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和萨兄“骑兵”好文, 补充点软件:骑兵武术--大枪(上) -- 萝卜酒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5 阅 51257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3-11-27 22:53:56
98965 复 96176
萝卜酒萝卜酒`1331`/bbsIMG/face/0000.gif`70`3`1319`16926`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3-10-03 23:02:00`
骑兵武术--大枪(中) 29

两马相交,都使硬兵器,硬碰硬, 谁重谁占便宜。《水浒》霹雳火秦明使狼牙棒,急先锋索超使开山斧,都是这个思路。几十斤的狼牙棒、开山斧借着马力,横扫过来,万不可硬架。硬架的话,铁矛都要打弯,两臂就得骨折,而他那边挥棒时,手是空握着的, 一点事都没有。对付这种敌手, 大锤最有用。 锤比棒重, 挥动起来只要有点速度, 冲量就超过棒了。锤棒相碰, 冲量两相抵消, 大家的手都是空握着的,都没伤着。 锤比棒短, 回手变招快,趁着敌人收棒不急, 一锤就砸下去。 金兵爱使狼牙棒, 碰上岳云的金锤就全玩完了。 使重兵器的关键就是要把兵器运出速度来,手得空握着,以防反震。这就象打网球时握紧拍子单手硬接来球会镇伤膀子一样, 松松地握拍, 拍子动起来就不怕了。要把百斤的金锤在短时间里运起来,没点天生的神力办不到。膀臂上的力太小是没用的, 只有靠腰, 腰力到手,才运得动重兵器。 内家功夫讲巧力,四两拨千斤,但真要拼力气,使大锤,照样不含糊。 一切全因腰壮气足。

腰气壮,神色便会不同:面像温良,却不怒自威。中国古画里的大将, 庙里的天神,全都腰大十围,从来没有画成健美先生的。并非中国古人不懂画肌肉,庙里给四大天王扛腿的小鬼就是肌肉男, 又凶又丑。西方没有内功之说,画师只知肌肉,以肉多为美,雕塑中的男性肌肉全都团团鼓起,肌肉鼓起干什么, 打铁也用不着全身紧张啊,只可惜达文西没见过精神的内壮。大将帐上高坐,全身放松, 体态似美人臃懒, 但气聚神凝,甲士三千环列,雷霆万钧之势一触及发,那才是真的神勇。俗话说“关公不睁眼, 睁眼要杀人”, 此之谓也。中国古画里的百战百胜大将军,写其神,不显其形,宽大衣袍,寥寥几笔,却能尽现智信仁勇。

重兵器挥动起来,只要打上了, 就够喝一壶的了, 要是打不上可就惨了。重兵器动量太大, 回手慢, 给敌人以可趁之机。 《资治通鉴》中曾记载尉迟恭凡三夺单雄信的马槊。单雄信使得好马槊, 打的李渊永不释怀,一定要杀单大哥,李世绩以生家性命相保都救不下来。单大哥的马槊一定是势大力沉的, 一但没打上、回不了手,就被尉迟恭冲进空门,夺槊而擒。不仅是马槊、狼牙棒, 一切的硬兵器, 打不上就现了空门, 刀棍莫不如此。

硬兵器,一是震手, 二是有空门。 但白蜡杆的大枪就不一样,白蜡杆有弹性,用枪头硬架斧、棒, 枪一弯, 有那么个小小的缓冲, 手上就不震了, 敌人兵器的劲道也给卸了。 白蜡杆存得住能量, 弯了会反弹,只要枪把一转, 枪头就绷出去了,打个正着,这里面的功劳有一半是敌人自己的。 内家功夫的奥妙就在于此, 攻防一家, 防就是攻, 攻也是防, 一个动作干两件事。电视里演日本的合气仗宗师和人过招,那边的徒弟伸着棍子让他打,先敲开对方兵器,再打头,连打两下,就象下象棋, 你走一步, 他走两步, 当然什么都是他赢了, 有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啊!其实就这不要脸也是跟中国骗子学的,日本人两亿人一个脑袋, 一点创造力都没有, 让他独立思考还不如杀了他。可怜日韩都中中华文化的毒太深,自己又解不了,只有等中国从专制走出来了,才可能救他们。

白蜡杆大枪防守好, 进攻也是一招破敌毫不含糊。一枪扎出去,万朵梅花, 先把胸口的护心镜打碎,再往里钻。 枪花朵朵,朵朵都致命, 不知该挡哪个。此时千万不能挡,一挡就完了,白蜡杆是软的, 硬挡正好被借上力,才挡出去,那边枪把一转,枪头马上又从另一方向打回来,力还更大了, 这里面的功劳还是敌一半我一半。拳经上讲“棍怕点头枪怕圆”, 说的就是大枪一但抖起来,枪头乱摆,神仙都难防。对付这等高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枪也抖起来,搭上去,让对方听不到力, 他就不好进下一招了。 如果两枪一搭, 你听到了他的力, 就可顺势打进去, 既可借力打, 也可直接打,只须枪头稍微错开一点,一滑就进去了。要是听不到, 就得赶快变招采用守式。 高手马上用比枪和在地上推手是一个道理, 谁听到了对方的劲路, 谁就赢, 和使什么招式无关,只有外行才会津津乐道:用什么招破什么什么招。内家枪法就拦、拿、扎三招, 其实就这三招也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只有随便一枪出去,拦、拿、扎三式都有了,才算是上得战阵的好枪法。

和高手过招要分外小心,体要松,神要聚,听不到劲也不能慌, 万万不能妄动、现了明劲。只要不妄动, 就是打到眼前了, 还有一丝逃命的希望,一但被对方听着劲打进来, 就好似空有雄兵百万在外, 却被人劫了中军帐一样, 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战阵上沉着是最重要的, 越是十万火急, 越要沉着。 不过对付一般的小喽罗、破铜烂铁,就不须如此过虑了。大将马踏连营,不怕他人多,一条枪舞动起来,如巨蟒缠树,前后左右,护着人马,硬进硬退,枪头到处,沾着就死,碰着就亡。众看官也许不服:同为血肉之躯,何以能有如此神勇。 此乃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智慧,道家哲学和内家功法:道之玄妙,妙在阴阳!

内家功夫,太极拳,练的时候缓慢悠长、状若半醒,但用起来,与人生死斗, 却是天下最快、最刚猛的。 何以能如此, 全因分了“阴阳”。“人身处处是阴阳,总此是一大阴阳”,“有上就有下,有左就有右,有前就有后”。一拳打前,倾全身之力以赴, 无羁无绊, 等这一拳出去了,“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正好回来打后面, 中间只要腰胯一转, 想打哪就打哪。全身就象弹簧连着的两个铁球,弹簧压紧,一放,一个铁球不动,另一个铁球就冲出去;冲出去的铁球不动,原来那个铁球就跟上来;跟上来一压, 又能再冲出去。肌肉只须在弹簧一压一张时加把力,象荡秋千一样在一起一落时蹬一下,就能保持能量不减, 两个铁球便能如此往复,永世不竭。内家拳打斗时,全是以阴阳为本, 气往下行,劲向上走,一开一合,一沉一浮,根催梢,梢领根,前后左右,势如连珠炮,挑打八方,内力生生不息,以一敌万。别人看得惊心动魄, 自己如闲庭信步, 越战越勇, 打个通宵都不累。所以不累,盖因内家功夫以松柔为本, 混身肌肉一紧就松,十秒里有九秒都是松的,休息得好, 一举一动没什么亏欠。松并非无力,不能全身都懈了,每时每刻总有一处肌肉在紧张做功,也只有一处。与做功的肌肉相连的骨骼和肌肉是静止的,为得是让做功的肌肉使上力,下个时刻便轮到这块肌肉工作, 刚才的那块就可休息了。 每块肌肉只工作一点点距离, 只增加一点点速度,一动就歇,全身从脚、膝、腿、腰、肩、到手, 一节节上来, 加起来速度就大得不得了,还一点都不累。此所谓“节节贯串”是也。太极处处分阴阳, 两块肌肉决不同时运动, 总是有先有后,你推我,我拉你,都动却都不累,合力还最大,阴阳之妙, 一至于此。

内家拳处处讲“松”,李雅轩更是说要“大松大软”, 松得如“皮里包骨”。 但松和懈, 有何区别, 却没人知道。分阴阳才是松,全身处处的肌肉都要轮流工作、轮流歇着才是松,松的时候必须还有一点紧的苗子在里面, 就象一蠕虫, 从头到脚运遍全身;如果肌肉全都紧或者全都歇了,就是懈。紧和懈是一回事,没人是超人, 谁都得休息,连休息都不舍得,要不了多久就该全玩完了。二战时, 英国飞行员白天打仗才死了人,晚上战友照样在小酒馆里胡闹, 这就是“松”,象这样能分了“阴阳”才是真的勇敢。蒋介石动不动就叫手下“成仁”,这就是“紧”,说白了就是懦夫, 只有懦夫才轻言放弃。 好好活着啊, 打完了日本, 还有打不完的共匪, 人民需要你啊!等民主自由了, 就是裸奔也随你。不过,“松”也不是光玩,有很多事可以做的。以蒋介石为例,几百万抗日国军,吃喝拉洒,锅碗瓢盆,你有没有放在心上。 也不要求多了,没有皮鞋,有草鞋,吃不上一斤,吃八两,来不了干的,来稀的,你掌天下之权总要想点办法啊!委员长到前线视察, 大家都指望你来解决点实际问题,唱什么高调啊,成仁谁不懂,不就是两眼一闭。“成仁、成仁”,整个一五仁馅的月饼脑袋。看别人共产党搞得多好, 因陋就简, 虽不伦不类, 却该有的都有了。全怪这帮国民党的空心大佬留学日本,学傻了。老毛那群正宗土包子和留学美国的孙立人就会打仗。有人揭露老毛和党人的中央们一贯吃喝嫖赌,从延安就开始了, 小子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作为。

“力大无穷”只是个构思, 一个所有人的愿望,想力大无穷和做不做得到是两回事。关节、肌肉都分了阴阳,用上力了,不须很多就那么一点点,加起来自然就力大无穷,无须拿脸做色就能打;瞪眼鼓劲,把腰绷成一个铁板,心里再狠也出来力,打起来自然眼慢手迟。 所以,内家高手平时看着都是懒懒的,满脸平静,从不动怒,一但下了决心,则动如脱兔,立取首级!

松是很难练的, 腰胯上的肌肉, 没练到时, 感都感觉不到, 怎么能命令它松了。脊椎上有很多肌肉, 特别是腰下部和髋关节附近的肌肉,我在练到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练到之后才知道原来那里也是可以动的, 而且还力大无穷,内功的力量全是从那几块脊椎上来的。人体是个大弹簧, 就是说的那几块脊椎上的肌肉。丹田, 丹田, 也是说的这几块英文叫着“lumbar and sacral curvature”的骨头。这几块骨头有了开合,动起来了,人就能生出胆色,碰着老虎都敢咬一口,十个泰森算个啥。勇敢可不是凭空来的,军委主席这种小瘪三出身的人, 阅个兵腿都哆嗦,就这样还要打台湾,说相声呢!

松软也是一把力气,是分了阴阳的力气,松要从力中来,这是不传真诀。 李雅轩说要“大松大软” 许多人误解了,害了他们,以为每天挥下袖子就是练功夫,可不可能。要想练松,得上力, 篮足排球、沙包、举重, 什么都得来一下才行, 但这只是入门的接引,万万不可沉溺其中。松是力,在力中找,只是得有懂劲的师傅在旁指导,不能自作主张,乱想象,乱发挥。李雅轩的“大松大软”那是说给入了门的听的, 是功夫上高档次的手段。入门的时候可以搞点乱七八糟的东东, 但往上走只有“大松大软”才是正道啊!李雅轩是个老江湖,什么都讲,偏就不讲最基本的入门练法, 不过入门也的确讲不出什么普适性的东西,全看个人悟性和机缘,入门的练法得因材施教。小子我在此多说几句,是不忍看有心向学之人被奸人所害。 内功全是力量, 只是有许多精细活在里面。静坐、冥想、服药,什么丹也好,咒也好,全是骗人的。真要功夫的,你就放开手打, 打不赢你个生手, 就是假货,众兄弟万万小心。

内功力大且持久, 更妙的是反应奇快, 与人斗每每站尽先机。 何以能如此,全是“意在劲先”之妙。 意和劲也是一对阴阳, 有先有后, 互为因果补充。内家拳劲去如射箭,有去无回(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箭了),对方在躲避这一招时, 我的“意”已经在根据他的动作准备下一招了。这下一招, 用的就是刚才那招回头的劲力, 正好来的急。 拳经上讲“往复须有折叠”, 就是说靠关节的转换把这回头的劲变个方向再打出去。 内家拳以懂劲始, 等有了劲力了,再往上全是练敏感,练观察,练这个“意在劲先”。内家拳,劲意分阴阳, 敌人只逮得到过了时的“劲”, 永远也逮不到因敌而动的“意”。内家拳敢号称不败,全在于此。

小子我说:岳王的白蜡杆大枪是内家功夫之祖。 那是因为白蜡杆有弹性, 存得住能量, 可以和人合成一个大阴阳。 使得动白蜡杆的一定是懂阴阳之理的, 懂阴阳之理就是内家拳。 现在好些人练抖白蜡杆子是把它当成上力量来手段来练, 这是走偏了。白蜡大杆子长丈余, 没点力枪头都抬不起来,但这力可不是手上的力,手上的力再大都不够, 只能用腰腿的力,手得松软了,听到了杆子的弹力才抬的动这杆枪。我师傅教我等练这杆子时, 要求得手臂伸开,一只手抓住枪把, 丈长的杆子得端平了, 一端最少就是半小时。 这就是我太极门的不传绝技“大枪桩”。“大枪桩”练的是人枪合一, 死力气是端不了半小时的。只有把人体的阴阳运开了,和枪的阴阳一体了, 才支撑得半小时以上。 说白了, 就是要全身关节、骨骼微微的抖, 和白蜡杆大枪一起抖,枪和人抖成一体了,肌肉有张有弛,轮流地休息着,要端多久都行。端“大枪桩”时, 枪头一直微微地颤抖着, 枪头里装的铁弹子细细地响。 若是练得更好的, 手不见动, 枪头就能舞起来。“抖大杆子是用来练听劲的”, 这句话千金不易。众兄弟知道内家拳和兵器的阴阳之理,勿乱传,切不可传与外族,不然定遭天谴 。

练过了 “大枪桩”, 就能听到自己的枪了, 这枪和人就有了感情。 一摸枪杆你就知道枪想干什么, 任何加在枪头上的一点小小的力量你都能感觉到。杨露蝉之子杨班侯能用大枪点死玻璃上的苍蝇而玻璃不碎, 可见其听劲之好,枪法之高。我师傅枪头只须一点,青砖墙角的砖,要那块就下来那块,这全是靠的听劲, 若是用蛮力就是把杆子顶断了也没用。太极拳听劲是彻头彻尾的功夫, 永无止境。 听劲好, 力量才大得起来, 能干许多匪夷所思的事, 比如点穴。 人体的穴位全在关节和肌肉的最里面, 没有变化的力就是撞断了骨头都点不了穴, 因为撞的过程中肢体受力会动,穴位也跟着移动了。 要点穴就得听着劲追着一处点,只要力量够大,时间够了,穴就点上了。 被点了穴,那块肌肉就不听使唤了, 和骨头脱臼是一个道理。 解穴,只要反方向拍回来就解了。 人身上穴位到处都是, 小子我自己为方便记忆的总结就是, 凡是关节, 肌腱,和肌肉的中点都是穴位, 打上了这条肌肉就“脱臼”了。穴位,我个人判断就是人体运动的关键点,好比一个大城市的公路,总有几条不大的路,很关键,一但堵了就瘫一片。

民国初年上海有个神针黄, 妙手回春,曾一针治好了轻工巨子张骞多年的阳痿,名重一时。 老外医生问他穴位是什么时, 神针黄说:穴位是活的,只有活人才有, 解刨是看不到的, 穴位的发现是上古先贤功夫练到极处自己感觉到的。神针黄的针是纯金所铸极柔软, 长有一尺, 比发丝稍粗, 头是钝的,平时就缠在手指上当戒指用。如此一根软针, 要打进肉里, 绕着关节内脏打在最隐秘的穴位上, 可想神针黄的听劲有多好。 神针黄给袁世凯治头痛时, 金针打进去有半尺。八十年代专门拍过一个电影讲神针黄的故事。 神针黄练功的方法就和内家拳相似, 全靠好听劲。 太极门练点穴从不戳沙袋, 全靠打拳时, 把神意灌到指尖,指尖和全身阴阳相通一体了,就能点穴了。点穴指法其实就是枪法、剑法。一枪点掉墙上的一块砖,其他的砖纹丝不动,不就是点了墙的穴吗。兵器和拳是一回事。

大枪练出了听力,两马相交,兵器一碰,大枪有如灵蛇, 顺着对方的兵器就钻进去了, 大将杀敌从来只此一招。白蜡杆子的大枪是有生命的神器, 枪有自己的阴阳之理,弯了就要直, 直了又要弯, 扎了左就往右, 劈了前自会去挡后面。对方越是个力大如牛,使重兵器的猛将,越好打。他要是把我的杆子顶弯了,我才高兴呢, 枪把只一转,力都不用, 枪头弹出去, 又再扎他一个。马踏连营,被团团围住才好呢, 枪枪不落空。人枪合一, 枪想往哪里去我就送他去哪里, 我眼到哪, 枪就自会扎哪里。人只要不断地给枪以能量和神意, 枪自会帮你打点四下。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在跋涉,
2003-11-27 22:53: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