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7 阅 15474

/ 5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144 桥上 字7785 2019-12-09 05:31:00
O 16:募,勤 1 桥上 字11372 2020-04-02 04:52:47
O 15:庇,庭 6 桥上 字9925 2020-03-26 07:35:00
O 14:悟,恭 8 桥上 字8776 2020-03-19 05:29:29
O 13:诽,诵 2 桥上 字8557 2020-03-12 04:16:25
O 12:莺,鸽 2 桥上 字7900 2020-03-05 03:04:33
O 11:粘,粒 3 桥上 字8158 2020-02-27 04:47:56
O 10:硅,碗 7 桥上 字9337 2020-02-20 04:23:29
O 09:鉴,铸 6 桥上 字10373 2020-02-13 04:35:20
O 08:赶,赴 5 桥上 字6497 2020-02-06 05:07:18
O 07:空,窍 3 桥上 字8520 2020-01-30 03:34:03
O 06:邻,部 2 桥上 字7329 2020-01-23 04:04:57
O 05:路,跳 2 桥上 字10728 2020-01-16 03:01:27
O 04:肠,胆 3 桥上 字8745 2020-01-09 03:49:02
O 03:估,作 5 桥上 字9029 2020-01-02 04:11:17
2019-12-09 05:31:00
主题: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1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144

——汉字形声字暨最常用声符部首图说

汉字是现在世界上各种主要文字中仅存的象形文字,其他重要文字都是拼音文字了。因此,汉字的基础符号成百上千,比其他拼音文字多了不少。但就是这些符号已经组合出来了几十万汉字。

这些符号组成汉字的方式有好几种,其中最常用的组合方式就是形声字,占所有汉字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典型的形声字由一个义符(又称部首)和一个声符(我又称部尾)组成。声符表征这个字的发声,但也可能指示了其意义的来源。而义符则表明这个字分类的意义,即这个字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当然,分类的方式和范围主要是我们古人传下来的,未必合于现代人的观念,但也有极少数字,例如那些化学元素字,其部首是经过现代化改造的。

而部首和声符两个符号一旦结合,就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成为新符号,一个新字,然后,就像孙悟空的毫毛遇上一口仙气,变出了无数化身,处处流传。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形声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所谓孳乳字,另一种则是单纯的形声字。

当某个字因为长期演变,有了很多义项时,为将这些义项区分开来,就在原字基础上新造一个形声字,把原字的一部分义项转移给这个新字,这就是所谓孳乳字。我想,由于这个新字是从原字分化产生出来的,所以才被称为孳乳字。

新造孳乳字的方式是给原字加上一个部首,标明原字含义的哪一方面转移给了这个新字。这样一来,原字就成为新孳乳字的声符。但这个声符却不仅指示这个字的读音,其实还指示着这个新形声字的含义从何而来,代表了这个字的意义,所以更像是这个字的义符。而新加上的部首就只是表明原字(也是新字的声符)代表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

至于另一种单纯的形声字,可说是更典型的形声字,多半是后来为记录语言中的特定词汇根据其实际读音造出来的新字,其声符就只是声符而已,要由部首来表示其意思涉及哪一范围,这种部首被称为义符才更名副其实。

在这后一类典型形声字中,有时所采用的声符本身就是既有的形声字,因其读音更符合造字当时造字者的语言习惯,被整体作为声符使用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类衍生的声符——复合声符,其本身已经是由部首和声符组成的形声字。而这个复合声符的读音范围有时也会与原声符各有侧重。

————————————————————

不过,虽然用来组成汉字的有成百上千符号,但汉字中真正常用的符号只有几百个。这里就介绍其中150个最常用的符号。说到最常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国家教育委员会共同发布过《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第一级常用字2500字,第二级次常用字1000字,这3500常用字在语料中的覆盖率可达99.48%。而这150个最常用符号则涉及了那3500字中的2500+,可说是占了常用汉字的绝对多数了。

我下面要介绍的这150个符号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最常用的义符(部首),一类是最常用的声符(部尾)。义符我选了50个符号,声符因为更分散,就选了100个符号。每个义符加两个声符为一组,共50组。

下面就是那50组150个符号了(每组部首在前、两声符随之在后):

口隹巴 衣中由 人古乍 肉昜旦 足各兆 邑令不 穴工丂 走干卜 金监寿 石圭夗

米占立 鸟荧合 言非甬 心五共 广匕𡈼 力莫堇 犬句里 阜且夹 目分丯 玉亡兀

贝卯戋 木亢亥 山小朋 刀仓辟 示羊斤 食交尧 辵匃白 雨包畾 羽支卒 火者丿

页丁屯 竹高扁 车俞叀 丝柬刀 日王央 禾厶兑 马也佥 仌京争 攴向婁 水甫齊

欠其区 宀谷畐 疒艮炎 彳皮巠 艹之韋 女爿马 虫丰生 手母昔 酉享勺 土方龙

既然是象形文字,那么这些符号就都是由某种图形演变而来,所以下图中我贴出了这150个符号的图形,见图00。图中的汉字图形出自徐中舒先生《汉语古文字字形表》,网上可以找到,后面贴出的汉字图形也大多出自此书,为便于检索,我还给这本《汉语古文字字形表》做了个word版目录。

图00这150个符号中,有两对:“刀”和“马”,是重复的。就是说,这两个符号既是常用部首也是常用声符。所以,我就在图中贴了“刀”和“马”的各两种图形。又有两个符号的图形比较特别,我也贴了各两种。此外,我还另外贴上了七个字的好玩的图形。而除了这七个字中的六个,所有图形我都没标出属于什么符号,您可猜猜看。图形共159个,每先猜出五个我会宝推,解释权归我:

图00点看全图

————————————————————

以上这150个符号本身及其组合共构成870+个常用字,占3500常用字的接近四分之一。另外,在这50组里,包含那50义符的常用字有2200+个,而包含那100声符的常用字有接近1200个,二者合计,除去重复的,总算起来,包含这150个符号的常用字共2500+个,占3500常用字的七成强。即使多选了一倍的声符,包含100声符的常用字也只有包含50义符常用字的一半略多,可见每个声符摊不上多少字。

由于汉语普通话有417个音素(《新华字典》),这100个声符显然不够用。据我统计,汉字的声符总共约一千个,而汉字的义符据《汉语大字典》的部首表总共199个,远少于声符。所以形声字中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会远多于声符。

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其分布也很不均匀,即使现在这50个最常用的义符,组合出来的常用汉字的数量也已经有很大差距,最多的将近二百,最少的只有十个。

而那100个声符并非每个只发一个声音,由于历史上的演进,每个声符在汉语普通话里平均可发六七个不同的声音,扣除他们之间重复的,共涉及音素323个,平均每个声符三个多,而没有涉及的音素只有94个,只占全部417音素的两成稍多。

我把这150个符号组成了100个形声字,每两个同一部首的字一个帖子,共50个帖子,会陆续贴上来,如下:

01:唯,吧; 02:衷,袖; 03:估,作; 04:肠,胆; 05:路,跳;

06:邻,部; 07:空,窍; 08:赶,赴; 09:鉴,铸; 10:硅,碗;

11:粘,粒; 12:莺,鸽; 13:诽,诵; 14:悟,恭; 15:庇,庭;

16:募,勤; 17:狗,狸; 18:阻,陕; 19:盼,瞎; 20:琅,玩;

21:贸,贱; 22:杭,核; 23:峭,崩; 24:创,劈; 25:祥,祈;

26:饺,饶; 27:遏,迫; 28:雹,雷; 29:翅,翠; 30:煮,炒;

31:顶,顿; 32:篙,篇; 33:输,转; 34:练,绍; 35:旺,映;

36:私,税; 37:驰,验; 38:凉,净; 39:敞,数; 40:浦,济;

41:欺,欧; 42:容,富; 43:痕,痰; 44:彼,径; 45:芝,苇;

46:妆,妈; 47:蚌,蜻; 48:拇,措; 49:醇,酌; 50:坊,垄。

————————————————————

2019年12月9日


  • 本帖 30 回复
通宝推:camper,白玉老虎,北纬42度,履虎尾,梓童,南寒,钓者任公子,楚庄王,一直在看,江南水,石头布,方恨少,西安笨老虎,醉寺,神仙驴,hwd99,jhjdylj,纳米小洞儿,jnwill,尚儒,史文恭,旧时月色,汉水东流,海上金流彩云乱,青颍路,听松,陈王奋起挥黄钺,赵美成,
最后于2019-12-17 02:22:28改,共1次;
2019-12-09 05:31:00
2020-04-02 04:52:47
4501205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6:募,勤 1

“募”和“勤”的部首都是“力”,关于“力”的图形,《汉语大字典》是这么说的:

古文字“力”象耒形。金文中从力之字,有时即从耒作。

《汉语大字典》的意思大概是说,在金文里头,有些用“力”作部首的字,也有用“耒”作部首的。不过到今天,部首覆盖的范围已和古代不同,“耒”和“力”有了明确分工,“耒”就不再跟“力”一块儿混了。

“耒”那个部首,现在已经专门用到了与耕作本身有关的字上头。而“力”这个部首,也脱离了耕作,转向人在各个方面用力的行为等等,于是照《王力古汉语字典》的说法,“凡与力气、力量有关的事物多从力”。而且作为部首的“力”,大多在字的右侧或下方,避免和作为部首主要在字左侧的“耒”站一块儿。

以“力”作部首的常用字包括“力”共十九个,大致可分为,首先是人用力的行为:“劳”和“动”,“勉”和“励”,“努”和“力”,以及“募”、“勘”、“助”、“劫”、“虏”;然后是人出了力带来的结果:“功”和“勋”,以及力量的状态:“势”;再就是扩大到了对人状态的形容:“勤”、“勇”、“劲”、“勃”、“劣”。

“耒”是古代的耕作工具,用来翻土,下面图中就有“耒”字、“力”字和“方”字的图形。“耒”在左下角,“力”在左上角,“方”在“力”右边。这三个字的图形其实都表现的是“耒”,图中别的字图形中也都有“耒”,可以说这图中是一片到处都在耕作的繁忙景象。

点看全图图16力

上图中就还有画出三个“耒”并排的“劦”字的图形(在“方”下边),以及同样画出多个“耒”的“協”字的图形(在“方”右边),其中一个“協”的图形表现了热闹的场面,有三条狗、两张耒。

另外,表现“男用力于田”(《说文》)的“男”字的图形,“从力从口”(《说文》)的“加”字的图形,也都在上图中,“男”在右上角,“加”在右下角。

再说回“募”和“勤”。

“募”这个字,主要意思是对人的招募。古人用到这个“募”,往往都是有故事的,好比:

郑定公大惧,乃令国中曰:“有能还吴军者,吾与分国而治。”渔者之子应募曰:“臣能还之。不用尺兵斗粮,得一桡而行歌道中,即还矣。”(《吴越春秋》)

秦昭襄王时,白虎为害,自秦、蜀、巴、汉患之。秦王乃重募国中:“有能杀虎者,邑万家,金帛称之。”(《华阳国志》)

尔时始应募,来投霍冠军。(南朝-梁-吴均【边城将诗四首】)

千金募恶少,一麾擒骨都。(南朝-梁-刘孝威【结客少年场行】)

“募”的声符也很特别。“募”《说文》说是“从力,莫声”,所以,“募”的声符是“莫”。而“莫”,《说文》说是“从日在茻中”,惠栋《读说文记》中又说“当作茻亦声”。因此,其实“莫”是由“茻”(mǎng,mǔ)产生的复合声符。无论是“莫”还是“茻”,都和招募不相干,“募”是个单纯的形声字。

下面图中贴出了“募”、“莫”、“茻”三字的图形,“募”在左上角“莫”在“募”下边,“茻”在“莫”下边。

点看全图图16莫

“茻”,由四根“草”——四个“屮”组成,古人很喜欢四根“草”这个意象,所以包含四根“草”图形的字还有不少,好比“春”、“葬”、“莽”、“豐”、“𦬕”、“芳”、“草”,这些字的图形中也都在上图中,“春”在“募”右边,“葬”在“春”下边,“莽”在“葬”下边,“豐”在“春”右边,“𦬕”在“豐”下边,“芳”在“𦬕”下边,“草”在右上角。上图中还有“艸”和“屮”的图形,“艸”在“草”下边,“屮”在“艸”下边。

照商承祚的说法,“屮、艸本一字,初生为屮,蔓延为艸”(《〈说文〉中之古文考》),如此说来,“茻”就是一大片草。而上面那张图,可以说是碧草连天。

“茻”,以及由“茻”产生的复合声符“莫”,可发五个音:ma、mang、mao、mo、mu,都非常接近,其中ma和mao少见,主要是mang、mo、mu三个音。

然后说“勤”,《说文》的说法是“勤,劳也”。“勤”古代曾是个很常用的字,似乎比现在还常用,《左传》中就有多处提到。

好比《僖二十五年传》:“求诸侯,莫如勤王。”((p 0431)(05250201))(044);

好比《宣十一年传》:“吾闻之,非德,莫如勤,非勤,何以求人?能勤,有继。其从之也。《诗》曰:‘文王既勤止。’文王犹勤,况寡德乎?”((p 0713)(07110402))(051);

好比《宣十二年传》:“民生在勤,勤则不匮。”((p 0730)(07120204))(066);

好比《成十三年传》:“是故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敬在养神,笃在守业。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p 0860)(08130202))(078);

好比《成十八年传》:“欲求得人,必先勤之。”((p 0913)(08181201))(073、083)。

以上各个“勤”的词性不一,用得比现在灵活。古人用“勤”字的例子还有不少,这“勤”是中国的传统吧。

“勤”《说文》又说是“从力,堇声”,那么“勤”的声符就是“堇”。“堇”《汉语大字典》认为“甲骨文、金文象人在火上之形”,但现在这个“堇”的字形中可看不出有火形。不过在汉字中,火形经常被变得面目全非,例如,把火形变没了的常用字就还有个“者”,徐中舒先生指出,“金文者从口或日乃火形之譌”。所以,“者”里的火形变化成了“者”字下方的“日”,而“堇”里的火形变化成了“堇”字最下面的“土”。

“堇”、“者”、“勤”、“火”四字的图形都在下图中,“堇”在最左侧,“者”在“堇”右边,“勤”在“者”右边,“火”在“勤”下边。在这些字的各个图形里,火形也是各不相同,就像“火”本身那样变幻莫测。

点看全图图16堇

“勤”这个字,虽然现在是以“力”作部首,但当初孔老夫子曾说过“君子劳心,小人劳力”,所以君子的努力——君子的“勤”是表现在“心”那一方面的,和“力”相反。于是,古人还曾把“勤”这个字又加上“心”当部首,造出了新的异体字“懄”和“懃”,好让“君子劳心”的努力也能包括在“勤”里头。您观察“勤”字的图形,也会发现,其中有一个“勤”的图形就没画上“力”,只画了个“心”当部首,表现的大概就是“君子劳心”。

至于“堇”字图形中在“火”上方的那个人形(有时甚至没有“火”,见上图),其实是头上戴了个面具的人形。记得有人提到,这个戴面具的人形应该是所谓“方相氏”,《周禮•夏官》中就有“方相氏”这个职官,说这个“方相氏”是“掌蒙熊皮,黃金四目,玄衣朱裳,執戈揚盾,帥百隸而時難,以索室敺疫。大喪,先柩,及墓,入壙,以戈擊四隅,敺方良”。

如此说来,这个“堇”应该是现在所谓的“傩”——“儺”。“儺”《说文》段玉裁注里又提过,“其敺疫字本作難”。“難”本是某种鸟的名称,大概这种鸟比较少见,“難”也就用得不多,结果后来从“堇”孳乳出“不容易”的意思,就占用了发音相近的“難”这种鸟的名字。再后来,又把“難”——“难”加上“人”——“亻”这个部首,新造出“儺”——“傩”来代替“堇”,“堇”的本意被人淡忘,“傩”和“堇”的读音也渐行渐远,“堇”只好专心去当声符了。

也就是说,“儺”是“堇”的后辈,“堇”是“傩”的祖师爷,“堇”字图形表现的正是在火上跳大神的“傩”。其实,还有个“𩴴”字,与“儺”同音,是“儺”的古字,也是从“堇”孳乳而来。“儺”用“人”当部首,意思是“儺”也是“人”,“𩴴”用“鬼”当部首,意思是“儺”要和“鬼”打交道。虽然人鬼殊途,但两个部首也有勾肩搭背的时候。“難”、“𩴴”二字的图形亦见上图,“難”在右上角,“𩴴”在右下角。

因此,“勤”应该是“堇”的孳乳字,“勤”的主要意思是非常努力,应该是从“堇”——“傩”跳大神十分卖力引申出来的。

下面是戴着面具的傩在火旁卖力舞蹈的图片,出自云南网,已被删除:

点看全图

“难”——“難”这个字,是“堇”这个声符产生的复合声符,“堇”这个声符能发七个音:han、jin、nan、nuo、qin、tan、yin,其中读nan和tan的有很多都是以“難”作声符的。有个常见声符“今”,能发十四个音:an、cen、chen、guan、han、jin、nian、qian、qin、ren、shen、tan、yan、yin,和“堇”能发的音重合的就有五个:han、jin、qin、tan、yin,看来二者基本上是一路的。

“堇”在“難”字中的字形有些不一样,下面是分叉的,就是把最下面的“土”形变成了“大”形。这也是常形,好比下面的“嘆”、“漢”等字,都是如此。这种下面分叉的字形更接近“堇”底部“火”该有的样子。

另外,有好几个非常常用的形声字,在人们书写时其中的声符“堇”老早就都被简化成了“又”,好比“僅”被简化成了“仅”,好比“嘆”被简化成了“叹”,好比“漢”被简化成了“汉”,好比“歡”被简化成了“欢”,好比“難”被简化成了“难”。这也是因为常用,所以简化吧,简化字方案只是把这些已经约定俗成的简化字确定为正字而已。

————————————————————

下面是15个以“茻”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茻”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的声音:

莫mò-mù募mù摸mō墓mù幕mù馍mó漠mò寞mò慕mù摹mó

暮mù模mó-mú膜mó蟆ma莽mǎng

ma、mang、mao、mo、mu。

下面是“堇”和8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堇”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堇qín-jǐn-jìn

仅jǐn-jìn叹tàn汉hàn勤qín谨jǐn难nán-nàn摊tān滩tān

han、jin、nan、nuo、qin、tan、yin。

下面是19个以“力”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茻”和“堇”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力功动劣劳劫励助努劲势虏勃勋勉勇勘募勤

莫幕莽难


最后于2020-04-02 05:39:18改,共3次;
2020-04-02 04:52:47
2020-03-26 07:35:00
4497845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5:庇,庭 6

“广”这个字,只有三笔,却像个间谍,有好几个不同身份,于是,就有了三个长得一样的“广”:第一个“广”读yán,徐灏注笺说是“因厂(hǎn,山崖)为屋,犹言傍岩架屋”,又说“此上古初有宫室之为也”。第二个“广”读ān,同“庵”。第三个“广”,就是我们现在最常用的读guǎng的“广”了。这个“广”是后起的,是“廣”的简化字,也只有这第三个“广”才是常用字。

上面提到的“广”(yán)字和“厂”(hǎn)字的图形在下图左上角,“广”上“厂”下。

而作为部首的“广”字,应该是读yán的第一个“广”,意思可能是所谓吊脚楼,无论如何是某种房屋,所以《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广部的字多与房屋有关……”。

“广”(yán)虽不是常用字,却是常用部首,以“广”为部首的常用字有十五个:其中首先是某种房屋如“店”、“府”、“庵”;其次是房屋的某一部分如“序”、“廉”、“廊”、“庭”、“底”、“座”;再次是对房屋的形容如“庞”、“廓”、“废”,以及“广”(guǎng),这个“广”不是作为部首的那个“广”(yán),而是“廣”;剩下的“庇”是对房屋性质的描述;还一个“庸”,“庸”的甲骨文和金文图形有两种:一种的图形是有两个城楼的一圈城墙,意思是“城”,后来还造出个形声字“墉”来表示这个意思;又一种的图形是一口大钟,外加声符“用”,意思就是“钟”,后来又造出个形声字“镛”来表示这个意思;这本是两个字,因为读音接近,后来就被合成了一个字,把那口钟塞进了“广”下面,既表示这个字与土木工程有关,也没落下“钟”和声符“用”。

点看全图图15

上面这张图,除了用简笔画画了各种各样的房屋,还画上了各种各样的“人”:既有正面的“人”(“大”、“立”),也有面朝左的“人”跟面朝右的“人”,这都和“庇”、“庭”两字的声符有关,这两个声符的图形中都有“人”的形象。

“庇”,既然用“广”作部首,也就和房屋覆庇人脱不了干系。唐-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有著名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就说的是要让广大寒士都被覆庇在房屋之下。而《左传》中《襄三十一年传》有句“子为郑国,我为吾家,以庇焉,其可也” ((p 1192)(09311201))(110)、《文七年传》中有句“葛藟犹能庇其本根”((p 0556)(06070302))(047),看来也都该是从房屋覆庇引申出来的。

“庇”,“从广,比声”(《说文》),“庇”的声符“比”原意是两个人挨着,和房屋覆庇不相干,所以“庇”是个单纯的形声字。“庇”字图形在上图“广”右侧。

“比”,《说文》说“密也”,说是“二人为从,反从为比”,还说“夶,古文比”,而段玉裁解释说“(夶)盖从二‘大’也”,接着说“二大者,二人也”;孙海波《甲骨文编》卷八又指出“卜辞比、从一字”。所以,“比”不是两个“匕”,而是两个“人”,可以是正立人形的“大”,也可以是侧立人形的“人”。

不过这个“匕”,其实也是“人”,《说文》说是“从反人”,《汉语大字典》还认为可以“同比”。至于用来盛饭的“匕”,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反正从图形上看,这个“匕”一直都是侧立人形,和“人”相同,发音则和“比”相同,和盛饭家伙不沾边。

几个包含人形的字,“比”、“从”、“人”、“大”、“立”、“匕”,图形都在上图中:“比”在“庇”下方,“从”在“比”下方,“大”在右上角,“人”在“大”左侧,“立”在“大”下方,“匕”在“立”左侧。

比较“比”和“从”的图形,您会发现,其实不一定“反从为比”,而且“正从”也可以“为比”,有两个“从”的图形就和“比”的图形方向一致。

再比较“匕”和“人”的图形,您更会发现,“匕”不一定“从反人”,应该说“匕”和“人”图形中的那些侧立人形,都既有面朝左的,也有面朝右的,说不上谁正谁反。

作为声符的“比”可以认为是由“匕”衍生的复合声符,由“匕”衍生的常见复合声符还有个“尼”,“从尸,匕声”(《说文》),又有个“北”,当也是从“匕”得声,再就是“旨”,“从甘,匕声”(《说文》)。“比”、“匕”和“尼”、“北”、“旨”可以发十三个音:bei、bi、chen、ji、ne、ni、qi、shi、yi、you、zhi,很分散,但其实可分为四组,大体上互不干涉:

第一组以“匕”和“比”等复合声符为声符,发的音有:bi、chen、pi、pin、you;

第二组以复合声符“北”为声符,发的音只有bei;

第三组以复合声符“尼”为声符,发的音有ne和ni;

第四组以复合声符“旨”等为声符,发的音有ji、qi、shi、yi、zhi。

“庭”字的图形在上图左下角“挺”上方,《说文》说是“从广,廷声”,而“廷”,《说文》说是“从廴,𡈼声”,这“𡈼”也是个图形中有人形的字,《汉语大字典》指出“甲骨文象人挺立土上之形”,您会注意到,“𡈼”中的侧立人形,也是既有面朝左的,也有面朝右的。

所以,“𡈼”大体上是现在“挺”的意思,依我看,简化字应该把“挺”简化成“𡈼”,省的笔画那可就多了。

“𡈼”,不是“壬”。二字字形虽接近,但图形差别明显,“𡈼”字和“壬”字的图形同见上图,“𡈼”在最下边中部偏左,“壬”在最下边中部偏右,您可对比。“𡈼”是“庭”的基本声符,但中间还隔了个复合声符“廷”(图形在上图右下角)。除了“廷”,从“𡈼”衍生的较常见复合声符还有“呈”和“圣”(聖)。

而“𡈼”作为声符,可发十一个音:cheng、geng、guai、jiong、sheng、tie、ting、ying、zeng、zheng、zhi,不过其中主要的是两个音,cheng和ting。另有一个常见声符“丁”,能发七个音:cheng、da、deng、ding、sheng、ting、zheng,主要是ding,但发cheng和ting的也不少,而ding和ting只是送气与不送气的分别。所以,可以认为“𡈼”和“丁”是一路的吧。

再说回“庭”,《说文》说“庭,宫中也”;这儿说的“宫”,大体上是一圈围墙内的一组房屋及相应空地,而“庭”指的是其中在堂前的主要院落。古人提到“庭”的例子有,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论语•八佾第三》);“尝独立,鲤趋而过庭。”(《论语•季氏第十六》);“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55)《小雅•鸿雁之什•庭燎》);“夙兴夜寐,洒扫庭内,维民之章。”(《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33)《大雅•荡之什•抑》);都说的是院子。

“庭”和“廷”的意思差不太多,“廷”指处理政事的地方,和挺立不相干,应该是个单纯的形声字。而“庭”应该是“廷”这个复合声符的孳乳字,“庭”是把“廷”处理政事地方的意思分出了一块,分出去的是处理政事的场所,也就是特定的院子,可以算是某种建筑,因此用“广”了当部首。

上面的“鲤趋而过庭”是个著名典故,“鲤”是孔子的儿子,他曾两次快步走过堂前被孔子叫住;一次孔子问:“学《诗》乎?”,他答:“未也。”,孔子告诉他:“不学《诗》,无以言。”;再一次孔子问:“学《礼》乎?”,他答:“未也。”,孔子告诉他:“不学《礼》,无以立。”。所以“过庭”就成了被父亲亲自教导的代名词。老话有句“诗礼传家”,也说的是这回事儿。

下面是表现“鲤趋而过庭”的《过庭诗礼图》局部。不过说实在的,这图中的“鲤”也太老了,居然长了胡子,我总觉得这里的“鲤”应该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孩子。图片出自《李山:《诗经》是古人的二维码》

点看全图

————————————————————

下面是19个以“匕”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匕”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3种不同的声音:

匕bǐ比bǐ毕bì批pī庇bì屁pì秕bǐ毙bì北běi背bēi-bèi

尼ní呢ne-ní泥nì旨zhǐ指zhǐ脂zhī嗜shì稽jī-qǐ鳍qí

bei、bi、chen、ji、ne、ni、pi、pin、qi、shi,

yi、you、zhi。

下面是11个以“𡈼”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7个原来以“𡈼”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𡈼”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1种不同的声音:

廷tíng挺tǐng庭tíng蜓tíng艇tǐng呈chéng逞chěng程chéng耿gěng圣shèng

怪guài

澂chéng(澄)鐵tiě(铁)聽tīng(听)廳tīng(厅)徵zhēng-zhǐ(征)懲chéng(惩)癥zhēng(症)

cheng、geng、guai、jiong、sheng、tie、ting、ying、zeng、zheng,

zhi。

下面是15个以“广”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匕”和“𡈼”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12个常用字:

广庇序店庞府底废庭座廓廉庵廊庸

匕毕屁毙北尼旨鳍廷艇耿圣


通宝推:听松,
2020-03-26 07:35:00
2020-03-19 05:29:29
4494123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4:悟,恭 8

“悟”和“恭”的部首都是“心”,当了部首的“心”,样子也会跟着变化。这变化有大有小,在不同的字里,部首“心”的样子也不同。

部首“心”变出的样子一共三种:第一种,大多是在字下方,变的不多,只是被压扁了,好比在“忘”和“忽”里;或是被挤变了形,好比在“闷”和“虑”里。第二种,“心”也在字下方,变成了一竖三点,好比“恭”下方。第三种,在字左侧,被挤掉了一点,变成一竖两点的“忄”,就是我们常说的“竖心旁”;“忄”是最常见的部首之一,都在字左边,“悟”左边就是这个竖心旁。

“心”这个部首因为非常常用,在常用字中就也出现了部首和声符相同、但读音和意义不同的两对所谓“同体字”:“愈”和“愉”,“恨”和“恳”。要我说,这是造字的失败,更是交流的失败。当然,由于汉字是由亿万口音不同、教育背景不同的人们逐渐塑造成形的,就像我们的人体,难免有瑕疵,有待我们今后去逐步改进。

以“心”为部首的常用字包括“心”共一百零二个。除了“心”本身,部首为在下方的“心”的有四十一个,部首为竖心旁“忄”的有五十七个,部首与“恭”相同的包括“恭”有两个,另一个是“慕”。

“心”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心部的字多与心的意义有关”。在我看来,用“心”当部首的常用字可以分成下面几种:

第一种是某种思想活动的名称,所谓“心之官则思”,好比“忧”和“惧”,“恼”和“恨”,“怜”和“悯”,“感”和“悟”,“惭”和“愧”,“愉”和“快”,“悲”和“愤”,“惊”和“慌”,“忿”和“怒”。

第二种是某种思想类型的名称,好比“思”、“想”、“情”、“志”。

第三种是思想某种状态的名称,好比“愚”和“惑”,“忠”和“恕”,“怯”和“懦”。

第四种是人某种状态的名称,“心”毕竟是人的中心,好比“慷”和“慨”,“怨”和“慕”,“憨”和“慧”,“憋”和“闷”。

第五种是人某种行为的名称,好比“惩”、“慰”、“惹”。

第六种是人某种行为结果的名称,好比“恩”和“惠”。

还有代表人本性的“性”字,代表人姿势的“态”字,表示人用心的“恰”字,形容不变的“恒”字,以及代词“怎”字和“您”字,等等。

下面图中贴出了“心”字的图形,在左上角,《说文》的说法是“心,人心”,还说是“象形”,虽然图中只有寥寥几笔,可古人知道画的是“心”。

点看全图图14

“悟”,《说文》说是“从心,吾声”。“吾”,《说文》又说是“从口,五声”;所以,“悟”的基本声符是“五”。“五”,朱芳圃《殷周文字释丛》认为“当以交错为本义”。古代数字中的一、二、三、四(亖),就是画了一、二、三、四道杠,可“五”以上的数字总不好再用画杠解决,于是“五”就借了声音相近的这个“交错”的“五”来当数名。至于“交错”,就又拉了原意是木棒的“午”代班(《广韵》云“交也”),然后为木棒新造了形声字“杵”。

“悟”、“吾”、“五”三字的图形都在上图中,“悟”和“吾”在“心”右边,“悟”上“吾”下,“五”在“悟”和“吾”右边。从上图中可见,“五”字的图形就是一个交叉及上下各一横。

字形中包含交错之形的还有“爻”字、“交”字和“乂”字,其中“乂”还是“五”的异体字。“爻”、“交”、“乂”三字的图形都在上图右边,从上到下。

“悟”的意思是“觉也”(《说文》),东汉-王逸《九思》有句“吾志兮覺悟,懷我兮聖京”,陶渊明《归去来辞》中有句“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都是差不多的意思。“悟”其实是个后起的字,段玉裁云“古文多用寤为之”。“寤”本是睡醒了的意思,正是“觉也”。

“寤”这个“觉也”主要意思是“睡醒了”,所以用“宀”和“爿”(床)作部首,强调这个字的意思是和“睡觉”有关,但后来从“寤”孳乳出“悟”,代表“睡醒了”的引伸意思——“明白了”,于是就用了管思想的“心”当部首。

“悟”的声符“吾”是个复合声符,最终以“五”为基本声符。“五”这个声符发四个音:ng、wu、ya、yu。其中ng是嗯嗯的声音,可不论,发ya这个音的常用字只有“衙”,也可不论,那么主要就是wu和yu这两个音。有个常见声符“于”(包括异体的“亏”)就也能发这两个音,看来这两个音也是很容易相通的。

“恭”这个字,《说文》说是“从心,共声”,但《汉语大字典》按:“经典多以共为恭。龏,从廾(拱两手)拜龍,是恭的古字。恭,从心共声,是龏的后起形声字。”;所以上图左下角“恭”字图形中有好几个其实是“龏”的图形。

而“恭”字既然“从心,共声”,其声符就是“共”,“共”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在“五”下面。上图中还有“廾”字的图形,在“恭”右边偏下,“廾,共,古今字”(徐灏笺)。从图形上看,“共”字和“廾”字都是左右两只手相对,段玉裁说“此字谓竦其两手以有所奉也”,就是伸出两只手要捧东西。

但是“共”不仅是“恭”字的声符,应该说,“恭”是从“共”字分化出来的孳乳字。在先秦很多古籍上,“恭”的意思用的还是“共”字。“恭”从“共”两只手捧东西的意思出发,本是严谨、战战兢兢的意思,《说文》说“肃也”,《论语》里说“恭近于礼”(《学而第一》)。但后来,“恭”更多地引伸为和“敬”差不多的意思,孔老夫子说:“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论语•子路第十三》),《小雅•节南山之什•小弁》里有:“维桑与梓,必恭敬止。”(《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93)),“恭”都是和“敬”在一起。

“共”这个声符,发的音有六个:bu、fu、gong、hong、long、pu。其中发bu和long两个音的字很少,剩下四个音gong和hong是一组,fu和pu是一组,后一组两个音的声符其实不是“共”,而是“菐”,“菐”,《说文》说是“从丵,从廾,廾亦声”,所以菐是从“廾”——“共”衍生的复合声符。

“菐”字和“丵”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菐”在“共”下面,“丵”在“恭”右边偏上。在图中,“菐”的篆体字形还能分辨出“共”的影子,但在“菐”现在的字形中,“共”就完全和“丵”融为一体了。现代汉字中还是有一些这种变形和融合的现象的,但我觉得不是个事儿。

下面是以“五”和“共”为声符、读音有代表性的各两个常用字(自上而下)“五”、“语”和“共”、“洪”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这四个字的读音一开始的距离和后来的距离差不太多,也是因为容易互通吧:

点看全图14

————————————————————

下面是8个以“五”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五”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的声音:

五wǔ伍wǔ语yǔ-yù捂wǔ悟wù梧wú晤wù衙yá

ng、wu、ya、yu。

下面是“廾”和7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5个原来以“廾”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廾”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廾gǒng(拱)

共gòng供gōng-gòng拱gǒng哄hōng-hǒng-hòng洪hóng恭gōng烘hōng

襆fú(袱)衖lòng(弄)撲pū(扑)僕pú(仆)樸pǔ(朴)

bu、fu、gong、hong、long、pu。

下面是102个以“心”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五”和“廾”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忆忙怀忧忱快怔怯怖性怕怜恃恒恢恍恬恤恰恼

恨悟悄悍悔悯悦愤慌愕惶愧愉慨慎慢慷懂憔懊

憎懒憾懈懦情惜惭悼惧惕惊惦悴惋惨惯

心志忘闷忌忍态忠忿忽思怎怨怠怒恐恶虑恩恋

恳恕悬患悠您惹惠惑悲惩惫想感愚愁愈慈愿慧

憋憨慰

恭慕

五衙共


通宝推:听松,
2020-03-19 05:29:29
2020-03-12 04:16:25
4489949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3:诽,诵 2

“言”,是“诽”和“诵”的部首,意思是说话。造字之初,古人已经明白,说话时得让舌头动起来,于是他们画“言”字时,就画了个“舌从口中伸出形”(《汉语大字典》)。其实,他们画“舌”字本身时,也是画了个“张口舌向前伸有所移动之形”(《汉语大字典》)。两个字都画了伸舌头。

还有些字的图形也很像是伸舌头,好比“訲”([立/中/口]yì),意思是快,古人是在“言”([立/丨/口])字图形上再多画了个“口”;好比“曰”,没画伸舌头,但《说文》认为“象(画的是)口气出也”;好比“音”,是古人在“言”字图形上多加了一个点;又好比“告”,虽然《说文》说是“从口,从牛”,但段玉裁认为“牛、口为文,未见告义”,看“告”的那些图形,有的像“舌”,有的不太像,可“口”上面未必是“牛”,更像是口沫四溅。

总而言之,在古人那里,三寸不烂之舌首先是用来说话的,然后才轮到尝味道。也对,人要不会说话,不能顺畅地交流,是不会变成人的。

“言”字的图形我贴在了下图左上角,“言”右边是“舌”,“舌”右边是“曰”,然后“言”字图形下面是“訲”([立/中/口]yì),再下面是“音”,再往右是“告”,右下角是用来和“告”对比的“牛”。

点看全图图13言

“言”这个部首,在字左边的时候最多,现在简化字里给简化成了“讠”。用“言”当部首的常用字八十个,有七十五个在左边,都简化成了“讠”,还有个“辩”字,虽然“言”在中间,也简化成了“讠”;剩下四个字“言”在下边:“誊”、“誓”、“警”、“譬”,就都没简化。

“言”主要意思是说话,《王力古汉语字典》中有总结,“言部的字,多与言语有关”。作为部首,“言”所涉及的领域,首先是说话的各种方式,例如:“读”和“诵”,“讲”和“谈”;还有说话的各种形式,例如:“诗”和“词”,“谣”和“谚”,“诅”和“誓”;其次是与说话有关的各种行为,例如:“议”和“论”,“讥”和“讽”,“讹”和“诈”,“计”和“谋”;然后就是和说话关系不那么紧密、但还是和人有关的一些字了;例如关于人的行为:“认”和“识”,“谬”和“误”,“谅”和“让”;例如关于人的状态:“诚”、“诡”、“谦”、“谨”。再就是扩展到和记录语言的文字有关的,例如:“记”、“订”、“誊”;以及“谁”这样的代词,“该”和“诸”这样的形容词,“谍”这样的名词;等等。

如此看来,我们的先人早已知晓语言是思维的工具,所以“言”这个部首所覆盖的领域才扩展到涉及人的行为与状态。

点看全图图13非

“非”,“诽”字的声符,图形在上图左上角,《说文》说是“从飛下翄”,就是“飛”字之中那对翅膀,那一对正向下扇的翅膀。但这说的可不是现在这样的“飛”,而是篆体的“飛”,在上图左下角。

篆体的“飛”,《说文》认为是“鸟翥”,就是鸟向上飞。王筠释例:“上为鸟头;三歧者,翁(颈毛——《说文》);左右分布者,羽(翅膀——正是“非”);中一直为身;不作足者,此背面形,直刺上飛之状,不见足也。……鸟字篆文以一笔象(画出)翁,此以三歧者,奋迅而开张也。”。

上图中就有“以一笔象翁”的“鸟”字和“隹”字的图形,在“非”和“飛”右边,还有古代“飛”的异体字“蜚”字的图形,在右上角,再就是“羽”字的图形,在“蜚”下面,也像是一对翅膀,但和“非”字图形角度不同。

因此,“非”就是“飛”——“飞”,分了“飛”的一部分意思,我想古人表现“非”时单画出这双翅膀,也许想表现的是更纯粹、更抽象的“飛”。但到了后来,因为同音的“是非”之“非”没办法用图形表现,于是抢占了“从飛下翄”之“非”的字形,就把单画出一双翅膀的“非”又赶回了“飛”那里。

“非”还是个常用声符,用“非”作声符的“誹”——“诽”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在右下角。“诽”这个字大体上是说人坏话的意思,应该是从是非之“非”孳乳而来:《吕氏春秋•自知》中说“舜有诽谤之木”,高诱注云“书其过失以表木也”;《战国策•东周策》云“国必有诽誉,忠臣令诽在已,誉在上”;战国-乐毅《报燕惠王书》中有“离毁辱之诽谤,堕先王之名,臣之所大恐也”;《庄子•刻意第十五》中又有“刻意尚行,离世异俗,高论怨诽,为亢而已矣”;都是这个意思。

“非”作为声符可发六个音:bei、fei、pai、pei、zhuai、zui,其中前三个音更多见,也反映b、p、f三个声母容易互相混淆。

下面是“非”为声符、分别以b、p、f为声母的三个常用字(自上而下)“非”、“悲”、“排”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这三个字的读音一开始相当接近,后来离得也不远:

点看全图13

“誦”的声符是“甬”,这个字的图形杨树达《积微居小学述林》中说是“象(画的是)钟形,乃钟之初文”,还解释说“字形上象钟悬,下象钟体,中横画象钟带”;徐中舒先生又说是“甬象钟有甬可以悬系之形”;《汉语大字典》则认为“甬下体之钟形与用字形相似,故后期金文误从用”。这大概意思是说,“甬”字图形画的是个甬钟。

相似的,有个“今”字的图形,《汉语大字典》说是“甲、金文象铃有钮有舌之形”,意思是画了个“铃”。

“甬”字、“用”字、“今”字、以及“誦”字的图形都在下图中,“甬”在左面,“用”在右面,“今”在中间偏上,“誦”在中间偏下。

点看全图图13甬

下面是一张青铜甬钟的图片,出自《秦始皇的太爷辈、爷爷辈经历了怎样的磨难?看完展览,你准感慨不已!》

点看全图

用“甬”作声符的“誦”——“诵”字见于《周礼•春官宗伯•大司乐》,“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郑玄注:“信文曰讽,以声节之曰诵。”,所谓“以声节之”,约等于现在的朗诵;《襄十四年传》中有“公使歌之,遂诵之”((p 1010)(09140401))(085),《楚语上》中有“宴居有师工之诵”,宋-苏轼《前赤壁赋》中有“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大体都是这个意思。

“甬”作为声符,主要发tong和yong两个音,能发tong这个音的常用声符有“同”,只能发两个音dong和tong,还有常用声符“庸”,就只发yong这个音。看来都不和“甬”这个声符一路。

————————————————————

下面是10个以“非”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非”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非fēi匪fěi诽fěi排pái-pǎi菲fēi-fěi啡fēi徘pái辈bèi悲bēi罪zuì

bei、fei、pai、pei、zhuai、zui。

下面是“甬”和9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甬”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甬”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的声音:

甬yǒng-yōng-dòng

诵sòng勇yǒng捅tǒng涌yǒng通tōng-tòng桶tǒng痛tòng蛹yǒng踊yǒng

筩tǒng(筒)

rong、song、teng、tong、yong。

下面是80个以“言”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非”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言计订认讥讨让训议讯记讲讳讶许讹论讼讽设

访诀证诅识诈诉诊词译试诗诚诞诡询该详诫诬

语误诱诲说诵请诸读诺诽课谁调谆谅谈谊谢谣

谤谦谨谬谭谱谴辩谍谋谎谐谒谓谚谜

誊誓警譬

非匪罪


最后于2020-03-12 04:31:58改,共2次;
2020-03-12 04:16:25
2020-03-05 03:04:33
4484952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2:莺,鸽 2

“莺”和“鸽”的部首都是“鳥”,一个“鳥”在下边,一个“鳥”在右边。“鳥”这个字,《说文》说是“长尾禽总名”,而前面介绍过的“隹”字,《说文》说是“短尾禽总名”,这两个字的图形都在下图中,左数第一和第二个,而且很像,不知您是否能从中分辨出长尾短尾,反正我是分不清。搞不好这是两种不同语言中的相似词汇呢。

“鳥”这个部首和“隹”那个部首覆盖的范围也大体相同,前面提到过,有很多以“鳥”字为部首的字也同时有以“隹”为部首的异体字,这里再举两例:“鸽”和“䧻”,“鸠”和“䧱”。“鳥”这个部首和“隹”那个部首另一个相似之处是这两个部首都主要位于字右侧,而不像一般部首那样常在字左侧。同时,部首“鳥”还有少量在字的下方,例如“莺”和鸳鸯。

点看全图图12

《王力古汉语字典》认为“鸟部字基本上为鸟名”,考察以“鳥”——“鸟”作部首的二十个常用字,包括“鸟”字本身,“鸟”,“鸠”,“鸡”,“鸥”,“鸦”,“莺”,“鸭”,“鸯”,“鸵”,“鸳”,“鸽”,“鹃”,“鹅”,“鹉”,“鹊”,“鹏”,“鹤”,“鹦”,“鹰”,“鸿”。都是各种鸟的名称用字,似乎也未必都长尾。

不过,“鶯”——“莺”字可能是例外。《说文》倒是说,“鶯,鳥也”,又举例“《诗》曰:‘有鶯其羽。’”;可桂馥义证却说:“‘鳥也’者,疑有阙误。鶯非鳥名,《广韵》鶯,鳥羽文也。”;确实,《说文》举例的“交交桑扈,有莺其羽”,高亨先生解为“桑扈,鸟名,又名青雀。莺,鸟羽有文采。”(《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36)《小雅•甫田之什•桑扈》),显然高先生认为这里的“鶯”——“莺”不是“鳥名”,“桑扈”才是“鳥名”。但例如南朝-梁-丘迟《与陈伯之书》中著名的“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羣莺乱飞”,以及唐-李商隐《戏题枢言草阁三十二韵》中的“春风二三月,柳密莺正啼”,其中的“莺”就都是“鳥名”了,“鶯”——“莺”主要还是用为“鳥名”的吧。其实,“有莺其羽”还有可能意为鸟羽变得像“莺”一样有文采,“莺”字名词动用,与高亨先生的解释或可相合,则此处“莺”的原意还是鸟名。

还有常用字“岛”,这个字里也包含“鸟”字的一部分,但“岛”是用“鸟”来当声符的,部首其实是“山”。

“鶯”——“莺”的声符很特别,《说文》说是“荣省声”,《汉语大字典》按:段玉裁注……改“荣省声”为“熒省声”(p 4961)。无论如何,都是省。不过,“荣”《说文》也说是“熒省声”,省来省去,终归要省到“熒”那里,“熒”才是“莺”,以及“劳”、“荣”、“莹”、“营”、“萤”那些字的声符。“熒”这个声符简化后变成“艹”与“冖”的组合,容易误认“艹”是部首,忽视这里的“艹”其实是声符的一部分。

所以,“莺”的部首是“鸟”,“劳”的部首是“力”,“荣”的部首是“木”,“莹”的部首是“玉”,“萤”的部首是“虫”,都是常见部首,但所在位置都有点特别,不是这些部首最常在的地方。

而“营”——“營”的部首,据《说文》“从宮,熒省聲”则为“宮”。“营”——“營”大体上是周围垒土筑墙而居于其中的意思,其中不仅“熒”省了,“宮”显然也省了一部分,也不知是“熒”省得多还是“宮”省得多。而且,我猜测,恐怕“營”的部首当是“囗”(围),就是“營”字中两个口在下面的那个,“囗”(围)本身就是周围垒土筑墙的意思。上图右下角“合”字右侧有“熒”字的图形,我意“營”字的“囗”以上那部分,与“熒”字图形中最右边“榮子盉”上“熒”之金文字形非常相似,可以认为“營”字“囗”以上部分就是“熒”字的异体,就是说,“營”字中两个口在上面的那个“口”乃“火”之讹变。这么一来,“營”字中的声符“熒”和部首“囗”就都没简省。

“熒”,《说文》说是“屋下灯烛之光。从焱、冂”,和各种鸟风马牛不相及,因此,“莺”是个单纯的形声字。我在上图中贴出了“焱”字和“冂”字的图形,“焱”在右上角“鸽”字图形左边,“冂”在“隹”右边偏下;上图中我也贴出了“熒”字的图形,在“冂”右边;还有“鶯”字的图形,在“隹”右边偏上。

因为以上那些用“熒”当声符的字用得很广,所以“熒”发的音也就很分散。于是“熒”,还有“熒”加上“力”产生出来的复合声符“劳”,一共能发七个音:lao、luo、qing、qiong、rong、xing、ying。而也能发ying这个音的两个常见声符“賏”(包括“婴”)和“央”,就不发这么多音。“賏”只发ying一个音,“央”也只发ang、yang、ying这三个音。

再说“鸽”——“鴿”,“鸽”这个字的声符是“合”,“合”字朱芳圃《殷周文字释丛》说是“象器盖相合之形”,因此“鸽”是个单纯的形声字。前面(《06:邻,部》)介绍过“合”字,上图中也有其图形,在右下角,还有“鴿”字的图形,在右上角。

“合”是个非常常见的声符,能发十四个音:da、ge、gei、ha、he、ji、jia、kan、ke、qia、she、ta、xi、zha。前面介绍过的另一个常见声符“各”竟能发十六个音:e、ge、hao、he、ka、ke、la、lao、le、liao、lo、lou、lu、lüe、luo、qia。两相比较,这两个声符能发的音里面重合的只有四个音:ge、he、ke、qia,别的音虽有相近的,但毕竟各自不同,看来两个声符不是一路。不过这两个声符都能发ke和qia这一对音,也进一步表明以ke和qia为代表的两组音虽然听上去距离较远,但确实有内在联系。

“鸽”——“鴿”,《说文》说是“鸠属”,段玉裁注:“鸠之可畜于家者,状与勃姑同。”;到现在,我们接触的主要是家养的了。晚唐-徐夤有【白鸽】诗,其中的“举翼凌空碧,依人到大邦”、“粉翎栖画阁,雪影拂琼窗”,把鸽子写得很形象。下面是一张白鸽的图片,截自网上,不知表现出了几分“粉翎”、“雪影”、“举翼凌空碧”的风采:

点看全图

————————————————————

下面是10个以“熒”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熒”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劳láo唠lào涝lào荣róng荧yíng捞lāo莹yíng莺yīng营yíng萤yíng

lao、luo、qing、qiong、rong、xing、ying。

下面是12个以“合”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4个原来以“合”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合”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4种不同的声音:

合ɡě-hé哈hā-hǎ-hà洽qià恰qià给gěi-jǐ盒hé鸽gē蛤gé答dā-dá搭dā

塔tǎ瘩dá-da

閤gé(阁)欱hē(喝)袷jiá(夹)劄zhā(扎)

da、ge、gei、ha、he、ji、jia、kan、ke、qia,

she、ta、xi、zha。

下面是20个以“鸟”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熒”和“合”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鸟鸠鸡鸥鸦莺鸭鸯鸵鸳鸽鹃鹅鹉鹊鹏鹤鹦鹰鸿

营合盒


最后于2020-03-05 03:09:58改,共1次;
2020-03-05 03:04:33
2020-02-27 04:47:56
4481129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1:粘,粒 3

“粘”和“粒”两个字的部首是“米”,“米”现在的样子是一个十字加四个点,可当初“米”字甲骨文的形状,却是或横或斜的一画,再加六个点,那一画上下各三点。

下边请您先瞧瞧这一张河南省博物馆藏贾湖遗址出土石磨棒石磨盘的图片,出自《贾湖遗址出土石磨棒石磨盘,河南省博物馆藏》

点看全图

在我看来,甲骨文“米”字图形里那一画,代表的就是石磨棒,您可以想象石磨盘上堆着些谷子、用这石磨棒碾压脱壳的情形。而甲骨文“米”字图形里那上下六个点不就代表了“米”吗?谷子脱壳后就是小米了啊。

这石磨棒,与石磨盘配套,是远古时就已出现的粮食加工工具,一度非常流行。我猜,古人那时是用石磨棒和石磨盘把谷子脱壳变成小米的。

“米”字的图形我贴在了下图左上角,一共四个,一画加六个点的是右边那两个图形。

点看全图图11

照《说文》的说法,“米”是“粟实”,“米”的字形是“象禾实之形”,可要从“米”字的图形看,“米”应该是指脱壳后的“粟实”或“禾实”。至于“粟”,也是谷子,是整棵谷子连同谷粒;还有“黍”,是另一种谷子,是另一种整棵的谷子连同谷粒;还有“禾”,首先也是整棵的谷子。上面图中有“禾”、“黍”、“粟”三字的图形,“禾”在“米”下边,“粟”在“禾”右边,“黍”在“米”右边。图中还贴出了“采”字的图形,在“粟”右边,里边有一种甲骨文字形与现在“米”的字形非常像。

其实,古人最先画出来的是“禾”,就是画了棵谷子,风姿绰约。到了“粟”,就在那棵谷子上加画些谷粒,那意思这“粟”是长出了谷粒的谷子。后来,“粟”的意思越来越偏向谷粒本身,“粟”图形中的谷粒也就越画越大,喧宾夺主,把“禾”那棵谷子都挤到了下方,又讹变成了“米”。至于“黍”,虽说也是谷子,却是另一种谷子,谷粒分散,所以古人就在“禾”那棵谷子上加画了些分散的谷粒。后来,这些谷粒又被从那棵谷子上采摘下来,到了“禾”下面,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再说“粘”,“粘”是个单纯的形声字,但是个多音字,读nián,也读zhān。大体上这两个读音的意思差不多,但读nián的主要是形容词——元-王祯《农书》卷七:“稻有粳秫之别,粳性疏而可炊饭,秫性粘而可酿酒。”;读zhān的主要是动词——南朝-释洪偃《游钟山之开善定林息心宴坐引笔赋诗》“石苔时滑屣,虫网乍粘衣”、唐-杜甫《独酌》“仰蜂粘落絮,行蚁上枯梨”。

“粘”这个字也有以“黍”为部首的,写作“黏”,《说文》里说“黏,相著也”,而且是“从黍,占声”。之所以以“黍”为部首,则因为“黍”乃“禾属而黏者”。“粘”字包括“黏”字的图形在上图中“采”上面。

“粘”的声符“占”,能发九个音:chan、dian、nian、shan、tian、tie、zhan、zhen、zuan。有个常见声符“亶”,能发五个音,整整齐齐的都以an为韵母:chan、dan、shan、tan、zhan,而声母是两组:zh、ch、sh和d、t;还有个常见声符“展”,却是只发nian和zhan这两个音;再就是常见声符“典”和“真”,能发的音分别有三个和七个:chen、dian、tian和chen、dian、shen、tian、zhen、zhi、zhun,都包含了dian和tian;以上这些声符,都和“占”发的音有部分重合,但“占”都有些音这些声符发不了;看来,“占”这个声符发的音有点乱,这是使用非常广泛才具有的特征:念的人多了,又不在同一地方,不是同一个字,更容易念出不一样的声音来。

“占”字的图形在上图中“黍”右边,这个图形是由“卜”字的图形和“口”字的图形组合而成,还有的在“卜”和“口”外面再围一圈,代表卜骨或龟甲。包含“卜”和卜骨图形的还有“用”字,以及“冎”字、“咼”字和“禍”字。四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用”字在“占”右边,“冎”字、“咼”字和“禍”字在“用”右边,上数第二、第三和第四个。

至于“粒”,本义特指脱了壳后一颗一颗的谷物,也是个单纯的形声字。那时有个专门的词叫“粒食”,意思是食用谷物,当时可是文明的象征,因为会种地才能“粒食”。所以,不吃不喝我们古人说是“绝粒”;《尚书•益稷》里的“烝民乃粒”,意思是老百姓吃上了谷物;若爱惜谷物,会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粒”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在右上角。

“粒”的声符是“立”,“立”作为声符,能发la、li、qi、sa、wei、yi、yu七个音,也够乱的。能发li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里”,发音有:kui、li、mai、man;再有“厉”,发音有:lai、li、mai、mo、wan;有“历”,发音有:le、lei、li、pao;又有“离”,发音有:chi、li;还有个能发qi的常见声符“其”,能发的另一个音是ji。看下来,“立”这个声符也不和别的常见声符一路。

“立”字图形表现的是个正立人形,在上图“用”右边,上数第一个。早期“立”字的图形和“王”字的图形很像,但《字源》认为“王”字非人形而是“斧钺之形”,后来“王”字的图形逐渐改变,才有了现在和“玉”字很像的“王”字,从上图右下角“王”字的不同图形,可以看到“王”字图形的渐次演变(按竖排分先后)。

下面是四处甲骨文拓片的局部,其中主体部分上面都是很像“立”的“王”字、下面都是“占”字,图片采自《甲骨文合集在线检索》

点看全图11

以“米”为部首的常用字共有十八个,包括了“米”本身还有“粘”和“粒”。《王力古汉语字典》里说,“米部的字多与粮食有关”,在剩下那些常用字里,好几个都和“米”的意思差不多,有:“粱”和“糜”,“粮”和“籽”;再就是和“米”相关的物质,有:“糠”和“粉”,“糊”和“糕”,“糖”和“糟”;然后是对“米”状态的形容,有:“粗”和“糙”,“精”和“粹”,以及“糯”。

下面是声符“占”和“立”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占”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立”的一些主要读音。前面虽然提到这两个声符有很多不同读音,但包含这两个声符的常用形声字不多,能有一个以上常用形声字发同一个音的就也不太多了,而常用形声字的重要性自不待言:

点看全图11

————————————————————

下面是15个以“占”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占”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的声音:

占zhān-zhàn苫shān-shàn帖tiē-tiě-tiè店diàn掂diān惦diàn沾zhān玷diàn战zhàn点diǎn

贴tiē毡zhān钻zuān-zuàn站zhàn粘nián-zhān

chan、dian、nian、shan、tian、tie、zhan、zhen、zuan。

下面是7个以“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立”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立lì位wèi垃lā拉lā-lá啦lá-la泣qì粒lì

la、li、qi、sa、wei、yi、yu。

下面是18个以“米”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占”和“立”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米籽粉粮粱精粹糊糙糖糕糜糟糠糯粘粗粒

占帖战毡立站


2020-02-27 04:47:56
2020-02-20 04:23:29
4477414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10:硅,碗 7

“硅”这个字,现在到处能看见,新时代的科技革命,让这个本应生僻的化学元素字大出风头。其实,“硅”这个字是非常后起的,甚至东汉《说文解字》都没收入,只在北宋《广韵•陌韵》中有“硅,硅破。”,明代《正字通》说是“砉字之譌”,而《广韵》认为“砉”是“皮骨相離聲”。因此,这个“硅”是个譌来的象声字,音hè,不是现在音guī的那个“硅”。只是两个“硅”字字形相同而已。“硅”字图形我贴在了下面图10中,上面一排左边第二个。

现在的“硅”是作为化学元素字新造出来的,是属于碳族的第十四号元素的中文名称,本来读xī,与这个元素的拉丁文名称silicon第一个音节谐音。之所以用“圭”这个声符,是因为造字的先贤对古典文化很熟悉,有个田畦的“畦”(qí)字也是用“圭”作声符,在古代文学典籍很常见,例如:“开畦分白水,间柳发红桃。”(王维【春园即事】),“方春独荷锄,日暮还灌畦。”(杜甫【无家别】)。“畦”既与田园土地有关,“硅”元素又常出现在土壤成分中,于是造出了“硅”。

另外,在造字的先贤那里,“硅”(xī)和“畦”(qí)是同音的,但到了汉语普通话中,这两个字读音又有了差异,从这儿就看出x和q这两个声母实在是离得很近的,你说稀奇不稀奇。

不过,这个新造出来的“硅”字不仅和原来那个音hè的“硅”撞了车,而且这个“硅”本身当时的读音xī也和好几个化学元素字的读音撞了车。另外,那会儿还有很多不那么熟悉古典、同时在他们那里“硅”和“畦”也不是同音字的化学工作者,按读字读半边的法子,把“硅”读成了guī。于是,为避免把“硅”错读成guī,又改用“矽”代表这个元素,“矽”自然也读xī,可没了古典的联想。现在还有矽肺、矽钢片这些词,就是那时留下来的。

到1953年,因为还有个更常见的化学元素字“锡”以及另一化学元素字“硒”也读xī,为要尽量避免同音字,才由中国化学会提出,将这个化学元素的名称再从“矽”换回“硅”,索性改读guī。据我听说,其实在1953年之前,已经有些化学工作者索性采用读guī的“硅”取代“矽”以避免同音。这方面的各种说法可以看看邵靖宇先生《硅字的来历与变迁》《关于“硅”和“矽”来历的补充》、王力先生《废矽改硅:避免中译化学名词同音字的一次选择》

以“石”为部首的常用字里,除了“硅”,还有“硫”、“碘”、“硼”、“碳”、“磷”,也是化学元素字,都是其单质在常温下为固体的非金属化学元素,大都古已有之。注意,这里“石”作为化学元素字部首的分类意义倒并非古已有之,而是后来我们在化学方面的先贤规定的。非但如此,还有“矾”、“硝”和“碱”,也都是古已有之的化学字,也由先贤赋予了新意义。看来,古代的化学也大多和各种石头有关,才有那么多以“石”为部首的化学字。

下面再贴一遍化学元素周期表,其中还有另外几个不太常用的化学元素字,其中“砷”也是古已有之,不过作为化学元素字的义项却是后起的:

点看全图10

“硅”还有“碗”的部首都是“石”,“石”这个字,《说文》说是“山石也。在厂之下,口象形”,这里的“厂”并不是工厂的“厂”,而是“山石之厓巖,人可居。象形。”(《说文》),大意是突出的山崖,可以遮风挡雨,人能住在下面,读音是hǎn。“石”字和“厂”字的图形也在下面图10中,都在最左边。

以“石”为部首的常用字都和各种石头有关,首先是“石之靑美者”——“碧”和能吸铁的“磁”石;然后是出于石的“矿”和“碴”,“砂”和“砾”;又有石类制品如“碑”和“础”,“碾”和“磨”,以及“砖”和“砚”,“碗”和“碟”;还有与石头有关的动词如“码”和“砌”,“砍”和“砸”;“磕”和“碰”,“破”和“碎”;以及与石头有关的象声字“砰”、“磅”和“碌”;还得加上形容石头的“硕”和“硬”和“确”;等等。

再就是“碗”那个字,也是后起的,但不是“硅”那种后起,而是说“碗”是后起的异体字。“碗”字先前使用的异体字主要是“㼝[夗/瓦]”,《说文》,“㼝[夗/瓦],小盂也。从瓦,夗声。”;还有“盌”,《说文》,“盌,小盂也。从皿,夗声。”;都和“碗”是一个意思,就是吃饭的家伙,这可是真正古已有之的。

下面是新石器时期磁山文化红陶平底碗的图片,出自《故宫藏新石器时代陶瓷欣赏》

点看全图

下面是新石器时期灰陶碗的图片,出自《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陶瓷》

点看全图

以上都是非常古老的“碗”。

点看全图图10

“碗”、“宛”、“夗”三字的图形占据了上图右半边。图中有些“碗”的字形中还包含“金”的图形,可以认为这些图形其实表现的是以“金”为部首的“鋺”字(或应隶定为[夗/金])。以金属制成的“鋺”现在很少见,因此这个以“金”为部首的“鋺”字现在也几乎没人会用。不过,古时候制“碗”的材料并不像现在这么单一,于是古人要把“碗”分类时也就犹豫不定:一会儿想把“碗”分到“金”那一类,就有了“鋺”;一会儿想把“碗”分到“瓦”(陶器)那一类,就有了“㼝[夗/瓦]”;一会儿又想把“碗”分到“石”(磁器)那一类,就有了“碗”;不仅如此,还出了个以“木”为部首的“椀”字;另外,也有人索性另辟蹊径,把“碗”归到器皿那一类,用“皿”作部首,就又有了“盌”。后来,我们最常用的碗变成了磁(瓷)碗,“碗”才成了最常用的“碗”。

“碗”的声符是复合声符“宛”,《说文》说“宛”是“从宀,夗声”,这里的基本声符“夗”读yuàn,徐灏注笺:“夗者,屈曲之义……”;“㼝[夗/瓦]”和“盌”的声符就只是“夗”,《说文》:“夗,转卧也。”,其图形由两个蜷着身子的侧卧人形组成。

“夗”作为声符,只发三个音:wan、wo、yuan,其中wo少见,主要是wan和yuan,还有个常见声符“元”,能发六个音:guan、huan、ruan、wan、yan、yuan,就包括了wan和yuan。看来wan和yuan这两个音还是很有缘份的。

“硅”的声符是“圭”,音guī,《说文》云:“圭,瑞玉也,上圜下方。从重土。”,“圭”字的图形同样在上图中,在“硅”下面,和现在的字形差不多。

下面是声符“圭”和“夗”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圭”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夗”的一些主要读音,图中可见,“圭”的主要读音相当分散,而“夗”的主要读音则集中在一处,二者形成鲜明对比:

点看全图10

下面是“圭”为声符的四个常用字(自上而下)“圭”、“卦”、“佳”、“蛙”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这四个字的读音一开始其实也相当接近,后来才慢慢分开:

点看全图10

————————————————————

下面是“圭”字和15个以“圭”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圭”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2种不同的声音:

圭guī

卦guà佳jiā挂guà闺guī洼wā娃wá桂guì硅guī畦qí崖yá

蛙wā街jiē褂guà鞋xié涯yá

ai、gua、gui、hui、jia、jie、kui、qi、sui、wa,

xie、ya。

下面是“夗”和8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夗”这个声符能够发的3种不同的声音:

夗yuàn-wǎn-wān-yuān

宛wǎn怨yuàn鸳yuān腕wàn碗wǎn豌wān惋wǎn婉wǎn

wan、wo、yuan。

下面是40个以“石”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圭”和“夗”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石矾矿码砖砂砚砌砍砸砰础砾破硅硕硬硝确硫

碘碑硼碉碎碰碗碌碟碴碱碳磁磕磅碾磨礁磷碧

卦闺畦街鞋豌


通宝推:梓童,
2020-02-20 04:23:29
2020-02-13 04:35:20
4474126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9:鉴,铸 6

“鉴”和“铸”的部首是“金”,“金”这个部首,只要我们读书,就总能见到,因为用“金”当部首的常用字有65个这么多,见不到这个,也会见到那个。

“鉴”和“铸”的部首虽然都是“金”,但这两个字里的“金”长得不一样,也不在一个地方,“铸”——“鑄”里的“金”在左边,是瘦高个,“鉴”——“鑒”里的“金”在下边,是矮胖子。不过常用字里的“金”大都是瘦高个,甚至“鉴”——“鑒”还有个异体字“鑑”,“金”也是瘦高个。

“金”,《说文》说是“从土,左右注(点)象金在土中形,今声”,饶炯部首订里解释说:“五色之金皆出于矿,矿生于地。地者,土也,文故从土,而以二注(点)象矿指事……后加今声为本字。”,《金文诂林》卷十四引高田忠周《古籀篇》再解释说:“土旁两点,或三点、四点亦同原意耳。”。看来,这古人眼里的“金”,就是一团团藏在土里的矿石,用两点,或三点、四点代表,后来才加画了“土”,又添上“今”的图形当声符。

下面是一块天然狗头金的图片,出自《狗头黄金是什么东西》

点看全图

下面则是一块自然铜的图片,出自《《矿石大家之家》自然铜-天然奇石矿物晶体矿石标本》

点看全图

古人最先从土里刨出来的,大概就是这样一团团的“金”了,他们最初造字时,也就画了两个团团来代表“金”。

“金”字的图形在下图左上角,各不相同,您可以找找那些不同字形中有哪一部分是“今”,有哪一部分是“土”,这里边还有只画了两团来代表“金”的。那两个以“金”为部首的字也在下图中:“金”下边左下角是“鉴”——“鑒”——“鑑”字的图形,“金”右边是“铸”——“鑄”字的图形。

“鉴”,就是镜子,《尚书》里有“人无于水鉴,当于民鉴”,可见在早年,人们是拿水当镜子的,林义光《文源》里说,“監即鑑之本字,上世未制铜时,以水为鑑”。因此,“鉴”字是个孳乳字,是从“监”——“監”字孳乳来的。这个“监”——“監”的图形就是一幅一个人拿水当镜子照的简笔画,唐兰《殷虚文字记》对这幅画有说明,“象一人立于盆侧,有自監其容之意”,意思就是那个人借盆里的水在观看自己长什么样。

这么看来,造字之初因为还没有铜镜,古人要表现照镜子的意思,就画了一个人低头向下,拿盆水当镜子照。后来,要把“监”——“監”字的功能分化出一部分,造一个专门代表镜子的孳乳形声字,因为那时用的是铜镜,于是给“监”加上“金”当部首,造出了“鉴”字,意思是这“监”——“鉴”是用“铜”——“金”造的。

到后来,就有了我们耳熟能详的“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監”字的图形是由两个图形组合起来的,一个是“見”字的图形,是个突出了眼睛低头向下看的人形,一个是“皿”字的图形,是个容器,可以装水。这三个字的图形都在下图中,“監”在“鑑”右边,“皿”在“監”右边,“見”在“皿”右边。

点看全图图09

再说“铸”——“鑄”字,《说文》说“鑄”是“销金也”,就是熔化金属,进一步引申为用熔化的金属倒入模子、待冷却后成型,例如“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过秦论》)。

最初的“鑄”字其实并非形声字,照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中的说法:“金文鑄字多见,均为会意字。或增壽为声符,或又增金为形符,省之则为篆文形声字之鑄矣。上从两手持倒皿,中贮销金之液,两手持而倾之范中也。下从皿则范也。中从火,像所销之金,或从丫,亦象金液。”,这说得有点复杂,那意思是,最早“鑄”字的图形里既没有“金”那个形符,也没有“壽”那个声符,就是画了一个人手拿着个倒过来的容器,把什么东西往下倒,倒进下面另一个容器(皿——范)中。

“鑄”字的图形在上图中“金”右边,“壽”字图形在“鑄”右边,“皿”在“監”右边,您可以在“鑄”的图形里边找找“金”字、“壽”字与“皿”字的图形。“鑄”的图形我贴了六个,都不太一样,但都包含了至少一个“皿”——容器的图形,其中有几个明显可以看出包含了“金”图形的某一部分,而“壽”的图形也是只用某一部分来代表,用的是那个有点像太极图的东西。

“壽”是“鑄”的声符,商承祚《殷虚文字类编》认为“壽”字“(甲文)象老者倚杖之形”,老者倚杖就是一个老人拄着个拐棍。“考”和“老”两个字的图形和“壽”差不多,也是画的老人拄拐棍。不过和“考”、“老”相比,“壽”字图形中除了老人拄拐棍,还多了那个太极图。“考”字图形在上图“壽”右边,“老”字图形又在“考”右边,您可对比。

“壽”字图形中的太极图据徐锴系传说是田畴之“畴”的象形,“象耕田沟诘曲也”,但徐中舒先生认为是“铸之本字”:“‘己’象金汁所从入之道,两‘口’象所铸之器。”(见上图最右端),而且那个太极图还是“壽”字的声符,要这么一说,太极图这个“鑄”的本字倒是“壽”的声符了。

可在如今“壽”的字形里,太极图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也就掩盖了“鑄”的本字和“壽”字的联系。而“壽”的简化字“寿”的形象倒更接近了“象老者倚杖之形”的古意。

大概是由于“鑄”的本字在当时使用频率不高,认得的人也不多,所以才会被加上“金”和“壽”图形的各一部分,以方便人们认读。

“寿”——“壽”作为声符可发六个音:chou、dao、shou、tao、zhou、zhu。其中chou、shou、zhou是一组,dao、tao是一组,“鑄”之读音zhu比较少见,大概是破读而来。

可以发dao、tao这两个音的还有个常见声符“舀”,但这个声符还发yao那个音。而且这个“舀”是复合声符,产生这个复合声符的基本声符“爪”还能发zhang、zhao、zhua,sao、zao等音,可见这个声符和“壽”这个声符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但“爪”(包括“舀”)作为声符的读音,也同样反映以ch、sh、zh为声母的音和以d、t为声母的音是相当容易互相转化的。

“鉴”字的声符是“监”,作为声符,“监”只发三个音:jian、kan、lan,还有例如“戔”、“柬”,“僉”等三个常见声符也能发jian那个音,但这三个声符都不发kan那个音,而且它们不仅能发jian和lan那两个音,还能发不少别的音,这么看来,能发kan那个音的“监”这个声符是有点另类的。

《王力古汉语字典》认为“金部的字多为名词”,以“金”作部首的常用字,最多的就是以“金”制成的器物,除了“鉴”,还有“镜”,还有“针”和“钉”,“钟”和“铃”和“铛”,“锁”和“钥”,“钮”和“钩”和“销”,“钱”和“铲”,“钳”和“钻”和“锯”,“锄”和“镰”,以及金属器物的特定部位:“锋”;再就是对“金”进行的操作,除了“铸”,还有“铣”和“锉”,“铆”和“锻”,“镀”和“镶”;以及对“金”状态的描述,有“钝”和“锐”,还有“锈”;等等。

最特别的就是还有一大批新造和借用的化学元素字,也用“金”作为部首,但“金”作为这些化学元素字的部首,其实和原来的“金”这个部首不是一回事,是全新的意思:化学元素字用“金”作为部首,意思是这些字所代表的化学元素都是单质常温下为固体的金属,这个意思是百余年前我们的化学家前辈新制定出来的,他们让“金”这个部首老树发了新枝,为“金”这个老部首开辟出了新的天地。

用“金”作化学元素字部首的常用字有:“金”、“钙”、“钠”、“钾”、“铁”、“铅”、“铜”、“铝”、“银”、“锌”、“锡”、“锰”,金银铜铁锡这几样金属是我们的古人老早就认识的,这几个字也是老字,但扩展出了新意思,剩下的是新造的字;还有些以“金”为部首的化学元素字,不太常用,也都是金属元素,也都是历年陆续新造的,有好几十个,都在下面化学元素周期表里:

点看全图09

————————————————————

下面是9个以“监”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监”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监”这个声符能够发的3种不同的声音:

监jiān-jiàn览lǎn揽lǎn缆lǎn蓝lán榄lǎn鉴jiàn滥làn篮lán

艦jiàn(舰)

jian、kan、lan。

下面是6个以“寿”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2个原来以“寿”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寿”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寿shòu涛tāo畴chóu铸zhù筹chóu祷dǎo

醻chóu(酬)擣dǎo(捣)

chou、dao、shou、tao、zhou、zhu。

下面是65个以“金”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监”和“寿”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金针钉钓钙钝钞钟钢钠钥钧钮钩钱钳钻钾铁铃

铅铆铐铛铜铝铡铣铭铲银铸铺链销锁锄锅锈锉

锋锌锐错锚锡锣锤锥锨锭键锯锰锹锻镀镊镇镐

镜镣镰镶

监览寿畴


通宝推:梓童,
最后于2020-02-14 08:18:52改,共2次;
2020-02-13 04:35:20
2020-02-06 05:07:18
4470745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8:赶,赴 5

下面这是“马踏飞燕”的图片,出自《【甘肃】在河西走廊踩下脚印》

点看全图

您要问了,这张图和我们这两个字有啥关系呢?还确实有关系,虽然和“赴”没关系,但是和“赶”有关系。

“赴”字和“赶”字,还有他们的部首“走”字,在古代意思都差不多,都不是现在“走”的意思,而是现在跑的意思,所以都被说成“趋也”。但“赶”又有点特别,《说文》说“赶”是“举尾走也”,就是尾巴翘得高高地飞跑,上面图片中的铜奔马,就是尾巴高举在飞奔。宋词有句“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王观《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想象某人尾巴翘得高高地追赶春天……

不过,宋代及我们现在的“赶”是追的意思,和那个翘着尾巴的“赶”其实不是一回事,读音也不一样,“举尾走也”的“赶”读“qián”,不读“gǎn”。qian和gan这两个音很容易互相转变,好比乾坤的“乾”(qián),同时也是干燥的“干”(gān)的繁体字。至于“赴”,和现在的意思差不多:“千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木兰辞》)。

点看全图图08

有个字和“走”很像,就是“辵”,还简化成了常见部首“辶”。但“辵”那个字《汉语大字典》是这么说的:“甲骨文从行,从止。从行与从彳同意。”。而“走”这个字,林义光《文源》说:“(古文走)象人走摇两手形。从止,止象其足。”,可见“走”这个字是以人为主体,是强调了脚的人形,与“辵”那个字以“止”为主体不太一样,所以二者的图形也不太一样。尽管《玉篇》云:“辵,走也。”,认为“辵”与“走”意义相近。“走”的图形在上图中左上角,“辵”在左下角。

关于“走”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走部的字大都与行走有关,大致可分为两类:多数是动词,表示各种行走的动作,……少数是形容词,形容行走的各种状态,……”。以“走”为部首的常用字,包括“走”在内,只有十一个,除“赶”和“赴”外,别的字也大都与“走”意义相近、表现的是人主要用“止”——“足”进行的动作,有:“趋”和“趣”、“超”和“越”、“趟”与“起”与“趁”,以及“赵”,虽然“赵”现在的意思主要是姓氏,《百家姓》第一姓,但其原意也是“趋”。

“赶”的声符“干”这个字,《汉语大字典》说是“甲、金文干字象有椏杈的木棒形”;又说“古人狩猎作战,即以干为武器”;所以才有“执干戈以卫社稷”,但这里的“干”并不是指木棒,而是“盾”的意思,古人在战斗中觉得木棒不十分好用,就逐渐把木棒改进成后来“盾”的样子,但还是保留了“干”字原来木棒的形状。所以“干”这个字造出来的时间是很早的。

至于“盾”字,也是和“干”字差不多同时造出来的。比较上图中“走”左边“干”字和再左边“盾”字的图形,您会发现,“盾”比“干”就是多了个眼睛。应该说,“盾”字的图形表现的是把木棒挡在眼睛前面,《说文》说是“所以捍身蔽目”。上图中“盾”字下面还有“單”字的图形,据丁山《说文阙义笺》认为:“窃疑古谓之單,后世谓之干,單、干盖古今字也。”。

因此,后世的盾牌是从临时拔出来防身的小树发展过来的,《左传》中有“(子期)抉豫章以杀人而后死”(《哀十六年传》(p 1702)(12160503)),子期就是又拿一棵“豫章”树当“干”用了。现在的新式警用装备有“无敌大粪叉”,样子和“有椏杈的木棒”很像,说不得也是“干”的子孙呢。

“干”作为声符,和“工”那个声符有点对应关系,比较“干”发的八个音:an、gan、han、jian、jie、kan、tan、xuan,与“工”发的十一个音:gan、gang、gong、hong、jiang、kang、kong、qiang、qiong、xiang,zhuang,“干”有gan、han、jian、kan、xuan,“工”有gang、hong、jiang、kang、xiang,这五对音大致可以一一对应,虽然个别以“工”为声符的字也有发gan这个音的,但总的来说,二者尽管都是鼻音,但发音位置一个靠前一个靠后。

另外有两个也能发ga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甘”和“咸”,前者能发gan、han、qian这三个音,后者能发bi、gan、han、jian、kan、qian、xian、zhen这八个音,和“干”大概都是一路。我想,这相似的声符应该分分工,各抱一路。不过实践起来也有难度,好比“杆”和“柑”,不知怎么处理。

“赴”的声符“卜”这个字的图形前面已经给过了,这里也有,在上图右上角,“赴”字的图形在右下角。

“卜”作为声符能发六个音:bo、bu、fu、piao、po、pu,都比较接近,有个常用字“朴”,本身就能发其中三种声音:piáo、pō、pò、pǔ。另外,前面提到过的常见声符“不”和“甫”,也都能发bo、bu、fu、pu这些音。“卜”、“不”和“甫”这三个声符如果要分工的话,不知该怎么分。

“赶”和“赴”都是单纯的形声字。

————————————————————

下面是个以“干”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干”这个声符能够发的8种不同的声音:

干gān-gàn刊kān汗hán-hàn奸jiān杆gān-gǎn轩xuān旱hàn肝gān罕hǎn岸àn

秆gǎn竿gān赶gǎn捍hàn悍hàn焊hàn炭tàn碳tàn

an、gan、han、jian、jie、kan、tan、xuan。

下面是个以“卜”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卜”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卜bo-bǔ仆pū-pú扑pū朴piáo-pō-pò-pǔ补bǔ赴fù

bo、bu、fu、piao、po、pu。

下面是11个以“走”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干”和“卜”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走赴赵赶起越趁趋超趟趣

干罕卜


通宝推:梓童,
2020-02-06 05:07:18
2020-01-30 03:34:03
4467512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7:空,窍 3

点看全图图07

“穴”这个字,林义光先生说是“象穴形”,意思是“穴”的图形就是画了个洞穴的样子,“穴”的图形就在上图左上角,您可以进洞察看。至于上面标题中以“穴”为部首的两个字“空”和“窍”,“空”的图形在“穴”下面,“窍”是简体字,没有图形,但“窍”繁体字“竅”的图形我贴在了“穴”右边。

“空”是个单纯的形声字,意思是孔,也是“穴”,又引申为空虚一类的意思:“皎皎白驹,在彼空谷”(《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60)《小雅•鸿雁之什•白驹》),“小东大东,杼柚其空”(《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09)《小雅•谷风之什•大东》);但有个古代重要官职“司空”,其中的“空”则是“工”的假借,是实打实负责工程的,可不是空对空。

“窍”大多指人身上的孔,于是引伸到诀窍,还能用作动词,开孔的意思,《礼记》有“天秉阳,垂日星;地秉阴,窍于山川”。“窍”也是单纯的形声字。

绝大部分以“穴”为部首的字,“穴”都在字的上半部,15个常用字更是如此。

这15个常用字,包括“穴”,都和各种窟窿有关,自不能少了一窍不通的“窍”,还有“空”和“窗”,“窝”和“窖”,以及“窟”和“窿”;然后是“窄”和“窒”,“窥”和“究”,“窃”和“窜”;还有个“窘”,也和“窄”义近:窘迫。

“空”字的声符“工”这个字,杨树达先生在《积微居小学述林》说了一大段:“工盖器物之名也。知者:《工部》‘巨’下云:‘规巨也,从工,象手持之。’”,意思是“工”指规巨——“矩”——曲尺——直角尺。上图中“工”的图形在“竅”下面,这图形和现在“工”的字形几乎一样,这恐怕是描摹了造字之初木匠工具的样子。就是说,造字之初的曲尺并不是现在的“L”形,而是“工”字形,是后来才被改造成现在的“L”形的。

上面还提到规巨,其中的“巨”字可以说是“工”字的孪生子。“巨”和“工”本是一个意思,都说的是造字之初那个“工”字形曲尺,只是读音不同,可能是不同族群的称呼。因此,在“巨”的图形中也描摹了那个“工”字形曲尺,只是为了区分,于是在“巨”的图形中多画了个人,“巨”的图形就变成一个拿在人手上的“工”字形曲尺。“巨”字的图形就在上图左下角,您会发现,也有的“巨”把那个人省了,只剩下“工”的图形。那意思大约是,不管有没有人,“巨”都和“工”是一个东西。现在“巨”的字形就出自省了人的“工”字形曲尺图形。

看来,“工”和“巨”虽是双生子,图形同样是那个“工”形曲尺,但一个被隶化成了“工”,一个被隶化成了“巨”,结果看上去就像是孪生兄妹,小时候很像,长大就不一样了。

到了后来,“巨”又被巨大的“巨”这个抽象的意思占据,于是另造出“矩”这个形声字代表规巨的“巨”。不过,也有认为“矩”的部首“矢”其实是“夫”这个人形的讹变,那“矩”就是出自没省掉那个人的“巨”的图形,那大概就是会意了吧。总之,“巨”变成了不取其意义只取其声音的符号。

图形和“工”这个字的图形很像的还有个“壬”字,“壬”《说文》说得很玄乎,“壬,位北方也。阴极阳生,故《易》曰:‘龙战于野。’战者,接也。象人褢妊之形。承亥壬以子,生之叙也。与巫同义。壬承辛,象人胫。胫,任体也。”。不过我怀疑,“壬”字恐怕最初表示的是后来“任”的意思,支撑也,重点在那一竖,所以才在那一竖上加点示意。后来“壬”这个字形被抽象的天干名占据,才有了形声字“任”。“壬”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在“空”下面。

“工”这个声符,以及由“工”这个声符产生的复合声符:“巩”、“空”、“江”等,可发11种不同的声音:gan、gang、gong、hong、jiang、kang、kong、qiang、qiong、xiang,zhuang。其中可大致分为我听上去大不一样的两组:一组音以gong为代表,另一组音以jiang为代表。

这两组音虽然听起来不一样,但从发音的角度,这两组音是很容易互相转变的。例如有个常用字“港”,就既能发gang那个音,也能发jiang那个音。又例如前些日子我见某喜剧演员说到老北京话,有个词发的音是:jiè-bǐer,实际说的是隔壁(gé-bì),除了儿化音以外,变动最大的就是gé被发成了jiè。这也不是汉语自己单独如此,好比英语里G这个字母也可以发类似的两组音,例如gorge这个单词,读[gɔ:dʒ],前后两个G各有各的发音,前一个的发音接近汉语拼音声母g,后一个的发音则接近汉语拼音声母j。

“窍”这个字的声符是“巧”,但“巧”是个复合声符,《说文》说“巧”是“从工,丂聲”,那“窍”字的基本声符就是“丂”了。“丂”这个声符大概用得很广泛,从“丂”又产生了“巧”、“可”、“何”、“阿”、“哥”、“奇”、“考”等多个复合声符,于是“丂”竟能发12个音:a、e、ge、he、ji、kao、ke、qi、qiao、xing、xiu、yi。上图中在“竅”右边有“巧”的图形,上图右下角还有“可”的图形。

“丂”这个字,《汉语大字典》说是“古文字考、老所从的“丂”,象拐杖形”,“拐杖形”在上图“工”右边,《汉语大字典》又说“金文“丂”用作寿考的考”,“考”字的图形在上图右上角。

另外,“丂”这个声符能发的音也包含我听上去不相干的两组音,分别是ge、he、kao、ke等音,以及qi、qiao等音,就像前面“各”那个声符。

上图中“壬”右边还有个“敫”字的图形。“敫”这个声符可发5个音:ji、jiao、xi、yao、zhuo,虽然和“丂”这个声符不是一路,但“窍”这个字的繁体字“竅”却是以之为声符的,而现在“敫”这个声符能发的音并没有包括qiao,这也是人们的发音会不知不觉改变的一例吧。

下面是声符“工”和“丂”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工”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丂”的一些主要读音,两个声符的读音都很分散,可以认为各分了三组:

点看全图07

下面是分别以“工”为声符以及以“丂”为声符的两组八个常用字(自上而下)“空”、“江”以及“阿”、“何”、“歌”、“可”、“考”、“朽”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空”和“江”的读音一开始其实很近,后来才渐行渐远。而以“丂”为声符的那六个字一开始的读音就很多样,恐怕反映了这个声符资格甚老,在先秦时就已经分化出不同的读音:

点看全图07

————————————————————

下面是19个以“工”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工”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1种不同的声音:

工gōng功gōng扛gāng-káng巩gǒng恐kǒng江jiāng红gōng-hóng贡gòng汞gǒng攻gōng

杠gàng肛gāng空kōng-kòng控kòng腔qiāng项xiàng虹hóng-jiàng缸gāng鸿hóng

gan、gang、gong、hong、jiang、kang、kong、qiang、qiong、xiang,

zhuang。

下面是“丂”和26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丂”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2种不同的声音:

丂kǎo-yú

可kě-kè何hé荷hé-hè阿ā-ē啊ā-á-ǎ-à-a坷kē-kě苛kē呵a-hē河hé哥gē

歌gē巧qiǎo窍qiào朽xiǔ考kǎo拷kǎo烤kǎo铐kào奇jī-qí倚yǐ

崎qí椅yī-yǐ畸jī寄jì骑jì-qí杏xìng

a、e、ge、he、ji、kao、ke、qi、qiao、xing,

xiu、yi。

下面是15个以“穴”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工”和“丂”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10个常用字:

穴究空窃窍窄窒窜窝窖窗窘窥窟窿

工巩缸哥歌巧考奇畸杏


最后于2020-01-30 03:39:26改,共1次;
2020-01-30 03:34:03
2020-01-23 04:04:57
4465271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6:邻,部 2

点看全图图06

“邻”和“部”的部首是“邑”,可“邑”老早就简化成了只用两笔的“阝”。因为只用两笔,所以在隶变以后,汉字部首里出了两个“阝”,一个在字右边,一个在字左边。凡在左边的“阝”,都不是“邑”,而是“阜”。在字右边的“阝”,才是“邑”。

“邑”的图形在上图左上角,是一个跪坐人形加一个“囗”,“囗”就是“围”,这个“囗”要么代表一圈城壕,要么就是一圈城墙,也可能既有城墙也有城壕。古代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互相打了起来,还越来越激烈,于是需要城壕和城墙,需要聚居在城邑里,守护好自己的家人。至于“阜”,《说文》说是“大陆,山无石者”,“阜”的图形在“邑”下面,一眼看过去就和“邑”不是一回事。

除了“邑”本身,只有12个常用字是用“邑”作部首的,首先是“都”、“郭”、“邦”,这三个字和“邑”的意思差不多,然后是“部”、“郊”、“邻”、“邮”,这四个字和“邑”的意思也有点关系,再就是五个地名字了:“邓”、“邢”、“郎”、“邪”(《说文》:“琅邪郡。”)、“郁”(《说文》:“右扶風郁夷也。”),都是“邑”的名字。先秦有好多“邑”的名字都起的是这种以“邑”为部首的字,而且大都只有一个字,现在没剩下几个,有点名的大概首先是“郑”——郑州了。

“部”和“邻”都是单纯的形声字。“部”有属的意思,所以和“邑”有关,后世有“按部就班”。“邻”恐怕首先是“邑”的近邻,《尚书•蔡仲之命》有“睦乃四邻”,“邻”还可以是“邑”下面的一级行政组织,《礼记》有“五家为邻,五邻为里”。

“邻”的声符是“令”,“令”的图形在上图中“邑”的图形右边,是一个跪坐人形顶着一个“亼”,大概是会意吧,也有只是一个跪坐人形的,那就是象形+会意了。“令”的图形和“邑”很像,下面都是跪坐人形,上面一个顶着个“亼”,一个顶着个“囗”,看上去虽然差得不多,但意思完全不同。

其实“亼”这个构件在很多字中都有,但即使同一个构件,意思也不相同:

好比“今”,《说文》说是“从亼,从乛”,但《汉语大字典》却说“甲、金文(“今”)象铃有钮有舌之形”,认为“今”是一个铜铃的象形;所以尽管“今”字和“令”字现在的字形很像,但其实不相干,您可比较上图中“令”字的图形和这图形下面“今”字的图形。

好比“合”、“會”、“食”,也是上面都盖了一个“亼”,但这些“亼”代表器盖,“食”在上图右上角,“合”、“會”在“令”右边,您可对比。图形中包含器盖的还有“壺”字,高鸿缙《中国字例》说“(壺)字原象器形,上为其盖……古代之壶则极类胡芦,而附有裙足,颈旁有两耳。”,“壺”的图形在“食”左边,就是一只壶的简笔画。不过“令”上面的“亼”就不一定是器盖了。

再好比“倉”、“㐭[稟-禾]”、“舍”、“余”、“高”、“京”、“亯”、“享”、“𩫏[亠/口/回/口/十]”等字,图形上部的“亼”都代表屋盖,这些字的图形也都在上图中,在“今”、“會”、“壺”、“食”下方。可“令”上面的“亼”似乎也不是屋盖。

又好比“僉”和“侖”,这两个字里“亼”的意思是“集”,上图中“舍”和“余”的下边就是“僉”和“侖”的图形。而“令”据徐鍇说是“號令者,集而爲之”,照我看,也许“令”上面的“亼”也是“集”才更合理。

“令”作为声符可发5个音:leng、lian、lin、ling、ming,这5个音都是很接近的音。另有个声符“粦”可发lian和lin这2个音,甚至还能发leng这个音,和“令”很接近。因此,“邻”的繁体字“鄰”就是以“粦”为声符的,“粦”和“鄰”的图形见上图,“粦”在“京”下边,“鄰”在“余”下边。还有个声符“夌”也能发leng和ling这两个音,好比以“夌”为声符的“棱”字,就既念léng也念líng。

“部”的声符“咅”是个复合声符,《说文》说“咅”是“从丶从否,否亦聲”,是说“咅”的声符是“否”。而“否”仍是个复合声符,其声符是“不”。除了“否”和“咅”之外,含“不”这个声符的常见复合声符还有“丕”。“不”的图形是花柎,前面提到过,还有个“帝”字,其图形表现的是花蒂。两个图形很像。“咅”的图形在上图左下角,它上面是“不”的图形;“帝”的图形在上图右下角,它左边是“丕”的图形,再左边是“部”的图形。

《说文》还说“咅”是“相與語,唾而不受也”,很像是现在“呸”,这两个字的声符也都是“不”,读音相近。因此可以说,这两个字应该是一个字,因为“咅”太各色,所以干脆另造了个形声字“呸”来代表这个意思,易读易记。

“不”作为声符可发12个音:bang、bei、bo、bu、fou、fu、pei、pi、pie、pou、pu、tou,其中主要的是pei(例如“胚”)和pi(例如“坯”)、bei(例如“倍”)和bu(例如“部”)。还有个常用声符“母”,两个主要发音中,一个含韵母ei(mei:例如“每”),一个含韵母u(mu:例如“母”),对比“不”的主要发音bei和bu,看来有时候ei和u这两个音也可能互相转化。

另外有个常见声符“甫”可以发bao、bo、bu、fu、pu这些音,和“不”这个声符有些像。

下面是声符“令”和“不”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令”的主要读音,蓝色的是“不”的一些主要读音,图中“令”只有一个主要读音,与“不”读音的分散对比鲜明:

点看全图06

————————————————————

下面是14个以“令”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令”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的声音:

令lǐng-lìng伶líng冷lěng邻lín岭lǐng怜lián玲líng铃líng蛉líng领lǐng

翎líng零líng龄líng命mìng

leng、lian、lin、ling、ming。

下面是14个以“不”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不”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2种不同的声音,注意,这里读pī的坏其实是坯,和我们常见的读huài的坏不是一个字,它们用的不是同一个声符。应该说,pī坏其实是坯,恐怕不应是常用字,读huài的坏才是常用字:

不bù坏pī否fǒu杯bēi坯pī胚pēi倍bèi剖pōu部bù陪péi

培péi菩pú赔péi焙bèi

bang、bei、bo、bu、fou、fu、pei、pi、pie、pou,

pu、tou。

下面是13个以“邑”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令”和“不”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邑邓邦邢邪邮邻郁郊郎都郭部

令龄不


2020-01-23 04:04:57
2020-01-16 03:01:27
4462704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5:路,跳 2

“路”和“跳”的部首都是“𧾷[口/止]”,也就是“足”。“足”字的意思,杨树达先生在《积微居小学述林》中给了个解释:“股(大腿)、胫(小腿)、蹠(前脚掌)、跟(后脚跟)全部为足,……”,杨先生的意思是,“足”的意思是一整条腿,从大腿、小腿、前脚掌、后脚跟一直到脚趾,缺了哪一截,都不足。

杨先生又解释“足”的图形说:“然文字之象形,但有平面,无立体,故止能以‘口’上‘止’下表达之也。”,“足从口者,象(从上往下看)股胫周围之形,人体股胫在上,跟蹠在下,依人所视,象股胫之‘口’当在上层,象蹠跟之‘止’当在下层。”。就是说我们的先人深得毕加索立体派油画化立体为平面的精髓,用一个腿的上截面(口)和一个脚的简笔画(止)组合起来,寥寥几笔,就表现了“足”形象。下面是毕加索油画《厨房》,其中肯定画了人,也说不定画了某人的“足”。图片出自《The-kitchen》

点看全图

下图左上角就是一组“足”字的图形,再看毕加索这张画,您说不定就能在里边找出“足”来了,不过是法国的“足”,不知经过了怎样的简化:

点看全图图05

上图中还有“止”的图形,在“足”字图形下边,就是有三个脚趾的一只脚,《说文》徐灏注笺:“凡从止之字,其义皆为足趾。许以为象艸木出有址,殆非也。考阮氏《钟鼎款识•父丁卣》有足迹,文作止,正象足趾之形……三趾者,与手之列多略不过三同例。”,就是说古人比较懒,超过三个的就画到三为止,如今的简笔画经常这么干。还有个“夊”(suī)的图形,就是把“止”的图形倒过来,也在上图中。这两字的图形也都非常抽象。不过,也不是所有古人都是毕加索那一派的,如上图右下角由两个“止”组成的“步”字的图形中,就有两个描摹了相当写实的“足迹”,只不过一双是四趾,另一双才是五趾。

另外,还有几个字的图形和“足”像,首先是“正”,图形在“足”右边,《说文》:“正,是也。从止,一以止。……古文正,从一、足,足者,亦止也。”,就是说“正”字的图形主体就是一只脚。还有个“乏”,《左传》说是“反正为乏”,图形就在“正”的下面,主体也是一只脚,但朝向和“正”相反。要我说,这“正”的图形表示某只脚正对某一点,而“乏”的图形则表示另一只脚对准了那一点,不是同一只脚。

再就是“是”,《说文》:“是,直也。从日、正。”。而最像“足”的是“疋”,“疋,足也。上象腓肠(小腿),下从止。”(《说文》),所以“疋”只不过比“足”少一截大腿。而由“林”字和“疋”字组合而成的“楚”字,《汉语大字典》中介绍:“甲文、金文从足。古文足、疋同字”。在有些“楚”字的图形中,“林”下面或是“林”中间就不是“疋”而是“足”。以上均见上图。

《王力古汉语字典》中提到:“足部的字,意义都与脚有关。”。以“足”为部首的常用字大多和“足”的动作有关,例如蹦和跳,例如踩和跺,例如踱和跑,例如跨和跃,例如踢和蹬,例如践和踏;还有和“足”的状态有关的,例如跛;还有关于人的状态的,例如躁;再就是“足”的组成部分的名称,例如趾和跟,以及动物“足”部组成部分的名称,例如距和蹄;还有些引申到了“足”下,例如路和踪。

“路”这个字,主要意思是道路,好比走投无路,好比“八千里路云和月”。至于“跳”,柳宗元有酷似李白的诗句,“君不见夸父逐日窥虞渊,跳踉北海超昆仑。”(《行路难三首》),但“跳”的意思先秦似乎用“踊”,也是个以“足”为部首的字。

“路”和“跳”都是单纯的形声字,二者的声符“各”和“兆”都只是声符而已。

“路”的声符“各”这个字,本意是“至”或“止”或“来”,徐灏《说文解字注笺•口部》说是“各,古格字,故从夂。夂有至义,亦有止义,……”。杨树达先生《积微居小学述林》说是“‘各’亦‘来’也”。至于各自的“各”那个抽象的意义,也是后来的,而且占住了“各”,把“至”一类意思挤到了形声字“格”字上,再后来有个一度流行的词“格致”,就是由“格”和“致”这两个意义接近的字合组出来的。

关于“夂”(zhǐ),《说文》说:“从后至也。象人两胫后有致之者。读若黹。”;另有一个“夊”(suī),上面提过,《说文》说:“夊,行迟曳夊夊,象人两胫有所躧(xǐ)也。”。段玉裁还有注:“行迟者,有所拕拽然,故象之。”;“夂”、“夊”二者含义相近,字形也相近,我估计是同一字。上图中有“各”与“夊”的图形,前边提过,“夊”其实是倒过来的“止”,而“各”上面的“夂”与其同形,也就是说,“路”字里头除了两个口之外就是两只脚,一左一右,一正一倒,一个在左下角,一个在右上角。

“各”作为声符可发16种不同的声音,是声符中可发声音比较多的,也反映这个声符比较常用,而且衍生出了好几个复合声符:例如“阁”,例如“洛”,例如“客”,还有“路”。

“各”这个声符还有个很特别的属性,就是这个声符所发的音可以包括两组我听上去不太挨得上的音,一组是e、ge、hao、he、ka、ke、qia,另一组是la、lao、le、liao、lo、lou、lu、lüe、luo。

在第一组里, qia那个音我听上去也可单独分为一组,但这个音及与其相近的一组音与ke、ge那组音其实某种特殊的关系:尽管“各”这个声符所发的音几乎未包括其中一组以que为代表的音,不过还是有迹象表明这两组音有可能离得很近。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陈寅恪先生姓名最后一个字读音的公案:虽然“恪”这个字一般注音读为kè,但据说陈先生自己读如“确”;还有我记得某位自以为是的足协主席提到过“髂腰肌”这个词,风行一时,“髂”这个字的声符是“客”,但其读音却是与“确”很接近的qià;而这一对可以互相转化的两组读音中,最常见的其实是“去”,在很多方言中“去”都读如“客”。常见声符中还有个“丂”也是能同时发这两组音的,例如“考”和“巧”,下面会提到。另外,在英文中这一对的两组音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我注意到的是C和Q这两个字母在读音中的不同角色。

“各”这个声符能发的另一组音是以L为声母的9个音:la、lao、le、liao、lo、lou、lu、lüe、luo。有另一个声符“果”,能发的音有5个:guo、huai、huo、ke、luo。就包括了luo,还包括了guo、huai、huo、ke,大体上与“各”能发的音对应,二者大概相当接近。还有个“鬲”,也是既能发gé这个音,也能发lì这个音,作为声符还能发he这个音的。

下面是“各”这个声符分别以g和k为声母以及以l为声母的两组五个常用字(自上而下)“格”、“客”、“落”、“路”、“略”之读音变迁,是我根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的,从中可见汉字读音的多变,反映了汉语语言的多样性,还可能反映了官话所在地的多次转移:

点看全图05

至于“跳”的声符“兆”这个字,则和另一个字“卜”联系紧密,“卜”罗振玉先生《增订殷虚书契考释》云:“象卜之兆。卜兆皆先有直坼然后出歧理,歧理多歧出,或向上,或向下。”。而“兆”《说文》云:“[兆卜],灼龟坼也。从卜、兆,象形。兆,古文[兆卜]省。”,也是象形。但我怀疑,“兆”表现的是整个龟板上多次钻凿灼烧留下的裂纹,而“卜”表现的是龟板上某处一次钻凿灼烧留下的裂纹,占卜时看的就是这个裂纹。所以,“卜”、“兆”二者虽然都是象的占卜时在龟板上钻凿灼烧产生的裂纹这个形,但有整有零,一个是全体,一个是局部。“兆”、“卜”两字的图形均见上图。

下面是一枚卜甲(合集6654)正面的图片,中间是卜辞,两侧就是一处处带编号的兆纹,左右分别编号,自上而下各有一、二、三、亖(四)、𠄡(五)五组,每组同编号的是一对,是同一事正反两种卜问的卜辞和所得兆纹。那些兆纹大都很象“卜”字。图片出自《书法——学书必知:中国书法演变史》

点看全图

下面是龟甲正面和带钻凿灼烧痕迹的反面的图片,对比可见每片龟甲上有四处与反面凿坑相应的、正面位置上很象“卜”字的兆纹。图片出自《甲骨文基础知识》

点看全图

————————————————————

下面是17个以“各”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各”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6种不同的声音:

各gě-gè阁gé搁gē-gé洛luò落là-lào-luò客kè额é络lào-luò骆luò格gé

赂lù胳gē烙lào-luò略lüè酪lào路lù露lòu-lù

e、ge、hao、he、ka、ke、la、lao、le、liao,

lo、lou、lu、lüe、luo、qia。

下面是6个以“兆”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兆”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兆”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兆zhào挑tiāo-tiǎo逃táo姚yáo桃táo跳tiào

頫fǔ(俯)

chao、diao、fu、tao、tiao、yao、zhao。

下面是32个以“足”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各”和“兆”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足趴距趾跃践跋跌跑跛跨跷跺跳跪路跟踊踢踏

踩踱蹄蹂蹋蹈蹦蹲蹭蹬躁踪

各阁略兆


最后于2020-01-16 03:18:47改,共1次;
2020-01-16 03:01:27
2020-01-09 03:49:02
4460551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4:肠,胆 3

点看全图图04

有好几个汉字符号隶变后都写成“月”,“腸”、“胆”两字的部首也是如此。其实,它们的部首是骨肉的“肉”,上面图里左上角就是“肉”的图形,它右边才是“月”字的图形,再往右是“腸”和“胆”的图形。

以真正日月之“月”为部首的常用字有“朦”和“胧”,虽然“朦”、“胧”两字中“月”在左边,可还有不少以日月之“月”为部首的字,例如“胡”、“朗”、“期”等,“月”是在右边的,不过,当初“朗”的篆体字形其部首“月”却是在左边的。又有个“望”,是后来才加上“月”这个部首的,在图形中有时候“月”在右边,但隶变后“月”被挤到了右上角,原来那个向天仰望的小人,也变成了“亡”和“王”。“朦”、“胧”、“朗”、还有 “望”、都在上图中右下部分。

看一看上图中日月之“月”与骨肉之“肉”的图形,您会发现,二者都包含几种不太一样的图形,而且其中有些图形长得很像,这长得像的大概还是写起来最顺手的字体,于是作为部首的“月”和“肉”隶变之后混而为一,也就难免了。

上图左下角还有“多”字的图形,如徐中舒先生所注,“多象两块肉形”,并非“从二夕”,可其中的“肉形”看上去和“月形”差不太多,难怪会被隶变成“夕”。而“夕”就是“月”,图形就在“月”字图形下面,可以说和“月”的图形没啥区别。《说文》说“夕”是“从月半见”,就是“半个月亮爬上来”。可要是“多”的图形里也是月亮,连着爬出来两个月亮,那就有点吓人了。

还有“腾(騰)”,“腾(騰)”的图形在上图右上角靠里,您会发现,“腾(騰)”字中“月”的图形与“腸”和“胆”中“月”——“肉”的图形,还有“朦”、“胧”、“朗”、“望”中“月”的图形,都不一样,而“腾(騰)”这里的“月”其实是“舟”,是画了条小船。并且,“月”——“舟”在“腾(騰)”这里并非部首,而是“朕”这个复合声符的一部分,类似的还有“勝(胜)”、“滕”等,真正的部首是“马(馬)”、“力”、“水”……。

又如“朋”这个字,隶变之后现在的字形由两个“月”构成,但图形其实是两串贝壳,在上图右上角。还有“青”,《说文》云“从生丹”,意为“青”这个字是由“生”和“丹”组合而成,则下面隶变之后写作“月”的其实是“丹”,“丹”和“青”的图形在上图中右下角,您可比较。

“月(肉)”这个部首也不全在左侧,“膏”、“臀”、“臂”这三个常用字,“月(肉)”就在下方;还有个“月(肉)”这个部首在下方的常用字“腐”,其中的“肉”没有隶变为“月”,而保持了原有形态,仍写作“肉”,但在“腐”字篆体字形中的“月(肉)”,其实与“膏”、“臀”、“臂”那三个字中也没什么分别;以上几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在“腸”、“胆”图形往下。

关于“月(肉)”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肉部的字,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类。一至三为本体,四、五为社会对肉的使用。(一)人与动物的肢体、器官等。……(二)幼体、后代以及动物的生育。……(三)肌体肥瘦、病变和特殊的气味。……(四)有关肉食方面的。……(五)有关祭祀方面的。……”。

以“月(肉)”为部首的常用字,大都是身体的一部分:好比肚和肠,好比肝和胆,好比臂和膀,好比肌和肤,好比脂和肪,好比胚和胎;也有些是人体的状态:好比肿和胀,好比腥和臊,好比胖、脆;以上当然不仅指人的身体,于是有些以“月(肉)”为部首的字又和肉食有关:好比腌和腊,好比膳。等等。

点看全图图04-2

“腸”和“胆”两个字,都是身体器官的名称。“肠”字见于《诗经》:“自有肺肠,俾民卒狂。”(《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39)《大雅•荡之什•桑柔》);“胆”字则有成语,肝胆相照;都是和其他器官并提。

“腸”和“胆”两个字的声符是“旦”和“昜”这两个字,这两个声符虽不是形声字,但图形中都包含“日”——太阳的形象,图形中有太阳形象的非形声字还有不少,例如“莫”,《说文》“莫”云:“日且冥也。从日在茻中。”,又例如“明”,这是太阳月亮都在其中,其中的月亮还大都是古典的月亮,和“肉”区别明显。见上图。

“腸”的声符“昜”这个字就是最初太阳、阴阳的“陽(阳)”字,从图形看像是阳乌——太阳鸟。下面是金沙遗址出土太阳神鸟金箔饰,周边一圈是四只阳乌——太阳鸟,图片出自《发现中国凤》

点看全图

在简化字中,“昜”这个声符的样子会变来变去:除了昜这个样子的,最多的是变成在扬、场、汤、杨、肠、畅这些字中的样子,以及由此产生的复合声符“汤”中的样子(荡、烫),还会变成在伤(傷)字和觞字中的样子,再就是变成在“阳”字中的样子了。

关于“胆”的声符“旦”这个字,《说文》上说:“(旦)朙也。……从日見一上。一、地也。”而于省吾先生《殷栔骈枝》云:“栔文旦当系从日,丁声。丁、旦,双声并端母。”,但“丁”这个声符所发的音有da、deng、ding、ting、zheng,与“旦”作为声符可发的六个音chan、da、dan、shan、tan、zhan不是一路,而且观察上上图中“日”和“丁”的图形,“日”的图形可无疑问,但我感觉“丁”的图形则未必,“旦”之图形中“日”以外的那部分图形或可为云霞或光线折射造成的幻日。而且“旦”很可能出现甚早,据说在公元前两千年以前的大汶口文化陶尊上,就有刻画符号表现的是“旦”,因此“旦”不需要造形声字来表现。

下面是大汶口文化陶尊刻画符号,左上角标“甲”的那个符号据认为就是“旦”,图片出自《大汶口文化陶尊符号试解_张文》

点看全图

“旦”这个声符、包括由此产生的复合声符“亶”、可发6个音:chan、da、dan、shan、tan、zhan。有个发dan这个音的声符“单”就还能发chan、shan、tan、zhan这些音;又有个能发dan这个音的声符“詹”,也能发chan、shan、tan、zhan这些音,而且“胆”这个字,繁体字写作“膽”(见上上上图),就是以“詹”为声符的。

无论是“旦”还是“昜”,其读音的韵母部分变化是很小的,下面是我根据王力《汉语语音史》估计的“荡”、“阳”和“旦”字之读音变迁(三排自上而下依次是“荡”、“阳”和“旦”),从中可以看出,这三个字的主要韵母元音前期都是[ɑ],后期则变成了[a],二者其实相差无几:

点看全图04

————————————————————

下面是10个以“昜”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昜”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扬yáng场cháng-chǎng汤tāng杨yáng肠cháng畅chàng荡dàng烫tàng伤shāng阳yáng

chang、chi、dang、shang、tang、yang。

下面是9个以“旦”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2个原来以“旦”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旦”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旦dàn但dàn担dān-dǎn-dàn坦tǎn胆dǎn袒tǎn擅shàn檀tán颤chàn-zhàn

壇tán(坛)氈zhān(毡)

chan、da、dan、shan、tan、zhan。

下面是65个以“肉”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昜”和“旦”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2个常用字:

肉肌肋肝肚肛肘肠肾肤肺肢肿胀股肮肪背胚胆

胞胖胎胯胰脆脂胸胳脏脐胶脑脓脚脖脯脸脱腊

腌脾腋腔腕腻腰腥腮腹腺腿膜膊膀膏膝膘膛膨

膳臊臀臂

畅旦


2020-01-09 03:49:02
2020-01-02 04:11:17
4458506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3:估,作 5

点看全图图03人

“人”这个字,《汉语大字典》说是“甲骨文象人侧面站立之形”,而这个侧立人形和“尸”字的图形很象。“尸”字,林义光《文源》说是“象箕踞之形”,也是从侧面看。一个是侧面的箕踞人形,一个是侧面的站立人形,“人”和“尸”自然有相似之处。至于正面的站立人形,则有个“立”,有个“大”,还有个“夫”,三者图形相似,也都在上图中,但和侧面的站立人形明显不同。

下面是宋镇豪《夏商社会生活史》插图49:商代箕踞玉石人像(22.小屯出土——残;23.四盘磨出土;24.传世):

点看全图

在现在隶变后的字形中,作为部首的“人”与作为字的“人”不一样,作为部首的“人”大都是所谓单立人:“亻”。但在隶变之前,形声字中“人”这个部首则只有“胖瘦”不同,并没有单独的“亻”。即使在一些后来包含“人”而非单立人“亻”的常用字中,例如“闪”,例如“介”,例如“企”,其中的“人”也都是这个侧立人形,见上上图。

除了前面提到过的“兄”字,非形声字字形中包含侧立人形的常用字还有“元”、“比”、“北”、“及”、“并”、“千”、“从”、“從(从)”、“[罒/㐺](眾=众)”、“㐺[亻亻人](众)”、“保”等字,均见上上图。

以“人”为部首的字非常多,《王力古汉语字典》说是“人部的字,多与人事有关”。当然首先是“人”可能有的行为或者对“人”状态的形容:例如“俯”和“仰”,“倾”和“侧”,“催”和“促”,“假”和“借”,“停”和“住”,“依”和“偎”,“侦”和“伺”;例如“仆”和“倒”,“伟”和“健”,“仁”和“侠”,“优”和“佳”,“俊”和“俏”,“倦”和“伤”,“僻”和“伪”;还有关于人的身分的:“仙”和“侣”,“伯”和“仲”,“僧”和“儒”;还有常用的代词:“他”和“你”,“伊”和“何”;还有些抽象的动词:“似”和“像”,以及常用副词:“仍”和“但”,还有用于外国人名地名象声的“俄”和“俐”,等等。

当然也不能少了“估”和“作”,两个字也都和“人”的行为有关。“估”其实就是商贾的“贾”(gǔ):舟中估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贾”一字多音,一身多任,需要有个“估”来分担,因此“估”是后造的形声字,是简化字。但是一个新字被造了出来,其含义也必然与原来的字有不同的发展方向,而“估”,也就在“贾”的意义之外,又引申出了估量一类的新意义;与“估”类似、也是用来代替“贾”的、其实还有个“沽”:待价而沽,但“沽”原意为水名,应该说是假借。

至于“作”,是起的意思:一鼓作气。后来又引申出各种意思,好比创作,作业,到现在我们常见的读zuō的“作”,就离本义远了点,可也没有像“贾”那样造出新字来分担,恐怕就是因为“作”字简单易写。

点看全图图03古

观察上图左上角“古”字的图形,我感觉,“古”是由两部分组合而成:下面是“口”,上面是“才”。《说文》云:“才,艸木之初也。从丨上贯一,将生枝叶。一,地也。”,“才”字的图形就在“古”字图形下面,见上图,图中还有“估”的图形,可以对比。因此,“古”这个图形我猜测是口言当初的意思,是所谓讲古(我想起了口吐莲花,一笑)。

作为声符,“古”可以发12个音:dan、gan、ge、gu、han、he、hu、ju、kan、ku、xian、yan,其中dan、gan、han、kan、xian、yan六个音其实是以“敢”为声符乃至以“严(嚴)”为声符的,据《说文》,“敢”是“从𠬪[爫/又biào]古声”。但徐中舒先生认为“敢象双手持干刺豕形”,见上图中部“敢”最上面徐先生的注以及“敢”字图形最右侧那个。如果这样,“敢”的发音就和“古”无关了。dan、gan、han、kan、xian、yan这一组音也确实离ge、gu、he、hu、ju、ku这些音远了点。

dan、gan、han、kan、xian、yan这一组音最常见的是gan和han 这两个音,能同时发这两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干”(杆,汗)和“甘”(柑,邯)。

ge、gu、he、hu、ju、ku这些音本身是接近的,其中发gu这个音的最多,而常用形声字中发这个音的也主要是以“古”为声符了,当然还包括那个含“古”的复合声符“固”。

另外含“古”的复合声符还有“胡”和“居”,这三个复合声符中“古”的位置各不相同。上图中包含了这三个复合声符的图形,其中“居”的部首“尸”的图形与“人”字的侧立人形非常相似,“居”字的图形也就和“估”字的图形非常相似。

下面是我根据王力《汉语语音史》估计的“苦”字和“居”字之读音变迁(上排是“苦”,下排是“居”),从中可以看出,“居”字一开始大体上是“苦”字同期发音加上了个[i],是所谓齐齿音,二者发音嘴型稍有不同,到明清以后韵母就索性变成了[y],这也是“古”作为声符发音变化的一个方向吧:

点看全图03

和“古”这个字的图形很相似的,还有个“叶”字,而且现在的“叶”字很像个躺倒的“古”字。《说文》认为“叶”是由十和口或曰组合而成,见上上图右侧。

点看全图图03乍

其实“作”本来就只是“乍”,后来才加上“亻”变成“作”,而现在“乍”的各义项因为都是抽象的意思,只是借用了当时“乍”的音,结果把真正的“乍”挤跑了,只好变成“作”,就像“白”和“伯”,“不”和“柎”。“白”字之图形郭沫若先生《金文丛考》云:“此实拇指之象形……拇为将指,在手足俱居首位,故白引申为伯仲之伯,又引申为王伯之伯,其用为白色字者乃叚借也。”;“不”字之图形王国维先生《观堂集林》云:“不者,柎也。”,《诗•小雅•常棣》“常棣之花,鄂不韡韡。”,即此“不”。则后期“不”字的否定之意也是假借而来;二字的图形均见上图。

下面是梨花花柎的图片,花柎即梨花下方绿色叶片形的承托物,花柎下部是尚未长大的子房,日后可成长为果实。图片出自《梨花欣赏》

点看全图

真正的“乍”是从躺卧起身的意思,可释为起,《诗经》中有“与子偕作!”(《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72)《秦风•无衣•二章(共三章)》),常语有“振作”,都用的是这个意思,“作”字的其他意思都由此引申而来。“乍”的图形就表现的是人两头离地正在起身这个意象,很像在仰卧起坐,见上上图。图中还有“作”字的图形,其中有两个就是“乍”字,其余几个“作”字的图形则是在“乍”的基础上加了手或棍棒的图形,而没有加“人”的图形。

作为声符,“乍”可以发7个音:cu、za、ze、zen、zha、zhai、zuo,这7个音还算比较接近。

————————————————————

下面是个以“古”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古”这个声符能够发的种不同的声音:

古gǔ估gū-gù苦kǔ咕gū固gù沽gū居jū剧jù据jū-jù锯jū-jù

姑gū故gù胡hú枯kū菇gū葫hú辜gū湖hú蝴hú糊hū-hú-hù

敢gǎn憨hān严yán

個ɡě-gè(个)

dan、gan、ge、gu、han、he、hu、ju、kan、ku,

xian、yan。

下面是个以“乍”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乍”这个声符能够发的种不同的声音:

乍zhà

作zuō-zuò诈zhà昨zuó怎zěn炸zhá-zhà窄zhǎi榨zhà

cu、za、ze、zen、zha、zhai、zuo。

下面是108个以“人”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古”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人亿仁什仆仇仍仅仗代仙们仪仔他伟传伍优仲

件任伤价伦份仰仿伙伪伊似估何佑但伸佃作伯

伶佣低你住位伴伺佛佳侍供使例侠侥侄侦侣侧

侨侈依俩俏促俄俐侮俭俗俘侵俊债借值倚俺倾

倒倘俱倡俯倍倦健偿偶偎傀偷停偏假傲傅傍储

催像僚僧僵僻儒儡

古固居辜敢严


通宝推:梓童,
2020-01-02 04:11:17
帖内引用

/ 5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