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本楼:阅 47117 复 139 🌺1059 🌵0 最近: 复0 🌺 🌵0
2019-12-09 05:31:00桥上
1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汉字形声字暨最常用声符部首图说

汉字是现在世界上各种主要文字中仅存的象形文字,其他重要文字都是拼音文字了。因此,汉字的基础符号成百上千,比其他拼音文字多了不少。但就是这些符号已经组合出来了几十万汉字。

这些符号组成汉字的方式有好几种,其中最常用的组合方式就是形声字,占所有汉字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典型的形声字由一个义符(又称部首)和一个声符(我又称部尾)组成。声符表征这个字的发声,但也可能指示了其意义的来源。而义符则表明这个字分类的意义,即这个字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当然,分类的方式和范围主要是我们古人传下来的,未必合于现代人的观念,但也有极少数字,例如那些化学元素字,其部首是经过现代化改造的。

而部首和声符两个符号一旦结合,就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成为新符号,一个新字,然后,就像孙悟空的毫毛遇上一口仙气,变出了无数化身,处处流传。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形声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所谓孳乳字,另一种则是单纯的形声字。

当某个字因为长期演变,有了很多义项时,为将这些义项区分开来,就在原字基础上新造一个形声字,把原字的一部分义项转移给这个新字,这就是所谓孳乳字。我想,由于这个新字是从原字分化产生出来的,所以才被称为孳乳字。

新造孳乳字的方式是给原字加上一个部首,标明原字含义的哪一方面转移给了这个新字。这样一来,原字就成为新孳乳字的声符。但这个声符却不仅指示这个字的读音,其实还指示着这个新形声字的含义从何而来,代表了这个字的意义,所以更像是这个字的义符。而新加上的部首就只是表明原字(也是新字的声符)代表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

至于另一种单纯的形声字,可说是更典型的形声字,多半是后来为记录语言中的特定词汇根据其实际读音造出来的新字,其声符就只是声符而已,要由部首来表示其意思涉及哪一范围,这种部首被称为义符才更名副其实。

在这后一类典型形声字中,有时所采用的声符本身就是既有的形声字,因其读音更符合造字当时造字者的语言习惯,被整体作为声符使用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类衍生的声符——复合声符,其本身已经是由部首和声符组成的形声字。而这个复合声符的读音范围有时也会与原声符各有侧重。

————————————————————

不过,虽然用来组成汉字的有成百上千符号,但汉字中真正常用的符号只有几百个。这里就介绍其中150个最常用的符号。说到最常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国家教育委员会共同发布过《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第一级常用字2500字,第二级次常用字1000字,这3500常用字在语料中的覆盖率可达99.48%。而这150个最常用符号则涉及了那3500字中的2500+,可说是占了常用汉字的绝对多数了。

我下面要介绍的这150个符号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最常用的义符(部首),一类是最常用的声符(部尾)。义符我选了50个符号,声符因为更分散,就选了100个符号。每个义符加两个声符为一组,共50组。

下面就是那50组150个符号了(每组部首在前、两声符随之在后):

口隹巴 衣中由 人古乍 肉昜旦 足各兆 邑令不 穴工丂 走干卜 金监寿 石圭夗

米占立 鸟荧合 言非甬 心五共 广匕𡈼 力莫堇 犬句里 阜且夹 目分丯 玉亡兀

贝卯戋 木亢亥 山小朋 刀仓辟 示羊斤 食交尧 辵匃白 雨包畾 羽支卒 火者丿

页丁屯 竹高扁 车俞叀 丝柬刀 日王央 禾厶兑 马也佥 仌京争 攴向婁 水甫齊

欠其区 宀谷畐 疒艮炎 彳皮巠 艹之韋 女爿马 虫丰生 手母昔 酉享勺 土方龙

既然是象形文字,那么这些符号就都是由某种图形演变而来,所以下图中我贴出了这150个符号的图形,见图00。图中的汉字图形出自徐中舒先生《汉语古文字字形表》,网上可以找到,后面贴出的汉字图形也大多出自此书,为便于检索,我还给这本《汉语古文字字形表》做了个word版目录。

图00这150个符号中,有两对:“刀”和“马”,是重复的。就是说,这两个符号既是常用部首也是常用声符。所以,我就在图中贴了“刀”和“马”的各两种图形。又有两个符号的图形比较特别,我也贴了各两种。此外,我还另外贴上了七个字的好玩的图形。而除了这七个字中的六个,所有图形我都没标出属于什么符号,您可猜猜看。图形共159个,每先猜出五个我会宝推,解释权归我:

图00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以上这150个符号本身及其组合共构成870+个常用字,占3500常用字的接近四分之一。另外,在这50组里,包含那50义符的常用字有2200+个,而包含那100声符的常用字有接近1200个,二者合计,除去重复的,总算起来,包含这150个符号的常用字共2500+个,占3500常用字的七成强。即使多选了一倍的声符,包含100声符的常用字也只有包含50义符常用字的一半略多,可见每个声符摊不上多少字。

由于汉语普通话有417个音素(《新华字典》),这100个声符显然不够用。据我统计,汉字的声符总共约一千个,而汉字的义符据《汉语大字典》的部首表总共199个,远少于声符。所以形声字中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会远多于声符。

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其分布也很不均匀,即使现在这50个最常用的义符,组合出来的常用汉字的数量也已经有很大差距,最多的将近二百,最少的只有十个。

而那100个声符并非每个只发一个声音,由于历史上的演进,每个声符在汉语普通话里平均可发六七个不同的声音,扣除他们之间重复的,共涉及音素323个,平均每个声符三个多,而没有涉及的音素只有94个,只占全部417音素的两成稍多。

我把这150个符号组成了100个形声字,每两个同一部首的字一个帖子,共50个帖子,会陆续贴上来,如下:

01:唯,吧; 02:衷,袖; 03:估,作; 04:肠,胆; 05:路,跳;

06:邻,部; 07:空,窍; 08:赶,赴; 09:鉴,铸; 10:硅,碗;

11:粘,粒; 12:莺,鸽; 13:诽,诵; 14:悟,恭; 15:庇,庭;

16:募,勤; 17:狗,狸; 18:阻,陕; 19:盼,瞎; 20:琅,玩;

21:贸,贱; 22:杭,核; 23:峭,崩; 24:创,劈; 25:祥,祈;

26:饺,饶; 27:遏,迫; 28:雹,雷; 29:翅,翠; 30:煮,炒;

31:顶,顿; 32:篙,篇; 33:输,转; 34:练,绍; 35:旺,映;

36:私,税; 37:驰,验; 38:凉,净; 39:敞,数; 40:浦,济;

41:欺,欧; 42:容,富; 43:痕,痰; 44:彼,径; 45:芝,苇;

46:妆,妈; 47:蚌,蜻; 48:拇,措; 49:醇,酌; 50:坊,垄。

————————————————————

2019年12月9日

通宝推:假设,为什么不可以,瀚海黄沙,道可道,方平,本嘉明,回归,笑看风雨,芷蘅,东学西读岛主,钱六,oldnew,大眼,黄序,hullo,cctothere,笑熬浆糊未糊,mezhan,踢细胞,吴用,红松塔,澹泊敬诚,camper,白玉老虎,北纬42度,履虎尾,梓童,南寒,钓者任公子,楚庄王,一直在看,江南水,石头布,方恨少,西安笨老虎,醉寺,神仙驴,hwd99,jhjdylj,纳米小洞儿,jnwill,尚儒,史文恭,旧时月色,汉水东流,海上金流彩云乱,青颍路,听松,陈王奋起挥黄钺,赵美成,
主题:4451794
2020-12-09 03:58:12桥上
2 余论

汉字虽说是象形文字,但并非一字一图,而且那些图形也早已符号化了,只是和拼音文字相比,组成汉字的符号要多得多。而这符号多就有了各方面的繁难:

首先是难写,为此,汉字曾经几乎掉到被淘汰的边缘。不过到现在,这方面的问题已经被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覆盖掉。为克服这一问题提出的简化字方案,曾在那几十年间惠及亿万使用者,但这件大事,如今甚至已没多少人能感同身受了。

其次是难学,但也不像初看起来那么难学,如前面总结的,认得几百符号组合而成的三千五百字就可以很顺畅地阅读了。而最常用拼音文字——英文,也并不是只记住二十六个字母就可以顺畅地阅读,还要记住字母组合的读音。何况,在我看来,英文并不是纯粹的单一拼音文字(据说法文和德文是),常用单词的读音中有很多例外,这都是需要额外记的,这样,需要记的符号和复合符号也有几百个,不过有字母可以提示其读音而已。

当然,最重要的差别是英文只有读音,没有意义,虽有字根,但不太普遍。因此,即使能读出来也不一定明白其意义,还需另外了解其定义。所以,实际上要记住的符号与汉字实际要记住的符号可说不相上下。

相比于汉字,英文的整体符号(单词)提示了读音,在朗读(不等于理解)时可能更方便;而汉字符号虽有秀才读字读半边,不过有些声符的读音极为善变,读半边并不靠谱,也就不容易马上读出,但汉字符号提示了意义,却更容易理解。因此,汉字在掌握了之后,使用起来更方便。就是说,汉字在学习时虽然麻烦了些,但认识了以后却方便了不少。

但由于文字依赖于读音,过去拼音文字还有一个隐患,就是当读音改变了之后,文字也会作、或也应作、相应改变,实际例子中变的实例不少,不变的实例也不少,各有利弊。不变,就会出现货不对板的情况,好比eye,应该的读音并不是字母拼出来的那个音,拼音的好处打了折扣;变,则会产生新的单词,好比莎士比亚,也就几百年,很多单词都已是现在不大用的了,也麻烦。

另外,汉字需要系统地学习,过去这种系统学习的条件很难普及,也是困难之一。汉字的学习需要初小四年时间(不过同时还各花费了与之相同的时间学习外文和数学),其实一般的阅读顶多用一年就可实现,真正义务教育的要求可是听说读写,每个字写五十遍,错了加写。屈指行程二万,这么一算,我们很多人都至少写了二十万字打底。

过去能上完这四年的人很少,可现在已经是九年义务教育,这四年的汉字学习占整个学习时间的比重已经很少了。所以,现在学习汉字根本不是问题,倒是学外文(主要是英语)成了大麻烦,花上与学汉字同样的时间却达不到接近的效果,叫难的不少。

另外,汉字不是那么依赖于语言,不像英文和其他拼音文字,如果不熟悉他们的语言,那些单词就是非常碎片化的一堆概念,互相之间没有联系,所以英文对于不在他们语言体系内的中国人来说,才尤其难学。

汉语和英语还有一个重大差别,就是对读音长短与声调的不同处理。汉语对于读音的长短其实是很宽松的,因为汉语有声调,就可以不在乎每一字读音的长短,而将读音长短作为语气的一部分。因此,对于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来说,就很不习惯英语里的那些以读音长短的改变来区分不同单词的做法。反过来,讲英语和其他拼音文字语言的人大概也不习惯汉语里的声调,在那些拼音文字语言中,很大程度上是将声调这个因素作为语气的组成部分,而保留发音长短来区分意义。这样一来,双方就都会有很大一部分人觉得对方讲起话来的语气很奇怪,难以适应。

作为工具,汉字这种从象形文字发展出来的文字与英文这种最常用的从拼音文字发展出来的文字都是人们交流与记录的工具,其“设计理念”各有不同。但和人脑相比,汉字这个工具的复杂程度根本不值一提,人脑运用的更复杂工具也远不止汉字这一种,例如逻辑,例如计算。何况汉字这个工具使用起来比英文这个工具要方便很多。复杂程度和方便程度相比,我认为是值得的。

关于汉字这个工具的便利性,首先就在于其灵活性,既可以新造字,例如化学元素字,也可以新造词,例如化学、干部,只是需要定义,但其提示性给辨认与记忆带来很大方便。同时,由于汉字不那么依赖读音,就给广大地区不同方言使用者甚至不同语言使用者的交流带来了便利,从这个角度说,其实汉字才是更适合作为共用文字的(但不是共用语言),不会读或者另造新读法都没关系,也就不怕和原有语言中的读音打架,这是有周边地区的经验的。

由于种种灵活性和便利性,汉字有着适应人类发展的极大余地。

当然,一种文字使用范围的大小,其主要影响因素还是政治与经济的。而且由于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对于通用语言文字,将来可能也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了。但无论如何,目前我们使用的汉字完全可以适应各方面的要求,继续陪伴我们,走得更远。

——

——

——

——

——

又:

为了让汉字这个工具使用起来更加方便,我认为在电脑的汉字系统中,应该设定让那些不常用的字打出来时在字的下方自动附上拼音注音,也是惠及作者与读者吧。

从古至今,文字的读音,其实更根本的是语言的口音,都会逐渐漂移,于是百里不同音,于是积非成是。但到了现在,条件不一样了,有了拼音,有了录音,有了义务教育的普及,有了网络带来的交流极大便利,现代语言的语音漂移应该说已经有条件基本固定下来了,上面我这个建议也会有利于将这种漂移固定下来吧。因此,从现在起,不应该再向积非成是投降,而是要用普及正确的读音来向积非成是反击。这也是我看到最近及前些日子的一些争论后的一点感想吧。

通宝推:mezhan,迷途笨狼,审度,
帖:4572208 复 4451794
2020-12-10 22:59:11假设
3 Kindle现在就有加注音的功能

还可以调节频度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桥上,
帖:4572745 复 4572208
2020-12-09 10:18:15迷途笨狼
3 以前部分区域大学有的用方言教学,后来幼儿园

以前部分区域大学有的用方言教学,后来幼儿园

就是蓄意制造隔阂

帖:4572316 复 4572208
2020-12-09 10:09:05审度
3 吹个牛皮

我小时候老头子给买了本识字读本,没上学就认百来个字,方言读法哈,普通话,俺的小学老师本身不比叶帅的普通话好。然后一二三年级就能看小说,那时还有相当多繁体字,没压力,三年级看三国水浒,没压力,所以我后来学文言文没压力。

然后我女儿,两三岁讲故事时,有意拿着书指着字读,小完伙也跟着看,中班时测试过,随便找个三四百字的新闻,识字率87℅,理解问题就算了吧,太高要求不好。

吹牛皮呢,是想说,只要有条件学习,汉字,特别是简体字,没有传说中困难。就是现在,读完一年级,一般阅读可以的了。我的朋友(跟科大胡不如河友学坏了F)有一个只上了小学上半学期,现在阅读写字没压力,与普通人无异。

至于

为了让汉字这个工具使用起来更加方便,我认为在电脑的汉字系统中,应该设定让那些不常用的字打出来时在字的下方自动附上拼音注音,也是惠及作者与读者吧。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实践中,电脑输入法,有几种是有的。我中文就两种输入法:念青五笔(干净得很)和全拼输入。这两种输入法都有这个功能:在属性栏那,有个“关联

”选项,我把念青关联全拼,全拼关联念青,那么无论用哪种,输入完成后,会出现另外一个输入法的编码。挺好的,帮助的确不少。其他王码五笔之类的记得也有这功能。

现在中文智能输入太厉害了,孩子们都用拼音,不愿学五笔。我因为习惯问题,还是五笔快且准。

通宝推:桥上,
帖:4572313 复 4572208
2020-12-09 23:02:27
桥上
4 五笔是专业的,能最快,盲打

我年岁大了,只好凑合拼音了。

帖:4572458 复 4572313
注:本帖有补充
2020-12-03 05:40:32桥上
2 50:坊,垄

“坊”、“垄”,部首都是“土”。

“土”,《说文》说“地之吐生物者也”,就是大地中那种养育万物的物质。因此,按中国古老的分类方式,“土”是构成世界的五种基本物质——所谓五行(xíng)之一,而且是处于中心位置的那种物质。自然,这五行,“金”、“木”、“水”、“火”、以及“土”,还全都是很重要的部首。

下图中是五行“土”(左上角)、“水”(右上角)、“金”(左下角)、“木”(“金”右侧)、“火”(右下角)五字的图形: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50土

以“土”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共六十一个,其中包括:

土地本身,有“地”(大地)和“坤”(地也);

某种地形,有“坏”(丘一成者,pī)、“坯”(丘一成者)、“堪”(地突也)、“墩”(土堆)、“坡”(阪也)、“坪”(地平也)、“埂”(小坑也)、“坎”(陷也)、“坑”(堑也);

对地形及相关性质的形容,有“圾”(危也,jí)、“坷”(坎坷也)、“均”(平也、遍也)、“垫”(下也)、“坦”(安也)、“坚”(刚也);

某种与“土”有关的建筑,有“域”(国也)、“城”(以盛民也)、“坊”(邑里)、“堡”(小城也)、“坞”(小障也)、“垒”(絫墼也)、“堂”(殿也)、“墅”(田庐也)、“垛”(堂塾也)、“场”(祭神道也)、“坛”(壇:祭场也)、“塔”(浮屠也)、“坟”(墓也)、“墓”(丘也)、“垄”(丘垄也)、“壁”(垣也)、“堵”(垣也)、“基”(墙始也)、“址”(基也)、“境”(疆也)、“疆”(界也)、“壕”(濠)、“坝”(壩:堰。垻:或为小块平地,亦为壩)、“堤”(防也)、“塘”(隄也)、“堰”(障水也)、“埠”(码头);

某种与“土”有关的操作,有“垦”(耕也)、“培”(土田山川也)、“堆”(聚土)、“增”(益也)、“填”(塞也)、“塞”(隔也)、“型”(铸器之法也)、“塑”(塑造)、“堕”(毁也,huī);

“土”的不同形态或相关物体,有“块”(墣也)、“壤”(柔土也)、“埃”(尘也)、“垃”(垃圾)、“垢”(浊也)、“坛”(壜:口小腹大之陶器);

“土”或类似物体发生的变动,有“坠”(陊(duò)也)、“垮”(坍塌)、“塌”(堕也)、“坏”(壞:败也,huài)。

“土”这个部首的覆盖范围和“阜”(阝,在左)那个部首在地形与建筑方面有很大部分是互相重合的,因此以“土”为部首的多个常用形声字都有以“阝”(在左,阜)为部首的异体字,好比“坑”、“坞”、“堵”、“址”、“坟”(墳)、“垄”、“堤”、“堰”,与“阬”(kēng)、“邬”、“陼”(dǔ)、“阯”、“隫”、“陇”、“隄”、“隁”(yàn);

“土”这个部首和其他部首的覆盖范围也难免有重合之处,于是以“土”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也会有属于那些部首的异体字,如“圾”和“坡”,就有以“山”为部首的异体字“岌”和“岥”;又如“地”和“均”和“壕”,有以“水”为部首的“坔”(dì)和“汮”(水名)和“濠”;再如“堵”、“坛”(壜)、“垢”(耻也)、“壁”、“疆”,分别有以“金”、“缶”、“言”(讠)、“广”、“田”为部首的“锗”(dǔ,钟磬一虡jù)、“罎”、“诟”、“廦”(bì)、“疅”;

等等。

“土”这个部首,有一部分是在形声字下方,例如“垄”和“基”;也有个别的是在形声字左下,例如“疆”;但大都是在形声字左侧,例如“块”和“坊”。

然后我们说“坊”。

“坊”,《说文新附》中说是“邑里之名。古通用埅”,郑珍在新附考中则说,“《说文》防或从土作埅,本训堤也……汉人去‘阜’移‘土’成坊字,后人乃以为邑里专名”,因此,“坊”(fáng)是个后起的字,本与“防”音义相同,二者分化各据一方是后来的事。

古籍中的“坊”有些就是当现在的“防”字用的,例如:《礼记•坊记第三十》“国不过千乘,都城不过百雉,家富不过百乘。以此坊民,诸侯犹有畔者”,《秦策一•张仪说秦王》“济清河浊,足以为限,长城钜坊,足以为塞”。

读fáng的“坊”字还有作坊之类的意思,例如《淮南子•齐俗》“炉橐埵坊设,不巧冶不足以冶金”,《隋书•食货志》“先是尚依周末之弊,官置酒坊收利,盐池盐井,皆禁百姓采用。至是罢酒坊,通盐池盐井,与百姓共之”。

但现在最多见的其实是读fāng的“坊”,好比:《北史•魏诸宗室传•拓跋祯》“淮南人相率投附者三千余家,置之城东汝水之侧,名曰归义坊”,《齐民要术•养牛、马、驴、骡第五十六》“饲父马令不斗法:多有父马者,别作一坊,多置槽厩;剉刍及谷豆,各自别安”,李煜【破阵子】“最是苍黄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大诗人白居易最爱在诗里提那些“坊”,例如: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琵琶引】,

轻衣稳马槐阴下,自要闲行一两坊。【晚出寻人不遇】,

经过莫慵懒,相去两三坊。【池上早春,即事招梦得】,

半酣凭槛起四顾,七堰八门六十坊。【九日宴集,醉题郡楼,兼呈周、殷二判官】,

迢迢青槐街,相去八九坊。【寄张十八】,

门静唯鸟语,坊远少鼓声。【寄李十一建】,

远坊早起常侵鼓,瘦马行迟苦费鞭。【初授赞善大夫早朝,寄李二十助教】,

每到集贤坊地过,不曾一度不低眉。【过裴令公宅二绝句】。

下面是唐东都洛阳图,图片出自《隋唐洛阳城里坊区》,上面的集贤坊是图中倒数第二行右数第三个: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下面是唐长安城坊示意图,图片出自《隋唐长安城遗址,纠结40年是否列为文保单位》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坊”,《说文新附》还说是“从土,方聲”,则“坊”的声符是“方”。“方”这个声符能发四个音:bang、beng、fang、pang,其中主要是fang,其次是bang。发fang这个音的声符几乎只有“方”。发bang这个音的还有常见声符“丰”,“丰”主要发feng和bang那两个音,和“方”不太一样。另外,以“方”为声符发bang这个音的形声字其实是以“旁”为声符的,“旁”是出自“方”的复合声符。

除了这个当了声符的“方”,还有一个当上部首的“方”,相当常见。而虽然那个部首“方”现在字形和声符“方”相同,但《王力古汉语字典》中指出:

方部的字,除“𣃚”(háng)字外,多属《说文》㫃(yǎn)部的字,《说文》:“㫃,旌旗之游㫃蹇之皃。”“旌旗”二字即从㫃,不从方。其他常见的字有“旂、旄”等。即如“施”字,《说文》也收入㫃部,云“旗皃”。(p 418起《方部总论》)。

其实,您也看出来了,“方”这个部首其实是由形声字左侧的“方”和形声字右侧上方的一撇一横组合而成,这个部首的字形实际上是“[旗-其]”,是“㫃”的变形。就是说,那个部首“方”除了和声符“方”身形相同外,还多留了一头飘逸的长发。

不但如此,“方”,《汉语大字典》认为“象耒,上短横象柄首横木,下长横即足所蹈履处,旁两短画或即饰文”,可“㫃”(偃,yǎn),《说文》却说是“旌旗之游,㫃蹇之皃”,两个“方”表现的不是同一种东西,图形自然不同,字形相同是“隶变”造成的。

现在汉字的字形是经过所谓“隶变”之后才基本固定下来的,虽然难免有错讹,例如这里“方”字和“㫃”字左半边被误写作同形。但这也反映了汉字的符号化,不再完全专注于图形,很多字形与原有图形已相去甚远,只起联想作用。

“方”,《汉语大字典》还说是“古者秉耒而耕,刺土曰推,起土曰方”,愚以为,“起土曰方”之“方”本意是翻土之“翻”,后为方圆之“方”所占、乃借飞翔之“翻”为之。

又有个“匚”,同样音fāng,意为长方形竹器,亦可用为“方”,其实更合理。

而刘又辛-张博在《释“方”》(语言研究1992(02),p 150)一文中介绍:

徐中舒先生著名的《耒耜考》一文,则认为“方”字“象耒的形制……上短横象柄首横木,下长横即足所踏履处……古者秉耒而耕,刺土曰推,起土曰方。”他批评许慎的解释说:“盖方可训并,而不可训并船。”那么,“方”既象耒耜形,为什么又有“并”义呢?他解释说:“古者耦耕,故方有并意。”徐氏解释字形,较诸家为长。只是说古人“起土曰方”,则缺乏文献根据。至于“古者耦耕,故方有并意”,解释“方”有并义的原因,虽然从字形上看不出,却是合理的推想。北方传统耕作法,播种时,一人扶耧(播种农具),一人撒种,后者叫做“帮耧”。“帮”、“方”古音相通,或是“方”,的本义在方言中的残留。又锄地名为“耪”地。农民锄地时,多三三两两相并操作,“耪”也当是“方”的音变。

另外,还有田胜男《“方”字本义研究述评》(昌吉学院学报2009(02),p 041)一文,也可备一说:

“方”字本义虽众说不一,但经仔细分析比较后,我们大致有了一个综合、客观的认识。不论是“托刀寄架旁”还是“船边两桨”,再或是“人侧倚门框”,其所会之意均是“旁侧”。董说、林说更是明确提出“方”、“旁”同为一字。“旁”为“方”之或体。笔者同此观点。“方”与“旁”确为一字。

以上各种说法都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甚至还可能并行不悖。而且,这“方”的各种解释,大都能通过拐弯抹角的方式,与“坊”的不同义项搭上关系。大概“坊”也算得上是某种孳乳字吧,尽管孳乳的途径还不能肯定,尤其是不同的“坊”恐怕会有不同的孳乳途径。

下图中,我贴出了“坊”(左上角)、“埅”(“坊”下方),“方”(“坊”右侧),“匚”(“方”右侧),以及包含耒形的“耒”(“埅”下方)和“力”(“耒”右侧),再有“㫃”(右上角),以及以“㫃”为部首的“旄”(“力”右侧)、“[旂-斤+申]”(“旄”下方)、“旂”(“旄”右侧)、“旋”(“耒”下方)、“族”(“旋”右侧)、“旅”(右下角)、还有其他包含旗子飘带形象的“游”(左下角)和“中”(“游”右侧)——等诸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50方

下面是“中”字形为旌旗之简省的论述,出自朱彦民《由甲骨文看_史_字本义及其早期流变_朱彦民》殷都学刊2015(04),p 004: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50

最后说“垄”。

“垄”这个字,有个异体字“垅”,部首与声符的位置不同,但读音和意义不变。不过别处亦有类似的字,却是当部首与声符位置不同时,读音和意义也都变了,那种字我称之为“同体字”,前面也多次提到过,例如:“吟”和“含”,“叨”和“召”,“唯”和“售”,“句”和“叫”,“愈”和“愉”,“恨”和“恳”,“架”和“枷”,“纹”和“紊”,“叨”和“召”,“景”和“晾”,“汞”和“江”,“摹”和“摸”,“忙”和“忘”,……等等。

“垄”,繁体字是“壟”,而异体字“垅”,繁体字是“壠”,都是同一个字。现在我们最常用“垄”,但古代一度最常用“壠”。“壠”,《说文》说“丘壠也”,是指坟墓之地上土堆部分。例如《礼记•曲礼上第一》“适墓不登垄”,《管子•侈靡》“美壟墓所以文明也”、《战国策•齐策四•齐宣王见颜斶》“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

但“垄”还指耕作时在田地中做出的、互相平行的长条形凸起,例如:《史记•陈涉世家》“(陈涉)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齐民要术》“凡作园篱法,于墙基之所,方(翻)整深耕。凡耕,作三垄,中间相去各二尺”(《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 贾思勰 原著 繆啓愉 校释 (p 254)《园篱第三十一》),南朝-宋-王僧达【答颜延年诗】“麦垄多秀色,杨园流好音”。

垄作,是周人在农业技术上的重大发明,与之相配的一整套新技术构成的农业革命,以及随之产生的经济和政治革命,塑造了我们这个民族,其重要性很值得大书特书。

下面是三杨庄遗址出土汉代田垄遗迹,图片出自李成《黄河流域史前至两汉小麦种植与推广研究》西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下面是现代田地中“垄”的图片,出自《垄耕法》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壠”,《说文》还说是“从土,龍聲”,因此“壠”——“垅”——“壟”——“垄”的声符是“龍”——“龙”。“龍”——“龙”这个声符能发四个音:chong、long、pang、shuang,其中主要就是long。发long这个音的声符也主要就是“龍”——“龙”。

下面是声符“方”和“龙”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方”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龙”的主要读音。“方”有三个主要读音,都以ang为韵母,声母则是很容易互易的f、p、b,例如“放”、“旁”、“傍”。类似的:常用声符“非”,有“菲”、“排”、“悲”,常用声符“甫”,有“辅”、“浦”、“捕”,常用声符“丰”,有“封”、“捧”、“蚌”。至于另一个常用声符“龙”,就只有一个主要读音: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50

“龍”——“龙”字,《说文》说是“鱗蟲之長”,其图形罗振玉《殷虚书契考释》中说“为首角全身之形”。下图中我贴出了“壠”字(左上角)、“龍”字(“壠”右侧)、“忙”字(右上角)、“忘”字(右下角)、“景”字(左下角)、“晾”字(“壠”下方)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50龍

“龍”,《说文》又说是“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潛淵”,所谓千变万化,下面我就转贴几种古人眼里“龍”的不同形象,也可和上面“龍”字的图形对比。

三星他拉玉猪龙,图片出自《由农民发现的四大国宝,上交国家,每一件都价值上亿》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南护墙出土(似龙纹,也有认为是虎纹的)石雕,图片出自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神木市石峁遗址管理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地点发现精美石雕》中国文物信息网: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龙纹陶盆,图片出自《陶寺遗址发掘报告首发-佐证五千年中华文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二里头遗址出土绿松石龙,图片出自许宏《二里头的龙形象为何“最中国”?》考古中国(亦有认为是虎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龙纹瓦当,图片出自《极限片上的中国龙文化》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下面是18个以“方”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方”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声音:

方fāng仿fǎng访fǎng防fáng坊fāng芳fāng妨fáng纺fǎng肪fáng放fàng

房fáng旁páng傍bàng谤bàng榜bǎng膀bǎng-pāng-páng磅bàng螃páng

bang、beng、fang、pang。

下面是9个以“龙(龍)”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龙(龍)”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声音:

龙lóng(龍)拢lǒng垄lǒng咙lóng庞páng宠chǒng胧lóng聋lóng笼lóng-lǒng

chong、long、pang、shuang。

下面是62个以“土”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方”和“龙(龍)”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5个常用字:

土圾地场坛坏址坝坎坞均坟坑坊块坚坠坷坯坪

坦坤垃坡垄型垮城垢垛垫垦垒埂埃堵域堆埠培

基堂堪塔堰堤堡填塌塘墓塑塞境墅墩增壁壕疆

壤堕

方房旁龙聋

通宝推:mezhan,
帖:4570709 复 4451794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2 最后那张龙纹瓦当的图,链接失效,来不及改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帖:4570713 补 4570709
2020-11-26 04:40:58桥上
2 49:醇,酌

“酉”字是“醇”和“酌”的部首。

按王晖先生的看法:

“酉”字的图形是个装酒的罐子,表现罐子的字还有几个,好比“鬯”,好比“畐”。不过,“酉”字图形最初描摹的是一种特定的罐子,是一种宽肩束腰类小口尖底瓶。苏秉琦先生直称这种尖底瓶为“酉瓶”(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22—23页,三联书店,1999年),并指出这种瓶子的流行时间“约当距今七千至五千年前”(苏秉琦,《华人•龙的传人•中国人——考古寻根记》,辽宁大学出版社,1994年)。而王晖先生据此判定,“酉”字的图形是那个时期的先人传下来的,并根据一些其他迹象进一步推断,汉字,也是起源于那个时期的。(《从甲骨金文与考古资料的比较看汉字起源时代_并论良渚文化组词类陶文与汉字的起源》《考古学报》2013(3),《汉字正式形成于距今5500—5000之间》《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7.22.5)。

下面是酉瓶与鱼纹彩陶盆的线描图,出自苏秉琦先生《中国文明起源新探》: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另外,有个现在字形与“酉”相似的“西”,其图形一般认为是鸟巢。不过,“西”字和盐卤之“鹵”字图形轮廓相同,二者肯定有渊源。于是也有认为“西”指一种装盐水的小口尖底陶瓶。但“西”字图形并不太像陶瓶。而近年发现了一种陶制的所谓“船形杯”,也是古代和制盐有关的工具,下面就是这种“船形杯”的俯视图和侧视图,看上去倒是和“西”、“鹵”二字图形的轮廓有些相似。所以,我猜测,“西”字的图形画的恐怕是这种“船形杯”(图片出自《从清源遗址看乌江流域商周时期的考古学文化》):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酉”是个常用部首,这个部首大多在形声字左侧,例如“酌”和“醇”,但也有个别在形声字下方的,例如“酱”。下面图中我贴出了“酉”(左上角)、“酒”(“酉”右侧)、“鬯”(右上角)、“畐”(右下角)、“西”(左下角)、“鹵”(“西”右侧)六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9

关于“酉”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酉部的字,大都与酒有关。主要有三类:

(一)名词。1. 各种酒的名称。例如:醴 醪 醨 醅 2. 有与酒相类似的饮料名。例如:酥 酪 醍醐 3. 还有与饮食相关的调味品。例如:醯 酢 醢 酱

(二)动词。1. 有的表示嗜酒、饮酒的各种行动。例如:酖 酗 酌 醉 2. 有的表示制造酒醴的各种行为。例如:酝 酿 酘 釃

(三)少数的形容词,形容酒的味道或醉的状态。例如:醇 酽 酩 酊

(四)只有少数几个字与酒的关系比较远。例如:醫 釁 醃 醭

(五)与酒完全无关的只有一个“醜”字,这是因为“酉”是它的声符,按文字学的部首“醜”本在鬼部,鬼部字少被取消,“醜”混杂到了酉部,自然与酒无关。

(p 1488《酉部总论》)

以“酉”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共十六个,其中首先是与酒有关的名词:“酵”(酒母)和“醇”(不浇酒也),然后是形容酒的形容词:“酷”(酒厚味也),再就是与酒有关的动作:“配”(酒色也)、“酌”(盛酒行觞也)、“酬”(主人进客也)、“醋”(客酌主人也),最后是人喝酒以后的状态:“醉”(卒其度量,不至于乱也)和“醒”(醉解也),以及“酗”(沉迷于酒)、“酣”(酒乐也)。

不过,因为“酉”这个部首的覆盖范围实际上包括了酒之外的其他各种酿造过程,所以在以“酉”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中,又有不仅指酒之酝酿的“酝”(酿也)和“酿”(酝也),还有由不同酿造过程产生的“酱”(盬也)、“酸”(酢也——醋也)、“酪”(乳浆也)。

“酉”这个部首的覆盖范围还和一些别的部首有重合之处,于是就有属于“酉”这个部首的常用形声字和属于那些部首且采用同样声符的形声字互为异体字。例如:因为饮酒而乐自然是人之乐,于是有“酣”和“佄”(hān)互为异体字;因为经过酿制产生同时又是以乳为原料,于是有“酪”和“嗠”互为异体字;因为一种经酿制产生的味道与一种使人不舒服的感觉有类似之处,于是有“酸”和“痠”(酸痛)互为异体字;因为酒的浓度与酒中水的量相互关联,于是有“醇”和“淳”(味道浓厚)互为异体字;等等。

然后说“醇”。

“醇”,《说文》说是“从酉,𦎫聲”,“𦎫”后来隶变简化为“享”,因此,“享”是“醇”的声符。

“享”这个声符能发六个音:chun、dui、dun、tun、xiang、zhun,其中发chun和dun两个音的形声字相对较多。发chun和dun这两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屯”,“屯”主要也是发dun和chun这两个音,和“享”很像。

另外,以“享”为声符发dun这个音的形声字其实大都以“敦”为声符,这个“敦”是由“享”产生的复合声符。

“醇”的意思是不掺水的酒,也形容酒味浓厚。例如曹植【乐府】“市肉以肥,酤酒取醇”,东晋【闾里为消肠酒歌】“宁得醇酒消肠,不与日月齐光”,《齐民要术•法酒第六十七》“酒味醇美,宜合醅饮之”。但“醇”更常见的是各种引申用法,例如,《尚书•商书•说命中》“惟厥攸居,政事惟醇”,《易•系辞下》“天地絪縕,万物化醇”,《汉书•食货志上》“自天子不能具醇驷”,韩愈《读荀》“孟氏,醇乎醇者也。荀与扬,大醇而小疵”,王安石《西垣当值》“讨论润色今为美,学问文章老更醇”。

不过,“享”(xiǎng)还有个孪生兄弟“享”(guō),俩人长得一模一样。这个读guō的“享”,是“𩫏”的减省版,也是“郭”的异体字,同时也是个声符,发guo和kuo两个音。但是,孪生兄弟虽然长得一样,毕竟不是同一个人;同样,这个源于“𩫏”的“享”(guō),和本节这个源于“𦎫”或“𦎧”的“享”(xiǎng),也并不是同一个字,二者不相干。

下面我们接着说当了“醇”声符的那个读xiǎng的“享”。“享”,《说文》说“献也”,《汉语大字典》中提到:“宗庙为亯献鬼神之处,故后世亯、飨多混用。古亯字后分化为亨、享、烹三字,古籍多通用。”;而“醇”,《说文》说“不澆酒也”,是指没掺水的酒;“献”给鬼神自然是要献醇酒,所以“醇”可能是“享”的孳乳字。下图中我贴出了“醇”(左上角)字和“享”(xiǎng,左下角)、“亯”(“醇”右侧)、“𩫏”(郭,“亯”右侧)三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9-2

再说“酌”。

“酌”,《说文》说是“从酉,勺聲”,因此“酌”字的声符是“勺”。“勺”这个声符能发十二个音:bao、de、di、diao、liao、que、shao、shuo、yao、yo、yue、zhuo,非常分散,其中发zhuo、yao、shao三个音的字稍多一些。

下面是声符“享”和“勺”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享”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勺”的一些主要读音。“勺”的主要读音分布不那么整齐。“享”的主要读音只有两个,韵母相同,声母分别是ch和d,很容易互易:例如,常用声符“寿”之“筹”和“祷”,常用声符“丁”之“成”和“灯”,常用声符“屯”之“纯”和“顿”,常用声符“向”之“常”和“党”,以及这里的常用声符“享”之“淳”和“敦”等等: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9

“勺”,《说文》说是“象形,中有實,與包同意”,段玉裁注云:“外象其哆口、有柄之形。中一象有所盛也。”。上上图中我也贴出了“酌”字(右上角)和“勺”字(右下角)的图形,您可对比。

“酌”,《说文》还说“盛酒行觴也”,就是用“勺”舀出酒来请人喝,因此“酌”应该是“勺”的孳乳字。而酒,历来是诗歌灵感的来源,所以“酌”就和诗歌有了全方位的联系:

好比《诗三百》,其中就有两首的题目包含这个“酌”字,其中一首在《隐三年传》提到过:“《风》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苇》、《泂酌》”((p 0027)(01030302)),还有一首在《周颂•闵予小子之什》中,就叫《酌》:“於铄王师,遵养时晦。时纯熙矣,是用大介。我龙受之,蹻蹻王之造。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诗经今注》高亨 注 (p 505))。

而且《诗经》中还有好几首诗歌中用到这个“酌”字: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p 004《周南•卷耳》),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p 004《周南•卷耳》),

以御宾客,且以酌醴。(p 252《小雅•南有嘉鱼之什•吉日》),

酌彼康爵,以奏尔时。(p 343《小雅•甫田之什•宾之初筵》),

如食宜饇,如酌孔取。(p 350《小雅•鱼藻之什•角弓》),

君子有酒,酌言尝之。(p 364《小雅•鱼藻之什•瓠叶》),

君子有酒,酌言献之。(p 364《小雅•鱼藻之什•瓠叶》),

君子有酒,酌言酢之。(p 364《小雅•鱼藻之什•瓠叶》),

君子有酒,酌言醻之。(p 364《小雅•鱼藻之什•瓠叶》),

酌以大斗,以祈黄耇。(p 405《大雅•生民之什•行苇》),

执豕于牢,酌之用匏。(p 413《大雅•生民之什•公刘》),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p 417《大雅•生民之什•泂酌》),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p 417《大雅•生民之什•泂酌》),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p 417《大雅•生民之什•泂酌》),

(以上均摘自《诗经今注》高亨 注)

诗仙李白也很爱用这个“酌”字,例如:

北斗不酌酒,南箕空簸扬。【拟古十二首】,

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相和歌辞•短歌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月下独酌四首】,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南陵别儿童入京】,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酤取对君酌。【乐府杂曲•鼓吹曲辞•将进酒】,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山中与幽人对酌】。

————————————————————

下面是6个以“享”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享”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享xiǎng谆zhūn淳chún敦duì-dūn墩dūn醇chún

chun、dui、dun、tun、xiang、zhun。

下面是10个以“勺”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勺”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2种不同声音:

勺sháo芍què-sháo约yāo-yuē药yào哟yō-yo灼zhuó钓diào的de-dí-dì酌zhuó豹bào

bao、de、di、diao、liao、que、shao、shuo、yao、yo,

yue、zhuo。

下面是17个以“酉”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勺”和“享”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酉酌配酝酗酣酪酬酱酵酷酿酸醋醇醉醒

勺的豹享

通宝推:mezhan,
帖:4569293 复 4451794
2020-11-19 03:23:47桥上
2 48:拇,措

“拇”和“措”的部首都是“手”。“手”是最常见的汉字构件,会变出好多种各不相同的样子:

好比常用字里,“又”、“寸”、“友”、“反”、“左”、“右”、“史”、“奉”、“事”、“采”、“受”、“承”、“拜”、“看”、“律”、“将”、“兼”、“曼”、“得”等等,都是包含各种不同“手”形的字,有的还是以“手”为部首的;又好比一百常用声符里,有“巴”、“共”、“支”、“争”、“婁”、“甫”、“皮”这七个声符,在图形中包含不同“手”形;再有,在五十常用部首里,那个“攴”,也是含某种“手”形的。

“手”这个部首,也有各种不同的样子,最常见的是在形声字左侧,变形为所谓“提手”——“扌”,例如“拇”和“措”;但也有在形声字下方的,没变形,例如“拳”和“擎”;还有在形声字右下的,也没变形,例如“摩”;再就是同在形声字下方的,变形成了两横一竖的,例如“举”——“舉”。

以“手”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共一百九十六个,其中包括:

“手”的各种动作,非常多,有“拖”(拉)和“拉”(摧也)、“排”(挤也)和“挤”(排也)、“投”(擿也)和“掷”(投也)、“拷”(打)和“打”(击也),以及“批”(击也)、“搭”(击也)、“抬”(击也,chī)、“拍”(轻击)、“拂”(过击也)、“挨”(击背也)、“捶”(以杖击也))、“搞”(横击,qiāo)、“撞”(碰击)、“举”(对举也)、“撬”(举也)、“擎”(举、上托)、“扛”(横关对举也)、“扬”(飞举也)、“揭”(高举也)、“振”(举救也)、“掀”(举出也)、“捕”(取也)、“掠”(夺取也)、“撮”(三指取也)、“抄”(叉取)、“探”(远取之也)、“捞”(水中取)、“拣”(挑选、选择)、“择”(柬选也)、“抡”(择也)、“捎”(择也)、“掏”(择也)、“捡”(拱也)、“拱”(敛手也)、“掩”(敛也)、“揽”(敛也)、“揪”(敛)、“扼”(把也)、“把”(握也)、“扮”(握也,fěn)、“持”(握也)、“捉”(握也)、“挚”(握持也)、“握”(持也)、“掸”(提持也)、“搏”(索持也)、“操”(把持也)、“控”(引也)、“抽”(引也)、“攀”(引也)、“援”(引也)、“摄”(引持也),等等;

对“手”的形容,有“技”(巧也)、“拙”(不巧也)、“抖”(振动)、“拆”(绽裂);

“手”及相关部位的名称,有“抱”(胸怀)、“拳”(手也)、“掌”(手中也)、“拇”(将指也)、“指”(手指也);

与“手”有关的物品,有“扎”(同札,牒也)、“捌”(无齿耙)。

“手”这个部首的覆盖范围和很多其他部首都有重合,就会出现许多同声符的异体字,例如:

“木”那个部首和“扌”的样子很像,同时那些与“手”有关的“木”制品、和与“木”有关的“手”的操作、还有在用“手”操作时“木”类物体的相关性质,都既可属于“手”的范围也可属于“木”的范围,于是有“扎”和“札”、“排”和“棑”(筏子,pái)、“捶”和“棰”(敲打,chuí)、“接”和“椄”(jiē)、“揉”和“楺”、“挺”和“梃”(直也,tǐng);

“金”那个部首和“木”类似,那些与“手”有关的“金”类制品、和与“金”有关的“手”的操作、还有“手”会使用的“金”类物体的性质,也都既可属于“手”的范围也可属于“金”的范围,于是有“扣”和“釦”(钮扣,叩)、“抄”和“钞”(叉取)、“挫”和“锉”(折也)、“挽”和“鋔”、“捶”和“锤”(锤炼,chuí)、“搀”和“鑱”(锐也,chán);

再就是“人”那个部首,“手”的动作自然也是“人”的动作,于是有“抗”和“伉”(敌也、抵也)、“拟”(擬)和“儗”(擬,比)、“担”(擔)和“儋”(擔)、“拘”和“佝”(jū)、“拼”和“併”(pīn);

等等。

“手”这个部首,因为常用,还产生了一对同以“手”为部首、且同以“莫”为声符的所谓“同体字”:“摹”和“摸”,二者读音虽接近,也都是动词,但代表的并不是同一种动作。

下面图中,我贴出了在字形中画有“手”的一些字的图形,

首先是:徐灏注笺说“象指、掌之形”的“手”字(左上角);

再有:“左”(“手”右侧)、“右”(“左”右侧)、“又”(“手”下方)、“𠂇”(“又”右侧)、“寸”(“𠂇”下方左侧)、“爪”(“𠂇”下方右侧)、“反”(“又”下方)、“𠬝”(“寸”下方)、“攴”(“爪”下方)、“争”(“攴”下方)、“尹”(“反”下方)、“史”(“尹”下方)、“父”(“尹”右侧)、“秉”(“父”下方)、“及”(左下角)、“采”(“及”右侧)、“看”(“父”右侧下方),以上十七个是图形中只有一只手的字;

以及:“共”(右上角)、“廾”(“共”下方)、“拜”(“𠂇”右侧)、“承”(“拜”下方左侧)、“受”(“拜”下方右侧)、“寽”(“承”下方)、“友”(“秉”右侧)、“爰”(“友”右侧),以上八个是图形中有两只手的字;

还有:右下角那个图形中有四只手的“舆”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8

然后说“拇”。

“拇”这个字,《说文》说“將指也”,就是大脚趾或者大拇指。《周易•咸第三十一》“初六,咸其拇”、《庄子外篇-骈拇第八》“且夫骈于拇者,决之则泣,枝于手者,纥之则啼”,都说的是大脚趾。《楚語上》“且夫制城邑若體性焉,有首領股肱,至于手拇毛脈,大能掉小,故變而不勤”,则是大拇指。还有《大雅•生民之什•生民》“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其中“敏”高亨先生认为“通拇,足大趾也”;并解释说“传说姜嫄脚踩巨人脚印的大拇趾感而怀孕(生出“后稷”)”(《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00))。

“拇”,《说文》还说是“从手,母聲”,因此“母”是“拇”的声符。“母”这个声符能发九个音:fan、hai、hei、hui、m、mu、mei、min、wu,其中主要的是mu、mei和hui,发mei和hui这两个音的声符,其实都是由“母”产生的复合声符“每”。

“母”《说文》说是“象褱(怀——懷)子形”,徐锴系传则说“一曰象乳”,段玉裁却认为:“象兩手袌(抱)子也”,总而言之,和大拇指或大脚趾无关,“拇”是个单纯的形声字。下图中有“母”字(左下角)和“拇”字(左上角)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8-2

再说“措”。

“措”,《说文》说是“从手,昔聲”,因此“措”的声符是“昔”。“昔”这个声符能发十个音:chai、cu、cuo、ji、jie、la、lie、que、xi、zha,其中发xi和cuo两个音的字多些。发这两个音的口型和位置差得挺多的,不知这里头有什么联系。

下面是(自上而下)“拇”、“海”、“昔”、“籍”、“猎”、“腊”、“错”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拇”和“海”这两个字的读音在先秦时已经分开,后来差的就更远了。而观察以“昔”为声符的那五个字,可以发现,他们一开始离得并不远,大概在宋以后才明显不是一路了,这么看来,“措”与“昔”的读音差距还是合理的,经过长时间的流变,原先很接近的读音有时会背道而驰,两者之间会拉开极大的差距: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8

“措”,《说文》又说“置也”,而“昔”,《说文》说“乾肉也”,二者并无明显联系,“措”字我估计也是个单纯的形声字。“措”字和“昔”字的图形都在上上图中,“措”在“拇”右侧,“昔”在整个图右半边,您可比较。

“措”字既是放置的意思,于是有《礼记•曲礼下第二》“措之庙,立之主,曰帝”,又有《盐铁论•世务》“是忧措重宝于道路而莫之守也,求其不亡,何可得乎?”。

“措”字还是弃去的意思,于是有《礼记•中庸第三一》“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还有柳宗元《断刑论》“敺天下之人入于罪,又缓而慢之,以滋其懈怠,此刑之所以不措也”。

“措”字又是运用、处置的意思,于是有《礼记•中庸第三一》:“性之德也,合外内之道也,故时措之宜也”,还有《孙子兵法•(军)形第四》:“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胜,胜已败者也。”(《孙子译注》(p 027)李零(040200)),又有《吕氏春秋•有始览第一》“若此则是非无所失,而举措无所过矣”,还有现在我们常说的措施、惊慌失措。

————————————————————

下面是13个以“母”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母”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声音:

母mǔ拇mǔ姆mǔ每měi侮wǔ诲huì海hǎi悔huǐ梅méi晦huì

敏mǐn繁fán霉méi

fan、hai、hei、hui、m、mu、mei、min、wu。

下面是11个以“昔”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昔”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0种不同声音:

昔xī借jiè措cuò猎liè惜xī腊là-xī鹊què错cuò蜡là-zhà醋cù

籍jí

chai、cu、cuo、ji、jie、la、lie、que、xi、zha。

下面是197个以“手”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母”和“昔”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手扎打扑扒扔扛扣托扩扫扬扶抚技抠扰扼拒找

批扯抄折抓扳抡扮抢抑投抗抖护扭把报拟抒抹

拓拢拔拣担押抽拖拍拆拥抵拘抱拄拉拦拌拧拂

拙招披拨择抬拇拗拭挂持拷拱挎挟挠挡挺括拴

挑指挣挤拼挖按挥挪拯捞捕振捂捎捍捏捉捆捐

损捌捡挫换挽捣捅挨捧措描捺掩捷排掉捶推掀

授捻掐掏掠掂掖接掷掸控掺探据掘揍搭揩揽揖

揣搀提博揭插揪搜援搁搓搂搅握搔揉摄摸搏摆

携搬摇搞搪摊撇摧摘摔撵撕撒撩撑撮撬播擒撞

撤撰撼擂操擅擦攒攘

拳摹挚掌摩擎攀举

母每昔

通宝推:mezhan,梓童,
帖:4568017 复 4451794
2020-11-12 03:34:21桥上
2 47:蚌,蜻

“蚌”和“蜻”的部首是“虫”。关于“虫”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虫”本读huǐ,是一种毒蛇,后来写作“虺”;“虫”又是“蟲”的简体,读chóng。《说文》“虫”字已有这两种用法,故用作部首。从虫的字,既有蛇类或似蛇的东西,如“虯(虬)、虵(蛇)、蚺、蝁、蛟、蜦、蟒、蜥蜴”等;也有而且更多的是昆蟲,介壳类的小动物,如“虭、虻、蚤、蚨、蚌、蚋、蚝、蚊、蛭、蜎、蜚、蜂、蜩、蝨、蠹、蚯蚓、蛤蜊、蜈蚣、蜉蝣、蜘蛛、蝴蝶、螟蛉、蟋蟀、螳螂”等。从虫的字多为名词,还有一些用作动词,一般也和蟲、蛇有关,如“蚑、蛘、蜕、蜷、螫、蠢、蜿蜒”等。(p 1135《虫部总论》)

以“虫”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共五十三个,其中包括:

古人认为属于“虫”类的动物,非常多,占大多数,有“蚯蚓”、“蜘蛛”、“蟋蟀”、“蝴蝶”、“虾蟆”、“蝌蚪”、“螃蟹”、“蝙蝠”、“螺”和“蚌”(蜃属),以及“蚁”(蚂蚁)、“蛾”(yǐ,蚂蚁-蟻)、“蚤”(跳蚤)、“蚜”(蚜虫)、“蚣”(螽斯)、“蜻”(蜻蛚,蟋蟀)、“蝗”(蝗虫)、“蟥”(𧑐[yù]蟥,金龟子)、“蝉”(以旁鸣者)、“螟”(螟虫)、“蛆”(蝍蛆,蜈蚣)、“蜈”(蜈蚣)、“蜓”(蝘蜓diàn,壁虎)、“蜗”(蜗牛)、“蛉”(螟蛉)、“蛔”(蛔虫)、“蚂”(蚂蟥)、“蚊”(蚊子)、“萤”(萤火虫)、“蜂”(蜂)、“蛤”(蛤gé蜊一类)、“蛙”(蝦蟆属也)、“蛇”(蛇)、“蛮”(蛇穜)、“蛀”(蛀虫)、“蝎”(木中蛀虫,hé);

与“虫”类有关的一些物质,有“蜜”(蜂蜜)、“蜕”(蛇蝉所解皮也)、“蛹”(蚕蛹)、“蜡”(蝇蛆(qū))、“蛋”(“蟲”类之卵);

再就是“虫”类的动作,有“蠢”(蟲动也)、“蠕”(蟲行皃)、“蜒”(蜿蜒,龙蛇爬行貌);

还有“状似蟲”的“虹”。

现代的动物学家会对动物进行分类,我们的古人也会对动物进行分类,“虫”,就是古人分出来的一大类。与此类似,和“虫”这个大类挨着的动物大类还有“魚”和“黽”。而且,因为部首的功能就是分类,所以和“虫”一样,“魚”和“黽”同时也都是部首。又因为和“虫”挨着,“魚”和“黽”这两个部首手下就都有一些形声字和以“虫”为部首的形声字互为异体字,好比“䰷”和“蚌”、“鼃”和“蛙”、“鼅鼄”和“蜘蛛”。

还有些别的部首,也会惦着“虫”的手下,好比“蛔”,就被部首“疒”整出来了个“痐”,好比“蚜”,被部首“石”整出来了个“砑”(yá),还有“蠢”,被部首“心”整出来了个“惷”,再就是“蜕”(tuì)和“蠕”,被部首“月”(肉)整出来了“脱”和“臑”(rú)。

“虫”,在古代的正字虽然是繁体字“蟲”,但其实古代那些写字的人,也不喜欢写笔画这么多的字,所以,有位研究古文字的劉洪濤先生提到:

后世文字“虫”“䖵”“蟲”三字虽然音义各不相同,但在古文字中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当作“蟲”字来用的。(《䖵匕铭文新释》考古与文物 2020(02))

也就是说,古代那些写字的人也常常是能懒就懒。于是,读chóng的“虫”和“蟲”的虽然意思并不完全重合,但他们在有些时候其实是被古人当同一个字用的。不仅这两个字如此,很多异体字也都如此:意思不完全重合,既是一个字也是两个字。不过,“虫”和“蟲”这两个字在主要方面还是一致的:“虫”,《说文》说是“物之微細,或行,或毛,或蠃,或介,或鱗,以虫爲象。”。而“蟲”,《说文》说是“有足謂之蟲,無足謂之豸”。于是王筠在释例中总结:“虫、䖵、蟲同物即同字。如古文以屮为艸之比。小虫多类聚,故三之以象其多;两之者,省之也;一之者,以象其首尾之形也。”。

“虫”这个部首,大多在形声字左侧,例如“蚌”和“蜻”,但也有在形声字下方的,例如“萤”和“蛮”。还有就是拉两个“虫”一块儿当部首的,例如“蠢”。下图中我贴出了“虫”字(左上角)、“䖵”字(“虫”右侧)、“蟲”字(“䖵”右侧),以及包含各种“虫”类图形的“蜀”(“蟲”下方)、“蠶”(右上角)、“它”(左下角)、“也”(“它”右侧)、“龍”(“也”右侧)、“虹”(右下角)诸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7虫

然后说“蚌”。

“蚌”,《说文》说是“蜃屬”,指有两扇壳的水生生物,古人常将这“蚌”与珍珠、孕育、月亮联系起来,我们最熟悉的还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下面是一些古人用到这个字的例子:

离……为龞、为蟹、为蠃、为蚌、为龟。(《易•说卦》),

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钳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舍,渔者得而并禽之。(《燕策二•赵且伐燕》),

剖巨蚌于回渊,濯明月于涟漪。(《文选•左思〈吴都赋〉》),

骊龙颔被探珠去,老蚌胚还应月生。(刘禹锡【答乐天所寄咏怀,且释其枯树之叹】),

蚌胎未满思新桂,琥珀初成忆旧松。(李商隐【题僧壁】)。

“蚌”《说文》还说是“从虫,丰聲”,因此,“丰”是“蚌”的声符。“丰”这个字,《说文》说“艸盛丰丰也”,而《汉语大字典》则说:

甲骨文“丰”和“封”同,象植树为界且加土堆形。

不过这个“植树为界且加土堆”的“丰”并不是我们最常说的丰收、丰富的“丰”。那个“丰”,是“豐”——“豊”的简化字。而这个“丰”,读音和“豐”——“豊”相同,含义之“艸盛丰丰”和丰收、丰富也有相通之处,字形还和“豐”之字形的一部分相似,因此,简化字中才用这个“丰”来取代“豐”——“豊”。显然,古人也少不了拿这个“丰”当作“豐”——“豊”的“通假字”。

“丰”这个声符能发七个音:bang、beng、feng、jing、pang、peng、huo,其中主要是feng和bang这两个音。

下面是(自上而下)“封”、“邦”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这两个字的读音一开始相差无几,后来却渐行渐远,最终已不在同一韵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7

下面图中我贴出了“蚌”(左上角)、“丰”(“蚌”右侧)、“封”(右上角)、“豐”(左下角)、“豊”(右下角),以及作为声符时字形与“丰”很像的“丯”(jiè)——等诸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7丰

再说“蜻”。

“蜻”,“从虫,靑聲”,却有两个读音,jīng和qīng。尽管都以“青”为声符,字形相同,但读音不同的这两个“蜻”,实应为两个不同的形声字。分别拟出这两个形声字的,我想是分处不同的时代或地域的两个人,因为是处在不同的语音环境中,他们才会把声符“青”读出不同的音来。

读jīng的“蜻”,《说文》说“蜻蛚也”,就是蟋蟀。《盐铁论•论菑》中有“《月令》:‘凉风至,杀气动,蜻蛚鸣,衣裘成。’”,西晋-傅玄【朝时篇】中有“蜻蛚吟床下,回风起幽闼。”。

读qīng的“蜻”更加多见,《方言》卷十一曾提到“蜻蛉谓之蝍蛉”,其他例子则有:

《战国策•卷十七楚四•庄辛谓楚襄王》“王独不见夫蜻蛉乎?六足四翼,飞翔乎天地之间”,南朝-齐-谢眺【赠王主簿诗二首】“蜻蛉草际飞,游蜂花上食”;

《吕氏春秋•审应览第六•精喻》“海上之人有好蜻者,每居海上,从蜻游,蜻之至者百数而不止,前后左右尽蜻也”,《齐民要术•水稻第十一》“按今世有黄瓮稻、黄陆稻、青稗稻、豫章青稻、尾紫稻、青杖稻、飞蜻稻、赤甲稻、乌陵稻、大香稻、小香稻、白地稻”;

南朝-梁-萧纲【晚日後堂诗】“花留蛱蝶粉,竹翳蜻蜓珠”,杜甫【曲江二首】“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

“蜻”既是“从虫,靑聲”,那么“蜻”的声符就是“青”。而“青”,《说文》说是“从生、丹”,应该是由“生”产生的复合声符。“生”这个声符能发八个音:cai、jing、liang、qian、qiang、qing、sheng、xing,其中主要的有xing、sheng、qing、jing。x和sh这两个声母很容易互易,但x不能和韵母eng相连,sh不能和韵母ing相连,于是就出现了xing和sheng这一对亲近的声符,例如“姓”、“星”和“笙”、“甥”。类似的还有j也不能和韵母eng相连,zh同样不能和韵母ing相连,于是有jing和zheng这一对亲近的声符,结果,也就有了同以“争”为声符的常用形声字“净”和“挣”。

发xing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巠”和“刑”,“巠”主要发jing那个音,和“生”侧重不同。而“刑”是产生于“幵”的复合声符,“幵”这个声符主要发bing和xing两个音,和“生”不一路。

发sheng这个音的常见声符则只有“生”。

发qing和jing这两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巠”,上面已提到过了。

“生”,《说文》说“象艸木生出土上”;“丹”,《说文》说“象采丹井”。下图中我贴出了“蜻”(左上角)、“青”(左下角)、“生”(“蜻”右侧)、“丹”(“生”右侧),以及罗振玉《增订殷虚书契考释》中说“象植物初茁渐生歧叶之状”的“耑”(“丹”下方)、《说文》说“象艸木之初生”的“屯”(右端)等诸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7青

————————————————————

下面是18个以“丰”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丰”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丰”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声音:

丰fēng邦bāng帮bāng绑bǎng梆bāng蚌bàng-bèng峰fēng逢féng蓬péng缝féng-fèng

篷péng锋fēng蜂fēng奉fèng捧pěng棒bàng封fēng兢jīng

肨pàng(胖)

bang、beng、feng、jing、pang、peng、huo。

下面是22个以“生”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生”这个声符能够发的8种不同声音:

生shēng性xìng姓xìng牲shēng胜shèng星xīng猩xīng腥xīng醒xǐng笙shēng

甥shēng青qīng猜cāi情qíng清qīng请qǐng晴qíng睛jīng靖jìng蜻qīng

静jìng精jīng

cai、jing、liang、qian、qiang、qing、sheng、xing。

下面是54个以“虫”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丰”和“生”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12个常用字。

虫虹虾蚁蚂蚤蚌蚜蚣蚊蚪蚓萤蛆蚯蛉蛀蛇蛙蛔

蛛蜓蜒蛤蛮蜈蜗蛾蜂蜕蛹蜻蜡蜘蝉蜜蝶蝠蝴蝎

蝌蝗蝙蟆蟥螃螟螺蟋蟀蟹蠕蠢蛋

丰帮奉封兢生牲胜甥青靖静

通宝推:mezhan,
帖:4566513 复 4451794
2020-11-05 04:24:05桥上
2 46:妆,妈

“妆”和“妈”的部首是“女”。关于“女”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女部的字,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六类:

(一)亲属。例如:妻 妇 妣 姑 姊 妹 娣 姒 姪 姨 姐

(二)阶级,地位,行业,年龄。例如:奴 婢 妃 嫔 婕妤 媒 妁 妪

(三)姓氏。古人因生以为姓,上古帝王及春秋诸侯的姓多从女。例如:姜 姬 姞 嬴 姚 妫 妘

(四)婚姻,妊娠。例如:嫁 娶 婚 姻 媾 妊 娠 娩

(五)女容。例如:好 姝 媛 嫣 姣 娇 妍 媸 奼 妩 媚 婉 娴 妖 姿 娉婷

(六)贬义词。古人重男轻女,故凡不良的德行和行为多从女。例如:姦 嬖 嫉 妒 媟 嫚 嬾 媮 妨 妄 嫌 婬 姘

女部有少数字,如“如”、“始”、“委”等字,之所以从女,不得其解。”。《说文》:“如,从隨也。从女,从口。”段玉裁注:“隨從必以口。从女者、女子從人者也。”《说文》:“始,女之初也。从女,台聲。”又:“委,委隨也。从女,从禾。”徐锴曰:“按:《春秋左传》曰:‘女子從人者也。’”这些解释都很勉强,尤其是徐锴对“委”字的解释牵强附会,不可信从。

(p 185起《女部总论》)

以“女”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有四十四个,其中包括:

各种亲属:有“姊”(女兄也)和“妹”(女弟也),以及“姑”(夫母也)、“婶”(叔母)、“姐”(蜀谓母曰姐)、“她”(jiě,同姐)、“嫂”(兄妻也)、“姨”(妻之女弟同出者)、“婿”(夫也)、“媳”(儿媳);

各种身份:有“妓”(妇人小物也)、“姆”(女师也)、“姥”(女老者)、“娘”(少女)、“嫡”(正也);

和婚姻及女性相关的事物:有“婚”(妇家也)和“姻”(壻家也)、“嫁”(女適人也)和“娶”(取妇也),以及“媒”(谋合二姓)、“姓”(人所生也)、“娩”(分娩)、“始”(当为“台”之孳乳字,“台”乃“已之反文”,“已”有终止之义)、“奶”(乳)、“妈”(牝马);

女子的姿容及相关事物:有“妖”(媚也)和“媚”(说也),以及“娇”(姿也)、“姿”(态也)、“妙”(好也)、“娃”(美也)、“姚”(美也)、“娜”(婀娜)、“婉”(顺也)、“娱”(乐也)、“嬉”(戏也)、“妆”(饰也)、“婴”(颈饰也);

古人认为女子多有的不良德行:有“嫉”(妒忌)和“妒”(妇妒夫也),以及“妄”(乱也)、“奸”(犯婬也)、“妨”(害也)、“嫌”(不平于心也)。

“女”这个部首的覆盖范围也会和其他部首有重叠之处,以“女”为部首的一部分常用形声字中,就会有声符相同但采用那些部首的异体字,例如“妙”之采用“立”和“玄”为部首的异体字“竗”和“玅”(miào),“嫉”和“嫌”之采用“忄”为部首的异体字“愱”和“慊”(xián),以及“妖”之采用“言”的“訞”,“婿”之采用“土”的“壻”,“嫡”之采用“辶”的“適”(dí),等等。

作为部首的“女”,大多在形声字左侧,例如“妈”和“妙”;少量在形声字下方,例如“娶”和“妄”;但也有个别在形声字右侧,例如“妆”;还有在形声字下方中间的,例如“嬴”。

“女”,《说文》说“婦人也”,又说是“象形”,下图中我贴出了画了个女子形象的“女”字(左上角)、“从女,象褱(怀)子形”的“母”字(左下角)以及“委”(“母”右侧靠下)、“始”(“委”右侧)、“如”(右下角)等字的图形,您可对比。另外,还有下面会提到的“媽”字(右上角)、“馬”字(“媽”下方)、“牀”字(“媽”左侧)、“妝”字(“牀”左侧)的图形,以及“片”字(亦是“爿”字,“妝”下方)、“木”字(“片”下方)、“疒”字(“木”下方)的图形: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6

“委”并不是形声字,从上图中“委”的甲骨文字形看,“委”大概是“萎”的原形,是一棵禾苗枯萎了,一位女子正跪在边上抢救。之所以是女子而非男子,是因为,很多人群一度都是由女子负责种植和采集,男子是负责狩猎的。这个字形也反映了造字之初我们先民所处的状态,可以由此推断汉字产生的时代。而之所以后来“萎”被加上了草字头“艹”,也是“委”这个符号因为音近的缘故被抢走,去代表了抽象的意思,于是“委”最初枯萎的意思就只好另造形声字“萎”来代表了。

然后说“妆”。

“妆”——“妝”,《说文》说“飾也”,在《齐民要术》中就提到“作香粉以供妆摩身体”(《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p 372《种红蓝花、栀子第五十二》)。而且这“妝”因为是“飾”,在历代的诗歌中都会被唱到,例如: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汉《乐府古辞•杂曲歌辞•为焦仲卿妻作(孔雀东南飞)》),

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陆畅【云安公主下降奉诏作催妆诗】),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朱庆馀【近试上张籍水部(一作闺意献张水部)】),

斜簪映秋水,开镜比春妆。(南朝-梁-沈约【携手曲】),

闺中少妇不曾愁,春日凝妆上翠楼。(王昌龄【闺怨】),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薛逢【宫词】),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李白【清平调词三首】),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白居易【长恨歌】),

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李商隐【南朝】),

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刘禹锡【赠李司空妓】),

曲罢曾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白居易【琵琶引】),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秦韬玉【贫女】),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贺知章【咏柳(一作柳枝词)】),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白居易【琵琶引】),

三伏何时过,许侬红粉妆。(东晋《吴声歌曲•子夜歌四十二首•夏歌二十首》),

阿姊闻妹来,当镜理红妆。(【乐府诗集•横吹曲辞五•木兰诗】),

燕赵多佳丽,白日照红妆。(南朝-梁-刘孝绰【古意送沈宏诗】),

艳粉惊飞蝶,红妆映落花。(南朝-陈-张正见【怨诗】),

素手青条上,红妆白日鲜。(李白【子夜吴歌•春歌(一作子夜四时歌)】),

红妆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写翠娥。(李白【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

旋刺篙竿令过岸,满池春水蘸红妆。(花蕊夫人【宫词】),

有这许多“红妆”,又激发出“反其意而用之”的“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

“妝”——“妆”,《说文》还说是“从女,牀省聲”,这就是说,“牀”——“爿”是“妝”的声符,在简化字中,“爿”这个声符更被简化为“[壮-士]”,也就是“壮”和“妆”的左半边。而从上图中可以看到,其实“牀”字左半边“爿”的图形就已经是“牀”——“床”的简笔画,不必加了“木”才是“床”。

现在的“片”——“爿”字,字形与“妝”和“牀”的声符相同,《段注说文》说是“反片为爿,读若墙”,但在现在一般用法中,“片”和“爿”都是木片,《说文》说是“从半木”。且“片”读piàn,“爿”读pán,和“爿”作为声符所发的那六个音cang、chuang、jiang、qiang、zang、zhuang全不相干。而林义光《文渊》也说“考爿并有牀象,实即牀之古文”。

因此,在我看来,作为声符的“爿”实乃“有牀(床)象”的“牀之古文”,也当读chuáng,与“从半木”之“爿”虽然现在之字形相同,读音和意义却完全不同,应当不是同一字。

“爿”所谓“从半木”就是“木”字图形截下了左半边,这左半边的“木”和“爿”的字形虽然有点象,但区别还是明显的;而对比于省吾《甲骨文字释林•释疒》中说“(甲骨文)象人卧牀上”的“疒”字之图形,“爿”之图形显然表现的是“牀”——“床”。上图中我贴出了“妝”字、“牀”字、“木”字、“疒”字以及“片”——“爿”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又:“片”——“爿”字的图形均为甲骨文,我查看了能找到的部分甲骨文卜辞的相关前后文,其中的“片”——“爿”我感觉释为“爿”——“牀”应该都没问题。

“爿”(chuáng)是声符里比较多变的,这个声符产生了好几个复合声符以及好几个变形,例如“壮”、“将”、“[妆-女]”(“妆”左半边)、“[奖-大]”(“奖”上半部)和“庄”。

“爿”作为声符,虽然能发六个音cang、chuang、jiang、qiang、zang、zhuang,但主要的只有zhuang和jiang两个音。发zhuang这个音的主要就是“爿”这个声符;发jiang那个音的还有个常见声符“畺”,“畺”那个声符主要就发jiang那个音,和“爿”不一路。

再说“妈”。

“妈”——“媽”这个字是个非常后起的字,或者说,把母亲叫成“妈”恐怕也是后起的或当时非主流的叫法,那时极少会落在纸上形成文字。因此,最初的“媽”字据宋《集韵•姥韵》是“牝马”的意思。而且,“媽媽”还一度是鸨母的意思。也因此,我没找到古籍中用“媽”作为母亲的例子,只有“妈祖”或者接近;再就是近代的例子了:如“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如“小蝌蚪找妈妈”,如“世上只有妈妈好”,还有“我的妈妈”这个作文题,或许我们大多数人都作过。

“媽”——“妈”应该说是“从女,馬声”,就是以“馬”——“马”为声符。“馬”这个声符只发ma这个音,发ma这个音的声符也主要就是“馬”。而“馬”还是常用部首,前面已介绍过。上图中我也贴出了“媽”字和“馬”字的图形,其中“媽”字的图形没有古籍根据,是后人拟写的。

如果是“牝马”那个意思的“媽”,那就应该是“馬”的孳乳字,如果是“母亲”那个意思的“妈”,那就是单纯的形声字了。

“馬”这个字,经常被用作例证,来表现秦“书同文”之前战国各国文字的歧异,也反映由于当时的生产生活情境,“馬”是个非常常用的字符。上面图中马的简笔画也是各有特点。

下面,就再提供一个和简笔画风格稍有距离的“馬”字图形(马永盉铭文拓片),那匹马(即那个“馬”字)下面还有个符号,是“永”字,图片出自黄一《青铜铸造史上的奇葩——从“其金孔吉:商周青铜器艺术展”之马永盉说起》荣宝斋2017(02),p 038: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6马永盉铭文拓片

下面是声符“爿”和“马”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爿”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马”的主要读音。“马”只有一个主要读音。“爿”则有三个主要读音,虽很接近,但不像“之”那么整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6

————————————————————

下面是“爿”(chuáng)和16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爿”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爿qiáng-pán

壮zhuàng装zhuāng妆zhuāng状zhuàng将jiāng-jiàng蒋jiǎng奖jiǎng桨jiǎng浆jiāng-jiàng酱jiàng

藏cáng-zàng庄zhuāng桩zhuāng赃zāng脏zāng-zàng床chuáng

cang、chuang、jiang、qiang、zang、zhuang。

下面是7个以“马”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马”这个声符能够发的唯一一种声音:

马mǎ(馬)吗má-mǎ-ma妈mā玛mǎ码mǎ蚂mā-mà骂mà

ma。

下面是45个以“女”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爿”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女奶妆妄奸她妈妓妙妖姊妨妒妹姑姐姓始姆姿

娃姥姨姻娇姚娜娱娩娘娶婴媒嫂媚婿媳嫉嫌嫁

嫡嬉婚婶婉

壮将奖庄

通宝推:mezhan,
帖:4564677 复 4451794
2020-10-29 04:54:17桥上
2 45:芝,苇

“芝”和“苇”的部首是“艹”。关于“艹”——“艸”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艸(草)部的字,一般用于除了树木以外的植物名称,所以大都是名词。例如“艾、芥、芹、英、苗、苞、茶、菌、菜、荷、菁、荆、萍、菊、菽、葵、葱、萼、莲、萱、苇、爵、蒲、蕊、藻、蓬、蘭、”等。有些用作形容词,往往是表示草木的性质或状态的。例如“芬”、“芳”都是形容草香;“芃芃”是草木茂密的样子;“萋萋”是草茂盛的样子;“芮芮”是草短小的样子;“茁茁”是草初生的样子;“荒”指田地里长满野草;“萎”形容草木枯死。还有一部分字用作动词,也大都与草有关。例如“芟”是除草,“芻”是割草,“莝”是铡草,“蒔”是移栽禾苗,“薅”是除田中杂草,“葺”是用茅草覆盖房屋,而“落”是草木叶子脱落。有些字看来与草无关,其实不然。例如“葬”字为什么从艸?因为古时候人死了埋葬在草薪之中。又如“荡”字为什么从艸?其实它本作𣿴,从水,𦳝声。“𦳝”也是草名。(p 1037《艸部总论》)

“艸”,就是“草”,作为部首后来简化为“艹”,在以“艹”为部首的一百〇八个常用形声字中,“艹”都在声符上方,所以叫草字头,只是在“荆”字中,草字头滑落到左边,但毕竟还在上方。以“艹”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包括:

古人认为的各种“艸”的名称,有“芙蓉”、“蓬”(蓬草)和“蒿”、“藤”(蔓生植物)和“蔓”(葛属)、“蔬”(菜)和“菜”(艸之可食者)、“葱”和“蒜”,以及“荆”(灌木名,楚)、“苔”(苔藓)、“苇”(芦苇)、“茅”(茅草)、“蒲”(蒲草)、“蓝”(蓼蓝)、“薇”(野豌豆)、“苦”(苦菜)、“芹”(芹菜)、“葵”(冬葵)、“蔗”(甘蔗)、“芝”(灵芝)、“药”(治疾之草)等;

古人认为的“艸”之各部分的名称,有“萌”(草木芽)和“芽”(萌芽)、“花”(花朵)和“蕾”(含苞未放的花)、“莲”(莲子)和“藕”(莲的根状茎),以及“茎”(草木主干)、“节”(草禾茎上生叶处。异体字“節”,竹节。)、“蒂”(花果与枝茎相连处)、“芒”(艸端)等;

对“艸”类及相关现象的描述和形容,有“芬”(香)和“芳”(香)、“荒”(田地生草)和“芜”(田地荒废),以及“苍”(草色)、“茂”(艸丰盛)、“落”(叶落)、“蔫”(艸失水枯萎)等;

对“艸”类进行的操作,有“蕴”(积聚)和“藏”(储藏),以及“艺”(种植)、“若”(择菜)、“苫”(编茅盖屋)、“著”(标记)等;

古人认为的“艸”之相关制品,有“荐”(草席)和“茵”(车垫褥);

有好几个其他部首都和“艸”这个部首的覆盖范围有重合之处,这些部首就有相应的形声字与采用“艸”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是异体字而且声符相同:

例如“竹”那个部首,因为古人认为竹子也属于“艸”类植物,所以就有“節”和“莭”(节)、“笀”和“芒”、“箸”和“著”、“籐”(蔓生植物)和“藤”等;

再例如“禾”那个部首,因为“禾”其实也是“艸”,就有“稸”和“蓄”等;

另外还有“香”之“馚”和“芬”、“辶”之“邈”和“藐”等等。

下图中我贴出了“艸”(左上角),“草”(“艸”右侧),“艸之緫名”之“芔”——“卉”(“草”右侧),“众艸”之“茻”(“艸”下方),“艸木初生”之“屮”(左下角)等诸字的图形。

从“屮”、“艸”、“芔”、“茻”就可以看出来,“艸”其实是由两个“屮”组合而成,“屮”才是更基本的汉字符号,所以“艸”也可以说是某种复合部首,只不过是由两个相同符号复合而成的。这种用同样的符号组合起来,表现有联系但毕竟不一样的意思,也是汉字产生的常见途径,两个符号的组合,三个符号的组合,四个符号的组合,都有。于是,下面图中登场最多的图形,就成了那个表现小苗的符号——“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5

然后说“芝”。

“芝”《说文》说“神艸也”,因为形态独特,曹植才会说“芝盖翩翩”(【飞龙篇】),用“芝”来比喻伞盖。下面是灵芝的图片,出自《灵芝怎么吃最有效?小编给你支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对于灵芝这种“神艸”,古人早有认识,不过首先是认识到这东西好吃,能顶饱,《礼记•内则第十二》中就提到“芝”和“栭”这类食品;西漢初四皓【采芝操】中还有“晔晔紫芝,可以疗饥”;所以李白【过四皓墓】会唱出“紫芝高咏罢,青史旧名传”。

不过“芝”很香,又很珍贵,所以古人常将其与“兰”和“桂”并提,例如《孔子家语》中有“故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曹植【矫志诗】中有“芝桂虽芳,难以饵鱼”,《晋书•谢玄传》中有“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至于入药,大概是后来的事,南朝-宋-鲍照【临川王服竟还田里诗】中有“屏迹勤躬稼,衰疾倚芝药”,唐-姚鹄【题终南山隐者居】中有“路入峰峦影,风来芝朮香”。

“芝”,徐锴系传认为“从艸,㞢(之)声”,因此“之”是“芝”的声符,“之”这个声符能发九个音:chi、dai、den、deng、shi、si、tai、te、zhi,其中主要的是shi,zhi和chi次之。

发shi这个音的常用字虽多,但比较分散,结果“之”这个声符还是占了上风,有六个常用字,是势力最大的一组。至于发zhi和chi那两个音的,就轮不到“之”了。发zhi那个音的,由于有“止”这个同盟军,还可算是和“支”、“只”、“直”竞争的无法忽略的力量, 到了chi那儿,一片混沌,“之”也不像能出头的样子。

“之”,罗振玉《增订殷虚书契考释》中指出:“卜辞从止,从一,人所之也。《尔雅•释诂》:‘之,往也。’当为‘之’之初谊。”,注意,这儿说了,“㞢”可不是一横上头有个“屮”,而是是一横上头有个“止”。这“从止”的“之”与“神艸”全不相干,“芝”字显然是个单纯的形声字。上上图中我贴出了“之”字和“芝”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之”现在这个字形是隶变之后产生的老简化字,就是草体的“㞢”,因为隶变前后“之”是个非常常用的字,就像我们现在的“的”是最常用的字一样,于是那时那些书写者不约而同把篆体“㞢”写成了狂草“之”,反正就是猜也能猜得出来。

由于“之”这个字形不正统,因此在用作声符时常会变成另外的样子,好比在“寺”里就变成了“土”,在“志”里就变成了“士”,都简化了,只在非常用字“蚩”里还大体保留了原来的样子“㞢”,在“市”(𡴄)里更是简化合并得只剩下最上头一点一横,算是“㞢”的代表,下边那些笔画里还有多少“㞢”的成分,就说不清了。

再说“葦”。

“葦”在草字头下面是“韋”。“韋”——“韦”字《汉语大字典》按:

“韋”、“衛”、“圍”实本一字。殷爵文有四止环绕城邑之“衛”字,即“韋”之繁作,囗象城邑,守城者环绕之即为“衛”,攻城者环绕之即为“圍”,省左右或上下之止作“韋”,以表相隔相背之意则为“違”。

因此,“韋”——“韦”字和“之”字一样,其图形中也包含“止”的图形,而且不止一个。由于“苇”《说文》说“大葭也”,也就是芦苇,与“衛”和“圍”全不搭边,所以“苇”字同样是单纯的形声字。上上图中我也贴出了“韋”——“韦”字(右下角)和“葦”——“苇”字(右上角)的图形,您亦可对比。下面是两张芦苇的图片和一张苇席的图片,出自《辽河口红海滩旅游区》《初冬时节白洋淀里“打苇”忙,美成了一幅画!》《任丘人民医院导视系统中标方案》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0芦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葦”,《说文》还说是“从艸,韋聲”,就是说“韋”是“葦”的声符,“韋”——“韦”这个声符能发三个音:hui、wei、yi,其中主要的是wei。

在常见声符里头,发wei这个音的还有“为”、“委”和“畏”。这三个声符也是主要就发wei这个音,互相之间的竞争还没决出胜负,四雄并立。不过,也许是发wei这个音的字足够多,可以容下不止一个声符。

下面是声符“之”和“韦”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之”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韦”的主要读音。“韦”只有一个主要读音。“之”虽然有三个主要读音,但很接近: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5

芦苇虽不是“神艸”,但远比灵芝常见,古人经常提到,更经常用到,例如:

土鼓蒉桴苇龠,伊耆氏之乐也。(《礼记•明堂位第十四》),

泽虞掌国泽之政令,……丧纪,共其苇蒲之事。(《周礼•地官司徒第二》),

含者坐委于殡东南,有苇席;既葬,蒲席。(《礼记•杂记上第二十》),

素几,苇席,在西序下。……馔黍稷二敦于阶间,西上,藉用苇席。(《仪礼•士虞礼第十四》),

六月作苇屋覆之。(《齐民要术•种姜第二十七》),

荷叶闭口,无荷叶,取芦叶;无芦叶,乾苇叶亦得。(《齐民要术•作鱼鮓第七十四》),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99)《豳风•七月》),

治唐圃,疾灌浸,务种树;织葩屦,结罝网,捆蒲苇。(《吕氏春秋•孟夏纪第四•尊师》),

舜之耕渔,其贤不肖与为天子同。其未遇时也,以其徒属堀地财,取水利,编蒲苇,结罘网,手足胼胝不居,然后免於冻馁之患。(《吕氏春秋•孝行览第二》),

《风》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苇》、《泂酌》,昭忠信也。(《隐三年传》(p 0027)(01030302))(010),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90)《卫风•河广》),

乃刺船而去,延缘苇间。(《庄子杂篇-渔父第三十一》),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汉《乐府古辞•杂曲歌辞•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孔雀东南飞)》),

岸苇新花白,山梨晚叶丹。(唐-郑愔【贬降至汝州广城驿】),

苇岸夜依明月宿,柴门晴棹白云归。(唐-翁洮【渔者】),

————————————————————

下面是“蚩”和16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之”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声音:

蚩chī

之zhī芝zhī寺sì侍shì诗shī持chí待dāi-dài恃shì特tè等děng

时shí志zhì嗤chī市shì柿shì事shì

臺tái(台)

chi、dai、den、deng、shi、si、tai、te、zhi。

下面是“韦(韋)”和6个以“韦”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韦”这个声符能够发的3种不同声音:

韦wéi(韋)

伟wěi讳huì苇wěi围wéi违wéi纬wěi

衛wèi(卫、衞)

hui、wei、yi。

下面是108个以“艹”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之”和“韦”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艺艾节芋芍芒芝芙芜苇芽花芹芥芯芬苍芳芦芭

茉苦苛若茂苹苫英苞范茁茄茎苔茅荆茬荐荚草

茵茴荞荠荒茫荤荔药荸莱莲莉荷著菱菲萌萝菌

萎菜萄菊菩萍菠萧菇葫惹葛董葡葱蒋蒂落葵蒜

蓝蓖蓬蒿蓄蒲蓉蒸蔫蔽蔓蔗蔼蔚蕉蔬蕴蕾薯薇

薪薄藏藐藕藤蘑藻

之寺特市事围

通宝推:mezhan,东学西读岛主,
帖:4563179 复 4451794
2020-10-23 06:27:13桥上
2 44:彼,径

“彼”和“径”的部首是“彳”(chì),因为像两个单人旁“亻”摞在一起,“彳”这个部首常被称为双人旁。和单人旁一样,一般这摞在一起的两个人都站在形声字左半边。但虽然像两个人站在一起,但其实“彳”和两个人没啥关系,作为部首的“彳”也另有管辖范围。

照《王力古汉语字典》的说法,“彳部的字多与行路有关。例如:往 復 徂 征 循 從 徒(步行) 徙 徯 徐(安行) 微(隐行) 径(步道) 徘徊 彷徨”。因此,“彳”是三个和行走有关的常用部首之一,另外两个和行走有关的常用部首是“走”和“辵”(辶)。

以“彳”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有十三个,包括,

对于“行”——行走的形容:有“征”(正行也。“征”之异体字“徵”,召也)、“徒”(步行也)、“徐”(安行也)、“循”(行顺也),以及“徘徊”(回旋往返貌)、“徊”(回、迴);

还有和行走相关的:“径”(步道也)、“彻”(“徹”,通也——育乃鬲之讹,攵乃又之讹。因此,占“徹”大半个右半边的“[育攵]”,应该是“撤”的原形,加上“彳”就变成了“徹”,见下图)、“律”(均布)、“待”(竢也)、“很”(违也)、“彼”(往有所加也)、“御”(使马也。“御”右部之“卸”乃舍车解马也,“御”或为“卸”之孳乳字)。

这行走一类意思自然会有一些其他部首也能从各自的角度覆盖到,于是这些部首和“彳”就有了些采用同一声符的异体字:

首先是“辶”这个同样与行走有关的常用部首,有“徑”和“逕”、“徊”和“迴”等;

再就是“亻”,行走必然和人有关,何况“亻”和“彳”长得还很像,于是有“征”和“佂”、“彼”和“佊”、“徑”和“俓”、“徊”和“佪”、“很”和“佷”、“徐”和“俆”、“徘”和“俳”等;

还有“言”之“很”与“詪”、“犭”之“很”与“狠”,等等。

前面提过,“彳”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和行走有关的常用部首,“走”和“辵”(辶),这两个部首的图形中都包含人脚“止”的图形,是用人脚来代表行走的意思。但“彳”这个部首虽然也和行走有关,他的字形中却没有用来代表行走的“止”,而是直接用了“行”字的左半边,而他的含义也是从“行”字来的。

“行”字,最初的意思并不是行走,而是道路,其图形就是画了个十字路口。可能有时候古人偷懒,就以一半代表全体,在用“行”这个道路图形组字时,会采用“彳”或“亍”(chù)这两个互为反文的半边道路来代表整个的“行”。大路朝天,半边也足以各走各的,所以“彳”和“亍”都可代表道路并引申为行走。不过到后来,“行”和“亍”都被归并到了“彳”这里。

题外的话,好像曾经有一种简化字方案,其中把“街”字简化为“亍”,我觉得形神皆备,是个绝妙的方案。

下面图中我贴出了“彳”(左上角)、“亍”(“彳”右侧)、“行”(“彳”下方)以及包含“行”、“彳”、“亍”图形的“辵”(辶,“亍”下方)、“德”(“辵”下方)、“𢓊”(左下角)、“逆”(“𢓊”右侧)、“㢟”(“逆”右侧)和“徹”(“㢟”右侧)那些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4

然后说“彼”。

“彼”,《说文》说“往有所加也”,所以以“彳”为部首,又从“往”引申为代表他处的代词。但这类抽象的代词往往占用别的音近符号,“彼”也不例外,《汉语大字典》指出:“金文、甲骨文假皮为彼。”,就是说这个“彼”曾差点把“皮”占过来,用“皮”来代表的“彼”意思。可“皮”太常用,“彼”没占住,只好另制形声字“彼”来代表这个代词。上图中我也贴出了“彼”字(“亍”右侧)、“皮”字(“彼”下方)以及徐中舒先生注释认为与“皮”字有关的“鼓”字(右下角)的图形,徐先生注释见图中。

“彼”这个字,尤其在古代也算是非常常用的,《诗》三百,就用了将近三百个“彼”,其中《曹风•下泉》六十四字里竟有九个“彼”,而且众多古籍也都用到这个“彼”,例如:

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周易古经今注》 高亨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0 《卷四》 ( p 310 ) 《周易•小过第六十二》),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96)《王风•黍离》),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70)《秦风•黄鸟》),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60)《小雅•鸿雁之什•白驹》),

彼竭我盈,故克之。(《庄十年传》(p 0183)(03100103))(030),

深山大泽,实生龙蛇。彼美,余惧其生龙蛇以祸女。(《襄二十一年传》(p 1061)(09210505))(104),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孙子译注》(p 023)李零(030500)《谋攻第三》),

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庄子内篇-齐物论第二》),

彼一時,此一時也。(《孟子•公孫丑下》)。

“彼”《说文》又说是“从彳,皮聲”,因此“皮”是“彼”的声符。“皮”这个声符能发八个音:bei、bi、bo、gui、hui、pei、pi、po、wei,其中主要的是bo,其次是po,再其次是pi。

再说“径”——“徑”。

“徑”,《说文》说“步道也”,徐鍇解释说“道不容車,故曰步道”,朱骏声进一步解释说“异于车行大路”。

因此,这“徑”就是小路的意思,例如《礼记•月令第六》“坏城郭,戒门闾,修键闭,慎管龠,固封疆,备边竟,完要塞,谨关梁,塞徯径”,《周礼•地官司徒第二》“凡治野,夫间有遂,遂上有径,十夫有沟,沟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浍,浍上有道,万夫有川,川上有路,以达于几”,《庄子内篇-逍遥游第一》“大有径庭,不近人情焉”;

但“徑”又引申为抄小路,例如《僖二十五年传》“昔赵衰以壶飱从,径,馁而弗食”((p 0436)(05250601))(044),《礼记•祭义第二四》“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殆”;

于是这“徑”又引申为直接,例如《礼记•檀弓下第四》“礼:有微情者,有以故兴物者;有直情而径行者,戎狄之道也”,《吴越春秋》“五战,径至于郢”,《越绝书》“我得见于春申君,径得见于王矣”;

另外“徑”还引申为直径,例如《礼记•投壶第四十》:“壶:颈修七寸,腹修五寸,口径二寸半;容斗五升”,还有“径一周三”;

后世诗人也很喜欢用这个“徑”字,如:

小径偏宜草,空庭不厌花。(王勃【赠李十四四首】),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酤取对君酌。(李白【乐府杂曲•鼓吹曲辞•将进酒】),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杜甫【客至(喜崔明府相过)】),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杜甫【春夜喜雨】),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杜牧【山行】)。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柳宗元【江雪】),

“徑”《说文》还说是“从彳,巠聲”,因此“徑”——“径”的声符是“巠”。“巠”这个声符能发六个音:geng、jin、jing、keng、qing、xing,其中主要的就是jing,其次是qing。j和q这两个声母很容易互易,在常用形声字中就不乏例证,好比“隹”之“焦”和“樵”,“戋”之“贱”和“钱”,“斤”之“近”和“芹”,“尧”之“浇”和“翘”,“其”之“基”和“期”,等等。

“巠”,郭沫若老先生《金文丛考》指出:“余意盖经之初字也。观其字形……均象织机之纵线形。从糸作之经,字之稍后起者也。”。因此“巠”与“徑”之小路的意思并不相干,“徑”字是单纯的形声字。上图中我贴出了“徑”字(右上角)和“巠”字(“徑”下方)的图形,下图则是一种原始织布机及介绍文字的图片,您可覆验之。织机图片出自《古老的织布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下面是16个以“皮”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皮”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声音:

皮pí坡pō披pī彼bǐ波bō菠bō婆pó玻bō破pò疲pí

被bèi颇pō跛bǒ簸bǒ-bò为wéi-wèi伪wěi

bei、bi、bo、gui、hui、pei、pi、po、wei。

下面是“巠”和7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巠”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巠jīng-xíng

劲jìn-jìng茎jīng径jìng经jīng轻qīng氢qīng颈gěng-jǐng

geng、jin、jing、keng、qing、xing。

下面是13个以“彳”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皮”和“𢀖”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彻征彼径待徊律很徒徐徘御循

皮为氢

通宝推:mezhan,
帖:4562141 复 4451794
2020-10-17 04:27:39桥上
2 43:痕,痰

“痕”和“痰”的部首是“疒”。“疒”这个字,读nè,于省吾《甲骨文字释林•释疒》说,“疒”的甲骨文字形“象人卧牀(床)上”,是说这个图形画的是人得了重病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样子。下面我贴出了四组图形:“疒”字(左上)、“疾”字(左下)、“牀”字(“床”字,右上)、“片”字(也就是反过来的“爿”字同时是原始的“牀”字,右下),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3疒

“疒”这个部首,主要和人身体出的问题有关,那三十二个以“疒”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都是如此:

那些字首先是指身体的病痛:如“疙”和“瘩”、“疮”和“疤”,以及“疹”、“癣”、“痒”、“痕”,都指各种在表皮上的问题,“瘟”和“疫”都指急性流行传染病、“瘫”和“痪”都指麻痹不仁。

再有:“疟”是热寒休作、“疯”是偏头痛、“疼”是痺证或痛、“痹”是湿病、“痢”是泻病、“癞”是麻风、“痘”是天花、“瘤”是毒疮、“癌”是恶性肿瘤。

但这些字也不都指身体的疾病:“疲”是劳累了、“瘦”是身上没肉、“痴”是不明白、“瘾”是心理出了问题、“痰”是因为生病产生的体液。

最后,就是抽象的了:“疚”是久病、“病”是重病、“痛”是难受,“症”是病象、“疗”是治病、“痊”是病除。

“疒”这个部首,也会和别的部首覆盖范围重合,产生同声符的异体字。好比和“刂”,就有“疮”和“创”,一个从所处部位考虑,认为“疮”是出在身体上的,所以用有人躺在床上的“疒”作部首,一个从由来考虑,认为“创”是由刀产生的,所以用立刀“刂”作部首;再如“讠”,则有“症”和“证”,一个反映“症”是人身体的状况,所以也用人躺在床上的“疒”作部首,一个则反映“证”是经言词叙述才呈现的,所以用言字旁“讠”作部首;等等。

然后说“痕”。

“痕”这个字,《说文》说“胝瘢也”,就是人身上的创伤瘢迹,如【胡笳十八拍】“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后来引申到其他物体上,如《齐民要术•杂说第三十》“瘢痕于书有损”;再引申为各种痕迹,非常常用,例如:【读曲歌八十九首】“朝看莫牛迹,知是宿蹄痕”,《三国志•魏志•邓哀王冲传》“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刘禹锡《陋室铭》“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冯延巳【采桑子】“如今别馆添萧索,满面啼痕”。

“痕”,《说文》又说是“从疒,艮聲”,是说“艮”是“痕”的声符。“艮”这个声符能发九个音:gen、hen、jian、ken、tui、tun、xian、yan、yin,其中主要是hen,其次是ken、tui、gen。

发hen这个音的形声字大都是以“艮”为声符的。

发tui这个音的声符比较分散,没有一个常见并为主的,群龙无首。其中相对比较突出的声符有“隹”、“兑”和“贵”。但用“隹”当声符的常用形声字虽多,发tui这个音的只有“推”。用“兑”当声符的同样只有稍冷僻的“蜕”发tui这个音。而用“贵”当声符的就没有发tui这个音的常用字。比较而言,用“艮”当声符的常用形声字发tui这个音的有两个半,算是多的。不过,在“艮”这里,tui这个发音也是另类的,只有“退”和用“退”这个复合声符当声符的字才发这个音。

发ke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肯”,“肯”只发ken这个音,和“艮”不一路。

发ge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亘”,可“亘”主要发xuan和xun两个音,也和“艮”不一路。

下面是(自上而下)“艮”、“痕”、“恳”、“退”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退”的发音在先秦就和其他字的发音相去甚远,不过在口语中,以“退”为声符的“褪”可以读作tùn,可见这两种音还是有渊源的。也许,发tui这个音的字本来未必读这个音,都是人们在口语中嘴一用力滑过去的,好比这个“退”,还有“推”和“蜕”,都是些常用动词,念起来的时候也难免用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3

“艮”是八卦之一,还是《周易》第五十二卦,高亨先生在解释这一卦时指出,“艮即見之反文”(《周易古经今注》 高亨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0 《卷四》 ( p 279 ))。图形相反的“反文”之字,有音不同义同的,例如“片”和“爿”;更有音不同义也不同的,这“見”和“艮”就是了。这也很自然,“見”和“艮”的图形都是突出了“目”的人形,“目”可不是随便能反的,那叫反目成仇。

因此,虽然“見”本义是态度平和地看并看到,“艮”的本义却是瞪眼,是“很”。这“很”,就是现在的“狠”。或者说,“很”和“狠”都是“艮”的孳乳字。因为“艮”成了卦象之名,古代非常常用,只好先后另制形声字“很”和“狠”来代表原来的意象。

下面图中我贴出了“艮”字(左上角)、“痕”字(“艮”下方)、“見”字(上层中间)、以及现在的字形与“艮”很像的“良”字(“見”左侧)、还有带“目”的“盲”(“痕”下方)、“視”(右上角)、“眣”(“視”下方左侧)、“頁”(“視”下方右侧)、“臨”(左下角)、“監”(“臨”左侧)、“望”(右下角)等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3艮

再说“痰”。

“痰”,是个非常后起的字,《说文》里头没有。比较早的是在东汉的《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和晋代的《抱朴子•内篇•极言》里,好比“咳上病痰,满喘咳吐”和“凡食过则结积聚,饮过则成痰癖”。至于字书,要到宋代的【廣韻】和【類篇】,一个说“痰”是“胷上水病”、一个说“痰”是“病液”,和我们现在的意思差不多。看来,“痰”这个形声字是后来那些大夫们造出来的。

“痰”字应是所谓“从疒,炎声”,就是部首是“疒”,声符是“炎”。“炎”这个声符能发六个音:dan、shan、tan、xiong、yan、yi,其中主要的是tan,其次是dan。

有个常见声符“旦”主要发dan这个音,其次发zhan、tan、shan三个音,和“炎”有点像。

发ta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堇”,“堇”那个声符主要就发tan这个音,其次发jin那个音,和“炎”不一路。

发da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则还有“单”,“单”那个声符主要就发dan这个音,和“炎”也不一路。

“炎”字,《说文》说“火光上也”,与“痰”字“病液”之义无关,“痰”应该是个单纯的形声字。下图中我贴出了“痰”(左上)、“炎”(右上)、“火”(左下)、以及“从三火”的“焱”(右下)这四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3炎

————————————————————

下面是“艮”和15个以“艮”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艮”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艮”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声音:

艮gěn- gèn

限xiàn艰jiān垦kěn很hěn狠hěn恨hèn退tuì腿tuǐ褪tuì-tùn根gēn

恳kěn眼yǎn银yín痕hén跟gēn

龈kěn(啃)

gen、hen、jian、ken、tui、tun、xian、yan、yin。

下面是7个以“炎”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炎”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炎yán谈tán淡dàn毯tǎn氮dàn痰tán熊xióng

dan、shan、tan、xiong、yan、yi。

下面是32个以“疒”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艮”和“炎”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疗疟疙疚疮疯疫疤疹症病疼疲痊痒痕痘痢痪痛

痹痴痰瘩瘟瘦瘤瘫瘾癌癞癣

艰炎毯氮

通宝推:mezhan,camelry,
帖:4561104 复 44517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