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续貂致南渝霜华 -- 龙王临天下

本楼:阅 24483 复 73 🌺86 🌵0 最近: 复0 🌺 🌵0
2009-10-02 21:04:42龙王临天下
1 续貂致南渝霜华

也分三点回复

第一、维语不可能有同汉语一样的地位,无关宗教、民族,只与公平有关。公平不是国家资源每个民族或者宗教平分,而是每个公民一份平分。要维语取得同汉语一样的地位,就意味着在语言教学方面几百万人口的维族同十几亿汉族平分国家语言教学资源,这完全不可能,就是今天的双语政策,也已经颇为偏向维族了。中国历史上数次灭佛,不是因为佛教不好,是因为和尚占了太多国家资源,超出和尚人口的国家资源,没办法,只能砍一批光头,踢回家种田纳粮,整完照信佛不误。国家资源,民族也罢,宗教也罢,每人一份,不许多吃多占,不然光头能砍,也未必不能剃小胡子。

第二、我在的地方是云南,没什么维族,但少数民族很多。我讲我经历的,在录用中,不但没有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反而多有偏向。我的同事中,回族、白族、纳西族,甚至我叫不出名字的族,比比皆是,都是愿意好好过日子的普通百姓,也从来没人注意彼此之间各是什么民族。想问一句,到底你说的歧视少数民族是什么意思,是说歧视少数民族还是说歧视维族?说是歧视少数民族,请不要随便把人家代表了,要是歧视维族,还是多多反省自身为好。奉劝维族同胞一句,中亚也罢,绿教国家也罢,穆斯林文明也罢,此皆不足持,在一个国家就要好好尽一个国民的本份,不要想着有谁做靠山,就要超国民待遇,否则不是国家歧视维族,而是维族自外于国家。

第三、没什么好说的,公职人员就不该信教,政教分离是正常国家最起码的政治原则。世界文明之中,中国文明是唯一没有神权压倒政权的,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一句话,政教分离原则大于宗教自由原则,想的通是这样,想不通也是这样,不然移民去绿教国家好了,保证欢送。

主题:2463591
2010-02-08 23:02:15无事忙
2 内详!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可通过工具取消

提示:此次送花为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帖:2713892 复 2463591
2010-01-24 17:45:15
coo
2 公职人员就不该信教

公职人员就不该利用公职传教

帖:2681734 复 2463591
2010-01-24 06:38:55驿寄梅花
2 中国至周朝以后就不是神权国家

期间虽有反复,但是主流。根本是中国是农耕,因为深受神权所害,其次王权对神权的压制。

帖:2681022 复 2463591
2010-01-20 21:57:07
利害
2 其实说白了:

轮子并不是同情其他宗教,只是TG和中国太强大,自己单独搞不垮,找帮手而已。

帖:2673931 复 2463591
2010-01-20 13:29:56南渝霜华
2 现在才看到

1,没说在全国范围取得一样的地位。在局部则未尝不可。事实上现在也就是这么做的。

2,我都忘记原话是什么了。

3,这我要反对你。谁说“政教分离”等于“公职人员不能信教”?美国是政教分离的正常国家吧,难道美国的公务员都是无神论者?政教分离的内涵是宗教信仰不能干扰行政运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从公务员队伍中清除的是极端宗教势力——这些人毫无疑问是会把个人的信仰凌驾于对政府和国家的忠诚之上的。

帖:2672989 复 2463591
2010-01-21 08:59:52龙王临天下
3 再说几句

1、现在谈教育资源,维族已经多吃多占了,双语教育,一人吃两份,应该退赔。

2、专门提醒了。

3、不要当美国说事,美国以至整个西方都是基督教国家,都信教或是大部分信教,中国是世俗国家,绝大部分人不信教。完全两会事,再说了,美国从来不是个好榜样。

帖:2675068 复 2672989
2010-01-21 21:12:48南渝霜华
4 退赔?

藏族也是双语教育,也要退赔?

一个基督教国家,一半人口是基督教保守派,还能容下这些穆斯林,中国又有何不能?建议你去读一下明代“以儒释真”的典籍,看看中国文化能不能容伊斯兰。他们的穆圣人不也说了吗,“学问即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

当然,不喜欢美国这种搞法的多了去了,同人于野不就发过一个很有价值的读书笔记吗?不过我看河友对那个加拿大右派也不是很待见嘛。怎么,你要为作者老哥背书?

【读书笔记】America Alone:欧洲穆斯林化与西方的衰落

帖:2676226 复 2675068
2010-01-22 20:27:53bbceve
5 MSL

西方的容纳性也有限,在民主制度下许多社会性的排斥是难以消解掉的,白人死活不选穆斯林阿裔也没办法,在06年前的阿裔议员清一色信基督(不清楚非阿拉伯MSL在美帝是什么情况)。同样的问题华裔也存在,华裔政治人物似乎也有不少是除了基因来自天朝外其他一律是美国标准的主。

 

然而,阿裔美国人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主流美国人对于阿拉伯世界的印象不好。十字军东征、阿拉伯产油国家对西方的石油禁运、1972年奥运会以色列运动员遇难事件、媒体关于伊斯兰/阿拉伯世界和恐怖主义事件的片面报道和以色列/犹太人的宣传攻势,以及反恐政治等,无不使得美国人选择疏远阿拉伯世界。一些美国政治人物也选择疏远阿裔美国人,甚至连他们捐献的政治资金也不敢接收。2000年希拉里(克林顿总统夫人)竞选参议员时,就明确拒绝了来自阿裔美国人的政治献金,理由是阿裔美国人是“阿拉伯人”。美国政治学者包括阿裔美国人的研究都表明,阿裔美国人的政治能量,无论是选举还是游说,都无法与犹太裔美国人相比。【注释】Yehuda Lukac and Abdalla M. Battah ed.,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 Two Decades of Change (Westview Press, 1988), pp.238~259; Wilbur C. Rich ed., The Politics of Minority Coalitions: Race, Ethnicity, and Shared Uncertainties (Praeger, 1996), pp.257~267; Janice J. Terry, U.S. Foreign Policy in the Middle East: The Role of Lobbies and Special Interest Groups (Pluto Press, 2005).【注尾】但富有政治意味的是,无论是阿裔美国人游说组织自身还是亲犹游说组织,都故意夸大阿裔游说组织的实力和影响力。【注释】 Mohammed E. Ahrari ed., Ethnic Groups and U.S. Foreign Policy (Greenwood Press, 1987), pp.45~64.【注尾】阿裔美国人的游说活动对于美国政治的影响力很小,至于对美国中东政策的影响力就更是微乎其微。【注释】Philippa Strum ed., American Arabs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 Washington, D.C.), May 5, 2006, p.12.【注尾】阿裔政治组织的另一个主要关注点就是社团利益。他们在这一方面的成就也是有限的,美国民众对于他们的支持更多地是在道义上而不是在政治行动上。【注释】Philippa Strum ed., op.cit. p.13.【注尾】

  由于美国官方和媒体大多错误地将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相联系,阿裔的政治精英多半都不是信奉伊斯兰教而是信奉天主教(主要来自黎巴嫩)。从1959年到 2006年,所有17位(含2位女性)阿裔参议员/众议员都是天主教徒,并且其中16位是黎巴嫩裔。在这些政治精英中,从性别来看,仅有2位女性;从党派来看,仅有6位共和党人。而且,令人感叹的是,这些阿裔政治精英的当选,大多与其阿裔背景和社团没有关联。例如,南达科他州曾经选出的两位阿裔参议员詹姆斯阿布雷兹克(James Abourezk)和詹姆斯阿布德诺(James Abdnor),而该州的阿裔人口(1990年的人口普查表明,该州的阿裔仅有1237人,占该州总人口的0.18%)在全美各州中仅排名第42。缅因州、新罕布什尔州、密歇根州等地的情况无不如此。【注释】Philippa Strum ed., op.cit. pp.14~15.【注尾】问题的关键在于,除参议员詹姆斯阿布雷兹克外,【注释】James G. Abourezk, Advise & Dissent: Memoirs of South Dakota and the U.S. Senate (Lawrence Hill Books, 1989).【注尾】其他阿裔政治精英对于有关阿裔社团的利益几乎漠不关心。【注释】“Directory,” Middle East Insight, January/February, 1998, pp.95~135.【注尾】

  当然,阿裔美国人在政治方面的能量有限,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政治上完全无所作为。在一些事情上,他们还是取得了成功。例如,阿裔通过其成功的政治游说,使得其“白人”身份获得了美国最高法院的确认,从而确保其美国公民身份和相关权益。【注释】Ian F. Haney López, White by Law: The Legal Construction of Race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96).【注尾】密歇根州迪尔伯恩(Dearborn)的阿裔组织了迪尔伯恩东南社区委员会(Southeast Dearborn Community Council, 简称SEDCC),成功地抵制了州政府将他们圈进某一特定区域的企图。【注释】Barbara C. Aswad ed., Arabic Speaking Communities in American Cities (Center for Migration Studies and AAUG, 1974), pp.53~83.【注尾】

不过MSL在美国过日子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美帝那边不比欧洲高福利,好歹都要干活。至于行政强势的天朝在类似问题上的对应手段数目在理论上应该更加丰富。

帖:2678287 复 2676226
2010-01-22 22:28:21
南渝霜华
6 后面给镭射的回帖里面

有个链接,是关于穆斯林在美国整体境况的论文。

帖:2678483 复 2678287
2010-01-23 01:11:49bbceve
7 MSL

我们链接的文章没什么冲突,美国的MSL过得中规中矩。宗教冲突起作用的地方有,受气难免,但是并不到生死存亡的程度。世俗化浪潮下极端派的行动对眼球的抢夺作用很强,造成了与其真正实力不符的幻象。现实中中东的极端派与其说是世俗化的失败更像中东经济政治迷局下的结果。相比之下同样是MSL国家,马来西亚和印尼就比较中庸。

帖:2678679 复 2678483
2010-01-22 11:31:40镭射
5 另外再加一句

一个基督教国家,一半人口是基督教保守派,还能容下这些穆斯林,中国又有何不能?

基督教国家可以容下穆斯林,那是因为伊斯兰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容忍基督教。这个条件在中国并不存在。

帖:2677744 复 2676226
2010-01-22 22:28:32南渝霜华
6 那倒不见得

明朝年间,伊斯兰教在中国混得就不错。如果王岱舆他们的project能持续下去,伊斯兰教就中国化了。

帖:2678484 复 2677744
2010-01-22 23:08:37
镭射
7 岱舆他们的project为什么没能持续下去,你想过吗

不要告诉我是清廷压制的结果。

帖:2678550 复 2678484
2010-01-22 23:28:45南渝霜华
8 我只是强调那是可行的、有价值的

王岱舆、刘智在南京,离西北回民聚居区隔了千山万水。在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下,西北来个旱灾就会催生骚乱,并不具备儒家和伊斯兰融合的宽松环境。但是,王、刘以及马注、马复初等推动“以儒诠经”的大师,在回族是得到认可和推崇的。正因为如此,在九十年代国学复兴的大背景下,王岱舆等人的著作也得到了更多的重视。我认为传统文化的复兴是大势所趋,那么顺应这个时代潮流,在物质基础比从前坚实很多的情况下,从思想文化、意识形态的角度入手促进民族问题的解决,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

帖:2678569 复 267855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