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祝你生日快乐。 -- jufeng

2007-01-16 00:36:07jufeng
【原创】祝你生日快乐。

怎么回事?好像床在摇?地震?我睁开眼睛,好像又没了。我们这可不像加州,西雅图什么地方,不应该哪。地震把我的美梦搅了,睁开眼睛,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原来不是地震,是手机震动档。有电话来了。看时间,晚上8:20左右。谁呀?来电显示:家里。

“喂?”,电话那边传来女声,还好没有静电干扰,很清楚。老娘的声音:儿子,祝你生日快乐。晚上8:40生的,就快到了。 “哦,我。。。。, 那您辛苦了。”“不辛苦,当妈的嘛。不多说了,我就挂了,还要出去。”(嗯,我并非今天生日)。

然后我就坐着,开始发呆了。过生日,没概念哪,从来好像是不过的。说来也巧,老娘的阴历生日和我的刚好是相差一天,而且以前都是过阴历生日,查查日历,离着还有一段时间呢。给我的是阳历嘛。反正不过,也没什么。

这个老娘呢,在我小的时候,很厉害的。 比我有劲,一只手就能打我,各式的武器都有,从毛衣签子到鸡毛掸子,竹条。各式各样,打我哥的时候,我哥是鬼哭狼嚎,打我的时候,我是一声不吱(不爱吱声的ID是这样来的?)打累了,就罢手了。一直比我厉害,可是我们长大了,从初中开始,她的手劲就不如我们了,个子也不如了,但是在我们心中还是很年轻的。她是妄想在肉体上和精神上控制我们,随着我们的强壮,肉体是不能摧残了,可是继续在精神上控制。不许早恋,不许抽烟喝酒,不许赌博。不听话,把你的腿打断。(当然,主要是对我哥说的)随时汇报思想工作,不时地,还抽查日记。

可是我们高中以后,就离了家,自由了,她再也管不了我们了。变换了手法,由威逼高压转为循循善诱了,经常和我们通信,还是随时掌握思想动态,手法也更高超了。披上了另一件外衣,从严母变成了慈母,我们哪有什么斗争经验呢?还不是被玩弄与股掌之上。这个道理,是很久以后才明白的。博弈博弈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与人,与母亲斗,其乐无穷。后来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 瞒着她,哄着她,骗着她。

我们这些小猴子,那里逃得过如来佛的手掌心,一言一行,还不是统统掌握。那好,我的斗争经验也长,于是以后她就在也猜不着了。慢慢地,某年回家,我才发现她是真的老了,起源于一天我和老娘上街买水果,她在那里挑选。卖水果的说了:老太婆,莫乱挑。 我很惊讶,母亲大人真的老了吗?才注意到满头的乌丝已经黑白参半了。

儿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我记得日子,但从来不过,并因为我是中国人,只有含蓄的感情表达,因而从来不当着她的面对她说:妈妈,我爱你。也从来不写文章表达对她的敬意。因为我有个小迷信(无伤大雅的小迷信,人人都有一些)。比如父母在世的时候,我不敢写这样的文章,生怕由于我的乱写乱说,让他们折寿。他们看着我们的成长,失败和成功,以后还将继续。

那年母亲大人动手术,我还在外地,听到消息,说不出的感受,听到电话的时候,只有眼泪。赶紧回家。当我踏着月色走进母亲的病房时,她那时候已经完成了手术。插着导流管,声音微弱:回来了。我。。。。。

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跪天,不跪地,高堂老母要跪。她们是只有付出,不求回报。我承认,我有意无意的骗她,以后还将继续骗她,但是绝没有恶意。 所以有机会,不管在天涯海角,都要在有时间的时候,回去看他们。

还有一段时间过年,也就快到她的生日了,也要跟老娘说一声:

妈妈,祝您生日快乐!

资深推荐:铁手,
主题:96007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