陆启铿#大神经#农场
帖:904219 复 4263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