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天下大乱――祸从天降 -- 一直在看

本楼:阅 254004 复 153 🌺906 🌵53 最近: 复0 🌺 🌵0
2005-01-09 21:40:24一直在看
1 【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天下大乱――祸从天降

写《父亲的空军生涯》,写到了文革、写到了天下大乱、写到了那场浩劫带给我们的国家、带给我们的民族、带给我们老百姓的到底是什么。听到了这么一种说法:“我没有经历过文革,所以对文革没有什么感觉,也不反感。”一副事不关己的轻松态度。

这一切一切还用去亲身经历吗?!难道从过来人的记述里,我们得不到任何教训吗?平反又怎么样?官复原职又怎么样?那些死去的“牛鬼蛇神”、“武斗烈士”,那些正直风华绝代却拿青春去上山下乡的年轻人,那些壮志满怀要去解救全世界的“革命者”。。。当亚洲的大部分国家大力发展经济时而我们却把全部精力放在“阶级斗争”上。。。可笑吗?可悲吗?还想再来一次吗?那些美化文革的别有用心的人,您有下一代吗?如果有的话就让他们去上山下乡吧!让他们去互相撕咬吧!让他们去泯灭人性、去监视、举报自己的亲人吧!让他们过“艰苦奋斗”、一穷二白的日子去吧!还怀念文革吗?那就去吧!

我痛恨文革,我痛恨那个让人性中的“恶”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年代。我鄙视那些为文革翻案或者睁着眼说瞎话美化文革的人。我鄙视那些记忆短暂、对那些文革受难者的悲惨经历吹毛求疵的人。那些持:“我没见到,你拿不出证据,所以整件事就没有发生过。”论调的人。跟那些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惨案却至今不肯承认的刽子手、王八蛋们有什么不同!?

我们的祖国是多灾多难的,我们的人民是多灾多难的。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永远不再遭受同样的痛苦,为了我们的祖国的繁荣富强,为了我们的老百姓永远幸福的生活。我们要以史为鉴,时刻警惕,永不忘记!

根红苗正的父亲,热爱祖国的母亲,似乎什么样的政治风暴都不应波及到这样的一个家庭。

但现实却总是出人意料的。

1969年11月,完成复杂气象教学任务的父亲从浙江嘉兴返回部队――华北某空军基地。正好赶上林彪一号令,部队一级战备,所有人员取消休假,准备打仗。父亲自然也不例外。

转眼到了1970年1月,父亲很久没有接到母亲的家信了(正常情况下,他们每周通两封信),父亲觉得有些反常。

一天,父亲接到通知,要他执行一个紧急任务,立刻到北空保卫部报到。父亲一下火车,就被部队的车接到北空司令部,有关领导跟他谈话,要父亲执行这样一个任务:

把家搬出北京(部队派车、派人),家属随军到部队,2天内完成。

到母亲单位后,不许与任何人争吵,不许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不许发脾气。

母亲单位的任何人说任何话,都不许反驳,只能听着。

立即执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告诉父亲。

要解释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就要从头说起:

按阶级分析的观点,我们家最值得关注的阶级异己份子应该就是我母亲了。

她是归国华侨。

我的姥爷因为过关卡时不向日军岗哨鞠躬,被日本鬼子打成重伤去世后,母亲从此就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盼着自己能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可以保护老百姓不受外国人的欺辱。

上中学后,母亲参加了马共在新加坡华校里的外围组织,用演话剧等形式,到处宣传进步思想。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1950年10月,年仅14岁的母亲就毅然回国。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母亲虚报三岁参军,加入我人民空军部队。

详见拙作《父亲的空军生涯――莫须有》/article/249409

1954年母亲从部队复员,经过三年的学习后,母亲中专毕业分配到北京农业机械厂当技术员。这个厂后来曾经成为我国最大的汽车内燃机制造厂之一,现在自然也逃脱不了大部分大型国有企业的命运――工人下岗,工厂土地被卖,成了房地产开发商的利润增长点。

母亲一回国就积极要求进步,在部队顺利的入了团,但向党靠拢的过程就显得相对漫长,大概积极要求进步了将近10年,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父亲参加空军后,收入在当时算比较高的,老家的亲戚们自然把父亲的工资当成手头紧时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特别是父母亲结婚后,北京的家就成了迎来送往的免费“旅店”,客人不断。

由于母亲的海外关系,我们家的动态本来就很容易引起一些警惕性强的“卫士”们的关注。现在我们家又来来往往这么一批操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鬼鬼祟祟、土了吧唧的陌生人。有些人更是提高了“警报”的等级。

一次,大概是1960年左右,我的奶奶和叔叔(父亲的弟弟)来北京家里住。可能是住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警察同志上门“摸情况”来了。

写到这我说几句题外话:那就是我们老家的方言问题。父亲是浙江永嘉人(听说永嘉人杰地灵、楠溪江也很美,有机会我一定去回去看看),老家的方言很多,说“十里不同音”一点也不夸张。由于小时侯跟奶奶呆的时间很长,我一直以为自己听的懂浙江话,起码听的懂永嘉话。但现实是残酷的,实际上我只听的懂奶奶那个村的“老家话”,其他村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外语了。

我们的老家话挺有意思,例如普通话里“不”这个字,我们老家就念“NO”,跟英语发音一模一样。

奶奶第一次到北京时,“NO”的我母亲一愣一愣的,不明白这个浙江山沟里出来的老太太为什么会讲英语!

咱们再回到警察同志到我家家访的事,警察见了我奶奶,问:

“老太太,您从哪来呀?”

“南越(应该是永嘉南岩,岩这个字在老家话里念‘越’)”这警察一下提高了警惕:南越?美帝国主义的控制区呀!

“那跟您一块来的那个小伙子是谁呀?”

“我儿子。”

“他从哪来?”

“刚乡(应该是江西)。”这警察同志不由打了个机灵,心说什么“刚乡”肯定是“香港(英帝国主义的地盘)”,亏得咱知识丰富,要不非被这老太太蒙喽!

表面上警察同志不动声色,稳住了我奶奶。转头这老兄就把这情报汇报给上级了。

从此之后,我们家就成了当地派出所的内控对象,被严密的监视着。

母亲自然是蒙在鼓里,依然积极要求着进步。直到有一天。。。

厂领导告诉我妈说上级有人要找她谈话。见了面才知道是两个自称是市委组织部的干部,要跟我妈谈谈。

母亲很高兴,以为是上级机关派人来关心一下本厂要求进步的职工呢。通常“入党积极份子”经过这样一次谈话后,就该被发展了。

同时也有点困惑,因为这次来谈话的干部级别太高,市委组织部的!可能是重视归侨吧。

于是我妈就一个劲的汇报自己如何克服困难、努力学习,如何与自己的缺点作斗争以及自己最近的思想动态。

整的俩组织干部哭笑不得,于是点了我妈几句,暗示她多谈谈家里复杂的社会关系。

这个问题对我妈来说,介绍起来可太熟练了。回国以后,自己都记不清楚交代过多少次了。

于是我妈把自己的家庭介绍了个溜够,什么我姥爷怎么去世的、家里还有什么人、都是干什么的。。。最后还向组织干部表态:自己一定勤奋努力,争取为祖国多做贡献;真心真意、决不含糊、哪里需要、哪里艰苦就到哪里去。。。等等等等。

最后谈的两个上级领导忍无可忍,打断了母亲的“准入党宣言”。问她:

“听说你婆婆是从南越来的?”

“我只知她是从浙江永嘉来的,没听说她到过南越呀?”不过母亲想起我奶奶一口一个“NO”,也糊涂起来了,于是又答:

“这事还要问一下我爱人,他从没提过我婆婆出过国。”

“那你小叔子是不是从香港来的。”组织干部又问。

“他在江西(共青城)呀,到没到过香港我也要问一下我爱人”。

谈话结束后,我妈就生起我爸的气来:“好你个‘一直在飞’,家庭情况这么复杂,还瞒着我!”

等父亲从福建一回来,我妈就审问他。

问的我爸是一头雾水!这哪跟哪呀?莫名其妙!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这事连北京市委组织部都惊动了,真是说不清楚了!

父亲连夜赶回部队,找有关领导汇报此事,会同部队保卫科长等人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查阅相关档案,发现了XX民警当时跟我奶奶的谈话记录。这才真相大白,后经过部队与地方政府协调、对这一误会做了定论,撤除销毁了所有相关材料,算是清除了我们家的一个“历史污点”。

文革开始后,天下大乱。知道一点内幕的父亲一再叮嘱母亲千万不要参加任何派别。但事与愿违,眼看着厂里的老领导,老劳模都被打成“走资派”“反革命”,被批斗、被殴打、被扭成喷气式、被剃成阴阳头。良心和良知使母亲成了同情“走资派”们的“保皇派”。

旁观了那么多的整人与被整,对“阶级敌人”的残酷斗争,对黑五类的“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看到的和听闻那么多老领导、老上级的被打倒。一幕幕人间惨剧的发生,使顶着一个“海外关系”帽子的母亲非常的惶恐不安。生怕哪一天,这个已经交代过无数次的“关系”会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什么麻烦。一边暗暗的安慰自己,希望回国这么多年的积极表现,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进步和对祖国的热爱。

由于各地武斗失控,196X年,解放军进驻各大单位,实行军管,全国各地的局势才慢慢被控制住。母亲的单位也不例外的实行了军管。组成了由军宣队、工宣队、和一些被解放的老干部、老劳模组成的领导班子。

其实真正的领导,还是军宣队的那几个人。

1969年底,有两个来自北京卫戍区的护士开始审查母亲单位每个在册工作人员的背景资料。

渐渐的,母亲的经历引起了这两个护士极大的“兴趣”。其中一个护士的什么亲戚也参加了空军,所以她自认为很了解飞行员的配偶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政治清白”要求。母亲的条件显然的不符合她们的标准。

两个护士很兴奋,觉得她们挖出了一个嫌疑很大的潜伏了很久的“阶级敌人”也许还是个打入我空军内部的特务呢,立功的时候到了!

于是组织工宣队的人一起商量怎么找到突破口,群策群力,一定要找到我母亲的特务犯罪证据,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同时决定,先不要向上级请示了,到时候直接请功就行了。

于是就布置工宣队的同志们去我家“帮”着收拾东西。说到这我还真要感谢军管。此时的群众不论是斗争策略还是觉悟都比文革初期提高了很多。做事情是很讲究原则的,抄家的事是绝对不干的,他们到我家是去帮着收拾东西!

这一收拾还就真有收获。在我们家发现了一箱“军用品”!

1968年X月,父亲部队从杨村调防华北某空军基地。正要搬家时,父亲接到命令要带一批新飞行员到四川大足空军基地进行复杂气象飞行训练(详见拙文:父亲的空军生涯―天下大乱―简单任务―复杂气象)/article/300202

/article/295995

部队的新驻地还来不及给父亲分配宿舍,他只好将一些不用的行李放在一个柳条箱里,存在北京家中,这一放就是一年多,这期间母亲也没打开看过,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父亲执行完任务回部队,又赶上一级战备不能回家,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把这箱东西运回驻地。

军宣队和工宣队的同志们兴奋极了,如获至宝,连忙在箱子中寻找违禁品,最后很有收获,列表如下:

老式伞刀一把

手枪套一个

飞行服一套

子弹壳数个

航校学习教材很多(有些封面上有“注意保密”的戳子)

剪报集一本,某页剪报内有刘少奇的相片一张

真是太反动了!我母亲肯定是打入我空军内部的新加坡(新加坡于1965 年建国,我母亲1950年回国)特务!

初战告捷,于是开始了对母亲的审讯。审问的重点是这些军用品的来路和要母亲交代出犯罪事实。

审讯是很讲策略的,除了连蒙带诈以外绝对没有触及皮肉的严刑逼供。

母亲自然解释那个箱子是我父亲存放在家里的,自己从没打开过箱子,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审讯人员一再暗示母亲,他的丈夫已经被关起来了,犯了严重的错误。现在只是要看母亲的态度是否老实,交代是否全面,其实组织上早就掌握了一切证据。

母亲一下紧张了起来,联想到父亲在四川时说过的“大逆不道”的话,又想起父亲平时对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等被打倒的老革命的同情。这时母亲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是不是自己的丈夫说了什么反动言论,被人发现之后举报了?

说到“言论治罪”,父亲部队是有先例的:文革期间,江青对某造反派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讲话,大意是:你们不听毛主席的教导,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有两个飞行员聊天时就这个讲话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说怎么江青把自己放在毛主席之上了。。。被人举报后,经过审讯,又挖出这两位的更多反动言论,结果每人被判处10年徒刑!

想到这,母亲决定不再回答任何询问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说的越多,话里就越容易有漏洞,不开口是保护自己的丈夫、自己以及全家的最佳方式。

从这一刻起,母亲被软禁了,与外界一切联系都被中断,父亲寄来的信被全部扣留,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小:从不许出院门、不许出楼门到不许出家门。前来讯问的人的态度越来越坏,好象已经判定我们全家已经成了人民公敌。

偏偏奶奶已在前一段回了老家,如果她老人家在的话,情况会好一些,因为奶奶当年曾经和爷爷的队伍一起在山上为躲避国民党武装的追杀,开过枪,打过仗。遇见这种情况,奶奶绝对不会象母亲一样任由那些人“瞎诈唬”,最起码也可以照顾哥哥姐姐的生活。

记的纳什发表的有关“囚徒困境”的理论,充分论述了两个被分开关押的同案犯所遇到的困境,纳什还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此时的母亲应该就是深深陷入了类似的困境中。

写到这,请朋友们原谅我的语无伦次和条理不清,在写自己的家人所遭受的苦难时,我很难保持冷静和风度。

第二天,军管会的主任(军人)来向我母亲交代政策,要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与组织合作!

母亲绝望了,因为根据文革开始以来的经验,这种级别的领导出面交代政策,意味着整件事情升了级,看来那些人暗示的自己的丈夫已被关起来的话是真的。怎么办?还是不能开口,绝对不能把丈夫平时的言论“坦白”了,那样的话,自己的全家将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许离开家门,母亲“绝食”了。这可苦了我的姐姐和哥哥,没有人做饭,稍微懂点事的姐姐带着还不懂事的我哥,天天去食堂打饭。母亲开始还吃一些孩子们剩的饭菜。可渐渐的,她脑子乱了,想不开了,没有了食欲,也不怎么吃东西了。

一天晚上,已经是深夜了,母亲还是呆呆的坐着,她实在想不通:自己热爱祖国、回到祖国的怀抱,自己那么爱国,为什么有人还是那么不信任自己?把一个爱国的归侨当成间谍、特务来审问。丈夫生死未卜,这种精神折磨还不如死了算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上抗美援朝战场,如果那时牺牲了,是为祖国为人民,是光荣的,死而无愧、死而无憾。现在这样窝窝囊囊的,真是死不瞑目!

母亲起身向阳台走去,她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准备从三楼跳下去。母亲拉开了阳台门,突然,衣襟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拉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女儿,姐姐说:“妈妈,您干吗去呀,回来睡觉吧。”姐姐的声音是颤抖的,姐姐是紧张的,姐姐已经被那些军宣队的队员们审问过好几次了,姐姐是懂事的、她明白家里有了“大麻烦”,小小年纪的她,也失了眠。

看着女儿怯生生、无助的样子,看着熟睡中的年幼的儿子。母亲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我死了,孩子们怎么办?自己是“畏罪自杀”,孩子们也会成为狗崽子,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我要活下去!即使坐牢也要活着出去看结果!”

母亲想到了海外的亲人,想到了我的姥姥临去世前还念着自己的名字。想到了追随自己回国的妹妹,这一切的一切,使母亲坚强了起来。

母亲的沉默使军管会的人很头疼,因为他们知道,光凭父亲柳条箱里的那点东西,是很难给我父母定下什么“大罪”的。于是他们想将此事搞大,把父亲的这个“案子”通报给北空。希望他们配合,一起揪出这个隐藏已久的“间谍小组”。

北空有关部门经过调查,给了他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一直在飞是一个政治可靠、军事素质过硬的同志,他的爱人是从北空复员的战士,已经经过多次内查外调,政治上没有问题。

一直在飞柳条箱内的物品是每一个飞行员都有的,没有什么特别的。

军管会的人下不来台了,鉴于北空的态度,不能明着审讯母亲,但他们还是希望在什么地方找到突破口。

一个女工宣队员进驻我家了,晚上,失了眠的母亲发现这个工宣队员在以为大家都睡着后,开始起身寻找着什么:她悄悄的摸遍我们家的所有被子(被里、被面、被角、被边),她把凳子翻过来寻找有无可以隐藏间谍工具的机关。

探询一切她认为可能有暗道机关的地方。。。她――当然是什么也没发现。

白天来的“爱憎分明”的人,对母亲不是横眉冷对就是怒目而视。没有一个同事或是朋友敢来我家。这时的母亲是孤立无援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答。外面进行的一切她都不知情。为了自己的家庭和亲人,母亲顽强的支撑着,同时也憔悴着,衰弱着。。。

还是有一个人敢来看母亲,那就是黄润萍伯伯――他是一个老劳模,黄润萍仓库管理法的发明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曾受到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也因此在文革初期被批斗、殴打。此时刚从“牛棚”中解放,“三结合”当了车间主任。母亲参加“保皇派”保的就是他们这批老干部、老劳模,因此对黄伯伯,她是信任的。

看到母亲的样子,黄伯伯也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讲:“你怎么能不吃饭呢?不管怎么样,饭是一定要吃的!”

黄伯伯为我家做了一顿饭,母亲吃了被软禁以来的第一餐饭。这餐饭,母亲记了一辈子!

为了写好这篇文章,我联系了家里每个亲历这件事的人。哥哥那时还小,模模糊糊只记得母亲抱着姐姐在哭,姐姐在劝妈妈开口说话。姐姐记得军宣队的军人问她母亲平时说什么,做什么。还记得母亲要她睡觉的时候要穿袜子,万一妈妈晚上被抓走,不要追出去,要照顾好弟弟!

母亲给我写了厚厚一叠材料,说明整个事情的经过。

父亲只记得母亲后来有了后遗症,老是觉得有人监视她。

母亲是坚强的,虽然不吃饭,但她给自己冲糖水喝,为的是挺下去,看到结果。

母亲病倒了,抽筋、卧床不起。

军宣队慌了,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审讯,什么犯罪事实没查出来,眼看着要出人命,父亲此时是个空军飞行员,母亲的身份毕竟还是军属,他们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最后不得不上报北京卫戍区,请求北空帮忙处理。

父亲部队保卫科的科长到了北京,看到母亲不说话,面无表情的样子,也是束手无策。问母亲问题母亲也不回答。急的姐姐在背后不断的捅她:“您说话呀,就跟他们说吧!”

母亲此时已经不信任任何人了,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记下自己的任何一句话。因此,她依然沉默着。

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那一幕,父亲进京了。

在北空司令部接受了这么一个任务,父亲感觉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赶回家见到了母亲。

说来也怪,看见父亲回来,神态、装束一如往昔,一直不开口的母亲立刻精神了起来。跟自己的丈夫说:“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父亲的到来,使家门口的岗哨消失了,母亲终于可以自由的出去了。一家人来到一个饭馆,母亲开始向父亲介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讲述了这些天的遭遇和自己的担心。

听着听着,父亲的眼圈红了,看着一双儿女兴高采烈的吃着饭,欢喜的笑着,说了母亲至今没有忘记的一句话:“这两个孩子,还这么小,他们怎么会知道大人心里的苦呀!”

吃完饭,父亲揣着枪去找那个军宣队主任去了。

见了面,父亲问:“听说我的东西在你那?”

“哎呀你可来了,我这就放心了,你爱人有点想不开。”军宣队主任回答。

“我的东西呢?”

“在这,在这,我帮你搬回去吧!”

就这样,柳条箱又回到了我们家。

第二天,北空来车搬家,父亲听到一个围观的人说:“他们是华侨,怎么可能跟我们无产阶级一条心?”

1970年1月,凛冽的寒风中,我们家离开了北京。

由于我们家搬的突然,军宣队和工宣队的积极份子们也觉得丢面子,对我们一家人的去向秘而不宣。有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单位都流传着各种关于我们家的“传奇”。

有的说我母亲自杀了。有的说我母亲被判刑关起来了。最离谱的是:我母亲的牙齿里藏着一台发报机。。。

经过了这么多磨难,母亲还爱国吗?

90年代中、后期,退了休的母亲在国外住了几年,我们经常通电话。

母亲总是乐呵呵的忙着,一会告诉我:去看祖国来的军舰了!排队看了两次!还跟战士留了影,我们的军舰真威风!

一会告诉我:今天上午去游行了,庆祝香港回归,晚上去参加领事馆的庆祝酒会了,跟领事合影了,他是你姐姐的同学。

又有一次,母亲说:“我今天教训了一个台独,他老是说什么自己讲台语!我告诉他,根本没有什么台语,那就是闽南话!我在新加坡的时候就讲,除了闽南话,我还会客家话,潮州话!都是中国话,什么台语!”

还告诉我,那个台独,根本不敢反驳,语气中透着自豪和骄傲。

2001年的那个夜晚,一家人坐在电视前,屏住呼吸,焦急的等待着宣布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

自以为成熟的我矜持着,满不在乎的无所谓着,手却是攥着的。心里认为经过了一些风雨的自己,喜怒怎么会形于色。

当我听到北京胜出的那一刹那,看到父亲在鼓掌,母亲在鼓掌,太太在鼓掌,女儿在鼓掌,奇怪的是,怎么我的手,也在拍着,大家的眼眶好象都有点湿。。。

不要笑话我们的幼稚,不要笑话我们的没有城府,我们永远是祖国的儿女。

我们一家依然,仍然,永远热爱着祖国。

谢谢

下集预告:父亲的空军生涯――天下大乱――重归故里

关键词(Tags): #一直在飞(朴石)#空军生涯(朴石)资深推荐:蜜饯,萨苏, 通宝推:大地窝铺,一介书生,唵啊吽,jboyin,朝之阳,小李药师,二宝,廖石,燕庐敕,米宝,★★★,静处闲看,山远空寒,
主题:304210
2014-01-08 15:34:23
raindrops
2 西西河怎么来了这么多政治教员?

连~一直在看~的镇河贴都不放过?F

通宝推:在跋涉,赵沐浴,我来也,
帖:3965110 复 304210
2014-01-11 07:25:40超级拖拉机
3 踩在名人头上,是追逐名利者的捷径

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从来不缺急功近利又缺少某种德行的人。这就是江湖。

挖起大家推崇的东西,标新立异地踩上两脚,观点还相当的与时俱进。这种伎俩什么时候都有,尤其是在政治、舆论风向发生变化的时候。

呸!

帖:3966139 复 3965110
2014-01-10 01:53:42
okcgb
3 大环境使然

右了三十年,该左转了。美国还两党轮流执政呢

帖:3965726 复 3965110
2014-01-09 23:01:46大汉铁骑
3 支持文革就是政治教员?

河牛骂文革不算什么;我们反驳就是政治教员了?!

您这是连最基本的公平与平等的原则都没有了。

帖:3965639 复 3965110
2014-01-09 15:08:36
石工
3 这不是在“破四旧”嘛,还真有红卫兵的粉丝呢

真理在手当钢鞭,想打谁打谁,打完了把钢鞭一丢,该干嘛干嘛。

最后一贴。销号。

帖:3965551 复 3965110
2014-01-09 01:34:55
一个地址
3 难道有法律规定只许穿一件马甲

帖:3965322 复 3965110
2014-01-08 17:47:57
一马平川
3 这就是几年来河水混浊化的反应

帖:3965127 复 3965110
2014-01-03 20:03:30捣江湖
2 本来是不打算掺和这类帖子的。

样的眼光和没有革命的眼光和立场,我就觉得这红一代和其后代资一代,差别就是很大。我不是没有站在你的立场考虑过这类问题,你作为个体反应也很正常,人之常情。但是如果你真的研究了解过历史,当你看这个问题是放在当时的具体历史环境来考虑问题(我知道这对你来说肯定有些困难),假如你是共和国的领导人,你具有不同与蒋介石(那个49年后和日本人联手成立影子部队的人,49年前成员为坐在人民头顶的地主资本家和抓壮丁的队伍的头子)一样的思想,你看过自中国人以来绝大多数历史而要带领一群跪了几千年的人在帮助他们站起来的人,对历史的重演看的不爽的人决定要做的什么的人来说,你觉得发动文革是不是应该?因此 如果不考虑私情,假如你是个外星人,假如你不是高官,地主/资本家等,你换过角度看看,如果你要解决那么一堆事,你该怎么干?你会干的比他好吗?如果那辆巴士你会眼睁睁的看着它坠崖吗?因此第一问题:为什么要发动文革,不发动行不行?我们在调整预防什么?第二个问题:如何发动?计划会落空吗?会失去控制吗,打击面大吗 效果好吗?是不是想要的结果?冤枉了人怎么办?

无疑,你的父母是被冤枉了,既不该被整的好同志。但当时的环境是照此下去 国家不国,共产主义让位资本主义,人民受二茬哭。在此篇中我看到的是你只是看到了你的父母没有看到人民(你的想法是:难道在纪念父母的时候还要扯上人民???),以偏概全的不完全归纳得出了简明的普通动物都能想到的答案,你认为那就是真理。

我一般对老一辈红军是非常敬重的,这种敬重有的时候会延伸到他们的后代,但是呢很多时候看到你们的思维水准和做人的底线(碰巧的是我见到那些非典型的,我呢像您一样也做了不完全归纳,这缺陷是明显的),我深深的感到你们和老一辈差别还真的很大,一代不如一代,是没有教育好,没有继承好吗?这种一代不如一代似乎能够用在很多现象上,比如 留学生的水平,国家领导团队,西西河前几批...人民会敬重应该敬重的人,人民的眼睛还是雪亮的,那是精英的源头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侧翼,
帖:3963193 复 304210
2014-01-20 01:37:38
自以为是
3 什么叫以偏概全?你听过几个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说好的?

不要臆造理论了,去调查一下。还有大批经历过那十年的人可以给你讲讲历史。

帖:3969376 复 3963193
2014-01-10 02:20:10
我来也
3 请问您有没有按照您的理论对您爹妈以及所有亲属来一次批判呢

帖:3965737 复 3963193
2014-01-10 22:15:50捣江湖
4 当然有,只不过不会当面说。严重毛病都会记录入数据库的。

人力资源库好像也有类似记录的。

你还以为我会有偏私????不科学。是不是还觉得我这人冷血变态刽子手什么的(我替你说出来了,你应该感谢我)?

观察了解分析人类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正如同观察自然界的生物地脉山川 一样有意思,你不觉得吗?要保持客观你也必须保证不参入个人情感因素。

我也回答一下某些人的疑虑和误会吧:文革我是支持的,但是他们一刀切的做法我是坚决反对的,对于冤假错我也是嫉恶如仇,毛当时也没有下杀头弄残的命令的对吧?那为什么这样的一个良好的初衷却得到一个坏的结果?彭老总还要被打残?文革是改革又不是革命,而且都是在处理阶级敌人吗?在战争年代好像也没有这么处理过自己的同志和身边的人吧!文革的执行方式当然有更好的办法。但为什么这次的执行太不毛主席了,这里一定有很大原因的。

对于文革的态度很多人考虑问题总是在2个极端震荡和做选择题。

偏偏有些人一触即跳,一秒钟就下结论了,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因此他们不理解我也不反驳,这种扯皮贴一来二去浪费时间不在少数,而贴者无疑是为了一个心灵泄愤的出口不然憋的抑郁。而且前面的帖子也不是100%针对作者的,甚至5%都不到,他写文章鞭挞文革也没有什么问题,属于个人行为,如果放在网上 就是一种传播行为,浏览的人根据以前的知识丰度和自我的见解就自动的主要分为2个队列,一旦这个时候就和作者关系不大了,人们主要就讨论争论文革的是是非非问题,还有些人利用这些来攻击某些人。 这种回忆性质的以鞭挞文革的文章大部分是有共性的:阐述经历,结尾大部分是每当看到火箭什么的上天,还是希望祖国越来越好之类的表明自己是爱国志士,心系祖国之类,一般的作者是远离大陆的,也未必真的为国家出过大力,口惠而实不至者众。而下一代更是中文都说不好,和祖国是渐行渐远,毕竟务实是很重要的。我记得老光整的辅助贫困生什么的 才是真正的心系祖国真正为祖国出力的人。

有人质问 人家写自己的回忆录诉诉苦不行吗?可以的,但一般还要看你是谁了,看看政治犯。那红二代行吗?当然也可以的,也要看官位了对吧?那坏蛋分子等诉苦可以吗?也可以的,但我相信有限制的。那言论有绝对自由吗?告诉你:绝对自由是没有的,相对的有,说绝对自由都是徒劳的。那诉苦要带上人民吗?带或者不带都可以的,诉苦的受众主要还是人民群众,主要是为了获得心理的慰藉和人民的同情。同理还有没说的部分,文革如此之乱杀无辜那始作俑者应该是罪该万死(一般的发贴者都不会写的这么直白)。那文革中 分为被波及到的以及没有波及到的2个阵营,那波及到的人有什么样的特征,没有被波及到的人的特征等,人数各多少?此战役报损多少,成果如何等, 毛临死也没有给大家交代对吧!借文革之名夹带私货的人大概不少,该文作者只不过在叙事而已,但肯定是100%否定文革的。问题就在于他诉苦和否定文革之间的推定:他诉苦,但他肯定文革;他诉苦,他否定文革;他诉苦,态度不明。但看了他文章的人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是否定文革。这也是最扯皮的地方。因此这事以后就交给别人去办。人间正道是沧桑,为冤死者默哀!

据说主席自己的女儿看老爸在他那年代好像也不太容易,这有点像挟天子以令诸侯/狐假虎威的把戏估计蒙了很多人!发起人是毛,操办人可不是毛,按不按毛的指示办事鬼知道,把所有的事推到一个死无对证的人身上好像是某类人经常干的事吧!这信息通道阻塞,信息中途被变更了,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也不应该觉得奇怪,是必然结果。

下面有河友提出的问题我也不再作答,实际上答案是有的。但一开始写那个帖子就是错的。政治很脏,任何靠近的人都惹一身臊,但任何人都避免不了。如果你分析社会 以医生看病的形式,你问这社会得了什么病要吃什么药,需要动手术吗?其实和治疗社会是一样的。我猜 这算是文革的初衷吗?

百度 这样写的:

毛泽东发动这场“大革命”的出发点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党的纯洁性和寻求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但他对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错误估计这时已经发展到非常严重的程度,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危险;过去几年的农村“四清”、城市“五反”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批判,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采取断然措施,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才能揭露党和国家生活中的阴暗面,把所谓被“走资派篡夺了的权力”夺回来。这是在六十年代中期发动“文化大革命”在思想上起主导作用的原因。

那各位看官,我要问你了,现在中国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两级分化了吗?先富的带动了后富的了吗?人民觉悟提高了吗?黄赌毒消失了吗?我们的党还是当年的党吗?他们修正了吗?站起来的人跪下去了吗?国内资本家有没有考虑到污染的是自己国家的领土卖的是留给子孙的遗产.... 太多了,不要整天在网上大谈特谈中国多好多好的,您亲自回来调查调查不就行了,你也别像青天大老爷那样到上海逛逛就认为中国一片大好,作这种调查的人没啥大用误国误民。

不是有人写了 现代中国的调查报告 大陆是不让传播的。你们没事也可以看看嘛。别整天认为网调一下就好像天下事就知道了。

因此我是支持 收拾资本家的!但我不认为应该用暴力手段。孙子说了: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才是上策。

此文 够罗嗦

帖:3965991 复 3965737
2014-01-10 17:38:49Juventus
4 按照楼上这个逻辑

中国现在混成世界老二了。

有些人就不要喊什么当今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吧。从全体利益来说,为了祖国今天的繁荣,你们吃点亏一点不算什么。为了你们看病住房上学,拉低了GDP,中国将国将不国,这还得了。

帖:3965944 复 3965737
2014-01-06 02:44:33东海后学
3 文革即使有千种理由,这样对待同志的态度也是不对的

情绪极端化的结果就是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都推到了敌人那里,结果必然是亲者痛、仇者快。这本身就违反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

所以不论发动文革有千种理由,文革的方式也是错的,是需要反思和检讨的。

通宝推:被明月兮佩宝璐,在跋涉,Juventus,
帖:3964063 复 3963193
2014-01-11 20:03:03天煞穆珏
4 文革当然不会全部都是好的,肯定有错误的地方

但这并不是否定文革的理由。就如同改革肯定有错误的地方,但会因此否定改革吗?一个人的手或脚烂了,会因此否定这个人吗?一个人头痛了,要用刀斩下他的头治疗他的头痛吗?

说得不客气些,这种否定是法西斯、纳粹思维。在希特勒的眼中犹太人有某些不好的特质,所以他就要杀光他们,灭绝他们。

至于说到对待同志这个问题,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其实也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们现在其实都是在推测,因为没有多少人真的经历过文革。那么就以推测来看,也会出现某些情况:

革命同志是不是一直就是好的,没有后来变质的?现在的那些贪官也不是生来就贪的,原来也是很好的干部。但是后来变质贪污了。那么现在是怎么处理这些人?抓到的都是坐牢。没抓到的有的逃出国外,有的逍遥法外。

文革的情况是不是大体也是这样?有的坐牢,有的被批斗,有的依然受到重用。

从现在的角度来说,批斗当然不对,时代在前进,后代有必要吸取教训。但是从过去的角度来说,批斗可是从北伐那时就留下来的手段,可不是解放后才有的手段。那时候时兴给土豪劣绅戴高帽批斗,而且还要游街,有的还当场枪毙。如果文革时的批斗方式比北伐时进步了,那么就没什么可以指责的。然后到了改革开放之后能够更进一步,禁止批斗,这就是文明在前进。现在中国有没有批斗?有啊,在网络上。这同样是一种进步,用文明的方式进行着批评与斗争。因为批评与斗争是需要的。

每一个时代都有当时代的局限性,但是以现在批评过去,有时候是想当然。就像微博上有人以现在有了手机而批评过去毛主席时代贫穷,可是那时候美国总统尼克松也没有手机啊。

其实那些总是诉苦的红二代,右派后代,有没有人敢于告诉公众,当年他们的父母为什么被批斗,当时给出的具体理由是什么?拿给公众来分析一下以当时的理由是应该要坐牢却选择了以批斗了事?还是不应该批斗而错误的进行了批斗?

那些一心想把太祖拉下神坛的人总是会说:太祖是人不是神,是人就会犯错。

那么这句话放在比太祖差了不止一、两个级别的其他人身上更是如此了。十年,对于某些人,尤其是政治人物来说,时间可不短,有没有犯错?怎么处理的?为什么被批斗?那些现在觉得被冤枉的人,能说说吗?

帖:3966296 复 396406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