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 天下文章 -- 履虎尾

本楼:阅 7894 复 8 🌺102 🌵0 最近: 复0 🌺 🌵0
2015-01-24 18:19:17履虎尾
1 【原创】 天下文章

那年元宵佳节,荣国府里开夜宴,请来的“女先儿”要给老祖宗唱段大鼓词。开唱之前女先儿介绍故事梗概,说道,这段书名字叫做《凤求鸾》,说的是残唐五代时候,有个书生名叫王熙凤(此处略去百余字),进京赶考途中遇到连雨天,在李家庄避雨。李家庄有位小姐,名叫雏鸾……女先儿说到这里,贾母插嘴了:“怪不得叫‘风求鸾’,不用说了我已知道,想必是这位王公子要追求雏鸾小姐了。”女先儿笑道:“原来这段书老祖宗是听过的。”仆妇家人们听女先儿这么说,齐声喝斥道:“老祖宗什么书没听过?就算没听过,猜也猜到了!”

呵呵,所谓“马屁”者,就是抓住一点,无限放大。不论多夸张的马屁,里面总是含有一定的符合实际的成分。女先儿的马屁从左侧拍,家人们的马屁从右侧拍。这两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贾母舒服顺畅十分受用,于是打开话匣子倒翻了核桃车似的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正如这俗话所说的: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拿。老人家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当年轻后生还懵懂懂的时候,老人已经猜明白了来龙去脉。不过,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见多识广这个优点也有其不好的一面,那就是:吃嘛嘛不香,穿嘛嘛不暖,听嘛嘛不热闹,看嘛嘛不新鲜。老年人的这种烦恼不单单咱们中国人有,西方红毛国里也是如此。

《波斯人信札》的作者孟德斯鸠不是说过吗,他最渴望上帝赐给他的,就是失去记忆,因为只有失去了记忆,才能把《一千零一夜》重新读上一遍。

当今社会是成熟的社会,生活的内容已经模块化集成化了。想当初,履虎尾学装矿石收音机,是要自己敲下一块矿石,再伸出一根探针,慢慢寻找那个‘整流点’的。而如今,再没有人从事这种初级的工作,市面上也寻不见这些原始的材料了。木匠不再拉大锯推刨子,铁匠也不再扯风箱抡大锤,组装电脑没有谁使用松香焊锡电烙铁。一切的一切,全都集约成了模块,只需将市场上的半成品甚至是准成品买将回来,进行装配成型就可以了。如今的社会,当然也继续需要牛顿瓦特这样的先知先觉者,但是,更多的后知后觉者不必再搞什么发明创造,只需将前人的已经技术化、生活化、模块化了的知识拿将过来就一切完事大吉了。一个全新的过去闻所未闻的概念“专利”,于是乎应运而生了。

文学艺术方面大致上也是如此,履虎尾初中时候曾经听老师举例子说过: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如此比较的是庸才,第三个如果还这样比较则是蠢材。诗,已经被唐人写尽了;词,也被宋人写尽了;小说戏剧的作者们也把生活的方方面面叙述尽了,也把情感的林林总总描写尽了。生活与情感的全部内容,都已经按照“生老病死”“喜怒哀乐”等条目进行了归类。

同西方相比,中国人对文学的模块化出现得更早些,两千多年前就开始了。春秋时期产生的成语、俗语、谚语,不就是语言集成的开始吗?《周易》一书,集占卜之大成,把天地宇宙间万事万物划分成六十四个大类,三百八十六个小类,不也是对生活模块化规范化的尝试吗?

怎么办?现代人就没有新鲜感了吗?就没有创作的乐趣了吗?当然不是。现代社会虽然无法产生李杜苏辛关汉卿王实甫罗贯中曹雪芹这样的先知先觉,但是,你可以做后知后觉者呀。你可以“拿来”呀,你可以东拿一点,西取一点,进行拼凑组装啊。作为现代人,难道你不知道“天下文章一大抄”吗?

履虎尾少年时读过一篇法国小说。有个走私犯被警察追捕,逃到西西里一户农家。主人外出了,家里的五六岁的小主人把不速之客藏了起来。警察追来后,用一只打火机进行诱惑。五岁多的小主人在打火机与走私犯之间,选择了后者。主人归来的时候,与被带走的走私犯插肩而过,走私犯冷言冷语挖苦讽刺了主人一家。主人回家弄清楚了情况,摘下猎枪,带着儿子上了山。半路上儿子走不动了,他就把儿子背在后背上。到了山上他命令儿子跪在地上,背诵赞美圣母的诗歌。儿子背完了回过头来,他说再念一遍。儿子继续背,背到一半的时候,他扣动了扳机……

俺初读此文,相当的震撼!但很快的,履虎尾开始用现代人的观念进行反向思维。五六岁的孩子刚刚开始成长,不懂得世事炎凉,不知道轻重缓急,一切都要经历、学习、体验,对吧?成年人的责任,能够要求一个幼儿来承担吗?走私犯凭什么要求一个幼儿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他,失败之后又凭什么抱怨、挖苦、乃至于陷害?再进一步拷问,像走私犯这样品质的人,值得别人用生命的代价来保护吗?

这段值得反思的故事,恰好也是艺术作品的一个模块。当俺还在为了故事情节忿忿不平的时候,已经有人把这块模块组装在自己的作品里了。

奔雷手文泰来中了毒镖,武功尽失,身后的趟子手鹰爪孙紧追不舍,无奈只得投奔铁胆庄暂避一时。庄主周仲英不巧有事外出,少庄主与管家将文四爷几个藏了起来。鹰爪孙追进铁胆庄,见少庄主是个十来岁的毛孩子,于是使用了激将法——“小娃娃能知道什么!”少庄主果然中计——“谁说我不知道!”如此这般,文四爷不幸落入敌手。庄主铁胆周仲英归来大怒,愤怒中将手中铁胆狠狠地向地上砸去,不巧,儿子此时正扑上前来求饶,铁胆正砸在幼儿的头上……

《书剑恩仇录》中这段情节,几乎是对西西里故事的全盘照抄,仅有两处小小的改动。一是将警察的利诱改为趟子手的激将法,这是由于中国人一般认为,骄傲比贪婪在价值判断上稍高一个档次。二是将故意杀子改为父亲无意中的失手,正应了古典小说中常说的“无巧不成书”,作者也使用了常用的“巧合”手法,以减轻亲手杀死儿子的人伦惨变。从总体来看,金庸的这次改写生硬造作,比着葫芦画瓢,难免生吞活剥之讥,充其量只能给六十分。

读者不满意,查先生自己也不满意,抄人家的没抄好,怎么办呢?没关系,再抄一次,第二次抄袭呗!

神箭手哲别吃了败仗,单人独马,狼狈逃窜,背后的追兵穷追不舍。哲别逃到郭靖的蒙古包旁,已经人困马乏,再也跑不动了,傻小子郭靖就把哲别藏了起来,却忘了把马牵走。追兵到了,术赤抓住郭靖,鞭打审问,放狗搜寻。郭靖宁死不屈,也放自己的小狗与猎犬对咬。术赤大怒,抽刀便砍,眼看傻小子就要命丧当场。这时候,草堆里伸出一把长刀,将术赤的刀锋架住,于是哲别暴露了。这时候,铁木真早已经帅兵赶到。哲别面对众人说,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你们谁敢跟我比箭(差一点敲成“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小八路”,小兵张嘎的干活)?我只要一张弓就能杀掉对手。于是一员大将挺身而出同哲别比箭。关于比箭的过程查先生更是大抄特抄,抄了杨志射周谨,抄了黄忠射关羽,抄了姜维射郭淮……哲别接住来箭,折断了箭头回射,将对方射下马来,然后提出:一命换一命,如何?铁木真说:好,大家别比了,他一命换你一命。

紧接着便是闪光点了。哲别说,我说的换一命不是我自己,而是请求大汗饶了这个孩子,我自己,可以再比一次。接着继续比箭,哲别也被对方大将射中,也是折断了箭头,对方也饶了哲别……于是,就如同张辽在白门楼投降曹操,哲别也从此归顺了铁木真。

金庸的第二次抄袭,把这个桥段天衣无缝的融汇在小说之中,尺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可以给满分一百分。更何况,金庸还把此段抄袭作为线索埋伏下来,直到《射雕》的结尾处,才把这个扣子打开,使这个抄袭产生锦上添花的效果,好!精彩!再加二十,120分!

正是: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也——

关键词(Tags): #红楼梦#西西里#波斯人信札#书剑恩仇录#射雕英雄传通宝推:桥上,易水,西安笨老虎,晨翼,山远空寒,jufeng,天涯睡客,林风清逸,文化体制,李根,陈王奋起挥黄钺,
主题:4089559
2015-01-26 02:42:01okcgb
2 有人说欧美洲人拍电影爱拍变态

是因为正常人的喜怒哀乐都写完了,只能在变态身上找戏剧性和冲突了。

中国也是,正常的言情写完了,就只能写BL耽美,因为只有在这种设定下才会出现“两个没有缺点心智正常的人在开放的现代社会却不能在一起”这样的情节。

帖:4089843 复 4089559
2015-01-25 00:24:19
呆头呆脑
2 天下文章一大套

就看你套的妙不妙

帖:4089624 复 4089559
2015-01-24 23:02:31
jufeng
2 Hao好。。

虎老师这文章是从哪抄的呢?。。

帖:4089615 复 4089559
2015-01-24 23:35:37
履虎尾
3 俺承认,整个全是抄的

帖:4089621 复 4089615
2015-01-27 01:43:10
老老狐狸
4 每个字都是抄的。

虎尾巴老师只是组合而已。

帖:4090157 复 4089621
2015-01-24 21:23:59
月下
2 抄得巧妙,不使人觉才是

帖:4089581 复 4089559
2015-01-25 02:41:20
呆头呆脑
3 抄的妙是引人入胜

发挥了更好的效果和更深的意思

帖:4089637 复 4089581
2015-01-24 23:42:43
履虎尾
3 只有巧妙与笨拙的差异,反正大家都是——

帖:4089623 复 408958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