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神话】西西河诞生记 -- 雪个
共:💬24 🌺3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神话】西西河诞生记

据香山居士所撰《西西河演义》记载,那天,那只鸽子飞进文学城走廊上的王宫里来的时候,铁手大王正躺在玉椅上看宫女们的马甲秀。

宫女们一个个换上新的衣服,戴上面具,扭着腰肢从铁手面前鱼贯舞过。王随着音乐的节奏用手指打着拍子,不时瞟上一眼,叫出宫女的名字。若是错了,王便罚自己喝一杯酒。

这是流水亲手酿的萝卜酒,天使派驼队从波斯专程送给王的。这酒与中土的葡萄酒性情迥异,却是沾不得金玉,须得用虎皮斑纹贝盛了方能品出味道。初入口时极淡,片刻之后口中却感浓郁芳冽,再过得一会,舌尖只觉得浓香中带着丝清雅,浑厚里却又带着股飘逸,端的是千回百转,变化无穷。铁手大王虽然对这些宫女的身形很熟悉,错的时候不多,但这酒实在是有后劲,不知不觉他就喝得有点高了。

这时走廊里传来打斗的声音。在走廊,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了,总有些人找事打上门来,也有没事纯属吃饱了来消消食的。

萨苏皱了皱眉头,提笔写了几个字交给乐师,不一会乐师便奏着琴唱了起来:

君不见

三界之中纷扰扰

只为无明不了绝

一念不生心澄然

无去无来不生灭

温相抿了抿嘴,只见他笔走龙蛇,乐师又唱起了新句:

四大由来造化工

有声全贵里头空

莫嫌不与凡夫说

只为宫商调不同

铁手大王带着几分酒气,看一眼跳着面具舞的宫女,听了一下走廊里的兵器声,品了品乐师的歌曲,只觉得一切竟有点恍惚起来。

“嗖---”,那只鸽子就在这时突然打窗外飞了进来。还没人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它在室内滑行了半圈,唰地一下停在了铁手的手掌上。

铁手一声惊叹,慢慢抬起手,仔细端详这飞来之物。

这是一只纯白色的鸽子,脖子上系了个银牌,上面刻着“西西”二字。它似乎一点也不怕人,歪着头,黑漆般的眼睛盯住铁手。

铁手不由得笑了,敢这么看他的人可不多呢。他摸了摸“西西”的牌子,感觉着鸽子踏在他掌心的分量。它似乎很轻,又好像很重。“这就是生命的重量啊,”铁手这么想着。

突然,鸽子恐惧地抖了一下,全身缩成一团,尽量往铁手的掌心里躲。

铁手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起,窗台上站着一只巨大的鹰。这鹰全身羽毛又黑又亮,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铁手掌心上的鸽子。

铁手只觉得全身一冷,然后又一热。他恍恍惚惚感觉到,这突如其来的鸽子与老鹰,好像和他的生命有点关联。他似乎一下子从醉中醒了过来,又似乎坠入了更深的迷梦里。

铁手盯着“西西”看了一会,然后问老鹰:“你是要来吃它的吗?我可以给你吃任何你要吃的东西。”

老鹰把头一扭,冷冷地说:“我只吃带血的活肉!”

老鹰的声音阴森森的,使整个王宫布满了一层寒气,死亡的味道象张密不透风的网,罩住了所有的生命。

据温相事后回忆,铁手盯着那老鹰,看了很久很久。温相性子急,几次忍不住要出手,又被马鹿给拦住了。

萨苏当时正在忙着趁乱偷酒喝,他的感觉里这时间非常之短,短得他都来不及把瓶子里的酒全喝掉。

马鹿心中正在气恼铁手一次也没把柴禾儿妞认错过,她根本没顾上理会温相为什么老是冲动地要拔剑,只是本能地一感觉到剑气就拉温相衣角一把。

而铁手好像什么都没想,他只是静静地听着什么。他仿佛听到了寂静中最寂静的一种声音。起初是空无一物,是全然的死寂,可是后来却是小草们隅隅细语、虫子们啃食谷粒,蝴蝶张翅飞翔。。。万物都在合唱。

铁手盯着“西西”看着,他的手掌突然感觉到鸽子的心跳。他又听到一阵赶咐的风声在树叶间走过,仿佛泉涌水流,他听见自己内心深处无比安静喜乐的声音。

他微笑了。“割我身上的肉给你。”

一言出口,满宫皆惊。温相跟萨苏不由得上前两步,想要说话,又被铁手坚决的眼神堵回去了。

老鹰冷笑一声:“我也不多要,跟鸽子同等重量的肉就可以了。”

铁手大王命人取来天平,把鸽子放到左边。然后拔出腰间宝剑,从腿部割下一块肉来。

疼痛使铁手脸上汗如雨下。他朝天平望过去。

奇怪,明明看上去那块肉足够大,可是天平还是朝鸽子那边倾斜得很厉害。

铁手继续从身上取肉放到天平上,妄图救下鸽子的生命。可是,无论他放上去多少,天平始终没能平过来。到后来他浑身鲜血淋漓,环视良久也找不到地方下刀了,哪里还能有肉可以割下来呢?

“一切难舍,不过己身。”

铁手脑子里突然闪过这句话。他似乎忽然领悟到了什么。只见他露出微笑,大喝一身,纵身一跃,全身扑进天平的右边。

这一刹那,大地为之震动,空中传来叮当的声音。一道彩虹冉冉升起,老鹰和鸽子顿时失去踪影,铁手随之迈了上去。温相萨苏对视一眼,同时飞身跃起,马鹿急忙抓住温相的衣角,几个人一起从王宫中消失了。

同日,文学城郊外一座洁白的城池从天而降,城主铁手将它命名为西西,因那日血流成河的举动,温相萨苏一致建议改名为西西河以志纪念。

==============================

注:

文中引用的诗句乃著名禅诗,非萨苏温相盗版也。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尸毗王割肉贸鸽》北魏、纵120cm、横155cm、壁画 敦煌莫高窟254窟右。

佛经原文:

?呈佐赡ΑW曰?为鸽。帝释作鹰。急追鸽后。临欲捉食。时鸽惶怖。飞趣大王。入王腋下。归命于王。鹰寻后至。立于殿前。语大王言。今此鸽者。是我之食。来在王边。宜速还我。我饥甚急。尸?惩跹浴N岜臼脑浮5倍纫磺小4死匆牢摇V詹挥肴辍Sジ囱栽弧4笸酢=裾咴贫纫磺小H舳衔沂趁?不得济。如我之类非一切耶。王时报言。若与余肉。汝能食不。鹰即言曰。唯得新杀热肉。我乃食之。王复念曰。今求新杀热肉者。害一救一。于理无益。内自思惟。唯除我身。其余有命。皆自护惜。即取利刀。自割股肉。持用与鹰。贸此鸽命。鹰报王曰。王为施主。等视一切。我虽小鸟。理无偏枉。若欲以肉贸此鸽者。宜称使停。王敕左右。疾取称来。以钩钩中。两头施盘。实时取鸽。安着一头。所割身肉。以着一头。割股肉尽。故轻于鸽。复割两臂两胁。身肉都尽。故不等鸽。尔时大王举身自起。欲上称盘。气力不接。失跨堕地。闷无所觉。良久乃稣。自责其心。我从久远。为汝所困。轮回三界。酸毒备尝。未曾为福。今是精进立行之时。非懈怠时也。种种责已。自强起立。得上称盘。心中欢喜。自以为善。是时天地六种震动。诸天宫殿皆悉倾摇。乃至色界诸天。同时来下。

关键词(Tags): #随意灌水#西西#创世纪
主题:9983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