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原创】乌克兰战场亲历记(一) -- 梦秋

本楼:阅 288909 复 261 🌺3480 🌵2 最近: 复0 🌺 🌵0
2015-10-12 06:03:17梦秋
1 【原创】【原创】乌克兰战场亲历记(一)

这是我在乌克兰前线采访时写的记者观察手记。整理一下发到河里来。久不发稿,当作一个见面礼吧。

我在自己博客上的全文,附有现场拍摄的图片。链接如下:

外链出处

——————————————————————————————

时间:2015年8月20-8月25日

地点: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顿涅茨克市机场以西一公里的佩斯基(Pisky)镇

项目:乌克兰国防部随军记者项目(Embedded Journalists)

内容:在乌克兰政府军93旅位于佩斯基的哨所驻点,与士兵生活在一起。

陪同:乌军第93旅民事部翻译科斯佳,波兰记者沃伊季克

装备:单反,小DV,英制凯夫拉头盔,乌克兰制防弹衣

证件:护照,乌反恐新闻中心签发的记者证,战地记者保险

一.第93旅指挥所

刚刚到达第93旅指挥所一个小时,我就获得了一个新的名字:“Jackie”。来自哈尔科夫的阿马拉大尉用蹩脚的英语问我的名字。还没有等到回答,他条件反射般冒出一个词:“Jackie Chan(成龙)?”

周围的军人们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顿巴斯的夏夜里,无聊的军人们聚在简陋的小木屋里喝着茶,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打发时光。这里距离前线足足有10公里,夜里安静得让人想念大城市的疯狂。在身后就是人们的和平生活:有电视,有网络,有宠物。乌克兰国防部安排的93旅新闻官亚历山大·维兹金还会告诉你:“这里有妈妈。”

亚历山大的母亲住在30公里外的康斯坦丁诺夫卡,这是我从基辅乘坐火车向东的终点。

从基辅来的快车经过6小时零20分钟,最高时速160公里的奔波,先抵达克拉玛托尔斯克。这是2014年乌克兰东部武装与政府军首次爆发冲突的城市。它的街道破旧不堪,异常安静,仿佛还停留在苏联时代。

火车继续向东南开,到达康斯坦丁诺夫卡。在一年多以前,火车的终点站本来是更远处的顿涅茨克。但是现在它落在东部武装手里。顿涅茨克与康斯坦丁诺夫卡的铁路客运中断了。

这对于一些人来说也许是好事儿。我在康斯坦丁诺夫卡下火车,立刻有一群当地人围上来,嘴里重复着三个简单的英语单词:“记者”、“顿涅茨克”、“的士”——在过去一年里,不知道有多少记者从这个小站下来。一些出租车司机利用自己有顿涅茨克身份证的机会,穿过乌克兰政府军和东部武装的封锁线来到康斯坦丁诺夫卡,把记者带回自己的城市。在2014年,一个单程就可以赚到100美元。

不过,今天他们注定没法从我身上赚到钱。在车站等候了一个小时之后,亚历山大·维兹金开着一辆涂着迷彩的日产皮卡飞奔而至。皮卡货箱里装满瓶装水。他解释说,这是给驻地军人们的饮用水。车厢后座里放满了各种面包、薄饼、肉饼和鸡蛋。这是亚历山大的妈妈给他和他的战友们改善的伙食。

皮卡风驰电掣地跑起来,穿过广袤的南乌克兰大草原。蓝天下面要么是无边无际的向日葵地,要么就是枯黄的蒿草,道路两边是高大粗壮的白杨树。道路破旧,车道繁忙,从卡车到苏联时期的拉达小汽车,什么都有。如果不算路上需要经过三道乌军检查站,以及看见两辆伞兵战车飞驰而过,几乎就可以得出一个印象: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战争。

继续往南走,行车开始稀疏。皮卡从公路上下来,来到一处丘陵的反斜面,情况开始不同。亚历山大叮嘱我,驻地里不许拍照和摄像。在过了第四道检查站之后,就可以看见披着伪装网的重型卡车,以及挎着枪站在卡车旁眼色阴沉的士兵。树林里稀稀落落地挂着各种伪装网,掩盖着下面木头和砖墙搭建的各个掩蔽部。这里是乌克兰国防军第93旅的指挥部。

亚历山大所在的第93旅民事部所在的掩蔽部有三进。拐进去之后,雪亮的灯光下是第一进。中间用弹药箱架着一块木板作为桌子,上面零零碎碎地堆着一大堆文件,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显示器。桌子一侧放着电话等通讯设施,另外一侧则铺着木板,上面搁着睡袋,看起来是两个人头对头睡的床铺。“床铺”下端放着各种军人的零碎:头盔、防弹衣、子弹带、背包、水壶、电筒。墙上的挂架上挂着各种衣服。最引人瞩目的则是墙角搁着一把AK-74自动步枪。

步枪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后来发现,在第二进的高低床床架上,同样毫不掩饰地挂着几把AK-74自动步枪。我睡在第三进的上铺,脑袋后面放着一把Ak-74。早晨起来,发现Ak-74下面还压着一把压满子弹的马卡罗夫手枪。枪口正对着我的脑袋。

进进出出的军人们,腰上或者大腿上都挂着手枪,有趣的是。他们腰上挂着的刀却不是步枪刺刀,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刀(也许匕首更加准确一点)都有。安排我住宿的科斯佳腰上挂着的刀还赫然写着“中国制造”。

科斯佳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基辅人。到了驻地后,他灌了我一肚子茶——战时军队禁酒,连啤酒也不许喝,科斯佳多少感到有点遗憾。安排住宿并不算困难,我这一天晚上成为了睡在他上铺的兄弟。“夜里非常冷。”他说,然后递过来一盏头灯,告诉我如何如厕,就是说,小问题,朝路边沟里解决。大问题,请他老人家带队,告诉你上哪儿攒着。

想要把这几句话用英语向我解释清楚似乎很难。科斯佳憋了半天也想不出“大号”和“小号”怎么说,又引来大家哈哈大笑,好像任何一句话都会引爆大笑一样。亚历山大说,当我们非常害怕的时候,就想出些好笑的事情让自己发笑。他很正经地问我:“你们中国人难道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吗?”

这里每个人都在用自己能够想出的英语单词与我聊天,主要的话题是北京,基辅,莫斯科。阿马拉大尉曾经在塞瓦斯托波尔服役。科斯佳的妻子是克里米亚的费奥多西亚人。一说起克里米亚,两人都摇头说,哎呀,我们回不去啦。

隐隐约约的担忧从他们的眉头上展现出来。“8月24日是乌克兰独立日。据说东部的敌人会大打出手。”一个没有说姓名的大尉在旁边说道。另外一位则补充说:“他们一天到晚打冷枪,用迫击炮打冷炮。”

“看见那条狗了吗?它叫爱丽莎,”科斯佳说。这条德国黑背正在舔着盘子。科斯佳使劲拍了一下手,爱丽莎立刻神经质地往后一跳,扭着头左看右看。“今年它在巡逻的时候遭遇炮击,给吓出毛病来了。”

“佩斯基一带最近打得相当热闹。明天我带你去佩斯基。你准备好了吗?”科斯佳抬头问我。

这个提醒让我想起了芬兰记者尼娜。昨天在乌国防部信息局才刚刚认识她。信息局副局长把前线的情况说得极为危险。尼娜于是神秘兮兮地告诉我,遇到炮击要赶快躺在地上,而且要并拢两条腿。

我问为什么。尼娜突然放声大笑:“这样你才能保住你的蛋蛋!”

也许,这就是在心里害怕的时候所必须的幽默吧!

关键词(Tags): #佩斯基#顿涅茨克#乌克兰#战争通宝推:kiyohide,霹雳焦蛙,beyourself,远航,光年,青木堂主,公鲨,被明月兮佩宝璐,未子,滴滴涕,鳕鱼邪恶,五藤高庆,jellobean,一介书生,hycpla,liy41,空格,PCB,高中三年,遥仰凤华,diamond,楚庄王,善良的恶霸地主,肥猫,bayerno,桥上,河蟹,光头佬,不限,舒拔,桃子甜,印奥采,关中农民,来路,常识主义者,阴霾信仰,mezhan,途人,火枪手,海峰,老光,新楼,晴空一鹤,繁华事散,stamilo,黑天鹅,時千峰,wlr,daharry,忘情,dfindy,威武,mailsina,旧时月色,北纬42度,豹子头,史文恭,小豆豆,李根,airman,醉寺,兰凯,陈王奋起挥黄钺,柏林墙,踢细胞,秦波仁者,辣椒,龙驹坝,可爱的中国,米宝,我来也,和平共处,潮起潮落,老拙,胡一刀,奔波儿,
主题:4153806
2015-10-24 09:38:20liy41
2 借老大宝地,补一个视频

里面有东乌和基辅双方的视角,靠左上角旗帜分辨,全长56Mins.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38008/

帖:4156347 复 4153806
2015-10-23 00:08:27公鲨
2 乌克兰在苏联时期也是灾难不断

在美国曾看到乌克兰裔美国人聚会纪念在上世纪30年代死于饥荒的先人。

乌克兰的黑土地比东北的面积还大吧?

帖:4156076 复 4153806
2015-10-23 01:49:03梦秋
3 没错,饿死了几百万人

还有切尔诺贝利,这都可以算在苏共的头上。

说道切尔诺贝利。这里有个数据:各种苏联时期建设的核电站提供了乌克兰2007年电力总需求的47%。1927年开始建设,1932年建成投入使用,1941年炸毁,战后又重建的第聂伯河水电站满负荷发电量占了另外5%。

这个也关苏共的事吗?尼古拉耶夫造船厂里面走出了库兹涅佐夫号和辽宁号航母,哈尔科夫造出了系列坦克,基辅造出了世界上运输能力最大的安东诺夫-225运输机,扎波罗热造出了苏联时期的小汽车,这些跟苏共有关吗?

苏共当然干了很多坏事,饿死了很多乌克兰人。不过1939-1940年纳入乌克兰的喀尔巴阡州、罗夫诺州、捷尔诺波尔州、利沃夫州等等,这算是怎么回事?当然还是苏共干的。就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说历史上死了多少人很容易,血债啊,当然要记住。说完了也不妨碍他们躺在苏联留下来的资产上面继续享受。

通宝推:繁华事散,霹雳焦蛙,龙眼,XemK,刹那芳华,关中农民,特里托格内亚,楚庄王,
帖:4156105 复 4156076
2015-10-24 10:27:47李根
4 你这个说法理太偏,宣传工作不是这么做的

饿死了几百万人,那都是正宗原教旨苏共分子搞出来的。这些人俗称坏人。FFF

搞成了神马建设形成了神马资产造了多少航母坦克飞机大炮汽车卡车,甚至开疆拓土,那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向往自由世界暗地里以美帝为师的人造黄油苏共分子搞出来的。这些人俗称好人。FFF

具体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当时的选址设计规划建造,无一不是心向自由世界的好人干的,弄出事故则是原版苏共坏分子干的,而拼命上去堵漏抢险设置屏障,则都是心向自由世界的好人。好人哪!可惜都死得早。FFF

这样搞宣传工作,才能称得上比较全面。俺修行有限,力尽于此,公鲨老肯定还有更多心得更多招数更多条条框框的可以教你。FFF

通宝推:北纬42度,刹那芳华,
帖:4156358 复 4156105
帖:4156509 复 4156358
2015-10-24 12:01:50秦波仁者
5 总捅总能找对敏感点!

1、凡是西方来的精英总能创造出惊天动地伟业,特别是在前三十年忍辱负重艰难不变;而本土培养队伍只红不专,有德无才;

2、前苏现俄工业体系已贴落后标签,中国体制与自我研发体系师承其中,故前景堪忧。虽然一直满世界追赶,但永远撵不上---胎里坏,兔子尾巴长不了!

3、归根结底,还是举国体制、中央集权、国企党产需要被家族、私产、中层分割分散移民,屁民当干电池靠边站。

残废体制,绞死上层,忽悠下层---这是中层活下去唯一出路。

明鉴不远!

不作不死!

通宝推:李根,
帖:4156379 复 4156358
2015-10-24 10:55:55
梦秋
5 总捅调皮起来有一种火车飞奔的气势

帖:4156364 复 4156358
2015-10-24 20:45:49
李根
6 就是表扬俺善于满嘴跑火车嘛

FFF

帖:4156403 复 4156364
2015-10-23 02:55:12
夜月空山
4 克里米亚也是赫光头给乌克兰的

帖:4156115 复 4156105
2015-10-26 12:28:56北纬42度
5 安东诺夫设计局是从西伯利亚迁过去的

进步飞机发动机设计局倒是乌克兰本土生长起来的,但直到50年代前期还在研究活塞飞机发动机,转型是靠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帮忙,关键点是直接从库兹涅佐夫设计局抢走一个涡轮发动机项目,因为赫光头说了,安东诺夫的安10客机要尽量在乌克兰制造。。。

帖:4156719 复 4156115
2015-10-18 08:51:10梦秋
2 【原创】乌克兰战场亲历记(七·全文完):纪念品是两发子弹

本系列到此结束。我在乌克兰采访华商和中资的情况,稍晚一点再贴上。本文与现场拍摄的图片同时发布在我的新浪博客上,链接如下:

外链出处

----------------------------------------------------

我驻点的乌克兰国防军第93旅,全名叫做“两次获得红旗勋章和苏沃洛夫、库图佐夫勋章的哈尔科夫第93近卫独立机械化旅”。名字如小母牛倒立般的部队,在战争中的成绩单却很不好看。战争刚刚爆发的时候,第93旅尚能取得摧枯拉朽般的进展。但是到了8月,俄罗斯把手伸进来,第93旅顿时碰得头破血流。在顿涅茨克东南的伊洛瓦伊斯克,第93旅的部队和其余友军被包围,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突围成功。到了9月,第93旅部队又加入保卫顿涅茨克机场的战斗中。

这场战斗异常残酷,一直打到今年1月底。顿涅茨克机场失守,第93旅撤出了机场,在佩斯基和阿夫季耶夫卡一带对机场构成了松散的半包围,继续打。

打了14个月的仗,按照该旅新闻官亚历山大·维兹金的说法,第93旅总共阵亡了两百多人。一般的战争统计,受伤人数往往是阵亡人数的三倍到四倍,甚至更高。因此可以判断,第93旅伤亡的兵力至少有上千人。几千人的一个旅,损失了20-25%的兵力,“伤亡惨重”这个说法一点也不过分。不过,回国后我又看到另外一种说法,说第93旅的部队很多是从别的部队临时抽调的。这个旅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就成为一个无法弄清的问题。

在伊洛瓦伊斯克的战斗为什么失败?这成为第93旅的一个迷。

(顺便说一句,伊洛瓦伊斯克就是苏联时期罗斯托夫州著名连环杀手安德烈·奇卡季洛的出生地。)

关于这场失败,乌克兰国内说法众多。基辅的乌克兰新闻联盟举行过一次记者招待会,一位参加过伊洛瓦伊斯克战斗的老兵作证说,因为乌军总参谋部瞎指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事后在在拼命掩盖失败原因。新闻记者科瓦利在记者招待会上却对我说,他认为是失败是因为总参谋部有人偷偷把作战计划泄漏给了东部。

还有一种说法把责任推到乌克兰的志愿士兵身上。2014年东部冲突初起,乌克兰国防军出现了大规模叛逃和投降的情况。去年10月我采访乌军前副总参谋长罗曼年科中将时,他抱怨说:“我们的前国防部长在俄罗斯受的教育。我们的前内务部长、前特种部队指挥官、前安全部队指挥官跟俄罗斯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亚历山大·维兹金说:“去年我们差点连军队都没了。”

既然正规军出了问题,志愿武装(或者用更加熟悉的词汇“民兵武装”)就一茬接一茬地冒了出来。好几个州组织起了民兵营,分别起名为“顿巴斯营”、“亚速营”和“喀尔巴阡营”等,民兵营的经费一部分来自捐助,一部分由州政府预算支付。

这些民兵营的情况相当复杂。成员有相当一部分是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我亲眼目睹喀尔巴阡志愿连的一个士兵胳膊上纹着纳粹的标志。另外一名士兵的臂章上显示出“乌帕”(UPA)的拼写。“乌帕”是二战后期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大部分来自西乌克兰)建立的反苏反德的民族主义组织。由于纳粹德国的覆灭,乌帕游击队受到苏军的清剿。部分游击队在喀尔巴阡山脉坚持到1950年后。

也有一些民兵营士兵可能怀着另外的念头。最著名的是谢缅·谢缅琴科。他是大名鼎鼎的顿巴斯营营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竟然是个俄罗斯裔乌克兰公民,同时还是乌克兰中央拉达的人民代表(议员)。此人出生于塞瓦斯托波尔,幼年移居顿巴斯。在伊洛瓦伊斯克战斗当中头部受伤撤出,没有遇到毁灭性打击。

在伊洛瓦伊斯克战斗当中,守卫在正规军侧翼的就是民兵营。不幸的是,民兵营“无组织无纪律”,一遇上进攻就望风而逃,轻易放弃了自己的阵地,弄得自己的战友差点给一勺烩了。

丢掉阵地逃跑的民兵武装主力来自喀尔巴阡志愿营。从2015年开始,民兵武装被整编,大部分被编入了乌克兰国民警卫队,就是原来的内务部队。唯一一支被并入乌克兰国防军的就是喀尔巴阡志愿营。单位由营压缩到连。

真是冤家路窄,志愿连刚好并入了在伊洛瓦伊斯克战斗中吃了大亏的第93旅。

科斯佳向我抱怨说志愿连不守纪律,“擅自行动,常常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看起来这个牢骚是有原因的。正规军对民兵营如果不是怀有厌恶的话,至少喜欢不起来。

但是至少志愿连的士兵每天都擦枪,而且几乎每天都有情况简报,看上去像是一支处在作战状态中的部队。藏在佩斯基湖边白桦林营地的正规军差不多有一整个排,我从来没有见到有士兵擦枪,没有见到早上集合进行情况简报。士兵们穿着乱七八糟的迷彩服,英制的,美制的,或者是从欧洲别的什么国家搞来的制服,胸前没挂军衔。连军靴都千奇百怪,从苏式长筒靴到跑鞋和营地里穿的拖鞋,要啥有啥,弄得自己不像正规军,倒像游击队。

装备也一塌糊涂。送我到前线的那辆小嘎斯,是典型的苏联时期产品。亚历山大说它跑了“起码有一百万公里”。除了装甲车,我没见到第93旅的任何重武器。该旅在Youtube上的视频显示有坦克和152毫米自行榴弹炮。但是在佩斯基,别说重炮,连迫击炮都见不到。战壕里放着“德什卡”重机枪和无后坐力炮,枪衣炮衣掩盖得严严实实。各个哨所之间的通讯全靠加装加长天线的对讲机,而且彼此之间通话使用明语,非常容易被监听。我后来跟乌克兰外交部的一名官员说起此事,对方的答复是这样的:

“他们也是这样的。我们也通过这种方式监听过他们的通话。”

然后我就在那里目瞪口呆。

手机通讯问题上,基辅的电信运营商在前线提供的信号很差。好些士兵干脆使用顿涅茨克市的电信运营商的信号服务。

科斯佳的手机就是顿涅茨克方面,“敌人”的运营商。乌军能够提供的东西太有限,很多时候只能自己动手解决。“政府发给我这支枪和防弹衣,别的都是我买的。”他对我说,然后托我到中国搞一种特别的美军睡袋。这种睡袋能够一年四季不论冬夏都管用。网站上销售的同类型睡袋要400美元,他嫌贵。

科斯佳是基辅人,从前是电影院里的电影放映员,后来当过记者。遇上他我算是遇上了克星。在基辅时国防部信息局的副局长波波娃说,因为你们中国在乌克兰危机当中的立场问题,很有可能采访受到限制,请理解。作为陪同的科斯佳是这句话的最好注脚。这哥们不许我拍摄营地外景,不许我拍摄战壕,不许我拍摄运送补给的车辆,也不许我从战壕里探出头来拍摄东部武装的阵地。不但不许我拍,还使劲删。对于一个前电影放映员来说,中文按键的小DV和单反操作起来根本不是问题。每次他删我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我都气呼呼地骂他一顿,无非是“政府怎么找了你这种死心眼的人当兵”之类的。

有一次,他听得烦了,抬起他那张鞋拔子脸对我阴郁地说:“我们这个国家里,当官儿的都是笨蛋。”

我无话可说。每次走到战壕里,都可以看见战壕壁上的黑土层,足足有一米多厚,让我想起基辅的一位搞农业调研的中国人跟我说的话:“这个国家有世界上最厚的黑土层。”它是如此富饶,号称“欧洲的粮仓”。但是现在黑土上没有种植庄稼,而是燃烧着战火。有人把打仗的原因解释为“天堂很远而俄罗斯很近”。但是把所有问题的起因全部推给别人,又怎么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科斯佳今年已经34岁。按理说,在前线不应该有年纪这么大的士兵。去年东乌危机发生之后,乌克兰政府先后进行了两次动员,要求预备役军人参军并服役一整年。符合要求的科斯佳不得不在今年春天入伍,然后分配到前线。我问他愿不愿意到前线,他仍旧摆出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说:“这个国家召唤你……”,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能拒绝。

喀尔巴阡志愿连的调子比正规军高很多。那个外号“乌汉”的志愿士兵,是敖德萨州的公务员,辞别了家人跑到东乌前线。“乌克兰在危机当中。我们不到前线,这个国家就没救了。”他对我说,脸上的表情灿烂得很。乌克兰政府在发布动员令的时候,要求被征召人员所在的工作机构保留原有工作岗位,不得停发工资,之后政府再对这笔工资进行转移支付。这样解决了当兵的后顾之忧,倒也算得上是一个良策。只不过这样又加重了政府的债务负担。政府因为战争欠了大笔钱,这个总得还。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乌克兰政府向企业征收战争税。原计划这笔税只征收半年,后来被迫延期。战争税该征到什么时候为止,现在没人答得上来。

这是因为没有人知道战争应该在什么时候结束,应该以什么方式结束。去年在基辅,陪同谢尔盖对我说,我们当初选波罗申科当总统,就是为了结束这场“该死的战争”。10个月后,我去问政治学专业毕业的志愿士兵“乌汉”这个问题。他想了一阵子才说,战争会持续很长时间。我在基辅问乌克兰外交部官员德米特里·库列巴这个问题。他回答说,我们已经有了第一次和第二次《明斯克停火协议》。它们没有解决战争的问题,那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明斯克停火协议》。

7月份,在乌克兰西部利沃夫地区,按照北约标准训练的乌克兰国防军和多国军队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报道,随着乌克兰中央拉达对宪法修正案的讨论和表决,东部武装很有可能再度发动武装进攻,以便在宪法改革当中获得更多的政治权利。看起来局面还会有起伏。

我问第93旅的亚历山大,东部武装会不会真的向第93旅发动进攻——毕竟乌军在佩斯基的据点对顿涅茨克机场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他们需要拔掉周边的乌军据点才能保证机场能够投入使用。亚历山大回答说,即使东边发动进攻,佩斯基也一定会坚守住,“因为我们有了新的反坦克武器。”

不知道新式武器会不会改变战场的格局。但是在过去14个月当中,很多人的生活被改变了。有近3000名乌克兰军人在前线阵亡或者失踪,数倍于此数字的军人和平民受伤,140万人沦为难民。

对于我来说,被战争扭转的奇怪生活非常短暂。时间到了,我要回到基辅,接下来回到自己的国家。

离开前线前,我见到了志愿连士兵“乌汉”。他在我手上放了样东西,然后说:“送给你的纪念品!”

手心上,是两发步枪子弹,细长的、墨绿色的弹壳,亮闪闪的钢芯弹头。

我把这两发子弹带回了基辅,并把它们和我对乌克兰的许多问题永远留在了那里。

关键词(Tags): #乌克兰#顿涅茨克#第93旅#乌帕#志愿营通宝推:遥仰凤华,黑山老妖,hycpla,微笑问天,唐家山,醉寺,故乡在喀什,决不倒戈,善良的恶霸地主,忘情,常识主义者,陈王奋起挥黄钺,踢细胞,北纬42度,wxmang的书童甲,河蟹,桥上,不限,mingong,pattern,何求,可爱的中国,关中农民,西安笨老虎,石狼,豹子头,李根,滴滴涕,龙驹坝,潮起潮落,testjhy,
帖:4155059 复 4153806
2015-10-22 13:17:44醉寺
3 去乌东还是危险的...你撤回来时再去对面采访有可能吗?

要是没结过婚的话...

我是坐在家里不切实际的这么想的...但还是回来就好...

采访对面的重要性也许没有去基辅大...

帖:4155978 复 4155059
2015-10-23 01:52:55梦秋
4 本来可以尝试一下过去的

我有反恐中心发的记者证,乌军检查站不会拦我,东部武装不知道。但是我在前线跑的那几天太累了,精力不够,所以还是撤回基辅。本来想要去哈尔科夫或利沃夫,后来也都放弃了。

我去年去乌克兰时,同行的摄影师去了东部,在顿涅茨克市区领导了东部记者证,但是工作很不顺利。东部武装不接受任何除俄罗斯以外的媒体采访。他回来后就跟我说,去了也没啥意思,这就是我放弃去东部的另外一个原因。

通宝推:刹那芳华,
帖:4156106 复 4155978
2015-10-20 16:26:28肥猫
3 苏联永远是中国的好老师。

过去一百年有意无意,免费或收费的教了中国无数的好课。活着的时候教(或逼着)中国强身健体,死了还自当尸体标本继续上课,当老师当到鞠躬尽瘁,死而不已。大毛用二十年演了一个从曾经的强国挥刀自宫,跪舔西方被爆菊到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的活剧,二毛则义务给中国当小白鼠勇敢的服下了西式的据说包治百病的免租柿油的大力丸,结果搞到七窍流血,几乎精尽人亡。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繁华事散,樊逖,刹那芳华,呆头呆脑,秦波仁者,说几句,
帖:4155519 复 415505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