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一年,我的毕业季(上) -- 忘情
共:💬49 🌺470 🌵3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4
上页 下页 末页
      • 家园 94年工作 这样难找啊?

        不容易啊

        帖:3893984 复 3893840
        • 家园 那是他要求高. 外贸、航空,那时候都是大热门。
          帖:3894532 复 3893984
        • 家园 是啊,94年,黄金时期

          还这么费劲啊。不靠关系自己找也能找得到吧

          帖:3894095 复 3893984
          • 家园 楼主已经说得这么细致明白,你还在拍脑袋想当然

            “......啊,......吧”

            帖:3894096 复 3894095
            • 家园 我比他毕业晚,好像没有那么费劲

              扩招以前,还是不错的

              帖:3894097 复 3894096
      • 家园 请教育部将此文转发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好好学习讨论。

        今年大学生就业比较难,而该文完全没有空话套话梦话,对大四学生认清国情,摆正心态,寒门屌丝如何着手,积极投身中国梦,极有指导意义。

        帖:3893957 复 3893840
      • 家园 估计有补中补,上中下

        萨大算是被钉在坑上了

        帖:3893917 复 3893840
      • 家园 这个也算是寒门难出贵子反面例子了吧

        没有冒犯的意思哈。

        帖:3893896 复 3893840
      • 家园 他膝下四千金,唯独没有儿子,因此他几乎将我视同已出

        你郭伯伯是不是有那啥意思的……

        帖:3893874 复 3893840
        • 家园 他最小的女儿都比我大

          而且我毕业时他已有四个女婿了。

          帖:3893882 复 3893874
    • 家园 【原创】那一年,我的毕业季(中)(儿童不宜)

      忘情:【原创】那一年,我的毕业季(上)

      虽然已经是九十年代中期了,但我们学校在男女关系方面却管得很紧,处理得很重。一旦当场抓住就是劝退没商量。当然,毕竟已是九十年代了。男女之事,只要你能处理得好,那也是民不告官不究的。

      兄弟班有位牛人,同校的女友经常留宿在他寝室里。几年下来,楞是啥事没有。为何呀?这位兄弟会做人呀,出手大方呀。经常甩给同寝室其他六个大老爷们一张“四伟人”:哥几个晚上看电影,看录像,吃宵夜去,不到半夜别回来。乖乖,那可是九十年代中期的百元大钞呀。要知道,我们这些公费生一月的伙食补贴在90年时才9元,到了94年快毕业了才涨到27元。他这么会做人,大家自然也上道,个个知情识趣。

      当然,到了后来,这种客他还时常请,但也做不到回回大放血了。渐渐的,大家也都麻木了。再后来发展到一女七男同居一室。大家各自放下蚊帐各过各的世界。我们曾问过他们:“你们听见他蚊账里传出来的声音受得了吗?”答曰:“刚开始实在受不了,流鼻血呀,到后来慢慢就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好了。”

      而另外一个寝室里有位仁兄则是个反例。离毕业还有一个月,某天中午,室友们都去设计室忙去了,他把女朋友给领进寝室反锁了门。正忙着呢,突然校保卫科、护卫队的人破门而入,领头的把脑袋探进蚊帐,便立即把头缩了回来,喝令二人穿好衣服,跟他们走。

      那位女朋友是和我们同校进校的,不过读的是大专,当时已经参加了工作,因此校方不能把她怎么样。但这位仁兄可惨了,根据学校的纪律,此人被宣布开除学籍。还有一个月就能拿到手的文凭没了,这四年书白读了。哦,不,应该是十五年的书白读了,如果他没有复读过的话。

      只要被校方擒获,任谁都没有回天的本事,这就是当年我们学校的校规。事后大家都说,保卫科不踹其他寝室的门,偏踹他的,如此精确打击,精准定位,显然是有人告了密。此人平时在足球场上就没少和别的系的人结仇,在本班、本寝室的人缘也不好。如今落得如此凄惨下场,都搞不拎清是被谁出卖的。

      此事当时在全校轰动一时。江湖险恶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快毕业了,大家最上心的莫过于找接收单位了。最早,公费大学生是包分配的。到了94年,情况有了变化,已经变成了用人单位和学生双向选择了。而且最早毕业生分配的原则是从哪个地区来,回到哪个地区去。到我们那年,改为你可以不回原地区。但你要去省内其他地区,就必须向原地区的教委交一笔委培费。如果你想出省工作,则必须交一笔六千块钱的出省费,否则教委会扣住你的户口。六千块,在当年可算是个天文数字。记得那年省政府放出豪言壮语,要大幅提高公务员待遇,要达到年薪六千的标准。弄得我们这些穷学生只有咽口水的份。还有,当年不少穷学生在校期间都申请了困难贷款。毕业时如不还清,校方会扣住你毕业证不发。

      记得当年发函到学校要人的单位不少,但这些单位的情况普遍不太好,与大家的心理预期值相差较远。有些同学到那些单位去看看了,回来却直摇头。可单位上却很热情,不仅好招待,而且你只是去了解情况,人家随后就给学校发公函,要求留人了。

      省内的单位不理想,有不少同学就跑到广州、深圳、珠海那边去参加各种招聘会,简历满世界投了。不过,那里也不太好找工作,因为人家普遍要求有工作经验,一招进来就能干活的那种。因此也是碰壁的居多,成功地甚少。

      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其一是去广东回来的同学声称,珠海的环境相当好,街面上非常干净。他们去参加招聘会时,晚上就睡在人家门栋里也不觉得脏。

      什么?睡在门栋里?睡在楼梯口的水泥地上?是的。我们都是穷学生,绝大多数人家境都不好,很多人是从农村考来的。为了供上大学的费用,家里已经是勒紧裤带了。广东那里物价高,住旅馆住不起呀。就连吃饭,也是白开水就面包。

      另一件事,就是同寝室的“小光”讲述的广东火车站附近的乱象。把那里说成了人间炼狱,全国各路妖魔鬼怪的大本营。小偷、骗子、碰瓷的成群结队。

      “小光”是他的外号,是他三个外号里唯一仅限于本寝室知道的外号。缘由是大一刚进校军训,教官勒令长头发的他去理发。同寝室的“老虎”吹牛皮,说自已在家时和隔壁的理发师傅学过徒,理得一手好发。“小光”为省下理发钱,就轻信了“老虎”。结果“老虎”将“小光”的脑袋给整成了月球表面,而且越整状况越糟。最后气急败坏的“小光”只得到正规理发店去推成了秃瓢。结果军训结束后,“小光”仍天天戴着那顶军帽,直至数月后头发长出来。从此,本寝室知晓事件始末的室友们便奉上“小光”这一雅号,以资纪念。

      话扯得有点远,得赶紧回来。

      南下广州前,“小光”的功课做得很足。他将大部分钱都塞在他那双长年不洗的破旧运动鞋鞋垫底下,口袋里只放一些零票子,加起来也不超过十元。刚出广州火车站,就有人拍他肩膀,回头一看,是一操外地口音的男子,脚边还有只破碗。估计这碰瓷的是得了失心疯,竟然找上了衣着寒酸、满脸菜色的“小光”。据“小光”事后描述,他不等对方开口,便抢先一把揪住对方衣领,满脸狰狞地冲对方发狠:“老子全家搬到这里这么多年了,这都是当年老子玩剩下的。要不我打个电话,叫我在XX区特警队的哥哥过来和你玩玩?大热天的,哥们出来混也不容易,我这里有五块钱,你拿去买碗茶喝。”据说对方当场就被他唬住了,拿了钱一声不吭转身走人。

      此事乃“小光”自行描述,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素有急智,倒也不像吹牛。

      找工作时大家各显神通,许多人喜欢喳喳乎乎地,有的激动,有的显摆,有的沮丧,也有不动声色的。我就属于最后一种。

      有同学奇怪,咋就不见你急呢?我笑笑,不吭声。这事要急,也不能急在面上呀。父亲也特别叮嘱过,这种大事一定要提防自己身边的人。越是要好的,越要提防。因为一旦利益有了冲突,再要好的朋友也有可能转化为最凶狠的敌人。许多事情,就是坏在所谓最要好的朋友身上。这种事情上保持沉默,不是对朋友不忠,而是一种自我保护。

      当年我找工作,提前一年多就开始筹划了,主要有四个去向:东方航空公司、省机械进出口公司、铁路、珠海机场。

      。。。。。。。。。。。。。。。。。。。。。。。。。。。。。。。。。。。。。。。。。。。。。。。。。。

      继续喝水,扛铁牛

      忘情:【原创】那一年,我的毕业季(下)

      通宝推:每周虎,三笑,上善若水,
      帖:3893520 复 3893158
      • 家园 扣毕业证这个真是中国高校一大恶习

        深恶痛绝之,这是为了钱,一点香火情面都不顾念了。

        我当年毕业也差点被扣。由于助学贷款只贷学费,其他杂费自理。我毕业时除贷款外,还欠学校8000多元。好在当年学校还有几个减免指标。由于一些同学早早离校求职或根本不在意,加上我大四一年一直在学工处帮忙混的脸熟,学校最后松口减免了6000元,自己东挪西凑筹了2000多补齐后,才拿到毕业证。

        最后离校的时候,整栋宿舍楼几乎只剩我一个了。那段时间心情极其恶劣悲凉,情绪极其起伏波动,几次和学校行政楼的人渣们剑拔弩张,经常深夜在校园里飞车。

        帖:3894243 复 3893520
        • 家园 为什么是恶习?

          如果你欠学校的钱,学校可以此为由不发文凭/毕业证。至少在美国大部分学校都会这么做。我有一个朋友是北欧人,拿了奖学金来美国读大学。毕业时给我打电话求助,原来提供奖学金的机构要求看到文凭才发最后一笔奖学金,但是学校要求他把欠账全部付清了才能给他毕业证。两边都不肯让步,我只好建议他去银行贷款,拿到毕业证后再去取最后那笔奖学金来换贷款。

          帖:3894324 复 3894243
          • 家园 看来这是中美高校共有的恶习

            不知道美国是怎么处理的。但中国情况至少有两点不同,一是大量的毕业即失业,从入学之初的满怀信心到毕业时候的苦闷黯淡,不就业如何还贷款还欠款?大学生就业难题从十年前就在发酵,到现在“最困难就业季”什么的,也不过是有些部门借机捞取政绩的机会罢了,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二是美国的学生贷款是学生找银行贷款,中国助学贷款则几乎是银行政策性任务,银行通过学校确定贷款人选、贷款数量、还款条款。因此您的朋友能够以贷款的形式解决这个难题,但中国则肯定要找亲戚朋友借钱。

            我了解的数据,中国大学生蓄意拖欠贷款不还的并不多,原因一是起码的诚信,二是银行罚息太高。真的不还助学贷款的,肯定是工作生活遇到难题了。

            我同班一位同学毕业后到广东工作,实在不方便回来还款,因此稍有拖欠,他贷款4124元,还款7000整。是汇款过来让我给办理的还款手续。

            现在社会上反思大学生助学贷款中的诚信危机的多,反思问题背后的原因的太少。

            要我说现在的很多大学很多专业根本不值那四年的学费,包括很多211、985高校。中国教育界过去十几年就是一个与时俱进加速腐烂的过程。可惜太祖之后,中国再无人敢批判教育,敢于革教育的命了。

            帖:3894412 复 3894324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4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