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谁为情种(上) -- 草木本经 -- 芷蘅

本楼:阅 15517 复 19 🌺117 🌵0 最近: 复0 🌺 🌵0
2010-12-06 16:02:59芷蘅
1 【原创】谁为情种(上) -- 草木本经

认证会员通过啦,很开心F,发文庆祝。这些本来在我自己的博克上发过,但没有授权过转载,所以在这里也算是原创吧。

这一篇本来是想参加一个网站的“猜猜我是谁”的征文的,所以文里有自己的ID,但写得太慢,还没写好,征文就结束了。自己又一气写了几篇,所以都有些故弄悬虚的调调。河友们如果有兴趣,也来猜猜这文中的“我”是谁(不要偷看答案啊)。猜中的有通宝奖励FFF

-----------------正文开始------------------------

谁为情种(上) -- 草木本经

我知道,瑛第一次见到芷,就被她迷住了,那时候,天地一片浑浑茫茫,没有日,只有厚厚的云层,很久没有下雨了,地上万物看上去一片土黄,只有芷,着一身翠绿,在风中婷婷袅袅的对着瑛微笑。瑛情不自禁的走向芷,眼睛里是温柔,也是希翼,他把身上所有的水都给了芷,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瑛和他的师傅们是来祈日祈雨的,最终他们选址,把神台搭在我们的海边,如果那里还能叫海的话。瑛于是一日三次得来看芷,和她讲神台搭建的情况,和她讲师傅们的法术,讲自己笨手笨脚做的糗事,并把自己能找到的水都给了芷;芷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默默的倾听,温柔的点头,温柔的微笑,慢慢的饮下瑛带来的水。神台建好时,芷的心也被瑛俘获了,她日夜翘首期盼瑛的到来,为他在风中舞蹈,其实,那很伤神。

“让他走吧。”我对芷说,“你不需要他的水”。

“他是来为世间万物祈福的,不是为我。”芷静静的说。

“可是,他会害了你!” 我不禁有些气恼。

“那又如何呢?难道我比这世间苍生重要?”芷表情淡淡的,她也知道没有希望,可就是这么爱着瑛。

这一天,瑛的师傅们的法术起了作用,日出来了。日在云层后睡了三万年,被吵醒后,发了脾气,他驱散了所有的云,就这样赤裸裸的照着大地。地上原本储蓄的水很快蒸发了,本来就很宁静的世界,渐渐变得死气沉沉。瑛依然天天来看芷,能带来的水虽然越来越少,却总是有水;芷依旧只是默默的倾听,温柔的点头,温柔的微笑,慢慢的饮下瑛带来的水,可是她渐渐褪去了往日的翠绿。三千年的暴晒,芷已经不能再舞蹈,可她仍然在见到瑛时为他摇摆一下身躯。

“你真傻,”我又一次对芷说,“瑛根本就不爱你。”

“石头,难道你不傻吗?”芷弱弱的笑着说,“他是神,我是草,瑛怎么会爱上我?”她低下头呢喃“我知道他关心我就足够了。”

芷的话象在我心上插了一把刀。

“你不能再喝那些水了,不能再摆动了,你知不知道?!”

“我能为他做的,只有这些了。”

如果没有那些水,芷可以把根插入深深的地下,找到地下的水;可现在,她的根只在浅浅的表面,日的暴晒,让她很快失去了生机;如果她不去舞蹈,摇摆,她根部的土不会那么稀松,不会轻易被风吹走,而我,现在只能为她守住一方寸的土。

我已经无法再保护芷了,看着她一天比一天的虚弱,我的痛腐筋蚀骨。

“放松点,石头。”芷慢慢动了动她的身躯;远方,瑛在慢慢走来。

“芷,你为什么不看看身边的我?” 我终于开口。

“你怎么了?石头” 芷有点惊讶,

“我一直爱着你,海枯石烂,未曾变心。”

“海枯石烂…….”芷呢喃着,看着我们面前,那曾经是海的地方,眼神有些迷茫“还记得我们初见面的时候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虽然那是三亿年前。那时,我的面前是一片蔚蓝的大海,龙和水族在海里逍遥的生活;那时,我的身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脉,五界的生灵在陆上生生不息;那时,我是大海和陆地边顶天立地的凌凌竣石。龙在我的身旁孵出四条小龙后慢慢回到海中;在小龙出生的地方,芷冒出她嫩嫩的芽。两亿5千万年的时间里,我为芷荫蔽日的暴晒,为她推挡浪的冲击,遮蔽风吹雨打,坚固砂石尘土,世间一天天沧海桑田的变换,她一天天长成仙子的模样。5千万年前,芷已婷婷玉立,我对她的呵护不再那么多,我们之间有了争吵,有了嘲讽,可,爱一直是心底不变的情感,直到现在,海枯了,山秃了,我变成了一颗圆滑的鹅卵石,不及瑛的手掌大。

“为什么要等到海枯石烂,才说出来?” 芷轻轻的叹。“已经没有明天了……”

瑛来了,瑛的师兄弟们也来了,瑛的师傅们也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把她挖出来,摆在祭坛上。”瑛的师傅指着芷说。

“为什么?”瑛上前阻拦。

“这株芷是龙的引,我们要用她把龙引出来,才能求来雨。”

“您不是让我好好养着她吗?”

“让你好好养,就是为了今日的吉时。”

“师傅!”瑛还想阻拦。

“神瑛,看来你的修为还不够,下去好好修行修行吧。”

瑛受罚了,瑛的师兄弟把芷挖了出来。我无力为芷做什么,也不能做什么。因为芷一直知道,世间苍生比她重要,她也在等待这一天。

芷被挖走,我裸露在日下。

--“咦,龙石也在这里,可以磨碎来引龙的。”

--“吉时要到了,来不及了,走吧。”

很可笑是吧,一直以来以为是我在呵护芷,而原来是她在保护我。

在日的暴晒下,我渐渐失去了知觉。

谁为情种(下) -- 草木本经

关键词(Tags): #谁为情种#草木本经#神话通宝推:桥上,
主题:3194530
2011-03-29 17:29:42Taotaoba
2 好文

虽然以前看过,但还是be moved,很感动。特地注册上来推一下(目前只能花推啦)。嘿嘿。

帖:3352153 复 3194530
2010-12-23 16:47:02芷蘅
2 【原创】木已成舟(上) -- 草木本经

柘高大挺拔,心地善良,方圆百里的人与动物都喜欢他。父亲说,在我出生之前,柘就守护在发鸠山上,象是这里的守护神。我在柘的守护中出生,从小和他在一起,春秋寒暑,四季轮回,柘总能给我带来最美的礼物,如春日里眴暖的春风,夏日里蔽日的荫凉,秋日里色彩斑斓的落叶,还有冬日里树梢上最纯净的雪水。

我喜欢和柘在一起玩耍,只是柘太高,我总不能触到他的冠,于是,有一天,我开始在柘的身旁打坐。

“你在做什么?”柘好奇地问我。

“我在修来世。”我闭着眼睛说。

“哈… 哈… 哈…”柘大笑起来,“你才多大,就要修来世?”

我没有理柘,继续打坐。

“那么,你来世要作什么?”柘忍不住再问我。

“我来世要作一只鸟。”我说道,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

“那样,我就可以在你的头上做窝了。”

我和柘一起大笑起来,笑声在山间慢慢回荡。

良久,柘对我说:“修为不是打坐得来的,要行善事,积褔祉。”

我问柘:“那你的修为一定很高了,你来世要作什么?”

“我不需要来世。”柘说:“我会永远守护在发鸠山上。”

如果时光能一直这样美好,我想,柘会一直长高,高到可以触到天。可是共工和祝融打了起来,战败的共工一头撞断了天地之柱--不周山。天地为此分离,天埸地陷中, 海水侵上了陆地,一场大洪水就要来临。

这是世间万物的劫难。

“怎么办?”大家围在父亲的身边,焦急地问。

“尽快动手,在洪水到山顶之前,造一艘大船。”父亲说着,眼睛看向了柘。

“不!”我在心底说,泪流过脸颊,却没有发出声来。

柘,在发鸠山上守护了亿万年的柘,枝繁叶茂,数十人的合围,他的木是世间最好的材,猎人的良弓,匠人的工具,孩子们的木马,都是用他的枝材做成。而要造一艘能救天下苍生的船,一艘承载希望的舟,只能用他的主杆。

“不要发呆了,快下山去通知海边的人吧。”父亲向我发出了命令。我最后看了一眼倾倒在地的柘,向山下奔去。

地在慢慢地倾斜,水渐渐地倾倒而来,海浪阵阵涌来,试图卷走这世上的一切。 “山上有船!”我竭力向慌乱的人们喊着,一个大浪袭来,我被卷入了海中。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 神话# 木已成舟
帖:3217316 复 3194530
2011-01-03 19:56:11芷蘅
3 【原创】木已成舟(下) -- 草木本经

呼吸,似有似无,我闭着双眼,感觉自己越来越轻,慢慢地飘起来,一直在上升,上升。待我睁开眼,挥动双臂时,发现我已经是一只鸟,白色的嘴,红色的脚,头部有花纹,挥动着的是我的双翅。

大地正在遭受怎样的一场灾难!山崩,地裂,还有随之而来的洪水,奔腾的水,汹涌的浪,撞击着,咆哮着,吞没着大地的生灵,吞没着世间的苍生。只有远处的山巅还在洪水中颤抖,只有被淹没的生命在水中沉浮,哪里是希望?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大地趋于平稳,洪水渐渐退回一角,形成新的海。高山露出了山腰,劫后余生的生灵在舐擦伤口,我在一直一直地飞,我要找到柘,可是没有一丝迹象。

世间慢慢地恢复了生机,高山渐渐葱郁,平原鲜花盛开,有了奔跑跳跃,有了欢声笑语,有了生生不息的繁衍。很久之后,我找到了父亲,停在父亲的肩头,我问父亲:

“柘在哪里?”

“木已成舟。”父亲说

“那,舟在哪里呢?”

“舟已沉入海底。”父亲看着远处的大海,慢慢地说。

我不信,“柘怎么会沉入海底呢?如果他会沉入海底,是谁救了这世间苍生?”

父亲转身看着我,告诉我:

“柘是神留在世间的守护器,如今劫难已过,神将舟封印入海底。”

“我想见到他。”我祈求父亲:“你是人间的帝王,你会有办法的。”

父亲摇了摇头:“除非把大海填平。”

我飞向大海,在海面上滑翔,没有舟,没有柘,没有他的一丝痕迹,只有无垠的水面,层层的浪,云的倒影,和若隐若现的海里的游鱼。

我拍了拍双翅,问天上的云:“我还有来世吗?我的来世会是一条鱼吗?”

云无声地飘远了。

我不知道今生有多长,我不想等来世,如果今生努力,或许我能将海填平。

我到处寻找碎石和枯枝,不知疲惫,我用碎石和枯枝填埋大海,不舍昼夜。数千年过去了,我依然不肯停歇。

鹏来劝我,

“精卫,不要傻了,大海是填不平的。”

我没有回答他,衔着块碎石,继续向海边飞。

“你知道海有多大吗?”鹏问我。

“不知道。”我看着茫茫无际的远方,摇了摇头。

“知道吗?”鹏振翅飞了个来回,“我一振翅能扶摇九万里,却不能飞到海的尽头。”

我知道,其实我知道,海非常非常大,我看不到也飞不到它的尽头。我只是希望将我的今生用来寻找柘,哪怕是亿万年;我只是想日日夜夜地飞翔在海面上,希望有一瞬间,光能将我的影折射到沉寂在海底的柘的身上,让我投入他的怀抱。

---------------------------------------

柘:柘树,落叶灌木或小乔木,树皮淡灰色,叶卵形或倒卵形。喜光亦耐荫。耐寒,耐干旱瘠薄,多生于山脊的石缝中,适生性很强。柘树在我国有着“南檀北柘”之称的名贵树种,是由灌木经过长期生长而形成乔木,生长极为缓慢,凡树龄在50年上以上,属于国家一级保护的落叶乔木。它的边材是浅黄褐色,心材为浅红褐色,木材纹理非常细腻清晰,手感温润,独具天然之美。柘木是制弓的良材,其心材更是雕刻制作工艺品和高档家具的上乘材料,由于生长十分缓慢,极难成材,故其心材尤为珍贵稀有。

《山海经》-- 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木已成舟#神话
帖:3232827 复 3217316
2011-03-26 19:01:43
听松
4 喜欢这样的文字。

喜欢这样的文字。不动声色间特刹多情。

帖:3347098 复 3232827
2010-12-13 18:42:10芷蘅
2 【原创】起死回生(上) -- 草木本经

灵芝在山顶修炼,风雨无阻,昼夜不舍,对外界的万物毫不关心。我为她护法,却忍受不了这样枯燥的生活,时不时地施个小法术,偷偷下山去玩。其实也不能算偷偷,灵芝是知道的,她说我的情绪全在脸上,开心,窃喜,沮丧,愤怒,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果不是下山去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喜怒哀乐。然而,无论世间有怎样的传奇,都不会让灵芝心动,她只是一味地在修炼。

“你就那么想成仙吗?”这一天,我从山下回来,又一次问她。这个问题我问过无数遍,可灵芝没有回答过我。或许是因为灵芝今天心情好,她即将成仙了;或许是因为灵芝见我今天心情不好,我挂着一脸的不满;她今天回答了我。

“是的,我要成仙,而且要成为法力最强的仙”灵芝看着远处苍茫的群山,面色平静地说,可我依然听出了她平静下的心潮澎湃。是的,三千年的苦苦修炼,七日后,既能成仙,任谁也无法不去憧憬。可是,要成为法力最强的仙,三千年的修炼怎么能够?

“法力最强的仙?”我疑惑地看向灵芝,心中涌出了种种念头。灵芝没有说什么,她知道我已经猜到了答案,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你还要继续修炼?”我用问句说出了答案,希望得到否定的回答。可是灵芝没有再说什么,继续看着远山,眼里是坚定,没有任何犹豫。

“你不想去找旭了吗?”我感到无比的沮丧,终于提起这个很久没有提过的名字。灵芝的脸上掠过一丝哀伤,声音依然平静:“只是三千年的修行,找到旭又能怎么样呢?”这是事实,三千年前,灵芝和旭就是修行万年的仙,可将他们分开的也是仙,是上仙。

三千多年前,灵芝和旭是天上专司医药的仙,他们仁心仁术,悬壶济世,是天上人间众口称赞的仙。直到有一天,天帝为凡人的作为发了怒,要惩罚地上的生灵。于是干旱,大旱,连续了三年,人间一片涂炭,看不到生的希望,水族也深受其害,于是东海龙王动了恻隐之心,行云布雨,救了世间的生灵。天帝震怒了,他不能容忍凡间还有这样的生灵,有这样的法力,却不听命于他,于是天帝决定灭绝龙族。一场征战,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灵芝和旭在东海边救起了掩掩一息的小白龙,还有我,小白龙的护卫。小白龙是东海龙王的小女儿,是那时唯一还有一口气的龙族。灵芝和旭把小白龙和我藏在无为山中的深涧中,施医施药,尽心照料。他们居然有起死回生之力,伤成那样的小白龙也能救活。旭告诉小白龙不要离开无为山,好好休养,可年轻气盛的小白龙怎么能忍下灭族的仇恨,刚刚能动时,就趁灵芝和旭不在,离开了无为山,去和天帝决斗,以求一死。天帝没有给小白龙她所求的死,把她罚入了凡间,同样的惩罚也降到了灵芝和旭的身上,他们也被罚入凡间,于六道中轮回,从此再也没有相见。

灵芝心无旁骛地修炼,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找到旭,和他在一起。

“你成仙后继续修炼,还需要护法吗?”我喃喃地问灵芝

“我想还是会的。”灵芝对我笑了笑,仿佛春风吹过山头,刹那间,大地回春。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起死回生#神话
帖:3204332 复 3194530
2010-12-15 19:35:14芷蘅
3 【原创】起死回生(下) -- 草木本经

快了,不出36个时辰,灵芝即成仙,她仍在炼气,正慢慢羽化,在山顶的风中似乎越来越远。

这时,白蛇来了。

我拦住了白蛇,“你来干什么?”

白蛇只斜了我一眼,继续走向灵芝“与你无关,我来找灵芝。”

“不行!”我出手阻止白蛇。

“你胆子见长了,也敢和我动手了?!”白蛇一边斥责我,一边试图推开我。

“我现在是灵芝的护法,不再是你的护卫了。”我依旧拦着白蛇。

“是吗?你这个变色龙。你倒是忠心,可你的本事是谁给?!”

我不再说话,一心和白蛇打斗起来。

“灵芝!灵芝!”白蛇不欲与我纠缠,大声喊起来。

“住手吧。"灵芝停止了炼气,走了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她问白蛇。

白蛇看着灵芝,忽然泪涌了出来,“旭不行了,请你救救他。”

灵芝静静地看着白蛇,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旭,这一世在凡间轮回成凡人,叫许仙。我和他在街头偶然相遇,看他孤单,就陪在他身边。可是,几天前,他不知听了从哪里来的和尚的话,给我喝了雄黄酒。他看到了我的真身,受了惊,昏死过去了。”

“你和他偶然相遇?是你去找的他吧。”我不屑地说。

“那又怎样,旭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去照顾一下他吗?”白蛇争辩道。

“不是你多事,能有这麻烦吗?”我回了句。

“你走吧。”灵芝制止了我和白蛇的争吵,对着白蛇说:“这只是一次轮回,我帮不了他。”

“一次轮回?!”白蛇激动了起来:“你们接受了旭的仙气,不需在六道中轮回,你知道轮回中的苦吗?三千年,近三千年了,旭才轮回入人道。可是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就......”白蛇抽泣了起来。

白蛇说的没错,三千年前,在灵芝和旭即将被罚下凡间之前,旭把他最后的仙气度给了灵芝和我。于是灵芝不需在六道中轮回,可以一心修炼,于是我化身成变色龙,在山顶为灵芝护法。可是旭,散尽了一身的仙气,于六道中,没有仙根,又是受罚之身,要经受多少的苦难才能轮回入人道,更不用说修仙了。

“如果他不能自己过这一关,就不能修成仙的。”我说出了灵芝的顾虑。

“可是,旭快不行了。”白蛇哭着说。

“不过是一次轮回,怎么就不行了?”灵芝也奇怪了。

“这次不一样,是无妄之灾。他看到了凡人不该看到的东西,如果不能醒来,恐怕要魂飞魄散了。”

“ 这还不是你作的怪,不好好得修炼,非要到人间去惹他!”我再次斥骂白蛇。

“都怪那多管闲事的和尚。”白蛇被我说中我心思,歪头看了看灵芝,又顶了我一句。

我看了看灵芝,她不语,看着我,似乎穿透了我,我失去了吵下去的勇气。

“为什么?法海。”灵芝突然问我。

“是你?!”白蛇讶然,瞪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

是我,没错,我在灵芝修炼的时候下山去玩,我在人间天堂看到了旭和小白龙。他们很开心,旭的脸上满满的,是幸福的笑容,可那不是给灵芝的。

“他把你忘了。”我对灵芝说:“你在这里苦苦修炼,为了早一天和他团聚,他却把你忘了,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风流快活。”

“他很快活吗?”灵芝似乎只听到了最后这个词,直直地看着我,等我的回答。我气了,又心软,无法回答她。

灵芝又看向白蛇。白蛇脸红了红“那些日子,我们很快活。”白蛇有些羞愧,却也掩不住回忆时流露出的幸福。

“原来是我错了。”灵芝不再看她,缓缓走向山顶。

“旭就在山的那一边,我一直地等待与他最后的相逢,却忘了这一路上也需要有人陪。”灵芝看着远处起伏的山脉,轻轻地叹道。

“灵芝,不要。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陪你修炼,做你的护法。”我有种不祥的预感,颤颤地喊灵芝。

“谢谢你,法海。谢谢你一直陪着我。”灵芝对我说。

“灵芝。不要。”有泪突然涌出了我的眼眶。

“法海,不用怕。这样,我就和旭永远在一起了。”灵芝对我笑了笑,我的心却回不到春天了。

“灵芝。不要。”我的心很慌乱,只是念叨着这一句。

灵芝走到白蛇身边,牵起她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白蛇的手心上。

“回去救旭吧。在人间幸福地活着,不要修仙了。”灵芝话音一落,白光迸现,她现出了真身,在白蛇的手上静静地躺着。

“谢谢。”白蛇怔了一会,终于说出了这句话。这并不是她想得到的结果,可她也没有犹豫,转身走了,带着灵芝。

我呆呆地看着山顶,灵芝修炼的地方,三千年的光阴,仿佛就是一眨眼。眨眼前,我陪她来到山顶,眨眼之后,灵芝离开了山顶。不行,我要把她找回来。

我又找到白蛇,和她恶斗了一场,可是水漫金山又如何,压于雷峰塔下又如何,我耗尽自己的法力,旭的仙力,始终没有能找回灵芝,没有找回灵芝的笑,我的心又如何能回到春天。我散尽了法力,变回了原形,我潜回海中,不再去看山头,我开始横着走,让自己记住,那个春回大地的瞬间,我在手舞足蹈。

----------------------------------------------------------------

灵芝, 菌类植物,性味甘平, 有“仙草”“瑞草”之称,灵芝菌盖表面有一轮轮去状环纹,被称为“瑞征”或“庆云”,被认为是吉祥。富贵,美好。长寿的免征。在民间传说中,有起死回生,长生不老之功效。

灵芝生王地,朱草被洛宾。--- 曹植 《灵芝篇》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起死回生#神话
帖:3207199 复 3204332
2011-09-07 03:54:46暗香疏影月黄昏
4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而不可与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故事不错,如果文笔能再多一分古意就好了。

这句很好:

那个春回大地的瞬间,我在手舞足蹈。

对了,有首诗很合这文章:

锦绣衣裳白玉楼,越繁华时越忧愁;

如今万事皆抛却,与君同做少年游。

帖:3556432 复 3207199
2011-09-07 21:39:23
芷蘅
5 情之所至,生死皆空。

谢谢配的诗。

如今小白文读的多了,写不出有古意的文字了。

帖:3557006 复 3556432
2010-12-10 05:55:26
旷野风
2 好运气,送花得宝哈

帖:3199983 复 3194530
2010-12-09 18:42:42芷蘅
2 【原创】寻寻觅觅(上) – 草木本经

自从我有记忆时,就和兰在这个驿站边。兰善良又聪慧,她只要能感觉到你行动的风声,就能分辨出你是谁。她关心着过往驿站的每一人每一物,来往的过路人,飞跑过的骏马,迁徙的候鸟,甚至于风吹落的树叶。我知道,她在寻找蝶,她记忆中的蝶。

我问兰:“找到蝶后,你要做什么?”

“找到蝶,就永远和他在一起。”兰无比向往地说。

从前,兰和蝶一直在一起,一起感受日的眴暧,月的光辉,雨的滋润,风的缠绵,消遥又快活。可有一天,日和造物主斗了起来,他要毁灭这世上的万物,于是十日升空,烟火四起,大地渐渐变成一片焦土。蝶一直在守护着兰,用他亿万年的修为,用他单薄的翅翼,为兰遮挡着光与热。等后羿射下九日,天地温度恢复如初时,蝶慢慢地化成了灰,灰黄的天地间只留有一抹绿,那是劫后余生的兰。

当大地重为绿色覆盖时,兰问佛:

“蝶在哪里?”

佛说:“蝶已成灰.”

“用我三千万年的修行换他回来。”兰毫不犹豫地说。

“怎样才能找到蝶?”兰又问。

“蝶在万物之中。”佛说。

“那么,让我去万物经过之处吧。”兰求佛。

“痴儿。”佛微微叹道:“用你的目来换吧。”

于是,兰给了佛她的目,来到了驿站边。每天,总有形形色色的人与物从此路过,一千年过去了,兰一直地等待她的蝶。

“你没有了眼睛,怎么能找到蝶呢?”我问兰。

“我记得他舞动的风声,我一定能找到他。”兰自信地说。

“快躲起来!”我刚要再说什么,兰向我发出了警告:“青鸟来了。”我赶紧躲在了兰的叶下。

青鸟停在兰的身边,看上去不高兴。

“你怎么了?青鸟。”兰问道。

“我找不到毛毛虫了。”青鸟郁郁地说。

“你为什么一定要吃毛毛虫呢?”兰故作漫不经心地问。

“是日的命令。”青鸟无奈地说:“不知道毛毛虫什么时候惹恼了日。”

青鸟看向兰:“兰,你要是找到毛毛虫,可要告诉我一声。”

兰笑了:“青鸟,我没有了眼睛,怎么能看到毛毛虫呢?”

“你不是能感觉吗?”

“可是,你见过会飞的毛毛虫吗?”

“也是。”青鸟叹了口气,振振翅膀,“我走了。”

青鸟走了,我探出了头,又开始到处爬。“老实一点吧。”兰笑着责骂我:“被青鸟看到,让他吃了你。”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寻寻觅觅#神话
帖:3199133 复 3194530
2010-12-12 14:26:45芷蘅
3 【原创】寻寻觅觅(下) -– 草木本经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吸食着兰的汁液,躲避着青鸟;兰感觉着来来往往的万物,寻找着蝶。直到有一天,我累了,吐丝成茧,缠住了自己,开始休眠。可是,世上并不安宁,大饥荒来临了。当人们吃光了可食之物时,把目光投向了草木。

终于,这一天,饥饿的人们找到了兰,把她挖了出来,准备食用。拔开兰的叶,人们看到了成茧的我。“咦,这里还有个蛹,可以吃的。”幸运的是,当人的手碰到我时,我破茧而出。

“蝶……”我听到兰最后的声音。

是的,我就是蝶,振动的双翼唤醒我前世的记忆。我就是蝶,兰一直苦苦寻找的蝶,毛毛虫只是我的前身,兰用她的目换来的我的前身。

我在佛堂前舞了三千年,才等到见佛一面的机缘。

“我要去找兰!”我注视着佛。

“找到之后呢?”佛问。

“生生世世在一起!”我坚定地说。

“缘未到,”佛摇头说,“需三万年修为。”

“三万年,太久,我要此时此刻。”

“好吧。”佛说,“拿一样东西来换。”

我和佛做了交换,变成凡人来到了人间,寻找转世成凡人的兰。

在求学的路上,我遇到了英台,他非常象兰,他有兰的聪明与善良,兰的谈吐与风姿。可他是男子,而佛说,兰这一世,是个女子。我与英台结为兄弟,同窗共读,情谊深厚。

三年的光阴,如水而逝,我曾经想离开,去寻找兰,却又不舍得与英台分别,不舍与这种幸福的感觉分别。而终有一日,英台要归家了,临行前,他告诉我,他家里有个小九妹,与他有相同的相貌,相同的文采,相同的气质。我很兴奋,我想,那一定是兰,于是我和英台约定了时间,去迎娶他的小九妹—兰。

然而,究竟什么是姻缘,我赶到祝家时,兰已经许配给他人。原来,英台就是兰,我来到人间苦苦寻觅的兰。来到人间之前,佛说:“兰在这一世是人间的女子,你要寻生生世世的姻缘,就用你辩识雄雌的能力来换人间一行吧。” 是佛的手吗?在操纵着姻缘,让我与兰三年厮守,却无法相识。我终于找到了兰,而楼台一别,再见是何日?没有了兰,我为什么还要留在这人世间?

我责问佛:“一生一世都许不了,还许什么生生世世?”

佛说:“姻缘也需等待。”

还要等多久?在寻寻觅觅中,万年的光阴已流走。

当兰跃身入坟时,我们的等待与寻觅结束了,佛给了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的姻缘。那坟前翻飞的蝴蝶并不是我们,那是人间的祝福。我和兰生生世世不会再分开,并且有了美丽的名字 -- 蝴蝶兰。

-----------------------------------------------------------------------------------------------

蝴蝶兰-- 又称蝶兰,多年生附生草本植物。其花形如彩蝶飞舞,色彩艳丽。性喜阴,勿日晒。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寻寻觅觅#神话
帖:3202640 复 3199133
2010-12-08 09:25:31芷蘅
2 【原创】谁为情种(下) -- 草木本经

谁为情种(上) -- 草木本经

恍惚间我感觉到了芷的气息,睁开眼,我看到了芷,幻化了人形的芷,我知道芷很美,却不知道她可以美得让我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只是这样地凝视着她。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眼中似喜非喜,情溢其中,却无法捕捉。突然一声责骂:“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 随之一阵天旋地转,我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在纷纷的人形缝隙中,我看到了瑛。

人们说我是通灵宝玉,其实我不是,我只是块石头,想一直守候着芷的石头。瑛在人间出生时把我也带到了人间,带到了芷的身旁。想那日,瑛的师傅们定是求雨成功了,世间才有了如此的繁华。应该正是因为这福泽人间的修为,芷和瑛有了这一世的相识相知。而我依然是个看客,上一世,在芷的身后,这一世,在瑛的胸前。可是,为什么芷总是愁眉不展,泪水涟涟?

“你为什么总是不开心?”我忍不住问芷。

“石头,你说什么是爱,什么是缘?”芷依然蹙眉, 或许在想着那金锁和麒麟。

“无所谓金玉良缘,更没有什么阴阳麒麟,只有神与草在继续前世的姻缘。”我劝慰芷。芷凝视着我,良久,叹了口气。

我离开了瑛,去找佛,质问佛:

“他们前世的修为还不够吗?为什么修不来今生的姻缘?”

佛说:“姻缘不可说,开口就是错”。

我不服,又去找月老,

“既然姻缘前世注定,又闹什么金玉良缘,阴阳麒麟?”

月老笑着指着情镜让我看,责问我:“你怎么到处乱跑,看看他们成了什么样?”

原来自我离开,瑛也不知去向,只留下痴痴傻傻的躯壳,而芷正对着那躯壳垂泪不止。

我急着返回,回到芷身边,没有听到月老在身后笑着说:“什么是情种?是亿万年的厮守,还是一时的情迷?”

我回到芷身边时,瑛也回来了,看到芷慢慢露出了笑脸,我对自己说:好吧,只要芷能在今生得到她的爱,我愿意永远做一块沉默的石头。

泪,是咸的水,自眼中流出时,便有了那些缠绵绯恻,爱恨情仇;水,是眼中流出的泪,是那个洪荒的年代唯一的至宝。究竟是前世的回眸不够,还是今生的姻缘注定,当芷把泪水还给了瑛,他们回到了相识的起点。瑛去继续他的修行,而芷在微笑着向我招手:

“石头,还在想什么?”

想什么呢? 在想,这一次我不用等到苍海桑田,海枯石烂。

--------------------------------------------------------

芷:香草名,又称白芷,辟芷。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粗大;茎叶有细毛,夏天开白色小花,果实椭圆形。根可入药。

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范仲淹《岳阳楼记》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楚辞》

关键词(Tags): #谁为情种#草木本经#神话通宝推:履虎尾,
帖:3197255 复 3194530
2011-07-27 09:05:10
太阁狗
3 我愿意做这块石头,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等了13年,但看不到希望。

帖:3513073 复 3197255
2011-07-27 14:48:47
芷蘅
4 只是等吗?就没有点行动?

帖:3513288 复 351307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