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国际政治斗争ABC -- 同人于野
共:💬190 🌺652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3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国际政治斗争ABC

      本文试图用一个非常短的篇幅,介绍大国,尤其是西方国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基本原理。这些原理当然不是我发现的,而是我从几本书里看到总结的。想通了这些原理之后,我发现那些国际政治方面的新闻突然间变得简单易懂。

      

      很多大学问家,甚至是国家栋梁,经常因为不懂政治斗争而吃亏,以至于很多人认为政治斗争很复杂。其实政治斗争很简单,关键在于把握基本原理。一旦把握了基本原理,慈禧那样短见的女人,甚至魏忠贤那样没文化的太监都能成为个中高手。我们不研究什么官场职场,我们只关心国际政治。二战以后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两条:民主和强权。这两个词看似简单,但如果不清楚地把握这两个原则的涵义,看新闻就会感到非常困惑。

      

      西方国家为什么那么在意别国民不民主?对这个问题网上有很多错误的看法。比如很多中国左派认为民主就是个幌子,是美国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是挟天子令诸侯的虚伪道德制高点,是阴谋。我们什么制度关你们什么事?你们有那么无私么?而很多中国右派则认为美国就是这么无私地在世界上推行民主。无邪派右派无法解释美国为什么跟沙特这样的极权国家结盟为什么扶植皮诺切特,有邪派右派则指出真正的理想国就是要对内民主对外狠。

      

      强权也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欧盟东扩,俄罗斯反感,我们好理解。但俄罗斯如果想要跟欧盟搞好关系发展贸易,我们也好理解啊?那么俄罗斯在反对欧盟东扩和加强与欧盟关系这两个冲突的政策上应该如何取舍呢?一般人可能就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了。美国为什么非得确保其军事力量的全球存在?大国为什么那么看重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些似乎都不是能够轻易回答的问题。

      

      其实之所以会有上面那些困惑,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往往是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去观察西方国家的国际政治策略。注意这个角度不同不仅仅是立场或者利益的不同,而是观念的不同。如果你不了解欧美国家国际政治的基本观念,就算让你完全站在西方的立场上做理性计算,有时候你也无法解释其种种作为。要想理解国际政治,必须掌握现代西方那些搞国际政治的人的思维方式。

      

      观念,或者说思维方式,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1950年代美国外交和战略家 Louis Halle 曾经说过一段非常发人深省的话。他说所谓外交政策,其实不是对真实世界做出反应,而是对那些有决策权的头脑中的那个“世界的图像”,做出反应。而这些人脑子中的世界图像,也就是他们的世界观,很可能根本就是错的。

      

      所以现在欧美国家在国际政治斗争中的种种手段,既不是完全科学的计算结果,也不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搞阴谋,而是那些西方政客脑子里世界观的真实反映。为了理解国际政治,我们就必须理解这种世界观。

      

      我们将会看到,欧美政客脑子中的世界观不是随机分布的,而是统一的。他们在同样的大学里学习了同样的国际政治理论,就好象中国古代所有官员都是儒家思想一样。民主和强权,是现代,也就是二战以后,西方政治思想中两条最根深蒂固的原则。

      

      西方国家从内心深处喜欢跟民主国家结盟,排斥不民主国家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道德不道德,而是出于一种信念,那就是民主国家对我们最安全。

      

      1960年代,有人对十八世纪到二战之间世界所有战争冲突做过统计,结论是从1789到1941年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有民选政府的独立国家之间。人们普遍相信,真正的民选政府不会轻易对外打仗。不但如此,人们还相信,民选政府可能会被极权政府打,所以民选政府应该联合起来。

      

      在2008年 Robert Kagan 的这本书《The Return of History and the End of Dreams》,其核心思想就是现在世界就是民主和不民主这两大阵营。不民主的国家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成为欧美民主国家的真正朋友。而相反,日本和韩国,尽管其文化背景与中国更接近,却被很多西方国家视为盟友。这种阵营分配跟文化,跟道德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安全!

      

      你可能会举出无数个论据来说明这种按民主来进行阵营划分是非理性的,但这就是现状,因为这就是西方政治的世界观。本文将会在最后部分说明西方政客的这种世界观可能已经落伍了,但此时此刻,这就是事实。

      民主带来和平这个观念,在西方政治思维中已经深入人心到了如此的程度,仿佛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就好比丛林中的动物:民主国家就好比是形象阳光的食草动物,而总数不多的非民主国家就好象阴险的食肉动物。

      

      食草动物之间虽然也有猜忌,但大体上是信任的。这是因为人们普遍详细一个国家的政府只要是民选的,其媒体只要是自由的,那么其政府决策必然是透明的,就不至于冷不防对别国发动攻击。而且同是透明的两个政府之间交朋友必然要容易得多。所以在现代国际社会之中,民主不民主这个标签绝对是第一位的敌友划分标准。

      

      一个不民主的国家跟食肉动物一样,其本身的存在对食草动物就是一种威胁,所以西方潜意识之中的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变成食草动物。所谓推行民主,所谓颜色革命,大体就是这么来的。

      

      那么既然西方政治认为民主等于和平,那么又怎么解释美国对别国发动战争呢?这就是国际政治的另一个原则了,那就是强权。

      

      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上混,到底追求什么?中国的政治学教科书可能会对自己的学生说,我们追求和平和发展,追求跟别国共赢。但美国的政治学教科书绝对不是这么说的。美国的教科书说,国际政治追求的东西不是别的,是 power。

      

      这个 power 具体到底指什么呢?我看过最简单明了的答案是 Robert Kagan 在《The Return of History and the End of Dreams》给的定义:

      『Power is the ability to get others to do what you want and prevent them from doing what you don't want. 』

      强权就是让别人做你想让他们做的事,并且不让他们做你不想让他们做的事。

      

      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上的追求就是控制别的国家,让他们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这就是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基本定律。

      

      我说这是一个基本定律,这是因为“控制别的国家”这个欲望是如此的潜移默化,已经成了国际政治上的一种本能。有时候你也不见得说得清为什么非控制人家不可,但你本能地就想对别国拥有控制权。大国本能地争夺对小国的控制权,而小国则只有被控制的份儿。什么“他是一个混蛋但他是我们的混蛋”理论,就是这种控制本能的表现。

      

      官场斗争首先讲“你是谁的人”,国际斗争首先讲这个地区是谁的后院,这个小国是谁的跟班。

      

      所谓国际政治斗争,归根结底就是“民主标签原则”和“强权控制原则”共同作用的结果,其它的一切考虑都是次要的。比如西方政治的两大派系,自由派和保守派,在别的问题上大有分歧,但在这两个大原则上则是一致的。

      

      注意这两个原则有时候可能会发生冲突。比如说一个民主国家如果想自己完全独立自主,不听你美国控制,美国是拿他当朋友呢,还是当敌人?如果这个国家很小,那么美国的选择必然是“强权控制原则”优先。

      

      再比如说如果一个国家愿意被美国控制,但是是一个极权国家,也就是说是“美国的混蛋”,那么美国是否就会把它当朋友呢?答案是“民主标签原则”永远有效。没有民主标签的国家永远都不会成为有这个标签的国家的真正朋友。这就好比说食草动物永远都不会跟食肉动物交朋友一样,尽管这个所谓的“食草动物”,其实一点都不比食肉动物老实。

      

      其实“民主标签原则”和“强权控制原则”这两个原则的背后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则,用吴思的句式应该叫“ 元规则”,这个元规则就是“安全第一原则”。在这个丛林世界混,安全是第一位的。相比之下,利益就不是第一位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只能算说对了一半。其实一个国家也没有永远的利益,今天你的利益在这里,明天你的利益可能在那里,只有对安全的需求才是永远的。

      

      强权原则的教父是芝加哥大学教授 Hans J. Morgenthau, 中国翻译成摩根索。每一个美国政治学者都学习过他的经典著作,《Politics Among Nations》,正是这本书直接左右美国的政治世界观。

      

      摩根索的根本见解是世界是怎么运行的呢?古代人相信世界依赖神的意志运行。马克思认为世界运行有一个必然规律,历史服从这个大规律。而摩根索认为这些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是一厢情愿的信仰。摩根索的理论排除意识形态,被称为“realistic”理论,一切以实用为本。他指出所谓国际政治,无非是国家对权力的理性追求,并给出了一系列这种权利斗争的“物理定律”。他说:

      『In the end, for men and nations alike, only one instinct matters: the twitch toward mastery of others.』一切的一切归结于要控制别人!

      

      这就是西方政客的世界观。一切行动从这两个原则出发,其它都是扯淡。因此要想理解西方国家在国际政治斗争中的所作所为,必须深刻理解这两个原则和其深远的影响。

      

      最后,如果我们跳出西方的思维方式,从一个完全客观的角度去看问题,那么这两个原则到底是对还是错呢?很多人认为是错的。用民主标签给国家分类和非黑即白有什么区别?未来社会,也许“控制论”因该让位于合作论了吧。基辛格曾经在哈佛大学任教,在他与周恩来的一次谈话中,他说,今天我们两个说的东西几乎在每个方面都与我在哈佛教的那些东西相反!

      

      原则都是用来违反的。但是如果我们都不理解这些原则,我们又怎么能谈论违反呢?

      

    --

      注:本文部分素材来自于一本刚刚出版的新书,The Age of the Unthinkable,作者 Joshua Cooper Ramo。这本书不是写国际政治,写的是非线性动力学。挺好看,推荐一下。

      

    元宝推荐:牛铃,
    主题:2189125
    • 家园 你被西方思想洗脑了

      看了这一段:一个不民主的国家跟食肉动物一样,其本身的存在对食草动物就是一种威胁,所以西方潜意识之中的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变成食草动物。所谓推行民主,所谓颜色革命,大体就是这么来的。

      觉得没必要看下去了。我们国家从秦始皇开始就是强权不民主的国家,那时两千年下来,侵略了几回?如果剔除非儒教文化的元朝,清朝前期,更是寥寥无几,相反我们倒觉得我们像是食草动物,经常被游牧民族袭扰。------------这样就在身边的例子楼主难道就视而不见?

      帖:2433165 复 2189125
    • 家园 1812 英美战争算什么?

      1960年代,有人对十八世纪到二战之间世界所有战争冲突做过统计,结论是从1789到1941年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有民选政府的独立国家之间。

      1812美英战争算什么? 这种骗人的话听着就头大。

      八国联军的八个国家, 去掉奥匈加上加拿大, 就是现在的G8. 王八蛋还是那几个, 只是换了一副马甲。

      好比学校里的几个恶霸, 管自己叫帅哥俱乐部。学校历史上帅哥和帅哥之间是没有斗殴的。 你被打了是因为你不帅。

      帖:2429734 复 2189125
    • 家园 西方国家从内心深处喜欢跟民主国家结盟

      民主国家是个偏正词组,主题还是国家。国家么是按利益结合在一起的人的有组织的利益集团。结盟么是为应付困难而发起的互助组织。结盟的原则还是利益。地理位置和结盟的相关程度可能要远远高于民主。

      二战时候美国和中国结盟作战,当是的中国该很不是个民主国家吧。1978中美建交的,美国不嫌弃非民主的红色中国,原则是当时有个庞然大物苏联。因为在当时中国是苏联的敌人。

      帖:2429686 复 2189125
    • 家园 不敢苟同啊。

      西方国家从内心深处喜欢跟民主国家结盟,排斥不民主国家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道德不道德,而是出于一种信念,那就是民主国家对我们最安全。

       食草动物之间虽然也有猜忌,但大体上是信任的。这是因为人们普遍详细一个国家的政府只要是民选的,其媒体只要是自由的,那么其政府决策必然是透明的,就不至于冷不防对别国发动攻击。而且同是透明的两个政府之间交朋友必然要容易得多。所以在现代国际社会之中,民主不民主这个标签绝对是第一位的敌友划分标准。

        

        一个不民主的国家跟食肉动物一样,其本身的存在对食草动物就是一种威胁,所以西方潜意识之中的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变成食草动物。所谓推行民主,所谓颜色革命,大体就是这么来的。

      其它不说,伊朗这个民主国家咋就成了邪恶轴心呢?

      帖:2429655 复 2189125
    • 家园 由此看,轮胎特保案在今天发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据说要价很高,那一定是跟民主有关的。

      帖:2429063 复 2189125
    • 家园 准确地说,规则是规范弱者的行为方式的

      强者是破坏规则并制定规则的。

      关于西方对中国的世界观,以前一个西方记者就和何新老师说过,大意:中国在我们西方人眼里就是一面镜子,我们把对它的理解和感情投影在上面。

      我的英国老师也说过:中国对大多数欧洲人而言,只是一个浪漫的地方。

      所以,意识形态斗争是第一位的。

      帖:2243964 复 2189125
      • 家园 规则是强者的武器,弱者的枷锁
        帖:2262033 复 2243964
      • 家园 是法国的索尔曼对何新说的

        索尔曼的原话是:

        为了使您对西方知识分子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我也想对您说两句。

        这就是:对他们来说,现实中的中国时并不存在的,我们对他也不感兴趣。

        对于我们,中国不过就像一个巨大的屏幕。自从17世纪以来,我们带着幻觉来到他的面前,然后把我们的各种幻想、愿望和感受,都通通抛到这块屏幕上。

        那次两个人的谈话,何新的评价是:

        上次会见一位外国记者。这位先生上下发散着贵族气。我这人你们都看见了,土头土脑。他伸出两个手指头跟我握手,带着一种傲慢。上来他先跟我侃了一堆闲话:说什么他不关心政治,他只是从文化角度关注中国的民主和政治改革问题。但当我说民主啊,它就是政治!不但是政治,而且是战略问题。在今天的世界上,民主已经成了大国用来在一些国家内制造内乱的战略武器,这时候,他原来是这么坐着--向后仰靠在沙发上,可是听到我说这些话时,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他可能读了一些西方报刊上研究和评论我的文章,好奇而来找我。他想知道,中国知识分子中,为什么有这样的人,有这样一种观点呢?我知道他的来意,就像今天来北大之前,我也知道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样。但是当我谈完这些观点的时候,却似乎出乎他意料,他赶快拿起笔来记录,在整个谈话的过程当中,他的姿态和调子,全变了。

          他讲外语,不过我有一个非常高级的翻译,那个翻译很棒,一句盯一句。我讲的话很硬。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我的观点是这位老爷没想到的,有的话似乎触到了他的痛处。而在后面他的谈话就似乎变成了一种答辩。说实话,我那天和他谈完话的感觉是,我非常快乐,我跟朋友们说我今天痛快极了,没这么痛快过!我把这位傲慢的老外给炼了!

        那次谈话,本来他也许是想教训教训我,结果是我给他上课。而他反反复复在那儿重复的就是两个字:一个是"噢",一个是法语的"是的"。直到最后谈到西方知识分子问题的时候,他才试图给我一个反击。他最后的那个答话,我印象很深,我也不得不佩服他还是有水平。中间有一件事,让我很感动,什么事呢?我提到了一位外国作家,是他们国家的人。我刚说完,翻译译过去,他就迅速而本能地反应说:谢谢你提到他!"这很体现了他的民族感情、爱国感情,以本国文化为自豪的感情啊。对这一点,我印象深刻。反过来,我就想,要是我们中国人,会如何?假如外国有人对我们提到孔夫子,我们会如何反应?我们可能会说,提他干吗? 2000年来中国落后,全是这个家伙造成的!别说他了!

        这位记者最后留下一段话,算是给我一个反击,那话也非常耐人寻味。他讲得既傲慢又很有趣,还不失身份。他说:"对于我们西方人来说,现实的中国是并不存在的,我们对它也不感兴趣。对于我们,中国不过就像一个巨大的屏幕。自从17世纪以来,我们带着幻觉来到它面前,然后把我们的各种幻想、愿望和感受,都通通抛到这块屏幕上。"谈完这句话,不容我答复他就站起来,说:"谢谢!"(握手)从而结束了这次交谈。

        这个话的含义是耐人寻味的。那里面仍然抱着一种对中国人的冷漠和傲视。你们自己去体会吧。后来报纸发表这次谈话的时候,把那段话删掉了。我觉得不该删。仔细玩味他的这些话,会知道他这里面隐含的意思:你们中国算老几?说实在的,我们对你们不感兴趣。我们之所以对它感兴趣,是从我们的立场和利益!

        帖:2245179 复 2243964
        • 家园 何新还是有些深度的

          他在八几年到九十年代初应该算是国家主义的代表人物了,尤其在当时遍地的自由化当中是个异类。

          帖:2429092 复 2245179
        • 家园 微笑,微笑
          帖:2262028 复 2245179
        • 家园 欧洲人谁都看不惯,典型的loser

          美国人暴发户,俄国人野蛮人,亚洲人黄皮猴子。。。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loser越多越好。

          帖:2262017 复 2245179
        • 家园 又重温一遍
          帖:2261985 复 2245179
      • 家园 英国普通人被洗脑的利害

        完全相信媒体,无药可救。而且这里种族歧视还是蛮严重的,等将来英国要是不行了,种族问题就出来了,英格兰人,苏格兰人,印度人,穆斯林,黑人。再加上BNP,SNP这些政党的宣传,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帖:2244952 复 2243964
      • 家园 自助是国家的必然

        无政府状态下的规范只能依赖国家自己同时当立法者和执法者,那么规范对大国的硬约束力就必然有限。它很多时候只是一种Rules,就像是常谈的国家一律平等这种话,大家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也是应该达到的未来和规范,不过当前不会变成事实。

        英国老师所说的应该就是指萨义德所说的东方主义。其实某种意义上中国人也有西方主义的嫌疑,把没得到的东西投影到了西方上面去。

        帖:2244713 复 2243964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