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65 🌺4631 🌵119新:
主题:【转发】抗美援朝老兵以亲身经历谈朝鲜战争 -- 夏至欧锦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25 上页 下页 末页
帖:4231123 复 4231115
家园博客9 看来你没有明白我的贴子想说的是什么

不过我的本意也不是追究真假,只是想表达一些疑问。关于老先生的话题就适可而止。谢谢你的回复。

帖:3931827 复 3931745
家园博客2 ‘军官’

我1947年2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军官

老人说自己是‘军官’,虽然是很简单的两个字,但觉得读到些内容。

一般解放军这一边,如果是比较简单的笔触,会说‘官兵’‘官兵一致’等用语。如果比较详细的,会说‘干部战士’或‘指战员’。但是一般都不会说‘军官’两个字的。

个人推测这位老人在1947年2月之前,有可能是国军士兵。如果他确实加入了解放军,那么有可能是俘虏投降,受到教育后加入解放军的‘解放战士’。

至于1947年2月之后的身份,如果能补充一些细节,估计还是有机会在民政部或者其他相关单位查到他的身份。

帖:3926140 复 3918390
家园博客3 见老人博文

这些连载,主题是抗美援朝,解放战争的就没有放进来。趁这个机会,补一点。

老人不是解放战士,见他博文。他的经历,写的比较分散,我偷懒,之前没有认真阅读,现在看来,我应该认真阅读,重新编辑发表在河里,那样才不至于造成混乱。我深感愧疚!

我参加军队经过(一)

我参加军队经过(二)

47年9月我归队后,管理员对我说:“当时国民党军队追到招远11区的老坡,敌人的后方捉些老百姓和他们的驴、马、骡子给他们向前方送粮食和弹药。送到招远县道头镇时,被我军的地方部队和民兵截住,把上千头给国民党送粮食和弹药的驴、马、骡子全部打死,粮食被当地老百姓拉走。敌人没有粮食吃就急了,被迫停止了进攻。”我说:“ 9月10日,我路过招远道头镇时还看到过道头镇公路的两侧河沟里,全是驴、马、骡子的尸体,足有3~4公里长。”他又接着说:这时我军九纵部队偷偷得插到敌人后面,直奔昌邑县的三合山,那里有国民党军的45师师部、后勤供给部,还有少量的警卫部队,他们战斗力很差,都被我军九纵和十三纵部队很快消灭了,我军缴获了大批的美式的武器和弹药。从此把九纵、十三纵部队以及地方部队全装备起来了。战士为了显示自己的子弹多,在背的子弹袋里装进子弹模式的木棍显示数量的日子过去了。我们的战士们称呼,国民党蒋介石总统,是美国给八路军运送武器、弹药的大队长。

潍坊战役全过程

1947年11月,把我由西海军区司令部调到潍南独立营通信班,任司号员兼通信员

转入正规部队,编入27军81师经过

来自各方的地方兵15万多,其中有我们潍南独立营,经过48年7-8月扩充招兵,改为胶东西海独立二团,补充到九纵部队,九纵部队由原来的27师改为27军;我们被编入八十一师

老人对解放军武器装备来源的回忆:

在华东战场上,用打三合山战斗缴获国民党的武器攻打潍坊,用打潍坊缴获国民党的武器打济南,用打济南缴获国民党的武器打淮海;那时重型武器最大的炮(没有汽车)是六匹马拉的美式105口径榴弹炮和日式的75口径铁轱辘山炮。没有带比例的军用地图,方向、距离全依靠目测确定,准确性很差。轻型武器弹药三分之二全是在潍坊战役、济南战役中缴获国民党的,三分之一是抗日战争时期缴获日本的。当时战斗力没有国民党强。

在炮兵连当通信员时,经历淮海战役第一场战斗:淮海战役我第一次看到战争的现场(三)

忘情曾经怀疑老人家连个是假的,无法提供部队情况,实际,老人零零散散得有淮海战役遭遇战

我跟着车喜言连长,在前面走,旁边有个骑马的,我注意看是个女的,我想,解放军的军官不带老婆,可能是我军医院生病的医生?我对连长说:这个骑马的是首长的老婆吧?还是生病的医生?连长不耐烦的说,走吧走吧,管她是谁,天快亮了,到了一个村庄,我们住在村的东头,那个骑马的单位住在西头,242团三营住在南头,又开始吃饭休息。

4月23日夜间两点,给我们班开船的是一位50多岁的妇女,(听她说,这次是她向江南运送解放军的第二趟。)小木船慢慢地靠上江的北岸,我们用四块大木板由江岸担在船上,足有一米宽,我牵着驼92步兵炮的骡子的笼头登船。骡子不上船,后面战士用棒子打,他们把骡子打惊了,牠的头一甩,把17岁的我摔到江里去了,从腰深的水爬出来继续进行,我们班终于把骡子赶到船上去了。船开了,江面的水被一片小木船遮盖,只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我们快到长江南岸时,两艘敌人的军舰(以后听说是英国的)由西向东开过来,他们向我军的小木船横冲乱撞,便向小木船射击,我看到一串串的电光火推着子弹头,从我们船前,船后,左右穿过,我们趴在船舱里,但是这位妇女勇敢的在船板上划着木船快速前进,把我们送到长江南岸,登上岸,下了船是镇江,我穿着全身湿透的衣服开始向上海方向前进追赶敌人。

1948年淮海战役,位于苏北大平原,12月份将国民党60万军队包围起来了,敌我两军相隔 200米左右持续一个多月,白天在一米多深的壕沟里互相射击,大声喊话敌人都能听到。我们教导员探出脑袋看看敌人的动向,啪一颗子弹从他的右眼眉毛上侧窜过,脑壳后出来,当场死去。我是他身旁的司号员兼通信员,看到他的脑子流出少许脑浆,我认为无法抢救了。因为他是个营级干部死了也得拉回去,于是我与通信员小宋想把他背回去,我一拉他的胳膊他喘气了,我急忙说还活着、活着。这时子弹头擦着空气飕飕的从头上过去。我看两人抬不成,背着也不成,我们的脑袋都会漏出地面,很危险,也会造成伤员第二次负伤。在无法之中想出办法。我把大衣脱下,将伤员拉到大衣上,我俩拖着大衣爬行前进,终于把他拉到包扎所。两个月之后没有想到这位教导员又回来了。只是右眼瞎了,伤口处跟随着心脏的跳动也在跳动;奇迹。

外链出处

老人家18岁时候的照片,估计是刚进上海时候拍的。如何看待中国社会初期治理

帖:3927953 复 3926140
家园博客2 老引在香炉峰上见到过这位老人

重阳节.鬼见愁.志愿军老兵

鬼见愁(香炉峰)上,一位胸前挂着离休证的老者俺特别注意

您多大年纪?

80

您当过兵?

那只部队?

27军

老人开始滔滔不绝讲起47年参军,尤其是朝鲜战场6年…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没有人关心我们在交谈什么,没有人关心什么朝鲜战场,甚至没有人多看老头一眼,今天山顶的年轻人格外多,大家都在极目远迢,观赏秀丽的山色,开始变红的红叶…

老人急促的掏出一张打好网址的纸条

这是我的博客,请你们去看看。

一再说;我写的很中性(大概是客观的意思吧)

我缓缓的告诉他,我们关心朝鲜战争,周围有许多人在关心你们这些老兵。我会把您的博客介绍到一个论坛(西西河),那里有许多的人都非常关心,关注这场战争和你们这些老人…

老人的眼睛瞬间红了,泪水在打转…

我们告别下山,我问老总;看到老人流泪了吗?

看到了!我也要开始关注他们了…

帖:3924172 复 3918390
家园博客3 看过萨苏老引的推荐

我就是看了萨苏的推荐后,从老引那里爬过去的,对老人文字中的英雄气概很佩服!也惊讶于网上关于朝战的是是非非争得不亦乐乎,这个第一见证人努力爬上了网,却没有受到多大关注,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是唯一评论的人(老人家是很认真的每评必回)

刚才顺着链接爬了一下,铁血、西西河现在都有人在宣传老人,很好。老兵不该被遗忘。不过楼上有人质疑,我也认为有合理性,老人的身份履历应该有权威的部门来认证,老人作为经历过反右、文革的人,写的文字里有很多对时事、政治的分析,包括对抗美援朝时的分析,有时代局限性。这不能苛求一个八十才学上网的人。但他的作战经历如果能有人从其中整理出来,和其他材料尤其是美军材料加以对比,作为普通一兵,能从朝战回来的一兵,是很难得的普通士兵视角的朝战。

当年为了中日友好,中国已经记了一笔糊涂账。现在为了中美共治,对朝战的冷漠,又要在民间留下一段糊涂史?我从身边90后上看到很多是非颠倒的认识,让人痛心。

帖:3925027 复 3924172
家园博客4 我更怀疑他会是个右派吗?

我更怀疑的是他怎么算是个右派呢?邮政局押送信件不用考虑政治面貌吗?能随随便便就转业到北京吗?抛去抗美援朝那些,其他的个人经历,夹七杂八的,诸如什么国共内战导致日本入侵的言论;一会是感谢共产党,一会有是做了一辈子好人没个好报。似乎从朝鲜回国以后就没过过好日子。关于邮政车上的天热不敢开窗户,忘情应该会清楚吧,我记得应该是有乘务室的。

帖:3925974 复 3925027
家园博客5 邮政车上设施齐全

有单独的卫生间,卧室、甚至有小灶间,窗户是可开的。

以前的邮递员可是对政治面貌要求高的。想想,万一阶级敌人利用职务之便拆开信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怎么办?

所以我觉得这老骗子到处在跑火车,感觉是从火星上来的。

通宝推:二锅头上品风度,迷途笨狼,
帖:3926802 复 3925974
家园博客6 问题出在我没有整理原文转发

回答其他人问题时候,重新读了一下老人的博客,整理了一点老人家解放战争经历,不全面,希望可以看见老人博文

山东为27军老战士立了碑,他的名字在上面?外链出处

当兵时候的照片?

56年炮兵排长

上海

小兵

学校大概被骗了?

海淀育才小学辅导员

这张照片的离休证,可能是马路上办的证?外链出处

医院这么好?外链出处

在网上蛊惑青少年?外链出处

这能证明是他的战友?

50年我隋27军入朝,我们连一百多人,五次战役结束后,只剩下我和车喜言,崔克登了。其他都是补充的新兵。现在我还记着三个最好的战友,他们家庭地址和姓名。

一个是,刘玉堂,安徽省盱胎县内河区河桥南山,在51年4月29日。我俩互相搀扶着过汉江,走到江中间时,被美军飞机打中,光着屁股死在汉江里。另一个,张吉隆,上海市四景镇。五次战役在37线向敌人攻击时,他被炮弹打死,我俩在一个掩体里,他的脑浆还流到我身上。还有个活着的战友崔克登,他是,山东省莱西县花园区葛埠乡北辛庄村,我06年专乘火车到他家访问过,现在如何请看照片.

外链出处

护士长拿红包了?外链出处

外链出处

又是一张假证?外链出处

带着假离休证招摇?外链出处

编造的经历?

47年2月25日,我参加解放军,在山东胶东西海军司令部当号兵。47年7月参加过山东半岛口袋战。47年12月调潍坊南独立营,参加濰坊战役。48年6月调到9纵。现在的27军。在八十一师师部当号兵。48年9月参加济南战役。48年10月南下,参加淮海战役,49年4月22日在镇江度过长江,49年5月参加上海战役。49年9月参加中国共产党。50年11月开往朝鲜。参加过,二次,五次战役。职务任司号员兼通信员。27军52年10月回国,又把我留在朝鲜,编入刚入朝的24军74师炮兵团当观测员。53年7月又参加金城战役。55年10月跟随24军回国。56年我被提升为少尉军官、炮兵指挥排长,59年5月被分配到北京邮局当工人押运火车30年
外链出处
有时,还到博物馆讲。(网上找尹吉先可以查出)

老骗子不冬泳,冬天穿短裤长跑?外链出处

帖:3927962 复 3926802
帖:3928865 复 3927962
家园博客6 据我知道,邮政车属于邮政运输局,车厢设备人员都不属于铁路

因为邮车上除了邮件包裹之外,还有部分有密级的“机要件”也是随邮车运输的,所以车上人员一定要政审合格,而且班长必须是党员,如果两个人值乘,其中一人必须是党员。局方会随时抽查邮政车,如果发现工作人员有私带货物或者人员的,处分是一定的而且很严厉。

这种严格要求下,如果是“右派”的身份,恐怕连车都上不去吧?

这话我是听邮政运输局的工作人员讲的,大概在十年之前,据说保留邮政铁路运输局编制的,也只有北京邮政一家了。

这是北京的情况,现在的情况不了解,至于外地是否没有这么严格就更是不得而知了。

帖:3927233 复 3926802
家园博客3 你说来说去也还是证明不了他的身份

无非是老引听他说他在朝鲜打过仗,如此而已。老引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真实身份,更不能证明他的回忆录的真实性。

我粗粗的看过你转的东西,我个人认为他应该是去过朝鲜的,但是他的回忆录里有相当多的听来的,或者是战后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信息。他不加区分的混在一起,让人误以为都是他的亲历。大家反对的主要就是他混进去的这些漏洞百出的东西。

通宝推:忘情,
帖:3924769 复 3924172
家园博客4 老人家写的很凌乱

一开始,我劝他自己发到西西河,他不来,但同意我转发。

我也没系统地看,也没整理,就这么发,效果很差,自己也很愧疚。

关于他的身份老人的真实姓名

另外一个长帖,整理了一下老人解放战争的一部分经历:见老人博文

帖:3927956 复 3924769
家园博客2 这个文章真的不能称为是亲身经历

很多重要问题上是听说、臆想的胡说八道。根本就不是亲身经历。

这么大年龄的人了,都不懂得一是一,二是二。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他到底是想用亲历证实他的胡说的真实性,还是想用胡说否定他的亲历的真实性?

通宝推:忘情,
帖:3923743 复 3918390
家园博客3 这很正常,作为基层指战员,大事都是听说。

有当时听说,也有以后听说。关键是看他说的亲历部分。

只要他那离休证不假,老战士身份就不会假。

五六十年下来,许多事记不清记错了也很正常。我二伯当年当汽车兵远征过印度,去过朝鲜,八十年代时问他一些事都说不清楚,连部队番号,上级军官姓名都不知道。

  那些名人的回忆录,都需要找以前的资料才能写得差不多,就这样还会出错。

  我至少两年前就关注他了,我认为身份是真的,说的事有错误。

帖:3928640 复 3923743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25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