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 jufeng

2007-01-25 23:50:45jufeng
【原创】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电话在口袋里震动。

“喂。”“哥,是我。”“怎么了?”“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你说。”我心里想,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该不该生气呢。

“我的OPT实习没有批准。”“怎么会呢?不可能!”我很吃惊,因为这个是非常容易就能得到的。“今天我去国际学生办公室,他们说因为我的相关资料转到了另外的学校。”这个我知道,因为我弟弟毕业,当时申请了OPT实习,还另外申请了学校,没给他奖学金,只有一个admission, 所以我早就让他给据掉了。

然后我就一拳打到墙上,“你让我怎么办?我不是早就给你说好了吗?”因为要回国一趟,所以临走之前,我都给他说好了,你就先申请实习,缓一缓,我回国可就顾不上你了。好,当时答应的好好的,前因后果都给他分析得明明白白,害怕他给我捅娄子,各个利弊都给它掰碎了,让他透透彻彻的。他给我的回答也是,我知道。每次他回答我知道的时候,我就心悬悬的。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就认为你知道了,都这么大的人了。于是就没再叮嘱.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给据掉了吗,那就不应该把你的资料给转过去。”“后来学校寄了个东西过来,我没看清楚,就签了给寄回去了。” “你为什么不看清楚?”我当时是气的咬牙切齿,要是他在我面前,估计我就给他两个大耳刮子了。后来想想,其实主要是他做事的方式不对,另外的问题是,当举笔签字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内容。在两难选择的时候,当然是选利大于弊或害处取其轻的,考虑到当时他的情况,我自己的情况还有家里的情况,当时是最好选择实习。

“说了,让你别生气的。”由于我的愤怒,弟弟的声音小了下来,带着点悔恨。“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我又一次提高声音。“我不是和你商量呢嘛。” 他说完这句话,好像是一盆冷水,让我冷静下来。刚才我有点失态了。“嗯,让我想想。”我回应到。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资料都到另外的学校去了,这个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怎么解决这个资金的问题,如果解决不好,那他就属于非法居留了。咱不干这样的事,还有回国这条路呢。

问题是现在我手头拮据,资金链断了一节,这是个问题。“你先别给咱妈讲,要讲也要我来讲。”“知道了。” 这是因为打电话回家呢, 只要是他给家里打,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多数是坏事),都会让老娘心神不安,血压升高,夜里失眠,所以晚上九点以后,就不给家里打电话了。我就像个缓冲,让我来说要好一些。以前因为弟弟没有电话,和我联系不方便,所以后来和他一起来了个家庭计划的电话(family plan)。这会好,有了电话,平时也不打,一打可好,净给我带坏消息。

“这样,你去读书。”“读书?”,弟弟明显没想到这点,有点惊讶,好像还是在倾向于实习。现在的情况变了。关于资金的问题,你自己也先想想办法。这个问题上,我不想一手包办,要不然没法锻炼他。给他分析了现在的问题,应该干的事和步骤。今天就这样。

然后以后的几天,他就跟他的同学联系,讨论解决的办法,我这里也在和同学帮忙。虽然我能够找到足够的资金,可是我就是不能完全说:好了,你别找了,我给你找到了。那样不行,他没得到锻炼。以前讲有计划的市场经济的时候,好像陈云说过,就是把市场经济关在鸟笼里,对于弟弟的锻炼,也是把他关在鸟笼里,让他感觉不到,却又让他自己挣扎。就像有时候,我能看清楚他的意图,可是我却不能说。还是要让他自己碰得头破血流才行,要不然他不长见识和经历。

经过几天的协调和商量,最后决定他自己去学校和老师面谈。要开车大约3-4个小时,也好,虽然他上高速不多,也没办法,这也是个锻炼。好,我同意,几点去,该注意什么。怎么回事,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又给我打电话了,一问,好嘛,车子坏在路上了。真是祸不单行,没问题,哥哥我有法宝,问了问离他到底多远?好,不超过100英里,好,拖回去。我就告诉他我的AAA的号码,幸好当年为了准备出去玩,申请了个比较高的等级,能拖100英里。按下不表,反正第一天不顺利,也没什么,咱再租车。

以下过程略过,大体上是系里老师同意,并且提供部分资助。所以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后来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去跑,去办的,都成功了。平时我不轻易表扬人,特别是我的弟弟,人不能张狂,特别是年轻的时候,要压一压,后来他办成了以后,我好好的表扬了他一顿。为什么呢,是因为他做事的方式对头,应对的积极。

偶尔他也会到河里看看,我其实不太愿意他看到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所谓,而是要让他知道,人生是在不断的选择,那时候要决断,而且选择了以后就不必后悔,不能瞻前顾后犹豫不决,那样更糟。其次,可能会选择错误,但是还会有机会改正,生活中就是福祸相依,对立统一的。做事呢,有方法正确和结果正确两种。平时锻炼的时候,就尽量用正确的方法,主要是思路的锻炼,到了现实中,选择何种就要因事而立了。

我很满意的事是:他自己能够独立解决问题了,这个最重要,我呢也可以把笼子打开,让他自己飞翔了。我现在能明显感觉他比以前成熟老练些了。(呵呵,比我差点)。

最后的故事落在很久以前,老娘把我们三个兄弟叫在一起,讲了一根筷子容易折断,而三根和在一起就不容易的故事。现在我还记得。这个叫: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主题:96679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