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李彦宏的无人车,统万城的城墙,刘志军的高铁 -- 某人a

本楼:阅 8702 复 31 🌺309 🌵2 最近: 复0 🌺 🌵0
2016-11-20 17:10:46某人a
1 李彦宏的无人车,统万城的城墙,刘志军的高铁

这两天看了关于百度李彦宏让程序员用人命去测试无人车的安全性的新闻,怒了!

先表明一下态度: 李彦宏这种做法没有人性,不是个东西, 百度这个公司也不是什么好鸟。

首先说说几个外行容易混淆的关于软件开发的概念: 写程序、软件工程, Process。

具体的定义可以放狗搜或是查教科书,作为离开学校多年的码农,只说说自己的体会。

在国内,早期,不论业内业外,对软件开发的认识和实践都停留在“写程序”这个层次。 一切全在程序员的脑子里,需求分析、架构设计、概要设计、实现、测试等等,一锅粥样的分得不是很清楚,软件质量也比较严重地依赖程序员脑子里能够容纳多少能够理清多少。 个人认为,这一时期,是程序作坊式的软件开发,单打独斗,或者少数几个人的合作。 产品较小, 产品质量严重依赖个人。

后来,更高级一点的, 有了早期软件工程的概念,需求分析、架构设计、概要设计、实现、测试等等,已经有意识地分开了, 比较典型的是瀑布式的开发过程,不管怎么说,已经有了向更大规模软件开发发展的基础。 团队协作也已经开始了。

再后来,CMM在国内开始火起来, Process开始受到重视。 当年的摩托罗拉软件中心,好像是第一个CMM level 5 的机构, 有很多来学习取经的部门和公司(包括华为)。SCMC的老余当年也是相当风光相当NB的人物。

记得当年在SCMC培训时,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人,是不可能不犯错误的,只有神才从不犯错。正是基于人一定会犯错的事实,整个Process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减少最终产品出厂时的错误,同时尽可能早一点发现错误,因为越早发现错误,改正的成本越低。

注意,在正规的软件开发 Process中, 最基本的出发点就是“人一定会犯错”,整个软件开发的各个阶段一定会犯错,并且前一个阶段的错误,在下一阶段或测试环节,并不能保证100%被发现。

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区分内行和外行的一个标准,是区分是否实事求是的一个典型。这是软件开发的最基本的认识。

对一个软件产品,为了提高质量,需要的不是出来bug就扣工资或者解雇程序员,而是作为领导者,要在人一定会犯错的认识基础上,依靠Process, 通俗地说, 就是依靠制度,依靠高度组织起来的系统、设计、实现、测试、集成、客户服务及反馈等各个岗位各个环节各个不同职责的人员的通力合作,依靠设计上的容错冗余机制,依靠制度来减少最终产品的错误,而不是搞噱头,让其中某一个环节的人拿人命去做最终的产品测试。

回到百度的无人车,如果出了错,普通吃瓜群众当然可以认为是程序员的错,程序员应该负责,这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吃瓜群众不懂,不懂的人自然会胡说八道。

问题是李彦宏你作为一个大型软件机构的领导者,你说你不懂软件工程,不懂Process。 那么你的客户你的合作伙伴,谁还敢相信你?

如果明知道整个无人车开发这样一个大型工程项目,有很多环节很多子系统,每一个出问题都可能影响整体的最终产品,在这种情况下,不自问自己是否在内部组织制度建设上做到位了没有 ,不自问自己在Process设计和执行上做到位了没有,不自问自己内部容错机制和工程裕度是否足够、合理, 仍然要让程序员以命试车,我认为,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 作为一个个人,这么做没有人性;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这么做没有领导者的道德、没有担当;作为一个大公司的领导者,视手下为草芥,什么东西?

----------------------------------

即便要采取极端手段来推进质量控制, 我们也不妨看看李彦宏学的是那条路子。

历史上,统万城的修筑以残暴著称, 工程验收时让人用锥子扎城墙,能扎入一寸的,杀筑城者, 扎不进一寸,杀验收者。

另一个例子,是前几年,铁道部的刘志军部长,为了推进高铁的各个环节各个子系统的质量建设,要求在高铁试车时,由他带队,所有分部门子系统的负责人,跟他一起上高铁车头,他就坐在司机边上, 万一出事,司机第一他第二,其他人也别想能活着回来。

咱不谈软件开发的知识,那比较有些专业, 咱就纯从人性、从做事方法的角度,看看这两个实例, 能看出区别了吧。

死贫道,还是死道友。

自己上,还是让别人去死。

弟兄们给我上,还是同志们跟我冲。

北魏的奴隶主,拿百姓不当人,拿人命不当回事, 如此严苛残酷的制度,只是针对别人,反正死的不会是他们自己;

刘部长的方法,看起来也是逼迫部下,但是,真出了事去死的时候,他排别人前面啊,作为高铁项目的总负责人,他必须尽最大努力推进各个部门各个环节建立起良好的制度、科学的工作方法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 对每一个子系统来说,每一个工作人员每一个环节都可能犯错,科学地讲,读是不能完全信赖的, 但是,最终产品的质量和可靠性必须保证,能够依靠的,只能是制度,是科学的流程控制,还有足够的容错裕度。 作为一个大系统的负责人,每一个子系统的负责人哪怕拍胸脯打保证都是不可信赖的, 必须依靠全系统的质量控制流程和容错裕度,才能保得住试车车头里所有人的命。

李彦宏让别人拿命去试车这事,忒不道德,忒不地道了, 哪里像一个领导者的样子,估计连黑帮老大都知道不能这样干。人家刘部长是自己上,跟司机并排坐, 你李彦宏是让别人上, 典型的又想装B,又没有担当。

通宝推:xm,达济,吃土的蚯蚓,mingong,五峰,煮酒正熟,桥上,踢细胞,Lioncat,随风而去,北纬42度,任爱杰,一鸿,迷途笨狼,花大熊,图灵,三笑,柏林墙,孟词宗,newbird,钟光,李夏禾,一刻馆皆様,mezhan,李根,老陈70,胡一刀,脊梁硬,
主题:4224275
2016-11-25 00:26:53ccrue
2 百度这样做,确实有发展中国家特色,

可以是倒过来想,如果不这样做,以当今的发展水平,又能怎么样?

关键词(Tags): #欠发达的生产力
帖:4224750 复 4224275
2016-11-22 12:29:49武工队
2 到底谁来上,是个可以推敲的问题

不管做过多少模拟实验无人实验甚至动物实验,有人的实验总会有,总会有那么第一次,那么这个第一次,谁来上?

我肯定双手支持ceo亲自上,可惜这还不是高铁,高铁线每次就那么一条,无人车倒可以有好多辆,每一辆总有让人的肉身亲自尝试的第一次,ceo可以带头去搞某型号的第一次没问题,可是那其他的螃蟹谁来吃呢,应该选谁呢?

帖:4224532 复 4224275
2016-11-23 05:23:24普鲁托
3 俺推敲啊,刘高铁这事是情怀泛滥。

凡事有个常理。常理成为常理,自有它的道理。

任何新事物的安全性测试,有其内部规律。就高铁来说,应该怎么试车?肯定有行业的规矩。

刘志军作为部长站上车头,固然大大激励员工。就像军长发起冲锋,固然鼓舞士气。

可是,军长冲在前,师长、团战们怎么办?就好像,刘志军站在车头,何华武、张曙光等总工们是不是也该站上去?这样车头是不是太挤了啊F。国家、政府为表示对高铁的支持,书记、总理是不是也来站一次F

突破常理的人,或可成大事,一旁的人却不宜去鼓励。毕竟,突破常理成了常理,那自然就不是常理。

消费者完全可以因为李彦宏没试百度无人车而拒绝购买百度这款产品。现在以刘志军站了车头来怼李彦宏去试无人车,却也没什么道理。

扩大了说,试高铁要上部长、试无人车要上CEO,那么试新药是不是要上化药师、上医生?

其实,谁都不用上,上志愿者就可以了。

帖:4224608 复 4224532
2016-11-23 12:35:05武工队
4 人家可没在卖弄啥情怀

人家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跨越,不管是软件和硬件。这哪是一个情怀可以解释的

那个位置,如果不第一个上,也合情合理;但如果第一个上了,毫无疑问就是值得褒奖的

至于志愿者,这种花钱买命的,没啥好说的

通宝推:唐家山,
帖:4224648 复 4224608
帖:4224561 复 4224532
2016-11-22 19:58:40
武工队
4 有的项目负责人不就是程序员么

帖:4224562 复 4224561
2016-11-22 05:23:48普鲁托
2 貌似不是这么回事。

百度在乌镇表演的这个“无人车”是北汽生产的纯电动EU260。市价25万,北京政府补贴后14万。装上了百度大脑后就称百度“无人车”,上乌镇了。严格的说,它和特斯拉一样应该叫自动驾驶或辅助驾驶。谷歌那个是真正的无人车。

百度2014年和宝马合作搞自动驾驶,后来为了获得政府背书,踢掉了宝马,和北汽、奇瑞、比亚迪合作接着搞。宝马无奈,为了中国市场就与阿里旗下的高德(就是与百度竞争地图的那个)合作。

自动驾驶简单的说,就是传感器、控制器、执行器。由摄像头、雷达、激光测距等获得数据交由控制中心处理,再输出数据到执行部,实现开车、转向、刹车等等。百度负责的就是那个控制中心,他们称为百度大脑。真正车子出了问题,不只是百度,谁都跑不掉。所以,应该出来碰瓷的不只是李彦宏,还要带上北汽、奇瑞等的老总们F

其实,自动驾驶的安全威胁,主要还是针对乘车人的。全球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自动驾驶死亡交通事故属于特斯拉,死的是乘车人。如果说,自动驾驶对非乘车人的威胁,那也路人,而不是突然跳出来的碰瓷者。据百度回应,他们早就实施了用工程师扮演路人的阶段。

“突然冲到马路当中”的测试法不但对无人车,对传统车也是高难度啊。如果百度通过了测试,世间将再无碰瓷儿者FF

帖:4224480 复 4224275
2016-11-22 08:44:20scorpioking
3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是忽悠,撞死人了他们就耍流氓让驾驶员背锅

中国也有特斯拉出事,从记录看高速上前面停辆卡车占了小半个车道,这车就彪乎乎直接撞上去了,驾驶员当场死亡。这时候特斯拉又开始把自动驾驶叫辅助驾驶,说驾驶员撒把开负全责。相信以老李的人品出事也会这么干

帖:4224486 复 4224480
2016-11-22 11:42:30大山猫
4 本猫很早就说过

自动驾驶,没有上亿公里的测试,是不能用的。现在一帮有钱的SB上去免费给穷人当小白鼠,领达尔文奖,挺好。而不能全自动驾驶的自动驾驶没有任何意义,当时还有人不信。现在看看,假自动驾驶除了撞死小白鼠给人积累数据外,还有什么用吗?本猫觉得,再撞死几百上千号小白鼠,等到2022年以后,本猫下辆车就可以入手自动驾驶了。

帖:4224524 复 4224486
2016-11-24 17:27:35
parishg
5 hahaha, 下辆车就可以入手自动驾驶

帖:4224715 复 4224524
2016-11-22 00:41:29pattern
2 感觉有点批过了

应该是某人兄不太熟悉产品开发流程。安全是自动驾驶的第一要求,安全失败了,产品就失败了。乌镇上的产品到了路测步骤,说明真人,假人,真车,假车,应该是前面测试了不知道多少万次了,才能上路。不能说绝对安全,但是产品的开发人员知道概率是很小的,撞死撞伤开发人员和路边任何一个人的后果都是一样非常严重的。李彦宏应该就是当作一个噱头来说的。李彦宏比不了刘高铁,但是肯定也不是不拿人命当回事。

帖:4224447 复 4224275
2016-11-21 11:32:16高中三年
2 下面有河友说李彦宏不一定真做 问题不在他做没做,他这样

下面有河友说李彦宏不一定真做. 问题不在他做没做,他这样公开讲本身就是该挨千刀的王八蛋,等于说你们就是一群贱民贱命,同韩国主管命令中国工人下跪相同性质,同鼓吹"资本家养活工人"相同性质。

补充:比那些还严重,等同主子与奴才的关系,大概就是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

通宝推:七天,
帖:4224373 复 4224275
2016-11-22 09:13:41liuyunling
3 公开讲这话就能表现出他心中视程序猿为可以牺牲的家奴

正如他视被莆田系坑害的人只是他赚钱的一个皮囊而已,听说莆田系排名又上去了。

通宝推:李根,七天,
帖:4224495 复 4224373
2016-11-21 09:37:50迷途笨狼
2 它要是和相关业务中高层全家亲自体验老军医的贴心服务就好了

哪怕直接上路压死一批,也比度娘配合福建老军医危害小得多

它要是和相关业务中高层全家亲自体验老军医的贴心服务就好了

媒体称莆田系再登百度搜索榜首 提供整形贷款

http://finance.qq.com/a/20161121/003199.htm

这么敏感的新闻,baidu目前只显示一两条,360搜多少页

媒体称莆田系再登百度搜索榜首 提供整形贷款

公司报道北京青年报2016-11-21 07:25

分享

417评论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德林社:莆田系 你惹怒了谁

<

>

德林社:莆田系 你惹怒了谁

德林社:坐庄出新招 妖股背后全是刀

德林社:人民币破"铁底" 炒股有窍门

德林社|许家印炫技 对万科紧追不舍

德林社:董明珠失宠

德林社:老板都跑了,你还炒个啥股

德林社:如何捉住无实控人妖股?

德林社|许家印被批 梅妃饮刀终成恨

德林社:账户的钱翻了倍,别高兴太早!

德林社:公司糟蹋钱 证监会怒了

德林社:国家队抛了谁?

媒体称莆田系再登百度搜索榜首 提供整形贷款

媒体称莆田系再登百度搜索榜首 提供整形贷款

在百度上搜索“整形医院”,排在第一条的就是北京美莱整形医院(网络截图)

受“魏则西事件”影响,莆田系医院从百度排行榜上销声匿迹了不到半年,如今又有重新打鼓另开张的迹象。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莆田系医院又杀回医疗竞争市场,只是这一次,莆田系医院更换了推广手段,打出“医美分期”的招牌,以贷款美容的形式再次打入百度搜索首页。

搜索“整形医院”第一条信息是“北京美莱医疗美容医院”

在百度上搜索“整形医院”,立即能查询出808万个相关结果,但排在第一条的信息是北京美莱整形医院的官网首页。

北青报记者再搜索“医美分期”发现,排在第一位的还是北京美莱整形医院,在北京美莱整形医院下方有一行更小的字——百度有钱花、医美分期、理性消费选择(先美后付)。在这组信息的末尾有两个浅灰色的小字“广告”。原来这是一则广告:北京美莱整形医院正在与百度金融合作,向求美者提供“贷款整形”金融服务项目,鼓励他们先整形后付款。

美莱整形医院背后就是“莆田系”

而事实上,北京美莱整形医院属于莆田系。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已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其中由陈金秀创办的西红柿医疗集团旗下,有北京华美美莱整形医院、成都华美美莱整形医院、苏州华美美莱整形医院、广州华美美莱整形医院等。

百度百科词条上显示,陈金秀,福建莆田人,上海市莆田商会名誉会长,上海西红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金秀家族的上海西红柿投资有限公司旗下投资全国100余家医院,投资关系纵横交错,并拥有“美莱整形”和“华美整形”两个品牌。

另一条公开信息证实了北京美莱背后的莆田系影子。北京市工商局信息查询平台显示,北京美莱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法定代表人陈文良。在投资人信息一栏中,企业法人是“上海美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尽管目前信息显示这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山,但是在2014年,当北京美莱整形医院还叫做“北京东方美莱医疗美容门诊部”的时候,上海美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就是陈金秀。

百度金融提供医美贷款最高可贷15万

北青报记者致电北京美莱整形医院咨询,整形医生助理唐小姐介绍,如果想整形但一时又凑不够那么多钱的话也没关系,医院现在正推出“医美分期”,“您可以申请分期付款,”唐小姐说,“到时候您带着银联卡和本人身份证来办理就可以,我们医院是跟银行合作的。”

但据北青报记者调查,唐小姐给出的信息是不准确的。实际上,整形医院的合作伙伴是百度金融,求美者要想在北京美莱申请医美贷款,必须先下载百度钱包,用于每月按期还款。据了解,百度金融旗下有一个消费金融产品叫“百度有钱花”,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教育分期、家装分期、租房分期、医美分期四大服务项目,其中医美分期最高贷款额度是15万元,最多可分18期还款。具体流程是,求美者申请贷款生效之后,由百度将整形美容的费用支付给医院,如果求美者未能与医院签署相关合同,贷款不生效,如果发生退款,钱将直接退回百度。

靠百度竞价排名揽客死灰复燃?

魏则西事件”之后,为规范付费搜索平台、社交平台,由国家工商总局颁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于今年9月1日正式实施,《办法》中明确规定,推销商品或者服务的付费搜索属于互联网广告。并要求互联网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显著标明“广告”,使消费者能够辨明其为广告。付费搜索广告应当与自然搜索结果明显区分。另外,对于网络上的医疗、药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医疗器械、农药、兽药、保健食品广告等,必须通过审查机关进行审查,否则不得对外发布。

但有迹象表明,如今莆系医院仍然稳坐百度关键词竞价排名头把交椅。这一情况是不是意味着莆田系依靠百度竞价排名揽客的现象又死灰复燃了呢?所谓百度竞价,是企业采用付费方式,以便让百度用户搜索某个关键词时,能够较早看到自己企业的信息。因此优先呈现给普通用户的搜索结果,首先是付费广告。

美莱如何排到“整形医院”搜索第一

根据百度推广官方网站的信息,公司可以在百度搜索中通过付费对自己的网站进行推广,目前已经有近50万家企业在百度进行了推广。

企业首先需要缴纳基本预存推广费用6000元+专业服务费1000元的开户费用;之后需要选择关键词,只有网友搜索设置好的关键词时,才会出现推广公司的链接。一旦有超过两个公司设置了相同的关键词,公司就需要通过“竞价排名”来获得更好的推广位置。

不过,想要广告排在首页或左侧的好位置,并非“财大气粗”就可以,而是由出价和质量度(包括点击率、相关性、创意撰写水平、账户综合表现等)共同决定的。高质量、高度吻合网民搜索需求的推广结果,将优先展示在首页左侧,余下的结果将依次展现在首页及翻页后的右侧。

百度推广遵循“点击才收费”的原则,展示无需付费。一旦有网友点击了百度推广的链接后,企业才需要支付费用。点击的费用根据竞价,每次点击价格=(下一名的出价 下一名的质量度)/本关键词质量度+0.01。

当网友搜索关键词时,这些推广页面就会出现在搜索结果页面中,其中一部分甚至排在自然搜索结果之前。不过,在新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实施后,所有的推广页面都在右下角标注了“广告”两个字。

莆田系有“百度大金主”之称

近年来,莆系医疗可谓是挑战重重,从百度医疗广告投放争议,到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用户对行业的不信任度增加了不少,民营医院的声誉受到影响,百度公司被政府部门责令整改。2015年莆田系和百度曾暂停合作大约一周,当时莆田系医院生意惨淡,所以双方很快又恢复合作,百度搜索给医院带来的高转换率,使得莆田系医院已经离不开百度。而医疗行业也成为百度广告收入的明星板块之一,因此莆田系有“百度大金主”之称。

2016年3月30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2级学生魏则西在知乎网上记录了自己求医的经历,其中关于武警二院和百度搜索的内容引发广泛关注。魏则西在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前往该院治疗。2016年4月12日魏则西在咸阳的家中去世。

根据网民举报,相关部门进行了联合调查。调查组认为,百度搜索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存在付费竞价权重过高、商业推广标识不清等问题,影响了搜索结果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容易误导网民,必须立即整改。

财经观察

莆田系搭上互联网+能否摆脱“原罪”

“魏则西事件”之后,对于搜索引擎内容推广是否应定性为广告曾引起各方争论。此前多个司法裁判中,百度推广都被认定为是信息检索技术服务,而非广告服务,因此不受《广告法》的约束。今年9月1日,《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首次确定百度推广属于商业性质,是广告。国家工商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是对包括电商、搜索、社交等互联网全行业的规范,强化各大网站广告自律审查责任,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促进互联网广告行业及互联网健康发展。

如今,莆田系更换了推广手段,以贷款美容的形式重打鼓另开张,再次站上百度搜索的首页,不禁让人唏嘘。时下一句流行的话叫做:“不知道,问度娘。”正因为如此,百度的公信力就显得更为重要。

北青报记者曾经在生活圈子里做过调查,大约90%的女性和50%的男性都有用手术改善面容的愿望,可以说医学整容是个地地道道的朝阳产业。莆田系联手百度金融进入“医美分期”市场,可以说是莆田系所做的“互联网+”式的主动出击。以彪悍、抱团著称的莆田系,能否借此摆脱由众多事件多年累积的“原罪”,尚需时间来印证。

新闻内存

四大家族组成的“莆田系”

“莆田系”是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莆田人在全国各地开设私立医院,并逐步抱团形成一定的组织规模,成立了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旗下会员单位达到数千家。截至2014年7月,从事医疗产业的莆田人达6万人,兴办的民营医院8000多家。如今很多莆田系老板已化身为亿万富翁,主要有四大家族:陈、詹、林、黄。公开资料显示,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医院名称大都会有美莱、女子、男子、五洲、玛丽妇婴、博爱、仁爱、曙光等字样。

上世纪80年代,陈德良侄子詹国团、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以及“徒弟的徒弟”黄德峰离开福建莆田老家,当上了专治性病、皮肤病的游医,这是著名的莆田系富豪“四大家族”的由来。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尤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游医们挂靠在医院下,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行医执照,在各个城市的街道、社区开设专科门诊。

到90年后期,当时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逐年减少,医院会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莆田系已不满足于私立门诊,他们承包下一个个科室,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来达到其牟取暴利的目的。

2000年前后,院中院的混乱引起卫生部重视,大量院中院被取消。而此时的莆田系积累了大量的资金,就开始寻求“蛇吞象”:由承包一个科室转为承包整个医院。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已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加上各类门诊部,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帖:4224363 复 422427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