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905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11-17 03:10:36
904612 复 426358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70`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
二十.把他裤子扒了 之二 61

给大神经“献殷勤”的,就是这位“林师姐”。

小贝他们的林师姐,大名林瑛,是杨先生唯一的女弟子,学艺时间长,后来开业作过推拿按摩,现在两口子去了瑞士。和这几个小子的路数不同,林瑛拜师,可是走的白道的关系。

林瑛的祖父林鹤龄老先生,是河北沧州的著名武师,与韩慕侠,杜心武等一辈豪杰皆有交往,以少林金刚劲驰名武林。不过,林瑛的祖母则是当地一个大少奶奶,待到林瑛的父亲林楠迪先生,已经是诗书传家的文化人了。这是因为林瑛的祖母素重教育,不主张家人都学武,所以长子林楠雪先生继承了鹤龄老先生的武艺,楠迪先生则继承了父亲医学方面的造诣 – 早年的武术家多兼而行医,是一个独特的传统。楠迪先生以后又学了西医,曾在北京护国寺一带开过一家小诊所,与杨先生的师父多有交往。

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性格轮回这一说,就是说一家人老祖的某种特异性格往往在后代身上表现出来,比如小罗斯福大有老罗斯福的杀伐决断,而驴面查尔斯多少表现出爱德华偏爱熟女的怪癖。林家也一样,见过楠雪先生家的几位公子,都是清秀飘然之态,据说是很象他们的祖母,而象鹤龄老先生的,却是这位本该做学问的林瑛大姐,说他们相像,不但长相上都是大眼睛大嘴巴,性格上也是如此。

性格上林瑛有何地方象她的祖父呢?楠迪先生就叹息过 – 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一身的匪气呢?

其实林瑛的个头不高,看着比她真实的年龄小三四岁的样子,和“匪”字不该沾边,但要是混熟了就会发现,所谓“面上无匪,心中有匪”,说的就是林大姐了。

很小的时候,据说林大姐最大的乐趣就是听大人讲爷爷的故事。鹤龄老先生一生十分丰富,当过拳师,开过武馆,打过擂台。。。这些,小女孩儿林瑛都没多少兴趣,唯有一听老爷子早年在山东开山立柜当响马的故事,立刻精神十足,津津有味。

再大了,就爱往大爷家跑,跟着堂兄练武,寒暑不惧,乐在其中,结果这个编外徒弟比几个哥哥的武功还好,要不是楠迪先生只有一女,楠雪先生都有过继了这丫头的想法。林姐夫是杨先生的学生,可是跟他学数学的研究生,文质彬彬。有一次我们起哄问他敢不敢惹林大姐,人家慢条斯理的说 – 有你林大姐跟着,惹谁我都占便宜,既然这样,干吗单单去惹她呢?

明白人,说的就是林姐夫这样的。

等再再大些,就开始上房了,此女性好打抱不平,最爱惹是生非。每个学期老师皆来家访告状,都是比她大的孩子让她欺负了,还在学校里面组织“准流氓团伙”,呼啸而行,状如梁山。等到小学四年级把一个劫道的中学生打成双臂骨折外加脑震荡,楠迪先生终于不能忍受,把林瑛关在屋里反省。结果,林大姐用了从大爷那儿学来的缩骨松筋术,从冬天防煤气的风斗跑了,一直跑到大爷那儿不肯回家。

这下子麻烦了,家里出了小太妹,楠迪先生头疼得很。最后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就找到了杨耀武先生,请杨先生收了小太妹作徒弟。

杨先生倒是无所谓,您想,后来他连玩管插的海子都能收了当徒弟,心理素质多好啊,不就一个小太妹么?好说。

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林瑛对谁都嚣张得很,唯独对杨先生,一直是尊敬有加。大概,因为杨先生文的武的都降得住她吧,这种老师也不好找呢。杨先生开始主要是给林瑛辅导功课。后来发现林瑛的成绩不错,属于那种聪明不需要多用功的,估计精力过剩可能是这孩子喜欢惹祸的根源。于是,就开始把推拿按摩,加上自己所学的中医也都教给了林瑛。武学方面,倒没听说杨先生教过林瑛多少,据说好像是和她祖传的功夫不合,不过,更可能是觉得这孩子身上的功夫早已经惹祸有余,不能再教了。

因为林瑛入门早,胖子军儿他们都管她叫“林师姐” -- 开始有明着不服的,那就动手,就见血,以后有暗着不服的说怪话,林瑛装不知道,过会儿你喝口水或吃口饭,满嘴唇就变成黑的三天不褪,几次下来这帮小子们无一不服,也无一不怕。就因为怕这个师姐,碰上麻烦最初大伙儿都下意识的没想去惊动她。

还有一个说法,是杨师父偏心。

说杨师父偏心颇有道理,那就是因为有不少东西,林瑛学了,他们却学不到。

杨耀武先生后来说这不是偏心,有些东西教给你们太不放心,有的药运用起来是药是毒全在一心,一不留神就是害人的,林瑛人家好歹是大家闺秀,干不出离谱的事情来。

别忘了杨先生的师父,当年可是在土匪窝里做刀箭药先生的,您要说这一职业只是治个刀伤枪伤,那可就有点儿片面。

可惜,杨先生别的都说对了,就是没想明白这大家闺秀要干离谱的事情她更离谱。

林瑛大了以后,已经不是每个星期到杨先生这儿来学,更多的时候跟她父亲楠迪先生。所以杨先生要下乡的事儿,胖子他们传讯之前她并不知道。知道了就火了 – 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儿不跟师姐商量?火完了一想,说也好,要不然就让师父一勺烩谁也不能动手了,这不是还有我呢么。

师姐出手教训教训这小子?

哼哼,也许还用不着呢。

。。。

大神经哪儿知道对面这个看着比实际年龄更小的女孩儿有这么深的来历呢,凑过去看那个东西,人家就递过来,嘴里还说呢:“您看,挺好看的,还香香的。。。”

递过来的不是钥匙坠子,看起来好像一块五分硬币大的玉璧,晶莹剔透,玉雪可爱。大神经嘴上说着:“这不是我的。。。”,一边还是忍不住接过来看看,闻一闻是不是真的有香味。

果然很香。。。

然后,大神经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再明白过来,一睁眼就看见了胖子那张脸,可自己就是动不了。

他没法动得了,几个小子把他活活地绑在杨先生家的大床上呢。

这是怎么回事?其实也简单。大神经一往下倒,林瑛马上扶住,顺手把那块香香的东西往他鼻孔里一塞。这时候,胖子蹬辆三轮从旁边过来,把大神经往上一扔,很体贴地盖上张草帘子就走。林瑛蹬上大神经的车,两个人就奔了杨先生家,等在这儿的几个小哥们儿上手就把大神经捆上了。

哪儿来的钥匙?杨先生走了,两个女儿送亲戚家,嘱咐胖子他们没事过来打扫打扫,当然得给他们钥匙了。

引狼入室啊。

胖子这张脸本来长得就不好看,这时候大神经看见,那恐怕比看见人妖还可怕,张嘴就要叫。。。那儿叫得出来?嘴里,也堵着东西呢。

这时候,就听见有人哼歌,是“小松树,快长大”那个调调,还挺好听。

谁呀这时候哼歌?

还能是谁?林瑛呗。林瑛挽了套袖,嘴上戴了口罩,双手套了大手套,正用杨先生的煤油炉子和小锅熬什么东西呢,弄得满屋药味。熬完了,又把小锅放在大锅的凉水里冷却,大概是干活干得高兴了,随口哼哼歌,也挺正常。

看到大神经醒了,林瑛端着锅凑过来,几个半大小伙子按住大神经不让他折腾,但是都小心地避开她手里的家伙。

“醒了?”林瑛很客气地招呼大神经,戴着口罩看不见大嘴巴,只能看见大眼睛倒显得多三分妩媚。确认大神经的确醒了,林瑛浅浅一笑,对海子和小贝吩咐 – 去,把他裤子扒了。

[待续]


  • 本帖 11 回复
关键词(Tags): #铁拐李#林瑛#大神经
最后于2006-11-17 10:08:05改,共1次;
2006-11-17 03:10: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