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朗姆可乐聊历史 -- 骨头龙
共:💬187 🌺1950 🌵2新: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13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3 真了解西方历史才发现原来就一帮神吹

所以现在明白西方为啥在历史考古问题上要各种不承认中国考古界的发现了,他们祖上是真的low

帖:4374507 复 4373628
家园博客3 炎黄是海河文明更合适,大禹治水才是中原文明

帖:4374218 复 4373628
家园博客3 "距离等于从北京走到石家庄" :)))))

据说带出来200万人,走了40年,把这200万人全部耗光才走到:(

帖:4374070 复 4373628
家园博客4 200万人?表示高度怀疑啊

首先是当时犹太族有那么多人口?200万可不是小数目,这得需要多大的地盘来供养其人口?而且关键那个时代200万的人口集中起来,兵源起码能凑个20万人以上,这个数的兵力还用得着跑路?所以对这个说法表示严重怀疑。

帖:4374509 复 4374070
帖:4374641 复 4374509
家园博客3 最早居住者和最早城市并不能直接挂钩

甚至最早居住者和最早城市的居住者是不是同一种族的人也不一定。

但360百科,百度百科上纷纷说“它拥有7500年文明史,6000多年建城史。该城平面呈叶形,南北最长处为1000米,东西最宽处为600米。”

帖:4374019 复 4373628
家园博客3 东方也有类似的过程

看过一篇文章,讲的就是商周之变的核心就在于,把天命系于一族,变为天命系于一人。

前者,指的是天命降于商人,其他各族都是商人的低一等人民。而商王是商人的领袖。

后者,指的是天命降于周王,周人与其他各族都是周王的子民。周王是天子,代行上天意志。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就在理论上为周王分封周人以及其他各族头领奠定了基础。

当然,这就更为后来秦始皇称帝,以及陈胜吴广提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提供了第一块垫脚石:天命归于谁,理论上是可以换的。儒家的说法就是(有能且)有德者居之。

通宝推:wage,黄河清,铁手,联储主席,骨头龙,
帖:4373850 复 4373628
家园博客4 说得对!这正是东西方早期文明的重要差异之一

西方那一套无非是“天生贵种”,老爷永远是老爷,贱民世世代代都是贱民。其实到了现代也是一样。

东方文明就做了改进,干得好了你是“顺天应人”是天子,干得不好就失了天意,宰了你也没关系,“闻诛一独夫,未闻弑君也”。虽然借用了虚无缥缈的“天意”,但是终究是大大进步了。

后面聊到“汤武革命”的时候,还要展开细说。

通宝推:ccceee,
帖:4373884 复 4373850
家园博客5 热烈欢迎,汤武革命是一桩大事,“宁有种乎” 的先声

中国的文人讲 “天命”,大禹的儿子启继承王位,大家鼓掌,天命所归,汤武打过来抢了王位,大家也鼓掌,天命所归。

好像有点问题? 嗯,帮闲文人就说了,启贤,桀不贤,这个区别可大了。

老百姓又不是傻子,汤武各自来一遍,到了春秋战国,五霸七雄,老百姓一看,合着 “天子” 就是这么个玩意,旋转木马,轮到我也上去坐一圈? 我瞅着自己挺 “贤” 的嘛。

西方好像两千年都没有发展出类似的劲头,连拿破仑都要请教皇来加冕,否则自己心虚,好像得位不正,这个气度比孙猴子还不如。

再多说一句,基督教的 “大能” 就是利奥七世在罗马城外劝退了匈奴王阿提拉,这个 “神迹” 才是根基。如果像中国这样,帝王被推翻,神束手无策(或者冷眼旁观),大家难免觉得这个神没什么大能。从这个意义上说,汤武、陈胜吴广开启了中国政治文明和结构完全不同于西方的模式。

帖:4373985 复 4373884
家园博客3 请教一下出处

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盟军轰炸了乌尔城遗址。

帖:4373842 复 4373628
家园博客4 Wikipedia

The ziggurat was damaged in the Gulf War in 1991 by small arms fire and the structure was shaken by explosions.[10] Four bomb craters can be seen nearby and the walls of the ziggurat are marred by over 400 bullet holes.[11]

Handwerk, Brian (21 March 2013). "Iraq War Threatens Ancient Treasures".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Retrieved 24 November 2017.

Inati, Shams Constantine (2003). Iraq: Its History, People and Politics. New York: Humanity Books. p. 31.

帖:4373992 复 4373842
家园博客5 谢谢!我把你的原文理解成那种"轰炸"了

不久前,我去了柏林的博物馆岛,当时有个古两河文明的展览,有乌尔城,介绍里面没有提被"轰炸"过。

所以,有此一问。

帖:4373998 复 4373992
家园博客2 【原创】涿鹿之战

上古时代的战争是一个迷,这样的事件很难通过考古直接还原当时的现场,我们所做的更多是一种推测。

先来介绍一下中国北方的地形:

点看全图

中原顾名思义就是中间的一大块平地,范围大致就是现在的河南河北。中原人人想要,但是从军事上看无趣的很,一马平川的打起来没什么意思,所以对中原争夺的关键战斗大多发生在周边的复杂地形上。

中原西边的山西就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山西的地形就像一个意大利肉丸潜水艇三明治,两块长条的面包就是西侧的吕梁山和东侧的太行山,夹在中间的一串肉丸就是由北向南的一列盆地。每个盆地的大小都有刚好够支撑一个中型城市的体量,南段有汾河,北段有桑干河把这些盆地依次串在一起。就是说如果敌人进攻山西,只能老老实实地挨盘一个盆地一个盆地的打过去,而防御方就可以逐次抵抗,不用担心被对方迂回抄了后路,还可以通过水路方便地向前方补给物资。

山西东面的太行山隔开了山西和中原。如果大军想从山西进入中原,要么绕到太行山的南端,从河南的河洛平原打过去,要么从北端穿过燕山从北京的西北侧打进去—— 也是条辛苦路。

虽然太行山隔开了山西和中原的主要交通,但是古人们逐渐摸索还是在太行山之中找到了八条通往中原的小路,这就是有名的太行八陉。太行八陉不足以支持大军通过,但是小规模的人员和物资是能通过的。如同泡妞时最妙的滋味就是若有若无的暧昧,山西与中原最妙的就是这种似通未通的状态。一方面这些通道保持了山西和中原核心区的紧密联系不致分离,另一方面也有些大胆的军事家们通过太行八陉出奇兵打出些有意思的战役来。

涿鹿之战有两种猜想。第一种是同属东羌族的黄帝和炎帝在“阪泉”先打了一仗,黄帝获胜,赢得了进入中原的第一块踏板-河洛平原。失利的炎帝族只好停止向东扩展,转而向北,按着运城盆地,临汾盆地的顺序,从山西的两块面包之间慢慢地向北拱过去。

当炎帝占据了山西盆地中最北的大同盆地之后,之后继续沿着桑干河向下游扩张,就到了涿鹿这个地方。涿鹿在北京的西北方,宣化和怀来之间,还没有到达华北平原,依然在燕山山脉中。这个时候他们遇到了从山东丘陵一路向西扩张过来的东夷人,对方口出无状“放羊的滚回去”(羌就是上羊下人),炎帝回骂“你这个鸟人!”(东夷崇拜鸟)…双方遂开战。

假如东夷已经扩张到了北京的西北部,说明他们已经占领了整个华北平原,至少是平原北部,粮草充裕,而炎帝族还在群山中苦熬,自然不是对手,失利后向老大黄帝求援,黄帝本着帮亲不帮理的原则出手参战,在涿鹿与东夷和三苗的联军会战,获胜并阵斩了对方的老大蚩尤。从此炎黄一族入主中原,东夷退缩回山东,三苗撤回长江中游。

点看全图

如果我们对照地图看一下,就会有些疑问。我们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当时东羌族已经占据了河洛平原。如果黄帝要解救炎帝族,与其千里迢迢跑到河北北部去助战,直接向东攻击东夷的老窝行围魏救赵之计更有效一些。就算黄帝族一根筋一定要北上参加会战,他们首先要攻击的是东夷人在河北平原的领地……等到黄帝打穿了东夷领地,似乎也没必要在涿鹿会战了吧?

另外一个疑问是黄帝族和炎帝族之间的阪泉之战。阪泉这个地方也在河北,距离涿鹿不远。如果炎黄二族为了争夺进入河洛平原的资格开战,那么他们开战的地方应该在河洛平原和西边的渭河平原之间,没必要跑到河北去开战。

但是假如我们把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的发生顺序调个个儿,在炎黄联军击败了蚩尤之后,黄帝族趁着炎帝族和蚩尤拼的两败俱伤,胜利之后又疏于防备,偷袭了炎帝族。炎帝族大败之后实力严重受损,只好捏着鼻子接受了黄帝的领导地位,那么这场内斗发生的地方在离涿鹿不远的阪泉,是不是就很合理了?

另外一种关于涿鹿之战的猜想是:参战的联军是东羌人和来自辽西的红山文化。这么猜想的一个原因是红山文化也有发达的玉文化并且他们的图腾是龙 - 跟汉族的偏好一样。此外,红山文化是分布在内蒙古至辽西平原的农耕文明。而中国北方的传统主食小米,正是8000年前在辽西一带被驯化的。所以红山文化至少农业方面可能是相当发达的。

点看全图

所以,假如红山文化在向南扩张试图进入华北平原的时候,于东夷人产生冲突,那么战争的地点在北京西北的涿鹿倒也说得过去。

点看全图

上古时代多半没有职业军队,其实晚的多的时代也还没有。那时的战争可能更像武装移民团之间的斗争:不同种族的部落争夺同一块土地,所有能打斗的都参与,同时呼叫同血统的部落来助拳,商量好打赢了怎么分女人和物件…

通过对敌对部落的反复突袭和掠夺,直到对方全灭或者被削弱到一定程度后崩溃。这个还真不是瞎猜,作为高等生物唯二会有意识有组织地屠杀自己同类的黑猩猩就是这么干的,不会有人认为在残忍性方面我们人类还比不上黑猩猩吧?

所以真实的涿鹿之战未必是传说中描述的一场决定性的大会战,倒是更可能是各族的殖民点(部落)之间不断的偷袭和突袭,甚至绵延了数百年。东夷的殖民点不断后退崩解,战胜方则获得更多的土地和粮食,进一步壮大人口,继续向前侵袭。

不管具体的过程怎样,最后的结果是获胜方是O3系的东羌,中原的人口遍布他们的基因,他们同时还吸收了周边其他文明的先进工艺黑陶、玉器和各种图腾。

资深推荐:铁手, 通宝推:桥上,铁手,陈王奋起挥黄钺,尚儒,楚庄王,青颍路,审度,
帖:4373594 复 4371916
家园博客3 可能是一方突破守军要隘引发会战,逼后勤不济援军转为进攻方

过去生产力落后,山谷、河谷就是重要交通基础,阿富汗古代之所以重要,因为大规模商队要沿河行进

一直到清末,古代商路很喜欢靠山而不是走平原直线,很大程度因为小河的阻隔

过去黄河和其他河水量充足,下游都很宽,适合的渡口有限,大规模作战行军受制于地理+河流运输

在生产力达到相当水平前,大规模远距离运输是不可能的事,受制于补给,上古决定性战役都不会很长,而且重要战役往往围绕交通咽喉,更可能是一方突破守军要隘引发会战,逼后勤不济援军转为进攻方

4000多年前华北沿海陆地面积比现在小得多,一是气候比后世温暖(应该是主要原因),海平面要高于现在;二是河口区域和后世比泥沙堆积较少

大禹治水根源我怀疑是突然的变暖导致大面积冰川融解发难

禹城在大禹治水时还在入海口附近,海拔更低处应该还在海中泡着

即使气候变冷,海平面下降,也需要很长时间雨水冲刷盐碱才适合大规模人类活动

所以人类遗址比较少

那时沿海势力范围比现在小得多,河北近海农业宋代还不行,解放后改造盐碱地才真正改变了苦日子

大军或大规模古代民兵从山东过去对方转攻为守就得啃对方防线了

帖:4374033 复 4373594
家园博客3 原始部落社会往奴隶社会转变的过程,就是大量的部落战争

和部落兼并。

有种说法,就奴隶社会而言,中国较之于地中海的古希腊文明,不是很发达,持续时间也不是很长,甚至有人怀疑中国是不是有过奴隶社会。

其中原因,可能还是与农耕文明的特性有关,就是收益不高的问题,掠夺来的奴隶人口,除了种地,没啥用,但种地这活就是到今天,也还是收益低,而且只会有颗粒无收,不会有一夜暴富。

地中海的古希腊则不同,奴隶用处很大,可以制造和使用船只,可以搞各种作坊,为掠夺和贸易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收益那是相当高,所以越搞越有劲。

既然没收益,咱们怎么还越搞地盘越大呢,一个是安全的考虑,西边、北边的人不好整(西戎的戎指拿着武器的人,北狄的狄指带着猎狗的人),以防为主。对东边、南边的人就不客气了(东夷的夷,金文象形就是用绳子捆绑的人,南蛮的蛮在金文里面则是用绳子绑着训话),稍有作乱,便将地盘抢过来,然后慢慢同化,消除安全隐患,另一原因就是文明的溢出效应,种地收益虽低,但可以积累,积累至一定程度,自然往新地方去,这个新地方也只能是东边和南边。

通宝推:铁手,
帖:4373933 复 4373594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13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