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的植物 -- 桥上
共:💬207 🌺831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4
上页
            • 家园 听老人说过,种西瓜底肥上芝麻榨过油的饼
              帖:3978237 复 3978018
    • 家园 草03 泽陂:荷、蒲

      泽陂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蕑。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高亨先生注:蒲,蒲草。荷,荷花。蕑(jiān肩),郑笺:“蕑当作莲。”莲与荷是一物,诗文换字以协韵。菡萏(hàn dàn憾旦),荷花的别称。(陂音bēi,悁音yuān)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87)《陈风泽陂》)

      这首诗里是用蒲草和荷花来比喻美人。可见在那时人的眼中蒲草和荷花就已经是美丽的风景了。

      “蒲与荷”都是水生草本,所以《诗经》中会一起提到。后来的诗人也是如此,他们写蒲的时候就会提到“间厕秋菡萏”(南朝-齐-谢脁《咏蒲诗》),而他们写荷的时候也会提到“初蒲正离离”(唐-白居易《草堂前新开一池,养鱼种荷,日有幽趣》),或者他们也会把这两种植物写在一起,例如:蒲新节尚短,荷小盖犹低。(唐-刘洎《安德山池宴集》);菡萏红涂粉,菰蒲绿泼油。(唐-白居易《想东游五十韵》);还有:池中春蒲叶如带,紫菱成角莲子大。(唐-孟郊《临池曲》)。

      下面是浙江-嘉兴蒲与荷生长在一起的两张照片,截自网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在蒲与荷之中,荷无疑是主角,《诗经》中还有另有一首诗歌咏唱到荷花: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17)《郑风山有扶苏》)

      而关于荷花的荷、莲、菡萏、芙蓉、芙蕖、蕑等各种不同的称呼,《汉语大字典》分辨如下:

      《说文》:“荷,芙蕖叶。”

      《说文》:“莲,芙蕖之实也。”

      《尔雅释草》:“荷,芙蕖;……其华菡萏。”

      [芙蓉] 也作“芙蕖”,荷花的别名。

      蕑本训兰,又以声近假借为莲字。

      《诗郑风溱洧》“士与女,方秉蕑兮”的“蕑”就指的是“蘭(兰)”。

      “荷”虽然千变万化,但是其实只有一个种,睡莲科(Nymphaeaceae)莲属(Nelumbo)的Nelumbo nucifera Gaertn. Fruct. et Semin.——莲,另有睡莲科(Nymphaeaceae)睡莲属(Nymphaea)的三个种:Nymphaea tetragona Georgi——睡莲、Nymphaea alba L.——白睡莲和Nymphaea stellata Willd.——蓝睡莲,也和莲很像,但这些睡莲没有莲蓬、莲子和藕。下面是莲和睡莲这两种植物图形的对比以及三种睡莲的几张图片,以下图片大都出自《中国植物图像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Nymphaea alba L.——白睡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Nymphaea stellata Willd.——延药睡莲,又称蓝睡莲(经济植物手册、海南植物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Nymphaea tetragona Georgi——睡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至于莲,莲的最大特点首先就是美丽,而且是超凡脱俗的美,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唐-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所谓“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唐-李商隐《赠荷花》),所以屈夫子要“製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离骚》)。

      还有莲叶上的露珠,也很美丽,“一夜轻风蘋末起,露珠翻尽满池荷”(唐-王涯《琴曲歌辞蔡氏五弄秋思二首》),“盈盈荷上露,灼灼如明珠”(西晋-陆云《芙蓉诗》)。

      再就是莲花有独特的清香,“荷香清露坠,柳动好风生”(唐-白居易《六月三日夜闻蝉》),“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唐-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杜馥熏梅雨,荷香送麦秋”(唐-崔翘《郑郎中山亭》),“荷香带风远,莲影向根生。”(南朝-梁-吴均《采莲曲》),“风来香气远,日落盖阴移。”(唐-李峤《荷》),“菡萏香连十顷陂”(唐-皇甫松《采莲子二首》),周夫子云:“香远益清。”

      莲还可以长得非常高大,所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东晋《杂曲歌辞西洲曲》)。南宋词人姜夔写过一首《念奴娇》,词且不论,但词前面的解题写得非常有意思,摘抄如下:

      古城野水,乔木参天,予与二三友日荡舟其间,薄荷花而饮,意象幽闲,不类人境。秋水且涸,荷叶出地寻丈,因列坐其下。上下见日,清风徐来,绿云自动,间于疏处窥见游人画船,亦一乐也。

      由于莲这么引人注目,加上后世佛教的影响,所以还有很多种植物以莲或者荷作为名称,例如由于叶子像莲座而命名的瓦莲和石莲,由于花像莲花而命名的金莲花、银莲花,或者以花色和美丽类似而命名的木芙蓉,等等:

      Sinocrassula indica (Decne.) Berger——瓦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Lobelia chinensis Lour.——半边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Hibiscus mutabilis Linn.——木芙蓉: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Zantedeschia aethiopica (L.) Spreng.——马蹄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Anemone cathayensis Kitag.——银莲花: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Trollius chinensis Bunge——金莲花: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还有观音座莲、抱树莲、无叶莲、雪片莲、葱莲、地涌金莲、莲子草、罂粟莲花、铁线莲、毛茛(jiàn)莲花、锡兰莲、木莲、莲桂、莲叶桐、瓦莲、旱金莲、昂天莲、金莲木、蒴(shuò)莲、西番莲、七瓣莲、眼树莲、胡黄莲、穿心莲、荷莲豆草、山荷叶、荷青花、马蹄荷、红花荷、半枫荷、木荷、圆籽荷、芙蓉菊……

      下面是《中国植物志》中关于莲的一些介绍以及《中国植物图像库》中一些莲的图片:

      Nelumbo nucifera Gaertn. Fruct. et Semin.——莲(本草纲目),又称:莲花(本草纲目),芙蕖(尔雅),芙蓉(古今注),菡萏(诗经),荷花(通称)。

      根状茎(藕)作蔬菜或提制淀粉(藕粉);种子供食用。叶、叶柄、花托、花、雄蕊、果实、种子及根状茎均作药用;藕及莲子为营养品,叶(荷叶)及叶柄(荷梗)煎水喝可清暑热,藕节、荷叶、荷梗、莲房、雄蕊及莲子都富有鞣质,作收敛止血药。叶为茶的代用品,又作包装材料: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晚荷犹卷绿。疏莲久落红。(南朝-梁-徐怦《夏日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汉《乐府古辞江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南唐-李璟《摊破浣溪沙(一名山花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唐-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东晋《杂曲歌辞西洲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荷叶罩芙蓉,圆青映嫩红。(唐-曹修古《池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关于“蒲”,就稍微有点复杂,我感觉,至少有两类植物是所谓“蒲”,但是隔的有点远,而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有长长的叶子,所谓“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唐-白居易《春题湖上》)。下面是那两类之中五种比较常见的“蒲”的图片,来自《中国植物图像库》。

      首先是香蒲科(Typhaceae)香蒲属(Typha)下面的三个种:

      Typha orientais Presl.——香蒲,又称东方香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蒲芽出水参差碧。(北宋-谢逸《菩萨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Typha latifolia Linn.——宽叶香蒲(东北植物检索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Typha angustifolia Linn.——水烛,又称:蒲草、水蜡烛、狭叶香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然后还有天南星科(Araceae)菖蒲属(Acorus)下面的两个种:

      Acorus calamus L.——菖蒲(神农本草经),又称:臭蒲(唐本草注),泥菖蒲(本草纲目,植物名实图考),香蒲(上海、浙江、福建),野菖蒲(浙江),臭菖蒲(上海),溪菖蒲、野枇杷、石菖蒲、山菖蒲、水剑草、凌水挡、十香和(福建),白菖蒲(各地),水菖蒲(滇南本草),剑叶菖蒲、大叶菖蒲、土菖蒲(四川),家菖蒲(云南曲靖),剑菖蒲、大菖蒲(湖北),臭草(北方各省)。其原变种为Acorus calamus L. var. calamus——菖蒲:

      初篁苞绿箨(tuò),新蒲含紫茸。(南朝-宋-谢灵运《於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青蒲衔紫茸。长叶复从风。(南朝-陈《清商曲辞拔蒲(二曲之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Acorus tatarinowii Schott——石菖蒲(各地通称),又称:九节菖蒲(江苏、浙江、江西、湖南),紫耳、薄菖蒲、石蜈蚣、岩菖蒲、臭菖(广东),“骨首”(云南彝族语),“格密亲”(傣族语),野韭菜、水蜈蚣、香草(云南玉溪),菖蒲(各地),夜晚香(四川金城山),水菖蒲(四川彭水、文兴),回手香、随手香(四川峨嵋),山艾(四川石柱),小石菖蒲(四川合川):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也以“蒲”称的植物还有:非水生植物、但叶子与香蒲和菖蒲相似、叶子的用途也有点类似的蒲葵(Livistona chinensis (Jacq.) R. Br.),以及和“蒲”长得有点像但应该不会混淆的蒲苇(Cortaderia selloana (Schult.) Aschers. et Graebn.)和野长蒲(Thoracostachyum pandanophyllum (F. V. Muell.) Domin),至于海菖蒲(Enhalus acoroides (Linn. f.) Steud.),则恐怕还不在中原古人的视野内。下面是蒲葵的两张图片,亦出自《中国植物图像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诗经》中也还有一些别的诗句提到“蒲”: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47)《小雅鱼藻之什鱼藻》)

      扬之水,不流束蒲。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99)《王风扬之水》)

      其蔌维何?维笋及蒲。

      高亨先生注:蔌(sù速),蔬菜。蒲,水生植物,嫩蒲可食。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57)《大雅荡之什韩奕》)

      当时的人经常吃各种野生植物的嫩根嫩茎嫩芽嫩叶,“蒲”也在其中。如杨伯峻先生曾就《左传僖三十年传》中之“饗有昌歜”注曰:“昌歜之歜,据《释文》,不音触,而音蚕上声(cǎn)。王引之《述闻》谓当作 [左鼀右欠](鼀音cù),传写致误,或然。昌歜即《周礼天官醢人》、《仪礼公食大夫礼》之“昌本”。盖以昌蒲根,切之四寸,腌以为菜,古人又谓昌蒲菹。《吕氏春秋遇合篇》、《韩非子难四篇》及《太平御览》九九九引《说苑》,俱谓文王好食昌蒲菹(《说苑》作昌本菹)。”((p 0482)(05300401))。

      由于“蒲”叶子长而宽的特点,人们用蒲叶来包粽子,还经常用蒲叶编织成蒲包、蒲团、蒲席之类的日常用具。尤其是蒲席,《诗经》中就曾提到:“下莞上簟,乃安斯寝。”(《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64)《小雅鸿雁之什斯干》),高亨先生注:“莞(guān关),蒲草,此指蒲草席。簟(diàn店),竹席。”李白诗中也曾提到蒲席:“此草最可珍,何必贵龙须。织作玉床席,欣承清夜娱。”(《鲁东门观刈蒲》)

      甚至有用蒲叶来编成帆的,《汉语大字典》引唐-李肇《唐国史补》卷下:“舟船之盛,尽于江西,编蒲为帆,大者或数十幅。”唐-陆龟蒙《种蒲》诗则云:“杜若溪边手自移,旋抽烟剑碧参差。何时织得孤帆去,悬向秋风访所思。”下面是陆俨少 甲辰(1964年)作 渚暝蒲帆 立轴的图片,截自网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尚儒,逐日夸父,何求,
      帖:3953079 复 3953030
      • 家园 这个蒲是否可能唐菖蒲属中的?倒数10张是鸢尾科植物的花

        唐菖蒲是鸢尾科植物,鸢尾科植物的花都很美,用来描述美人还是很贴切的。唐菖蒲又称十样锦,花期很长,是很重要的切花植物。

        另外,楼主该文中倒数第3张照片很像是棕榈(蒲葵是棕榈科、蒲葵属植物),福建和浙江都称棕榈叶做的扇子为蒲扇。但楼主的描述才是正确的,蒲扇主要应该是由蒲葵做的,虽然棕榈叶做的也叫蒲扇,这就和茶叶中的西湖龙井、杭州龙井、浙江龙井及中国龙井一样,后面的几种龙井都是广义的龙井,但不一定是大众心目中的龙井茶。

        倒数第5-6张确实是水菖蒲,可以治疗关节炎或通风(忘了细节了)。

        用蒲叶来包粽子,用的是棕榈科植物的叶子或者龙须草。菖蒲的叶子韧性不够。棕榈叶可以撕成很细的丝状,韧性极好,另外有2种植物可以当捆扎粽子的绳子来用:棕榈叶细丝和龙须草,但龙须草的韧性远远不如棕榈叶。包粽子的叶子在南方是用一种叫箬竹的植物的叶子,在北方用芦苇的叶子。用蒲草的可能性较小,因为蒲草叶子太窄了。箬竹叶可以很大,一个粽子一张叶子就够了(还可以两头剪去一些),清香没有苦味;芦苇叶子小,需要几张叶子叠起来包一个粽子,略有点苦味(个人体会)。

        箬竹是禾本科竹亚科箬竹属的,竹子这类植物很奇特,植株高大则叶子小(比如毛竹),叶子很大,植物却很细小,比如箬竹。在南方,箬竹的叶子还用做蒸笼的“屉布”(蒸千人糕、糖糕等,用箬竹叶子铺在下面,切糕点时连竹叶一起切开)、做斗笠,还用来盖房子(房顶,房漏水)。

        棕榈叶细丝在红烧肉时也可以用,一方面留下清香味,另一方面可以防止五花肉在煮的过程中散开。也有用龙须草甚至稻草的。

        过去常用的草席一般是龙须草编的,也有用蒲草编的。编蒲包、蒲团的应该是是蒲草为主,尤其是古代带饭用的“饭袋”,是用蒲草编成的、蒲草的叶子狭长,不需要破开就可以用来编织饭袋,是很好的材料。我今天才意识到“酒囊饭袋”这四个字竟然就是真实存在的2种常用器皿,其中饭袋就是蒲草编成的,后来有了铝制饭盒后才逐渐被各式饭盒所取代。

        蒲草是一种生长在水田中的香蒲科香蒲属(只有1属)植物,中国原产地在东北、华北。但江浙一带也有种植,种植这种植物就是专门用来编制饭袋、蒲包、席子用的,收割后晒干然后再加工。我不仅见过饭袋(可惜没吃过里面的饭),还在中药铺中见过中草药装在蒲包之中,过去供销社(很古老的词了)的食品也多是用蒲包包装。据老辈人说蒲草的叶子韧性较好,比稻草好很多但比棕榈还是弱很多,而且越老韧性越好。

        没见过用蒲叶编成的帆,预计也很可能是棕榈科的叶子,或者用蒲草也是可能的。菖蒲的叶子一般来说是不行的。

        原来的文章错误较多,因此改了一下以减少流毒。

        通宝推:桥上,
        帖:3977799 复 3953079
        • 家园 花,非常感谢极为精彩的回帖,

          那张鳶尾花的照片出自这里,我没有鉴定的能力,可能会误用,那里的图片也有明显的误用的,还被收入《中国植物志》网页,我见到过有专家鉴定指出这样的误用。您是专家,如确为误用,我觉得最好还是联合一些专家去指出一下,免得谬种流传。

          蒲葵那两张确是蒲葵。

          帖:3977887 复 3977799
          • 家园 谢楼主认可,谢楼主宽宏,前面的回复错误较多,刚改了一些

            刚才向老家的老人们请教了蒲草的问题,发现很多自以为是的错误,因此对前面的发言做了些修改,请楼主原谅。

            我不是学分类的,也不是学植物学的,只是见的活体生物多并且喜欢就记得一些。我们讨论的那张照片我认为是鸢尾科植物(您看下面几个链接http://baike.so.com/doc/6142109.html; http://image.so.com/i?src=360baike_sidepicmore&q=小花鸢尾; http://photo.poco.cn/lastphoto-htx-id-3534330-p-0.xhtml,看花的形态是否有有些相似?植物的花是最重要的分类特征之一,我记得鸢尾科植物的花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不对称。但我们讨论那张照片与天南星科植物的花就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了)。但分类学还是太复杂,那张是哪种植物的照片,可以向网站管理人员反映,或请教真正的专家。现在博士甚至博导都可以狗屁不是,专家还是砖家也不是太好区分,网站不排除贴错照片这种情况。何况这些都是叫菖蒲的植物。

            关于蒲葵,我搜查了一下资料,我原先觉得您那张照片象棕榈(相同一个科的植物,确实相似),这属于想当然,您是对的。我原来不认识蒲葵,因此闹笑话了。

            关于蒲草,我今天特别向老家用过饭袋和蒲草席的老人们请教了,确认是有专门种植的蒲草用来编织蒲席。为减少谬误流传,我在前文中进行了修改,并在这里再做一个说明,请大家原谅此前的错误。

            现在看“菖蒲”至少属于几类植物,分别属于鸢尾科(唐菖蒲属)、天南星科和香蒲科,植物形态有些相似,但花的形态差异较大,鸢尾科花很特别,但从网上查到的资料看天南星科和香蒲科植物的花序却有些相似,因此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比如香蒲科与天南星科在历史上是否有某些关联?从分类上曾经有过改动?对天南星科植物没有啥大的印象,一说起这类植物,第一反应就是佛焰花序,有抗氰呼吸代谢途径(呼吸链不受氰化物抑制,因此这类植物不怕氰化物),开花时花序温度比环境温度高十多度(这个很特别),开花时有很难闻的味道(比如鱼腥草),在大粪坑旁经常能见到天南星科植物等,对他们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特别说明,不是专家,不排除现在又有某些地方说错)。

            又,网上搜了下天南星科的花卉,有些真有很美的(过去不知道它们是天南星科的),但很多很漂亮的是近期引进的。这些花卉用来描述美女尤其是妖娆的美女,也许很合适呢。

            通宝推:桥上,
            帖:3977991 复 3977887
            • 家园 您这些大都是真正的第一手资料,

              不是我这些拼贴可比。

              帖:3978031 复 3977991
              • 家园 在您这个楼学到很多

                您整理这些内容需要花不少精力,很不容易。谢谢您。

                其实,看您这个帖子时,很想说“俺没有文化”,因为太多字不认识。

                但认识图片中的不少植物,有些图片拍得很好。再加上您的说明,这样一来,虽然“俺没有文化”,但还是能学到不少。

                帖:3978034 复 3978031
    • 家园 草02 采蘋、鱼藻:蘋、藻

      鱼藻

      鱼在在藻,有颁(fén)其首。王在在镐(hào),岂(kǎi)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shēn)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nuó)其居。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47)《小雅鱼藻之什鱼藻》)

      这首诗说的是一种水草——“藻”,它们生长在水中,鱼儿在其间嬉戏。

      《诗经》中讲到“藻”的诗句还有: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513)《鲁颂泮水》)

      这是说当时鲁国的人急急忙忙地在“泮(pàn)水”之中“采其藻”,那么采了“藻”回去干什么呢?下面就是答案:

      采蘋

      于以采蘋?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锜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齊季女。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19)《召南采蘋》)

      这里除了“藻”,还说到了另一种水草“蘋(pín)”,而采了“蘋”和“藻”则是用于祭祀的:一群美丽的少女从南涧采来了“蘋”,从行潦采来了“藻”,准备在“宗室”献给祖先。她们中最美丽的一位——季兰,将会代替先妣(bǐ),接受献祭。她将要扮演的,是姜嫄?是大姜?是太任?还是太姒?我们不得而知。

      而关于“齊”(简化字对应“齐”),高亨先生有注:“齊,借为齋(斋),古人在祭祀前,不喝酒,不吃荤(葱蒜等),以示对鬼神恭敬,这叫做齋。”

      祭祀用“蘋”和“藻”这些水草,我们难免会想到菲薄这个词,但古人有古人的想法,他们认为这是“俭”,而只有“俭”,才更加突出“敬”的意味。下面这三段《左传》几乎就是为这首诗作注解的:

      是以清庙茅屋,大路越席,大羹不致,粢(zī)食不鑿(凿),昭其俭也。(《春秋左传注桓二年传》(p 0086)(02020201))(009)。

      苟有明信,涧、谿、沼、沚(zhǐ)之毛,蘋(pín)、蘩(fán)、蕰(yùn)藻(zǎo)之菜,筐、筥(jǔ)、锜(qí)、釜之器,潢、汙(wū)、行潦之水,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风》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苇》、《泂(jiǒng)酌》,昭忠信也。”(《春秋左传注隐三年传》(p 0027)(01030302))(010)。

      济泽之阿,行潦之蘋、藻,置诸宗室,季兰尸之,敬也。(《春秋左传注襄二十八年传》(p 1151)(09281201))(094、098)。

      但是,“蘋”和“藻”到底是哪些植物,我觉得还是比较复杂的。

      先说“蘋”:我本来以为“萍”是“蘋”的简化字,其实不然,“蘋”的简化字是“苹”。虽然一些古人认为“蘋”和“萍”都是浮萍,至少是两种非常接近的植物。但也有一些古人认为二者是不同的植物,在有些诗歌里两者同时出现就是明证,例如:

      苹萍泛沉深。菰蒲冒清浅。(南朝-宋-谢灵运《从斤竹涧越岭溪行诗》)

      池渎乱苹萍。园楥美花草。(南朝-宋-鲍照《在江陵叹年伤老诗》)

      蘋萍戏春渚,霜霰绕寒池。(唐-陈子昂《鸳鸯篇》)。

      但是唐-李峤的《萍》这首诗在描写“萍”的风姿时,却把“蘋”拉了进来:“青蘋含吹转,紫蒂带波流。”可见这两种植物又是非常相似的,所以在很多古人眼中的“萍”恐怕也包括“蘋”。

      至于“藻”,也有好多种,但是不少古人(还有我这样的今人)往往也都将其归为一种了。

      经过查找,我觉得常见的“蘋”、“萍”和“藻”大约可以包括十多种植物:

      “蘋”(在简化字里是苹)三种,都属于蕨纲(FILICOPSIDA):

      苹目(MARSILEALES)苹科(MARSILEACEAE)下面苹属(Marsilea L.)的“苹”。

      槐叶苹目(SALVINIALES)下面槐叶苹科(SALVINIACAE)槐叶苹属(Salviniacae Adans.)的“槐叶苹”和满江红科(AZOLLACEAE)满江红属(Azollaceae Lam.)的“满江红”。

      “萍”四种,都属于单子叶植物纲(MONOCOTYLEDONEAE)天南星目(ARALES)浮萍科(LEMNACEAE):

      紫萍属(Spirodela Schleid)的“紫萍”,浮萍属(Lemna L.)的“品藻”、“浮萍”,以及芜萍属(Wolffia Hork.)的“萍”。

      “藻”十种,都属于双子叶植物纲(DICOTYLEDONEAE),分属四个不同的目:

      沼生目(HELOBIAE)下面茨藻科(NAJADACEAE)茨藻属(Najas Linn.)的“大茨藻”、“草茨藻”和水鳖科(HYDROCHARITACEAE)黒藻属(Hydrila Rich.)的“黒藻”。\\n毛茛目(RANALES)金鱼藻科(CERATOPHYLLACEAE)金鱼藻属(Ceratophyllaceae L.)的“金鱼藻”。

      桃金娘目(MYRTIFLORAE)下面小二仙草科(HALORAGIACEAE)狐尾藻属(Myriophyllum L.)的“穗状狐尾藻”、“狐尾藻”和杉叶藻科(HIPPURIDACEAE)杉叶藻属(Hippuris L.)的“杉叶藻”。

      管状花目(TUBIFLORAE)狸藻科(UTRICULARIA)狸藻属(Utricularia L.)的“狸藻”、“南方狸藻”和“黄花狸藻”。

      下面的简介和图片主要来自《中国植物志》和《中国植物图像库》。

      ————————————————————

      七种“蘋”和“萍”:

      Marsilea quadrifolia L.——苹(中国主要植物图说),又称:田字草、破铜钱、四叶菜、叶合草(中国高等植物图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Salvinia natans (L.) All.——槐叶苹(中国主要植物图说蕨类植物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Azollaceae imbricate Nakai.——满江红(中国蕨类植物志),又称红苹。其原变种为Azollaceae imbricate Nakai. var. imbricate——满江红,也叫红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Spirodela polyrrhiza (L.) Schleid——紫萍(本草纲目),又称:水萍(神农本草经),浮瓜叶、氽(tǔn)头薀草、浮漂草(上海),萍、田萍(福建、甘肃),水萍草(浙江杭州),浮萍(各地),紫背浮萍。——常与Lemna minor——浮萍形成覆盖水面的漂浮植物群落: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Lemna trisulca L.——品藻(事物绀(gàn)珠)。——悬浮于水面附近,常聚成堆团或层片(桥:如此堆积,则难免有沉于水中的部分,且茎叶纵横交错,古人也许就是因此称之为“藻”的吧):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Lemna minor L.——浮萍(本草纲目),又称:青萍(天津、湖南、江西、广西),田萍(天津、福建),浮萍草(天津、江西),水浮萍、水萍草(江西)。——常与Spirodela polyrrhiza——紫萍混生,形成密布水面的漂浮群落,由于本种繁殖快,有如李时珍所云“一叶经宿即生数叶”,通常在群落中占绝对优势: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Wolffia ahizza (L.) Wimmer——芜萍,又称:萍沙(云南昆明),无根萍、微萍(广州植物志)。——漂浮水面或悬浮,细小如沙,为世界上最小的种子植物,在肥力较高的水域中能迅速繁殖,生长最盛时,每1平方米水面,可有植物体100万个;状似一片绿色细沙。唐-温庭筠《相和歌辞张静婉采莲曲》“鸂鶒(xī chì)胶胶塘水满,绿萍如粟莲茎短”的“绿萍如粟”应该说的就是这个芜萍: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以上这七种“蘋”和“萍”广布全国各地,形态都很相似,如南朝-齐-刘绘《咏萍诗》所描绘的:

      可怜池内萍。氛氲紫复青。巧随浪开合。能逐水低平。微根无所缀。细叶讵须茎。漂泊终难测。留连如有情。

      也就是说这些“蘋”或“萍”都是漂浮在水中生长的。不过虽然都漂浮在水中,它们的出处却大不相同,前面三种“蘋”是蕨类植物,后面四种“萍”则是单子叶植物。但就像鸟和蝙蝠,虽然采用的路径不同,但都长出了翅膀一样,这些“蘋”和“萍”虽然DNA可能也有很大的差别,但也是通过不同的路径具备了相似的漂浮在水中生长的本领,也就都有类似的名字。

      由于这类植物遍布于水面、到处漂浮、随风荡漾、天外风来萍先知这样的特点,历代的诗人们就发明出了“蘋风”或“萍风”这个词,把“蘋”、“萍”和风联系在一起,用于形容水上的风景:

      桂月先秋冷,蘋风向晚清。(唐-李隆基《同玉真公主过大哥山池》)

      引领望江遥滴酒,白蘋风起水生文。(唐-王睿《相和歌辞祠神歌迎神》)

      白芷汀寒立鹭鸶,蘋风轻翦浪花时。(唐-和凝《杂歌谣辞渔父歌》)

      一夜清风蘋末起,露珠翻尽满池荷。(唐-王涯《秋思二首》)

      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唐-柳宗元《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象县,柳州县名)》)

      清风水蘋叶,白露木兰枝。(唐-白居易《江楼早秋》)

      澄霁晚流阔,微风吹绿蘋。(唐-李颀《寄镜湖朱处士》)

      浮萍寄清水。随风东西流。(魏-曹植《浮萍篇(蒲生行)》)

      风翻乍青紫。浪起时疏密。本欲叹无根。还惊能有实。(南朝-梁-庾肩吾《赋得池萍诗》)

      萍皱风来后,荷喧雨到时。(唐-温庭筠《卢氏池上遇雨赠同游者》)

      萍末起微风,山外一川烟雨。(宋-米友仁《宴桃源》)

      江南二月春。东风转绿苹。(南朝-梁-江淹《咏美人春游诗》)

      青苹昨夜秋风起。无限个、露莲相倚。(北宋-晏殊《凤衔杯》)

      十里横塘过雨,荷香细、苹末风清。(北宋-晁元礼《满庭芳》)

      而且这些“蘋”和“萍”还是五彩缤纷的:

      菉蘋齊葉兮,白芷生。(战国-屈原《招魂》)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唐-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一作韦应物诗))

      渌水明秋月,南湖采白蘋。(唐-李白《琴曲歌辞蔡氏五弄渌水曲》)

      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蘋。(唐-刘长卿《饯别王十一南游》)

      名园当翠巘,野棹没青蘋。(唐-杜甫《赠王二十四侍御契四十韵(王契,字佐卿,京兆人)》)

      紫浮萍泛泛,碧亚竹修修。(唐-白居易《府西池北新葺水斋,即事招宾,偶题十六韵》)

      ————————————————————

      下面再看那十种“藻”:

      Najas marina Linn.——大茨藻(华东水生维管束植物)。其原变种为Najas marina Linn. var. marina——大茨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Najas gramina Del.——草茨藻(华东水生维管束植物)。其原变种为Najas gramina Del. var. gramina——草茨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Hydrila verticillata (Linn.f.) Royle——黒藻(中国种子植物科属词典),又称水王孙。其原变种为Hydrila verticillata (Linn.f.) Royle var. verticillata——黒藻,还有一个常见变种Hydrilla verticillata (Linn. f.) Rovle var. roxburghii Casp.——罗氏轮叶黑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Ceratophyllaceae demersum L.——金鱼藻,又称:细草、软草(四川),灯笼丝(广西):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Myriophyllum spicatum L.——穗状狐尾藻(东北植物检索表),又称:泥茜(中国高等植物图鉴),聚藻、金鱼藻(台湾植物志)。其原变种为:Myriophyllum spicatum L. var. spicatum——穗状狐尾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Myriophyllum veiticilatum L.——狐尾藻(东北植物检索表),又称轮叶狐尾藻(中国高等植物图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Hippuris vulgaris L.——杉叶藻(中国高等植物图鉴)。其原变种为:Najas vulgaris L. var. vulgaris——杉叶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Utricularia vulgaris L.——狸藻,又称闸草(北京):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Utricularia australis R.——南方狸藻(植物研究),又称:鱼刺草(安徽),狗尾巴草(江西):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Utricularia aurea Lour.——黄花狸藻(广州植物志),又称:狸藻(华东水生维管束植物),黄花挖耳草(台湾植物志),水上一枝黄花(广西),金鱼茜(广东):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十种“藻”都广布全国,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茎叶都可沉于水中,由于这一类植物的茎叶会在水中形成繁复的花纹,所以后世把文章的华彩称为“文藻”,又把古式建筑中心部位天花板向上凸起、装饰富丽的部分称为“藻井”。而且人们看到美丽的花纹,往往就会想起这些“藻”,苏东坡(《记承天寺夜遊》)就是如此:“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通宝推:何求,
      帖:3953068 复 3953030
      • 家园 水中藻荇交横
        通宝推:桥上,
        帖:3953262 复 3953068
        • 家园 谢谢,我错了,马上改

          和在音韵方面古人的感觉不同。

          帖:3953350 复 3953262
    • 家园 草01 关雎:荇菜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01)《周南雎鸠》)

      这诗是《诗经》的第一首,其中第一章大家肯定都听见过。这诗里的“草”是“荇菜”。

      荇(xìng)又作莕(xìng),《说文》:“莕,菨(jiē)餘也。从艸,杏聲。荇,莕或從行,同。”《尔雅释草》:“莕,接余。”《玉篇艸部》:“菨,莕菨,水草。丛生水中,叶圆,在茎端,长短随水深浅。江东食之。”(《汉语大字典》)

      至于“荇菜”为什么叫“菜”,草可采而食者谓之菜,故高亨先生注曰:“荇(xìng杏)菜,一种水草,可食。”而“窈窕淑女”采撷(xié)的应该是“荇菜”的叶子和梗,就是要回去吃的。我本来觉得“荇菜”是吃叶子,但唐人有诗“荷梗白玉香,荇菜青丝脆”(唐彦谦《夏日访友》),这样看来,吃的至少也包括梗。

      这首诗是典型民歌“兴”的风格,从一个常见的典型事物,引到当时所要表达的意思。当然用同样的“兴”也可引出不同的意思。这样一来,“兴”的部分往往成为一首民歌的主体,而后面的内容则是可以依当时情境而改变的。现在有些民歌就是用其开头的“兴”作为名字,好比《白马调》。而这首诗《关雎》也是用“关(guān)关雎(jū)鸠”这个“兴”作为名字的。

      古人所说的“荇”,应该包含所有与之有类似形态的植物,盖古人不可能如我们今日区分种属那么精确,文献和现实中大量同种异名和异种同名的现象也反映区分起来并不简单。

      我觉得上面那首诗中的“荇菜”应该包括龙胆科(Gentianaceae)莕菜属(Nymphoides)的几种植物,首先是Nymphoides peltatum (Gmel.) O. Kuntze——莕菜(唐本草),又称:金莲子(本草)、莲叶荇菜(中国北部植物图志)、莲叶莕菜(东北植物检索表)。其次比较常见的还有Nymphoides indica (L.)O.Kuntze——金银莲花(草花谱),又称:白花莕菜、印度荇菜(中国北部植物图志)。《中国植物志》中有一段对荇菜的介绍,很有意思,转抄如下:

      我们观察了活的植物(北京)。见到的是长花柱的花。花金黄色,花冠裂片中央的部分质稍厚,不透明,卵状矩圆形,边缘部分为宽膜质(或称翅),透明,具细的条裂齿,顶端深陷;冠筒喉部具5束与雄蕊互生的白色长柔毛;雌蕊稍高于雄蕊,花柱短,柱头并不扩大,雄蕊基部有少数长柔毛,花丝长约1毫米,花药长约2毫米。花冠裂片在花蕾中呈镊合状排列,开放时处于水平状态,雌雄蕊均全部外露。在我们观察期间,一种小型的蜜蜂不断来回于花间采蜜。当蜜蜂的头部伸入花冠基部时,它的背部则处于雌蕊和雄蕊之间,正好将花粉擦在背上。当它换一个位置或到另一朵花上采蜜时,背上的花粉无疑会落到柱头上。据此可以想见,雌雄蕊异长的花,在虫媒传粉的情况下,并不能完全中止同一朵花内-或同一个植株上不同花之间的自花传粉。(《中国植物志荇菜》)

      中国古代也有大量的诗歌写到“荇菜”的风姿,可见这种植物一直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例如:

      春菰芽露碧。水荇叶连青。(西晋-张载《泛湖诗》)

      跃鱼翻藻荇,愁鹭睡葭芦。(唐-温庭筠《病中书怀呈友人》)

      这两句是说“荇菜”是水生植物,跟茭白、芦苇还有水藻之类的长在一起,《中国植物志》的说法是:“多年生水生草本。”

      红莲摇弱荇,丹藤绕新竹。(南朝-齐-谢朓《出下馆》)

      这是说“荇菜”与荷花生长在一起,但长得比荷花小。

      长堤柳色翠,夹岸荇花黄。(隋-李巨仁《赋得方塘含白水诗》)

      “荇菜”花朵的颜色是黄色的,而且样子与荷花不同(下面的图都取自《中国植物图像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林花著雨燕脂落,水荇牵风翠带长。(唐-杜甫《曲江对雨》)

      这是说“荇菜”有长而柔弱的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水荇参差动绿波。一池蛇影噤群蛙。(南宋-辛弃疾《鹧鸪天(睡起即事)》)

      波光水影,在青蛙眼里却有不同的含义: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江南孟春天,荇叶大如钱。(唐-鲍防《状江南孟春》)

      这是形容“荇菜”的叶子浮在水面,只有铜钱那么大。《中国植物志》说“叶片飘浮,近革质,圆形或卵圆形,直径1.5-8厘米”: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荷衰欲黄荇犹绿,鱼乐自跃鸥不惊。(唐-白居易《秋日与张宾客舒著作同游龙门醉中狂歌凡二百三十八字》)

      这是说“荇菜”与荷花的生长周期不同。

      江客渔歌冲白荇,野禽人语映红蕉。(唐-陆龟蒙《奉和袭美吴中言怀寄南海二同年》)

      这里说“白荇”,也许说的是“白花荇菜”: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旧时月色,匆匆过,何求,履虎尾,
      帖:3953050 复 3953030
      • 家园 好像在网上看到过,现在的杭州一带还有荇菜可以吃

        象小的铜钱草一样,做汤或者清炒。

        帖:3986759 复 3953050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4
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