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学生时代 -- 断臂残刀疲败兵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0 阅 113759

/ 5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原创】学生时代 24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212 2005-03-30 05:52:44
O 您的学生时代是伟大的、波澜壮阔的,令人惊奇的。 农民家的狗 字0 2011-09-06 13:12:10
..O 这不算惊奇的,如果这算惊奇。 1 曲无劫 字123 2012-05-21 19:47:59
..O 您的回帖是简短的,不知所云的,没有正文的 2 葡萄干 字0 2011-09-09 09:57:13
O 【原创】(三)职高(4)生死恋(上)(5)生死恋(下) 34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5285 2005-04-06 08:55:35
..O 我估摸着你初中是模式口中学的 家住半山 字0 2012-04-05 09:55:22
...O 不是.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0 2012-04-05 10:19:27
O 【原创】(三)职高(3)同学会 27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3421 2005-04-05 23:15:01
..O 宝是给之高里面的(2)和(3) 庄汀 字48 2012-03-19 04:52:55
O 【原创】(三)职高(2)神鞭事件 57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3679 2005-04-04 07:49:35
O 【原创】(三)职高(1)邋遢和警察 40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2834 2005-04-04 05:17:16
..O 楼主这说的莫不是 废话多多 字72 2018-08-05 18:47:17
...O 回忆了一下,那个想泡女同学,准备了个把月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177 2018-08-07 03:59:06
...O 也不是 断臂残刀疲败兵 字0 2018-08-05 20:23:25
..O 这事不怪警察大哥,大多数人见过这个。 3 庄汀 字210 2012-03-19 04:41:20
2005-03-30 05:52:44
主题:35724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383`26501`19545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4-12-27 23:49:47`0
1 【原创】学生时代 24

先发前两章的目录

学生时代

断臂残刀疲败兵

(一)小学

(1)白老师(上)

(2)白老师(中)

(3)白老师(下)

(二)初中

(1)班长

(2)田二

(3)妮子

(4)第一美女和菜刀

(5)门前那条街


  • 本帖 14 回复
资深推荐:齐若散, 通宝推:桥上,南宫长万,滴滴涕,
断臂残刀疲败兵 修改于2005-03-31 00:59:27
2005-03-30 05:52:44
2 您的学生时代是伟大的、波澜壮阔的,令人惊奇的。
2011-09-06 13:12:10
曲无劫
3 这不算惊奇的,如果这算惊奇。 1

那么奇迹是天天发生了,所以您是学生时代是幸运的而幸福的,以致于您觉得这是伟大的,波澜壮阔的,真的,我很羡慕您。您太幸福了。


铁手 接纳。
2012-05-21 19:47:59
3558424 复 3555913
葡萄干
3 您的回帖是简短的,不知所云的,没有正文的 2
2011-09-09 09:57:13
2005-04-06 08:55:35
362889 复 35724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383`26501`19545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4-12-27 23:49:47`0
2 【原创】(三)职高(4)生死恋(上)(5)生死恋(下) 34

(4)生死恋(上)

我上学头一天,最扎眼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作孽,另一个就是帅哥,帅哥一米七左右,虽然有点黑,但实事求是的说,长的比较帅。我们学校没什么美女,我们班的四大美女,就是学校的四大美女,帅哥开始要追援,援在四大美女里按说算不上第一,但这个女孩有个特点,就是不卑不亢,雷打不动,入学没多久,不但年级,连高年级的一些人,都迎着困难上,可三年下来,楞是洁身自好。

说到援我还为之吃过一次冤枉,开学几个月以后,一天蜈蚣叫我,蜈蚣中等个,比较壮,样子有点凶,他以前作过开胸手术,胸前有一道突出的红色长疤,疤两侧支出一些枝干,象一座卧在胸前的粉红色山脉。我和他没太多来往,也不知怎么回事,但还是跟他来到僻静处,他恶狠狠的叫我以后不许和女生说话,我一楞,然后问:“我和女生说过话吗?”这回轮到他楞了,我又问:“我不记得和女生说过什么话,日常一句半句的都是些非说不可的,你倒底想干什么,说清点,不然我实在是不好办。”他说:“那你不许和援说话。”“谁是援?”这回他又傻了,看样子有点不知所措。我并不是在逗他,我是真不知道,事实上我们班女生的名字,我当时只知道两三个,其它人,人虽然都认识,但名字就不知道了。蜈蚣缓了口气答:“就是你们组长。”“那没办法,我每天交作业,或者她指示点什么,不说话实在有点难,而且你什么时候看到或听到,我和她多说话了,这样,我以前没和她多说过话,以后也不多说,你看怎么样。”蜈蚣想了想说:“好。”说实在的,直到毕业,我想破头也没想出,蜈蚣是那根筋搭错了,竟会怀疑到我头上,后来知道援是万人迷,就更想不通了。

别人啃不下援,帅哥也没好到那去,最后不论是讨好还是表白,全被很有分寸的拒绝了,于是在第三年他就修正目标,当时其它美女都有主了,其它的又不大入的了眼,于是就盯上了叶赫,两个人发展飞速,其如潮爱意把整个班都淹了。

这些年越来越开放,在大街上看到中学生成双配对,热吻相拥,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那会尚少,而且我虽多年没进校园,但他们当年那份炽热,我估计,现在就是有,只怕也不多。

这二位每节课都不耽误,一下课就马上跑到一起,老师刚出门,就拥在一起热吻,一班三十多人,都成了透明的,不但节节课如此,还天天如此,爱情是美好的,但有时候太随便了,就可能出问题,叶赫正坐我旁边,有一天二位在一起吃冰淇淋,听到一半,劲又来了,四目相对,情意绵绵,越靠越近,我一看又要来,就把头低下了,过了片刻觉的差不多了一抬头,马上就又低下了,胸口是一个劲的发闷,不是假想吐,我是真想吐。我抬头时二位刚分开,四目还是依然象连着线是的,只是从渐近变成了渐远,两个人的嘴相距二十公分,之间连着一条,不粗但清晰可见,亮晶晶的哈喇子。我估计这和刚吃了冰淇淋,嘴里发粘有关,他们是爽了,我是一阵阵的恶心。

因为叶赫坐在我旁边,帅哥常和我换位子,但口气很不客气,我一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久了,就有些恼,最后引发了冲突,有一天他又要到我位子上,我不想换,他很意外,上来就打,对了几下,都没吃什么亏,他很生气跑出去,同外班叫了个大个男生,不过那人搞不清状况,并没差手,帅哥还是亲自上阵,我俩动了椅子,但还是没分出胜负,这时上课了,两个人才算分开。下课后小许找我,说大家都看帅哥不顺眼,要借这个由子打他一顿,我一问,人还不少,全是扎眼货,我一想,实在是不值得,而且这些人一起上手打他一个,要是打出点事来,也是麻烦,就推了。

(5)生死恋(下)

两个人热情如火,但不知怎么突然就冷了下来,热吻少了,还发生了口角,记得有一次两个人不知怎么在班里争了起来,帅哥抬腿就往外走,叶赫忙追,边追边哭着说:“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什么都给你了,你别走。”这可是在班里课间,当着一班人说的。但这只是很短的时间,此后就又热了起来,但不是当众热吻,而是当众对扇嘴巴,那架式有点象大日本皇军体罚,两个人你一下,我一下,都不躲,每次少说也要两三对。开头是在校门外,被几个好事者看到了,接这就是在班里,虽不象热吻那样密,但一周总会有几次。听说叶赫到帅哥家,搜出许多其初中女同学的信,边哭边撕。这事想来是有,但我想这肯定不是两个人发展成这样的原因,这件事是帅哥传出来的,大概是想给自己的行为找点支撑。我从一开头就认为这两人长不了,帅哥是个很浮躁的人,找上叶赫纯粹就是为了填空,叶赫决不会是他最终的选择,但我没想到事态的变化会那么剧烈。

帅哥是很想断的,但问题是叶赫死咬住他不放,两个人只好这样半死不活,三天两头的闹,随着临近毕业,帅哥缓和了些,但这恐怕不是因为感情上有所回归,因为他并不打算去工厂,所以我想他是想等离开学校,叫这件事无疾而终。

火山最终在临毕业时达到了高峰,那是毕业考试前的一次自习,两个人坐在我旁边,课上了一半,叶赫不知怎么了,开始哭,边哭边把两个人的复习笔记,全撕了。帅哥看着他,把其面前的杯子移的离她略远些,但叶赫一把抓过杯子丢在地上,摔碎了。这下惊动了老师,叶赫对老师说了声:“对不起。”就哭着跑出去了,她一出门帅哥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可不一会,叶赫回来了,直奔自己的座位,拾起一块碎杯子,大叶着帅哥的名子冲向了帅哥,谁也没想到会这样,所以虽然隔着几行人,但帅哥明白过来时,她已到了眼前,并打算用碎杯子划帅哥,帅哥抓住了她的又腕,旁边的人也帮着拉,叶赫没能划到帅哥,但因抓的太紧,自己的手反被划出了血。

这时有好事的跑到外面,通知旁边班的人,结果那班人全不上课了,全堵到我们班门前来了,连老师都跑来了,叶赫和帅哥被拉开后,外班的人也被其老师赶走了,但刚走后门的小窗上就又有又眼睛往里窥测,一看原来是那班的老师,把学生赶回去后,自个跑来看热闹。这件事最后是不了了之了,叶赫好一阵没来学校,学校也没作什么处理,就好象没这事似的,但在学生中却谈了好久,碎杯子也,被传成了瓶子,刀子,等更有杀伤力和视觉冲击的武器。

帅哥平时自以为是,但其实除了长的还可以,本事不大,不说别的,光说女人的事,同级一个班里也有个花花大少,便宜不少占,但也没听说吃过什么亏。而叶赫后来的状态也实在是不正常,虽然她就是正常以我看,也只能是吃亏,事实上她吃亏是因为她一开头就错了。现成的例子在,援追的人很多,可就是雷打不动,另几个女生也谈朋友,有的还换了好几个,可就没一个这么闹的,她事前太轻信,事后又迷在里面无法自拔。不过还好,到工厂后她找到了新的爱情,希望她能幸福。


  • 本帖 1 回复
2005-04-06 08:55:35
3704079 复 362889
家住半山
3 我估摸着你初中是模式口中学的
2012-04-05 09:55:22
2005-04-05 23:15:01
362669 复 35724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383`26501`19545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4-12-27 23:49:47`0
2 【原创】(三)职高(3)同学会 27

(3)同学会

很多人都参加过同学会,我也看过一些相关回忆,有好有坏,但我就没见过我们这么乱的。正式上班大约一年后,一天接到一个电话,对方不说是谁,非叫我猜,我想了半天,觉的声音很象一个姓王的同学,于是就试探的问:“你是姓,王吧?”“嘿,你小子,你。”他这一叫我听出来了,我猜错了,他不是那个姓王的同学,但我的回答,话错音不错,因为这位老兄的外号就叫王八。

王八和中间退学走人的半疯有点象,都有点疯,常看些不靠谱的事,王八和我在同一个厂,只是班和岗位都不一样,三班倒的情况下,很少见面。当初在神鞭家常驻,他也是主力之一,这次找我是商量同学会的事,我觉得大家好久不见了,聚一下也好,于是就应了下来。

聚会那天我来到约定的地方,人还没齐,就和几个早来的聊天,“听说了吗?帅哥演电影了,还是和李连杰一起拍的。”“真的,演什么?”“演嫖客。”“哈!”我们班这帮人好编排别人,帅哥一向自以为是,演戏可能上赶着,但去跑这种烂龙套,是不可能的,这位爷曾把我们班闹的不善,以后会专门有一节说他,这里不多说了。

正说着有人指着不远处说:“快看,她来了。”我一看是帅哥以前的女友,这个女孩个头较高,一米七多,还算白,但并不好看,她是满人,我当年知道其是满人后问她:“你有老姓吗?”“有。”“是什么?”“叶赫!”我一听差点差点没摔倒。叶赫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个男青年,两个人看上去特别亲密,下了出租后向我们这里看了看就一个人过来了,其男友则走了。我们当时估计,她所以带着男友并显的那么亲,很可能是想给帅哥看,只是帅哥根本没来,只好作罢。

活动组织的不太好,一些事先说要来的人,却没来,王八作为主要招集人,对此很不高兴,但余下的人基本上占了一多半,大家边吃边聊,倒也不错。可吃到一半,王八和另几个小子就开始胡闹了,几个小子围着我们班几个女生,动手动脚,或一对一,或两个围着人家一个,虽然没到叫人喊救命的地步,但就连我着旁边看的,都觉的讨厌,还别说叶赫没人碰,倒不是因为她是最丑的,而是她当初和帅哥那场生死恋,已经把所有人的胃倒了。

好好的一次聚会,最后搞成这个样,实在是叫我大跌眼镜,而且带头的还是组织者,难道他组织这次聚会就是为了干这种事吗?这种事他们当年在学校都干不出来,神鞭的事后,再出现这种事,我就更意外了。

我们一共组过两次同学会,此后就再没组过,事实上第二次的情况比第一次还差,第二年的同学会是龙组织的,他也算是我们班扎眼的主之一,但嘴上还算老实,肩上刺了个龙头。他上班后又在西客站附近开了个小饭店,他是和我同班但不同岗的,组织时我自然是头批发展的,我没多问就应了,但到了时候才发现,这次聚会约在他的饭店,大冬天的从石景山跑到西客站去听饭,这实在很难叫人理解为是为了方便。

那天正好还大风,我和他下了白班一起坐公共汽车,车上都没什么人,他在车上就接了几个电话,都是临是变卦的,我开玩笑说,都不去我也不去了,他一听真发急。不过也难怪,我们当时每人是要交五十的,他备了两桌,要是人都不去了,那这单谁买啊?

到了他的店里,等人齐后,比上次同学会少了不少,上次来过的几个女生,则一个没来,但还是有两个,一个是我们班四大美女之一的凤,另一个是神鞭,凤有点象我中学时的同学妮子,都有点男孩气,但没妮子那么疯,也没有乱传闲话的毛病,而神鞭如果不是那条过腰的大粗辨子,我几乎认不出了,因为他瘦的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了,虽然还是黑点,个也没变高(但瘦后显高了),但这一瘦,比以前可顺眼多了,她当时已经结婚了,据说减胖是靠几个月里,每天跟着跳舞电子游戏跳几个小时舞。人数上勉强只凑了一桌,应该说菜还是不错的,因为人少,而份钱是固定的,应该没什么利,龙看来不太高兴,一个劲喝酒,吃到一半,王八和大许的老毛病又范了,开始和凤动手动脚,搞的凤有点不知所措。打那会我就知道,这同学会算是到此为止了。

如果说当初我把神鞭的事,无论如何也难以和我们班那帮爷平时的作为联系上,那这两次同学会使我的判断更加混乱,主导事情的骨干都是那些人,可事情的性质,却是如此的跳跃,不觉感叹,这人啊!实在是个没谱的东西。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庄汀,
断臂残刀疲败兵 修改于2005-04-06 00:13:42
2005-04-05 23:15:01
3693043 复 362669
庄汀
3 宝是给之高里面的(2)和(3)

单独哪一个也不应该宝推,但是两个在一起,肯定能。


2012-03-19 04:52:55
2005-04-04 07:49:35
361434 复 35724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383`26501`19545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4-12-27 23:49:47`0
2 【原创】(三)职高(2)神鞭事件 57

(2)神鞭事件

开篇就跑题了,可话说回来,写这一章我还真有点无从下嘴,主要是太杂乱了,很多东西都组织不起来,就先从后往前写吧。

这班的班风很怪,就以男女之事来说,这班的男人大多看过三级片,并且津津乐道,有时还篇些浑段子,我们第一任团支书是个女的,长的一般,但胸很大,所以有人就给她起了个与此有关的外号,而且班里不少男生当面也叫。

您说这样一批人象是害羞的主吗?可学校组织跳舞,也就是大家围一圈手拉手,女生没怎么着,男生,特别是那些平时特不在乎的主,一个个腼腆的不行,使所谓跳舞最后竟然无法连成一圈。

最叫我意外的事,实际上发生在毕业之后,我们班最受气的有两个人,男的是作孽,女的就是神鞭。我们学校其实没什么美女,有数几个说的过去的全在我们班,同年级的另一班也有七个女生,恰好他们班主任是个四方大脸的女士,有好事者就戏称为王母娘娘带着七仙女,七仙女中最顺眼的是小七,黑点,带个眼镜,不过不是因为近视,而是因为对眼。他们班大仙女还算白,做操时恰与我并排,有次不小心转身时看了一眼,也不知怎么的,这位仙人的上衣大开胸,看上去就好象她校服里什么都没有似是的,虽没露出什么要害,但一根根汗毛在那个大三角区清晰可见,黑白分明,亭亭玉立,我再以后向那一侧转的动作就没敢平视过,说实在的,真不是因为清高。也别说,我们一个教电脑的老师,样子不怎么样,但个头一米八多,大学没毕业几年,在我校教了一两年书,就把这位信天主教的大仙女勾上了,但没两年不知怎么就弹了弦子,有次在路上看见,大仙女扶着他,他两眼直直的,步下蹒跚。这人倒霉真是喝冷水都塞牙,可话说回来,要是真找个妖精是的,那还能拉着他的手走来走去吗?

神鞭矮胖,和个坛子似的,很名于其留了一条过腰的大鞭子,说起来比七仙女只的大多数还差些。在我们班很多人都笑话编排她,我曾问一个朋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针对她,那人说不光是因为她难看,还因为她说话老发嗲。有一次作钳工作业,她叫我帮她锉一下件,我锉了几下,她说话声就拉粘,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停手。如此看来,此言不虚,但无论如何能个姑娘,时不时的就说两句,甚至是当众当面的取笑,我也觉得有点过份。

事实上神鞭在三年中,几乎没得到过男生的好脸,几次被气哭,我这样的虽不取笑他,但和她也少有接触(其实我和所有女生都没多少接触),但毕业时习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我在实习了一段后,和几个同学回校拿毕业证,结果班主任告诉我们,神鞭的妈死了,她成了孤儿,要我们募捐,还问我们去不去看一下。

我当时毫无准备,只问要多少,老师说最少二十,我当时钱不多,只给了这个数,但我想就是多些只怕也不会多捐,因为虽然同学三年,但我实际上对她几乎没有什么了解。不过交完钱后,我还是和另几个同学赶往她家。

可到了她家我就傻了,她家简直成了个大本营,我们班的一帮人,特别是一帮扎眼的主,当然还有一些女生,排班住在她家。这时我才知道,她本是孤儿,是被收养的,其养母死后可说是一无所有,举目无亲。

事实上我被这个阵式给震住了,我没想到她的情况是这个样子,更没想到我们那班活土匪是的同学能这样,事实上不久后惊人的消息不断传来,她养母的整个后事全是我们这帮同学给操办的,连死人都是我们同学从冷库里取出来的,而与之相对的,其从老家叫来的几个亲戚,根本不关心死者,来后不但四处游玩,甚至还打听那有姑娘。丧事不但一点不管,临走还想拿走寥寥无几的所谓贵重物品,如用了多年的旧电视,追问有无存折。

不过也该着这帮人倒霉,那里常驻的男生就有五六个,多时十来个都有,都是十八九的小伙,个顶个都不是善主,要不是神鞭拦着,几个王八蛋根本没法囫囵个走出去。

后来得知针对神鞭的捐款一共三批,我们班的,我们校的(不含我班),其母亲厂的,而这三比捐款的数目相差无几。听说其母厂报还发了专稿叫《孤女不孤》,当然这只是八股文,里面没有学校,更没我们班的一帮同学,

老实说,这件事几乎颠覆了我的人生观,看的人也许不觉得,但对我这个经历过那三年的人来说,反差实在太大了,我没有象别人那样去欺人,但当别人需要帮助时,我所能提供的帮助远少于那些欺人的人。当然,因为我少与之为伍,所以那个圈子的信息传到我着,也早已过时,但我自己知道,就算情况及时传到,我是否能提供相应的帮助,也并不是一定的。不过不久,两次班友会又向另一个极端的疾驰而去,这帮人还真是无常,话说回来,这天下,又有什么是一定的哪?


通宝推:老树,桥上,
2005-04-04 07:49:35
2005-04-04 05:17:16
361347 复 35724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383`26501`19545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4-12-27 23:49:47`0
2 【原创】(三)职高(1)邋遢和警察 40

(1)邋遢和警察

我职高这个班很怪,不仅在人,如果说人的话,我在小学和初中也见过些人物,所以虽有所怪,但也没出大格,可就一个集体来说,就没这么怪的。

记得刚开学不久,区教育局的人不知那根筋动了,跑到我们学校来看了一眼,正赶上我们班上体育,一班人大多在操场上,回去以后反馈回这么一句话:“有象老板的,有象民工的,象什么的都有,就是没几个象学生的。”再后来得知,有几位区教育局的人住在我们学校附近,那会我们学校门口老有一帮学生没事闲晃,而且不知怎么,还叫各位上差感到很没安全感,不巧这些也反馈回来了。一查,多半是我们班的人。

当然,这也不能以点带面,其实扎眼的,主要还是那么几个人,就拿所谓有象老板,有象民工的说法来说,象民工的我怀疑就有我一号,那阵我不知那根筋搭错了,特意穿一身我姥爷的中山装,正好刚生出点胡子,几个月不刮,那个样子和路边的民工,除了身上没泥污,实在相差不多(人家民工多半还刮胡子),以至于我的班主任找我谈话,要我不要落后于时代。记得我第一次刮了胡子去学校(不是因为老师说,记得是又过了一两个月,觉得实在是有点碍事了。)。一进班,一个女生看到我先是一楞,然后就回头对别人私语,然后几个人就马上直勾勾看我,可见冲击不小。

这不修边幅的毛病后来改了点,但上班后又有反弹,主要是因为我当时不习惯公共澡堂,总想回家再洗(两三个月后改了),工厂油污尘粉,就是没干什么,一个班下来也是蓬头垢面,记得一次下夜班被警察拦下,四下看去,一起被扣的都是外地人,而且肯定还是不大富裕的主,就我一个北京的,可话说回来,我这个样比各位外地人的样子,还差的多,实在是象有可能起盗心的。后来回家洗了洗,拿了身份证和各种手续,警察同志格外仔细的看了看,我才拿回了自行车。

说道警察我又想起两件事,一件是当年白宝山打警车,当时我已上班,那阵我们班骑摩托的都加了小心,平时骑的飞快,警察叫也常装听不见,但那会是特别小心。开的慢不说,还特意听着有没有警察叫,一叫就停。为什么?那会警察都带枪,而且特别惊,这帮人生怕叫警察误会了,挨了枪子。由此可见,有时老百姓的自觉性,没点压力,还真出不来。

再一次是有回我骑车,迎面来了一个车队,十来辆三轮残摩(俗称瘸子乐),一车上一个警察,而且十有八九,兴高采烈,我当时直发蒙,寻思是公安为了加强机动力,看上残摩了,还是开始招收残疾人为警了?

又骑了两步才明白,是在抄非法运客。很多人看三轮残摩方便,就拿它拉客,警察就抄,缴获了就骑回局里,其实这也没什么,可碰巧,叫我看见个乐子。

当时我在非机动车道上,两侧都是便道,在左侧靠机动车一侧便道上,也就是地铁站所在便道上,有几个警察在闲聊,似乎对周边的事都不在意,在右侧便道,一个高个男子正和一个略矮的青年警察争什么。骑近后看那个高个男子三四十,一米七五左右,红光满面,戴眼镜,略壮。那个警察二十多,个头和身型较之略差些。

男子道:“我没带证,可我真是残疾人。”警察道:“你说你是不行?没证就得扣。”“我真是,不信你看。”男子边说,边弯腰,只用了一两秒就利索的把半条左腿摘了下来。那景乐大了,那男子左侧半截裤腿迎风飘舞,但站的笔直,右手拿着半条腿,上面有鞋有袜,还有肉色,只是几条固定带在摇来晃去,那个警察,两眼直勾勾看着那半条腿发愣,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张口结舌。说实在的,不要说是警察,就是一般人,我也很少看到过尴尬至此。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桥上,
断臂残刀疲败兵 修改于2005-04-04 05:46:50
2005-04-04 05:17:16
4357047 复 361347
废话多多
3 楼主这说的莫不是

黄庄职高?当时可是大大有名,听说是有不少人物的。


  • 本帖 2 回复
2018-08-05 18:47:17
2018-08-07 03:59:06
4357380 复 4357047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383`26501`19545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4-12-27 23:49:47`0
4 回忆了一下,那个想泡女同学,准备了个把月

临门发现,那是他妈表或堂妹,马上收手了,没演成日韩剧.是那个学校的来了,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当年耳边一风,也没记清,你帮着纠一下.


最后于2018-08-07 04:35:43改,共1次;
2018-08-07 03:59:06
2012-03-19 04:41:20
3693028 复 361347
庄汀
庄汀`12701`http://public.blu.livefilestore.com/y1pblgPxKymMZa7J72pWLwg3nTq9bxhH9JOoeF6IcmDNWZHZZUQgXVyxJBrRGGqSztafXuAnHRFwjgxq0UaCDTrog/dao6.gif?psid=1`70`1869`1778`21834`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6-07-09 03:00:25`0
3 这事不怪警察大哥,大多数人见过这个。 3

关于北京人被警察当外地人查身份证,你这做法太老实。当时我跟一同事在新世纪饭店门口等人,便衣(不知道是不是警察,估计应该是)凑过来跟他要身份证(他人有点短黑胖),只见这厮瞪眼一句:“滚蛋”,那便衣立马就灰溜溜地走了。


2012-03-19 04:41:20
帖内引用

/ 5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