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54 阅 9552

/ 4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141 桥上 字7785 2019-12-09 05:31:00
O 06:邻,部 1 桥上 字7329 2020-01-23 04:04:57
O 05:路,跳 桥上 字10728 2020-01-16 03:01:27
O 04:肠,胆 1 桥上 字8745 2020-01-09 03:49:02
O 03:估,作 5 桥上 字9029 2020-01-02 04:11:17
O 02:衷,袖 4 桥上 字6884 2019-12-26 03:17:26
O 01:唯,吧 13 桥上 字11566 2019-12-19 02:59:59
..O 声符的发音能否用上古音或者中古音韵部分类拟合? 1 jnwill 字98 2019-12-19 19:25:29
...O 据我看到王力老先生的观点, 2 桥上 字324 2019-12-19 23:46:33
O 窍门是只在150个汉字偏旁里找对应就行啦 4 jnwill 字213 2019-12-18 14:51:24
..O 一下对了好多: 桥上 字321 2019-12-19 02:12:56
O 到现在才猜出40个,大家说简笔画倒是提醒我了,再猜几个 5 梓童 字219 2019-12-17 21:12:14
..O del 桥上 字3 2019-12-18 03:32:34
..O 一下对了十八个!: 2 桥上 字239 2019-12-18 03:30:20
...O 争取让你再欠几个宝吧! 4 梓童 字188 2019-12-18 20:11:27
2019-12-09 05:31:00
主题: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1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141

——汉字形声字暨最常用声符部首图说

汉字是现在世界上各种主要文字中仅存的象形文字,其他重要文字都是拼音文字了。因此,汉字的基础符号成百上千,比其他拼音文字多了不少。但就是这些符号已经组合出来了几十万汉字。

这些符号组成汉字的方式有好几种,其中最常用的组合方式就是形声字,占所有汉字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典型的形声字由一个义符(又称部首)和一个声符(我又称部尾)组成。声符表征这个字的发声,但也可能指示了其意义的来源。而义符则表明这个字分类的意义,即这个字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当然,分类的方式和范围主要是我们古人传下来的,未必合于现代人的观念,但也有极少数字,例如那些化学元素字,其部首是经过现代化改造的。

而部首和声符两个符号一旦结合,就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成为新符号,一个新字,然后,就像孙悟空的毫毛遇上一口仙气,变出了无数化身,处处流传。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形声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所谓孳乳字,另一种则是单纯的形声字。

当某个字因为长期演变,有了很多义项时,为将这些义项区分开来,就在原字基础上新造一个形声字,把原字的一部分义项转移给这个新字,这就是所谓孳乳字。我想,由于这个新字是从原字分化产生出来的,所以才被称为孳乳字。

新造孳乳字的方式是给原字加上一个部首,标明原字含义的哪一方面转移给了这个新字。这样一来,原字就成为新孳乳字的声符。但这个声符却不仅指示这个字的读音,其实还指示着这个新形声字的含义从何而来,代表了这个字的意义,所以更像是这个字的义符。而新加上的部首就只是表明原字(也是新字的声符)代表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

至于另一种单纯的形声字,可说是更典型的形声字,多半是后来为记录语言中的特定词汇根据其实际读音造出来的新字,其声符就只是声符而已,要由部首来表示其意思涉及哪一范围,这种部首被称为义符才更名副其实。

在这后一类典型形声字中,有时所采用的声符本身就是既有的形声字,因其读音更符合造字当时造字者的语言习惯,被整体作为声符使用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类衍生的声符——复合声符,其本身已经是由部首和声符组成的形声字。而这个复合声符的读音范围有时也会与原声符各有侧重。

————————————————————

不过,虽然用来组成汉字的有成百上千符号,但汉字中真正常用的符号只有几百个。这里就介绍其中150个最常用的符号。说到最常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国家教育委员会共同发布过《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第一级常用字2500字,第二级次常用字1000字,这3500常用字在语料中的覆盖率可达99.48%。而这150个最常用符号则涉及了那3500字中的2500+,可说是占了常用汉字的绝对多数了。

我下面要介绍的这150个符号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最常用的义符(部首),一类是最常用的声符(部尾)。义符我选了50个符号,声符因为更分散,就选了100个符号。每个义符加两个声符为一组,共50组。

下面就是那50组150个符号了(每组部首在前、两声符随之在后):

口隹巴 衣中由 人古乍 肉昜旦 足各兆 邑令不 穴工丂 走干卜 金监寿 石圭夗

米占立 鸟荧合 言非甬 心五共 广匕𡈼 力莫堇 犬句里 阜且夹 目分丯 玉亡兀

贝卯戋 木亢亥 山小朋 刀仓辟 示羊斤 食交尧 辵匃白 雨包畾 羽支卒 火者丿

页丁屯 竹高扁 车俞叀 丝柬刀 日王央 禾厶兑 马也佥 仌京争 攴向婁 水甫齊

欠其区 宀谷畐 疒艮炎 彳皮巠 艹之韋 女爿马 虫丰生 手母昔 酉享勺 土方龙

既然是象形文字,那么这些符号就都是由某种图形演变而来,所以下图中我贴出了这150个符号的图形,见图00。图中的汉字图形出自徐中舒先生《汉语古文字字形表》,网上可以找到,后面贴出的汉字图形也大多出自此书,为便于检索,我还给这本《汉语古文字字形表》做了个word版目录。

图00这150个符号中,有两对:“刀”和“马”,是重复的。就是说,这两个符号既是常用部首也是常用声符。所以,我就在图中贴了“刀”和“马”的各两种图形。又有两个符号的图形比较特别,我也贴了各两种。此外,我还另外贴上了七个字的好玩的图形。而除了这七个字中的六个,所有图形我都没标出属于什么符号,您可猜猜看。图形共159个,每先猜出五个我会宝推,解释权归我:

图00点看全图

————————————————————

以上这150个符号本身及其组合共构成870+个常用字,占3500常用字的接近四分之一。另外,在这50组里,包含那50义符的常用字有2200+个,而包含那100声符的常用字有接近1200个,二者合计,除去重复的,总算起来,包含这150个符号的常用字共2500+个,占3500常用字的七成强。即使多选了一倍的声符,包含100声符的常用字也只有包含50义符常用字的一半略多,可见每个声符摊不上多少字。

由于汉语普通话有417个音素(《新华字典》),这100个声符显然不够用。据我统计,汉字的声符总共约一千个,而汉字的义符据《汉语大字典》的部首表总共199个,远少于声符。所以形声字中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会远多于声符。

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其分布也很不均匀,即使现在这50个最常用的义符,组合出来的常用汉字的数量也已经有很大差距,最多的将近二百,最少的只有十个。

而那100个声符并非每个只发一个声音,由于历史上的演进,每个声符在汉语普通话里平均可发六七个不同的声音,扣除他们之间重复的,共涉及音素323个,平均每个声符三个多,而没有涉及的音素只有94个,只占全部417音素的两成稍多。

我把这150个符号组成了100个形声字,每两个同一部首的字一个帖子,共50个帖子,会陆续贴上来,如下:

01:唯,吧; 02:衷,袖; 03:估,作; 04:肠,胆; 05:路,跳;

06:邻,部; 07:空,窍; 08:赶,赴; 09:鉴,铸; 10:硅,碗;

11:粘,粒; 12:莺,鸽; 13:诽,诵; 14:悟,恭; 15:庇,庭;

16:募,勤; 17:狗,狸; 18:阻,陕; 19:盼,瞎; 20:琅,玩;

21:贸,贱; 22:杭,核; 23:峭,崩; 24:创,劈; 25:祥,祈;

26:饺,饶; 27:遏,迫; 28:雹,雷; 29:翅,翠; 30:煮,炒;

31:顶,顿; 32:篙,篇; 33:输,转; 34:练,绍; 35:旺,映;

36:私,税; 37:驰,验; 38:凉,净; 39:敞,数; 40:浦,济;

41:欺,欧; 42:容,富; 43:痕,痰; 44:彼,径; 45:芝,苇;

46:妆,妈; 47:蚌,蜻; 48:拇,措; 49:醇,酌; 50:坊,垄。

————————————————————

2019年12月9日


  • 本帖 20 回复
通宝推:白玉老虎,北纬42度,履虎尾,梓童,南寒,钓者任公子,楚庄王,一直在看,江南水,石头布,方恨少,西安笨老虎,醉寺,神仙驴,hwd99,jhjdylj,纳米小洞儿,jnwill,尚儒,史文恭,旧时月色,汉水东流,海上金流彩云乱,青颍路,听松,陈王奋起挥黄钺,赵美成,
最后于2019-12-17 02:22:28改,共1次;
2019-12-09 05:31:00
2020-01-23 04:04:57
4465271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6:邻,部 1

点看全图图06

“邻”和“部”的部首是“邑”,可“邑”老早就简化成了只用两笔的“阝”。因为只用两笔,所以在隶变以后,汉字部首里出了两个“阝”,一个在字右边,一个在字左边。凡在左边的“阝”,都不是“邑”,而是“阜”。在字右边的“阝”,才是“邑”。

“邑”的图形在上图左上角,是一个跪坐人形加一个“囗”,“囗”就是“围”,这个“囗”要么代表一圈城壕,要么就是一圈城墙,也可能既有城墙也有城壕。古代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互相打了起来,还越来越激烈,于是需要城壕和城墙,需要聚居在城邑里,守护好自己的家人。至于“阜”,《说文》说是“大陆,山无石者”,“阜”的图形在“邑”下面,一眼看过去就和“邑”不是一回事。

除了“邑”本身,只有12个常用字是用“邑”作部首的,首先是“都”、“郭”、“邦”,这三个字和“邑”的意思差不多,然后是“部”、“郊”、“邻”、“邮”,这四个字和“邑”的意思也有点关系,再就是五个地名字了:“邓”、“邢”、“郎”、“邪”(《说文》:“琅邪郡。”)、“郁”(《说文》:“右扶風郁夷也。”),都是“邑”的名字。先秦有好多“邑”的名字都起的是这种以“邑”为部首的字,而且大都只有一个字,现在没剩下几个,有点名的大概首先是“郑”——郑州了。

“部”和“邻”都是单纯的形声字。“部”有属的意思,所以和“邑”有关,后世有“按部就班”。“邻”恐怕首先是“邑”的近邻,《尚书•蔡仲之命》有“睦乃四邻”,“邻”还可以是“邑”下面的一级行政组织,《礼记》有“五家为邻,五邻为里”。

“邻”的声符是“令”,“令”的图形在上图中“邑”的图形右边,是一个跪坐人形顶着一个“亼”,大概是会意吧,也有只是一个跪坐人形的,那就是象形+会意了。“令”的图形和“邑”很像,下面都是跪坐人形,上面一个顶着个“亼”,一个顶着个“囗”,看上去虽然差得不多,但意思完全不同。

其实“亼”这个构件在很多字中都有,但即使同一个构件,意思也不相同:

好比“今”,《说文》说是“从亼,从乛”,但《汉语大字典》却说“甲、金文(“今”)象铃有钮有舌之形”,认为“今”是一个铜铃的象形;所以尽管“今”字和“令”字现在的字形很像,但其实不相干,您可比较上图中“令”字的图形和这图形下面“今”字的图形。

好比“合”、“會”、“食”,也是上面都盖了一个“亼”,但这些“亼”代表器盖,“食”在上图右上角,“合”、“會”在“令”右边,您可对比。图形中包含器盖的还有“壺”字,高鸿缙《中国字例》说“(壺)字原象器形,上为其盖……古代之壶则极类胡芦,而附有裙足,颈旁有两耳。”,“壺”的图形在“食”左边,就是一只壶的简笔画。不过“令”上面的“亼”就不一定是器盖了。

再好比“倉”、“㐭[稟-禾]”、“舍”、“余”、“高”、“京”、“亯”、“享”、“𩫏[亠/口/回/口/十]”等字,图形上部的“亼”都代表屋盖,这些字的图形也都在上图中,在“今”、“會”、“壺”、“食”下方。可“令”上面的“亼”似乎也不是屋盖。

又好比“僉”和“侖”,这两个字里“亼”的意思是“集”,上图中“舍”和“余”的下边就是“僉”和“侖”的图形。而“令”据徐鍇说是“號令者,集而爲之”,照我看,也许“令”上面的“亼”也是“集”才更合理。

“令”作为声符可发5个音:leng、lian、lin、ling、ming,这5个音都是很接近的音。另有个声符“粦”可发lian和lin这2个音,甚至还能发leng这个音,和“令”很接近。因此,“邻”的繁体字“鄰”就是以“粦”为声符的,“粦”和“鄰”的图形见上图,“粦”在“京”下边,“鄰”在“余”下边。还有个声符“夌”也能发leng和ling这两个音,好比以“夌”为声符的“棱”字,就既念léng也念líng。

“部”的声符“咅”是个复合声符,《说文》说“咅”是“从丶从否,否亦聲”,是说“咅”的声符是“否”。而“否”仍是个复合声符,其声符是“不”。除了“否”和“咅”之外,含“不”这个声符的常见复合声符还有“丕”。“不”的图形是花柎,前面提到过,还有个“帝”字,其图形表现的是花蒂。两个图形很像。“咅”的图形在上图左下角,它上面是“不”的图形;“帝”的图形在上图右下角,它左边是“丕”的图形,再左边是“部”的图形。

《说文》还说“咅”是“相與語,唾而不受也”,很像是现在“呸”,这两个字的声符也都是“不”,读音相近。因此可以说,这两个字应该是一个字,因为“咅”太各色,所以干脆另造了个形声字“呸”来代表这个意思,易读易记。

“不”作为声符可发12个音:bang、bei、bo、bu、fou、fu、pei、pi、pie、pou、pu、tou,其中主要的是pei(例如“胚”)和pi(例如“坯”)、bei(例如“倍”)和bu(例如“部”)。还有个常用声符“母”,两个主要发音中,一个含韵母ei(mei:例如“每”),一个含韵母u(mu:例如“母”),对比“不”的主要发音bei和bu,看来有时候ei和u这两个音也可能互相转化。

另外有个常见声符“甫”可以发bao、bo、bu、fu、pu这些音,和“不”这个声符有些像。

下面是声符“令”和“不”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令”的主要读音,蓝色的是“不”的一些主要读音,图中“令”只有一个主要读音,与“不”读音的分散对比鲜明:

点看全图06

————————————————————

下面是14个以“令”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令”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的声音:

令lǐng-lìng伶líng冷lěng邻lín岭lǐng怜lián玲líng铃líng蛉líng领lǐng

翎líng零líng龄líng命mìng

leng、lian、lin、ling、ming。

下面是14个以“不”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不”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2种不同的声音,注意,这里读pī的坏其实是坯,和我们常见的读huài的坏不是一个字,它们用的不是同一个声符。应该说,pī坏其实是坯,恐怕不应是常用字,读huài的坏才是常用字:

不bù坏pī否fǒu杯bēi坯pī胚pēi倍bèi剖pōu部bù陪péi

培péi菩pú赔péi焙bèi

bang、bei、bo、bu、fou、fu、pei、pi、pie、pou,

pu、tou。

下面是13个以“邑”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令”和“不”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邑邓邦邢邪邮邻郁郊郎都郭部

令龄不


2020-01-23 04:04:57
2020-01-16 03:01:27
4462704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5:路,跳

“路”和“跳”的部首都是“𧾷[口/止]”,也就是“足”。“足”字的意思,杨树达先生在《积微居小学述林》中给了个解释:“股(大腿)、胫(小腿)、蹠(前脚掌)、跟(后脚跟)全部为足,……”,杨先生的意思是,“足”的意思是一整条腿,从大腿、小腿、前脚掌、后脚跟一直到脚趾,缺了哪一截,都不足。

杨先生又解释“足”的图形说:“然文字之象形,但有平面,无立体,故止能以‘口’上‘止’下表达之也。”,“足从口者,象(从上往下看)股胫周围之形,人体股胫在上,跟蹠在下,依人所视,象股胫之‘口’当在上层,象蹠跟之‘止’当在下层。”。就是说我们的先人深得毕加索立体派油画化立体为平面的精髓,用一个腿的上截面(口)和一个脚的简笔画(止)组合起来,寥寥几笔,就表现了“足”形象。下面是毕加索油画《厨房》,其中肯定画了人,也说不定画了某人的“足”。图片出自《The-kitchen》

点看全图

下图左上角就是一组“足”字的图形,再看毕加索这张画,您说不定就能在里边找出“足”来了,不过是法国的“足”,不知经过了怎样的简化:

点看全图图05

上图中还有“止”的图形,在“足”字图形下边,就是有三个脚趾的一只脚,《说文》徐灏注笺:“凡从止之字,其义皆为足趾。许以为象艸木出有址,殆非也。考阮氏《钟鼎款识•父丁卣》有足迹,文作止,正象足趾之形……三趾者,与手之列多略不过三同例。”,就是说古人比较懒,超过三个的就画到三为止,如今的简笔画经常这么干。还有个“夊”(suī)的图形,就是把“止”的图形倒过来,也在上图中。这两字的图形也都非常抽象。不过,也不是所有古人都是毕加索那一派的,如上图右下角由两个“止”组成的“步”字的图形中,就有两个描摹了相当写实的“足迹”,只不过一双是四趾,另一双才是五趾。

另外,还有几个字的图形和“足”像,首先是“正”,图形在“足”右边,《说文》:“正,是也。从止,一以止。……古文正,从一、足,足者,亦止也。”,就是说“正”字的图形主体就是一只脚。还有个“乏”,《左传》说是“反正为乏”,图形就在“正”的下面,主体也是一只脚,但朝向和“正”相反。要我说,这“正”的图形表示某只脚正对某一点,而“乏”的图形则表示另一只脚对准了那一点,不是同一只脚。

再就是“是”,《说文》:“是,直也。从日、正。”。而最像“足”的是“疋”,“疋,足也。上象腓肠(小腿),下从止。”(《说文》),所以“疋”只不过比“足”少一截大腿。而由“林”字和“疋”字组合而成的“楚”字,《汉语大字典》中介绍:“甲文、金文从足。古文足、疋同字”。在有些“楚”字的图形中,“林”下面或是“林”中间就不是“疋”而是“足”。以上均见上图。

《王力古汉语字典》中提到:“足部的字,意义都与脚有关。”。以“足”为部首的常用字大多和“足”的动作有关,例如蹦和跳,例如踩和跺,例如踱和跑,例如跨和跃,例如踢和蹬,例如践和踏;还有和“足”的状态有关的,例如跛;还有关于人的状态的,例如躁;再就是“足”的组成部分的名称,例如趾和跟,以及动物“足”部组成部分的名称,例如距和蹄;还有些引申到了“足”下,例如路和踪。

“路”这个字,主要意思是道路,好比走投无路,好比“八千里路云和月”。至于“跳”,柳宗元有酷似李白的诗句,“君不见夸父逐日窥虞渊,跳踉北海超昆仑。”(《行路难三首》),但“跳”的意思先秦似乎用“踊”,也是个以“足”为部首的字。

“路”和“跳”都是单纯的形声字,二者的声符“各”和“兆”都只是声符而已。

“路”的声符“各”这个字,本意是“至”或“止”或“来”,徐灏《说文解字注笺•口部》说是“各,古格字,故从夂。夂有至义,亦有止义,……”。杨树达先生《积微居小学述林》说是“‘各’亦‘来’也”。至于各自的“各”那个抽象的意义,也是后来的,而且占住了“各”,把“至”一类意思挤到了形声字“格”字上,再后来有个一度流行的词“格致”,就是由“格”和“致”这两个意义接近的字合组出来的。

关于“夂”(zhǐ),《说文》说:“从后至也。象人两胫后有致之者。读若黹。”;另有一个“夊”(suī),上面提过,《说文》说:“夊,行迟曳夊夊,象人两胫有所躧(xǐ)也。”。段玉裁还有注:“行迟者,有所拕拽然,故象之。”;“夂”、“夊”二者含义相近,字形也相近,我估计是同一字。上图中有“各”与“夊”的图形,前边提过,“夊”其实是倒过来的“止”,而“各”上面的“夂”与其同形,也就是说,“路”字里头除了两个口之外就是两只脚,一左一右,一正一倒,一个在左下角,一个在右上角。

“各”作为声符可发16种不同的声音,是声符中可发声音比较多的,也反映这个声符比较常用,而且衍生出了好几个复合声符:例如“阁”,例如“洛”,例如“客”,还有“路”。

“各”这个声符还有个很特别的属性,就是这个声符所发的音可以包括两组我听上去不太挨得上的音,一组是e、ge、hao、he、ka、ke、qia,另一组是la、lao、le、liao、lo、lou、lu、lüe、luo。

在第一组里, qia那个音我听上去也可单独分为一组,但这个音及与其相近的一组音与ke、ge那组音其实某种特殊的关系:尽管“各”这个声符所发的音几乎未包括其中一组以que为代表的音,不过还是有迹象表明这两组音有可能离得很近。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陈寅恪先生姓名最后一个字读音的公案:虽然“恪”这个字一般注音读为kè,但据说陈先生自己读如“确”;还有我记得某位自以为是的足协主席提到过“髂腰肌”这个词,风行一时,“髂”这个字的声符是“客”,但其读音却是与“确”很接近的qià;而这一对可以互相转化的两组读音中,最常见的其实是“去”,在很多方言中“去”都读如“客”。常见声符中还有个“丂”也是能同时发这两组音的,例如“考”和“巧”,下面会提到。另外,在英文中这一对的两组音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我注意到的是C和Q这两个字母在读音中的不同角色。

“各”这个声符能发的另一组音是以L为声母的9个音:la、lao、le、liao、lo、lou、lu、lüe、luo。有另一个声符“果”,能发的音有5个:guo、huai、huo、ke、luo。就包括了luo,还包括了guo、huai、huo、ke,大体上与“各”能发的音对应,二者大概相当接近。还有个“鬲”,也是既能发gé这个音,也能发lì这个音,作为声符还能发he这个音的。

下面是“各”这个声符分别以g和k为声母以及以l为声母的两组五个常用字(自上而下)“格”、“客”、“落”、“路”、“略”之读音变迁,是我根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的,从中可见汉字读音的多变,反映了汉语语言的多样性,还可能反映了官话所在地的多次转移:

点看全图05

至于“跳”的声符“兆”这个字,则和另一个字“卜”联系紧密,“卜”罗振玉先生《增订殷虚书契考释》云:“象卜之兆。卜兆皆先有直坼然后出歧理,歧理多歧出,或向上,或向下。”。而“兆”《说文》云:“[兆卜],灼龟坼也。从卜、兆,象形。兆,古文[兆卜]省。”,也是象形。但我怀疑,“兆”表现的是整个龟板上多次钻凿灼烧留下的裂纹,而“卜”表现的是龟板上某处一次钻凿灼烧留下的裂纹,占卜时看的就是这个裂纹。所以,“卜”、“兆”二者虽然都是象的占卜时在龟板上钻凿灼烧产生的裂纹这个形,但有整有零,一个是全体,一个是局部。“兆”、“卜”两字的图形均见上图。

下面是一枚卜甲(合集6654)正面的图片,中间是卜辞,两侧就是一处处带编号的兆纹,左右分别编号,自上而下各有一、二、三、亖(四)、𠄡(五)五组,每组同编号的是一对,是同一事正反两种卜问的卜辞和所得兆纹。那些兆纹大都很象“卜”字。图片出自《书法——学书必知:中国书法演变史》

点看全图

下面是龟甲正面和带钻凿灼烧痕迹的反面的图片,对比可见每片龟甲上有四处与反面凿坑相应的、正面位置上很象“卜”字的兆纹。图片出自《甲骨文基础知识》

点看全图

————————————————————

下面是17个以“各”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各”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6种不同的声音:

各gě-gè阁gé搁gē-gé洛luò落là-lào-luò客kè额é络lào-luò骆luò格gé

赂lù胳gē烙lào-luò略lüè酪lào路lù露lòu-lù

e、ge、hao、he、ka、ke、la、lao、le、liao,

lo、lou、lu、lüe、luo、qia。

下面是6个以“兆”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兆”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兆”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兆zhào挑tiāo-tiǎo逃táo姚yáo桃táo跳tiào

頫fǔ(俯)

chao、diao、fu、tao、tiao、yao、zhao。

下面是32个以“足”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各”和“兆”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足趴距趾跃践跋跌跑跛跨跷跺跳跪路跟踊踢踏

踩踱蹄蹂蹋蹈蹦蹲蹭蹬躁踪

各阁略兆


最后于2020-01-16 03:18:47改,共1次;
2020-01-16 03:01:27
2020-01-09 03:49:02
4460551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4:肠,胆 1

点看全图图04

有好几个汉字符号隶变后都写成“月”,“腸”、“胆”两字的部首也是如此。其实,它们的部首是骨肉的“肉”,上面图里左上角就是“肉”的图形,它右边才是“月”字的图形,再往右是“腸”和“胆”的图形。

以真正日月之“月”为部首的常用字有“朦”和“胧”,虽然“朦”、“胧”两字中“月”在左边,可还有不少以日月之“月”为部首的字,例如“胡”、“朗”、“期”等,“月”是在右边的,不过,当初“朗”的篆体字形其部首“月”却是在左边的。又有个“望”,是后来才加上“月”这个部首的,在图形中有时候“月”在右边,但隶变后“月”被挤到了右上角,原来那个向天仰望的小人,也变成了“亡”和“王”。“朦”、“胧”、“朗”、还有 “望”、都在上图中右下部分。

看一看上图中日月之“月”与骨肉之“肉”的图形,您会发现,二者都包含几种不太一样的图形,而且其中有些图形长得很像,这长得像的大概还是写起来最顺手的字体,于是作为部首的“月”和“肉”隶变之后混而为一,也就难免了。

上图左下角还有“多”字的图形,如徐中舒先生所注,“多象两块肉形”,并非“从二夕”,可其中的“肉形”看上去和“月形”差不太多,难怪会被隶变成“夕”。而“夕”就是“月”,图形就在“月”字图形下面,可以说和“月”的图形没啥区别。《说文》说“夕”是“从月半见”,就是“半个月亮爬上来”。可要是“多”的图形里也是月亮,连着爬出来两个月亮,那就有点吓人了。

还有“腾(騰)”,“腾(騰)”的图形在上图右上角靠里,您会发现,“腾(騰)”字中“月”的图形与“腸”和“胆”中“月”——“肉”的图形,还有“朦”、“胧”、“朗”、“望”中“月”的图形,都不一样,而“腾(騰)”这里的“月”其实是“舟”,是画了条小船。并且,“月”——“舟”在“腾(騰)”这里并非部首,而是“朕”这个复合声符的一部分,类似的还有“勝(胜)”、“滕”等,真正的部首是“马(馬)”、“力”、“水”……。

又如“朋”这个字,隶变之后现在的字形由两个“月”构成,但图形其实是两串贝壳,在上图右上角。还有“青”,《说文》云“从生丹”,意为“青”这个字是由“生”和“丹”组合而成,则下面隶变之后写作“月”的其实是“丹”,“丹”和“青”的图形在上图中右下角,您可比较。

“月(肉)”这个部首也不全在左侧,“膏”、“臀”、“臂”这三个常用字,“月(肉)”就在下方;还有个“月(肉)”这个部首在下方的常用字“腐”,其中的“肉”没有隶变为“月”,而保持了原有形态,仍写作“肉”,但在“腐”字篆体字形中的“月(肉)”,其实与“膏”、“臀”、“臂”那三个字中也没什么分别;以上几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在“腸”、“胆”图形往下。

关于“月(肉)”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肉部的字,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类。一至三为本体,四、五为社会对肉的使用。(一)人与动物的肢体、器官等。……(二)幼体、后代以及动物的生育。……(三)肌体肥瘦、病变和特殊的气味。……(四)有关肉食方面的。……(五)有关祭祀方面的。……”。

以“月(肉)”为部首的常用字,大都是身体的一部分:好比肚和肠,好比肝和胆,好比臂和膀,好比肌和肤,好比脂和肪,好比胚和胎;也有些是人体的状态:好比肿和胀,好比腥和臊,好比胖、脆;以上当然不仅指人的身体,于是有些以“月(肉)”为部首的字又和肉食有关:好比腌和腊,好比膳。等等。

点看全图图04-2

“腸”和“胆”两个字,都是身体器官的名称。“肠”字见于《诗经》:“自有肺肠,俾民卒狂。”(《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39)《大雅•荡之什•桑柔》);“胆”字则有成语,肝胆相照;都是和其他器官并提。

“腸”和“胆”两个字的声符是“旦”和“昜”这两个字,这两个声符虽不是形声字,但图形中都包含“日”——太阳的形象,图形中有太阳形象的非形声字还有不少,例如“莫”,《说文》“莫”云:“日且冥也。从日在茻中。”,又例如“明”,这是太阳月亮都在其中,其中的月亮还大都是古典的月亮,和“肉”区别明显。见上图。

“腸”的声符“昜”这个字就是最初太阳、阴阳的“陽(阳)”字,从图形看像是阳乌——太阳鸟。下面是金沙遗址出土太阳神鸟金箔饰,周边一圈是四只阳乌——太阳鸟,图片出自《发现中国凤》

点看全图

在简化字中,“昜”这个声符的样子会变来变去:除了昜这个样子的,最多的是变成在扬、场、汤、杨、肠、畅这些字中的样子,以及由此产生的复合声符“汤”中的样子(荡、烫),还会变成在伤(傷)字和觞字中的样子,再就是变成在“阳”字中的样子了。

关于“胆”的声符“旦”这个字,《说文》上说:“(旦)朙也。……从日見一上。一、地也。”而于省吾先生《殷栔骈枝》云:“栔文旦当系从日,丁声。丁、旦,双声并端母。”,但“丁”这个声符所发的音有da、deng、ding、ting、zheng,与“旦”作为声符可发的六个音chan、da、dan、shan、tan、zhan不是一路,而且观察上上图中“日”和“丁”的图形,“日”的图形可无疑问,但我感觉“丁”的图形则未必,“旦”之图形中“日”以外的那部分图形或可为云霞或光线折射造成的幻日。而且“旦”很可能出现甚早,据说在公元前两千年以前的大汶口文化陶尊上,就有刻画符号表现的是“旦”,因此“旦”不需要造形声字来表现。

下面是大汶口文化陶尊刻画符号,左上角标“甲”的那个符号据认为就是“旦”,图片出自《大汶口文化陶尊符号试解_张文》

点看全图

“旦”这个声符、包括由此产生的复合声符“亶”、可发6个音:chan、da、dan、shan、tan、zhan。有个发dan这个音的声符“单”就还能发chan、shan、tan、zhan这些音;又有个能发dan这个音的声符“詹”,也能发chan、shan、tan、zhan这些音,而且“胆”这个字,繁体字写作“膽”(见上上上图),就是以“詹”为声符的。

无论是“旦”还是“昜”,其读音的韵母部分变化是很小的,下面是我根据王力《汉语语音史》估计的“荡”、“阳”和“旦”字之读音变迁(三排自上而下依次是“荡”、“阳”和“旦”),从中可以看出,这三个字的主要韵母元音前期都是[ɑ],后期则变成了[a],二者其实相差无几:

点看全图04

————————————————————

下面是10个以“昜”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昜”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扬yáng场cháng-chǎng汤tāng杨yáng肠cháng畅chàng荡dàng烫tàng伤shāng阳yáng

chang、chi、dang、shang、tang、yang。

下面是9个以“旦”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2个原来以“旦”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旦”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旦dàn但dàn担dān-dǎn-dàn坦tǎn胆dǎn袒tǎn擅shàn檀tán颤chàn-zhàn

壇tán(坛)氈zhān(毡)

chan、da、dan、shan、tan、zhan。

下面是65个以“肉”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昜”和“旦”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2个常用字:

肉肌肋肝肚肛肘肠肾肤肺肢肿胀股肮肪背胚胆

胞胖胎胯胰脆脂胸胳脏脐胶脑脓脚脖脯脸脱腊

腌脾腋腔腕腻腰腥腮腹腺腿膜膊膀膏膝膘膛膨

膳臊臀臂

畅旦


2020-01-09 03:49:02
2020-01-02 04:11:17
4458506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3:估,作 5

点看全图图03人

“人”这个字,《汉语大字典》说是“甲骨文象人侧面站立之形”,而这个侧立人形和“尸”字的图形很象。“尸”字,林义光《文源》说是“象箕踞之形”,也是从侧面看。一个是侧面的箕踞人形,一个是侧面的站立人形,“人”和“尸”自然有相似之处。至于正面的站立人形,则有个“立”,有个“大”,还有个“夫”,三者图形相似,也都在上图中,但和侧面的站立人形明显不同。

下面是宋镇豪《夏商社会生活史》插图49:商代箕踞玉石人像(22.小屯出土——残;23.四盘磨出土;24.传世):

点看全图

在现在隶变后的字形中,作为部首的“人”与作为字的“人”不一样,作为部首的“人”大都是所谓单立人:“亻”。但在隶变之前,形声字中“人”这个部首则只有“胖瘦”不同,并没有单独的“亻”。即使在一些后来包含“人”而非单立人“亻”的常用字中,例如“闪”,例如“介”,例如“企”,其中的“人”也都是这个侧立人形,见上上图。

除了前面提到过的“兄”字,非形声字字形中包含侧立人形的常用字还有“元”、“比”、“北”、“及”、“并”、“千”、“从”、“從(从)”、“[罒/㐺](眾=众)”、“㐺[亻亻人](众)”、“保”等字,均见上上图。

以“人”为部首的字非常多,《王力古汉语字典》说是“人部的字,多与人事有关”。当然首先是“人”可能有的行为或者对“人”状态的形容:例如“俯”和“仰”,“倾”和“侧”,“催”和“促”,“假”和“借”,“停”和“住”,“依”和“偎”,“侦”和“伺”;例如“仆”和“倒”,“伟”和“健”,“仁”和“侠”,“优”和“佳”,“俊”和“俏”,“倦”和“伤”,“僻”和“伪”;还有关于人的身分的:“仙”和“侣”,“伯”和“仲”,“僧”和“儒”;还有常用的代词:“他”和“你”,“伊”和“何”;还有些抽象的动词:“似”和“像”,以及常用副词:“仍”和“但”,还有用于外国人名地名象声的“俄”和“俐”,等等。

当然也不能少了“估”和“作”,两个字也都和“人”的行为有关。“估”其实就是商贾的“贾”(gǔ):舟中估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贾”一字多音,一身多任,需要有个“估”来分担,因此“估”是后造的形声字,是简化字。但是一个新字被造了出来,其含义也必然与原来的字有不同的发展方向,而“估”,也就在“贾”的意义之外,又引申出了估量一类的新意义;与“估”类似、也是用来代替“贾”的、其实还有个“沽”:待价而沽,但“沽”原意为水名,应该说是假借。

至于“作”,是起的意思:一鼓作气。后来又引申出各种意思,好比创作,作业,到现在我们常见的读zuō的“作”,就离本义远了点,可也没有像“贾”那样造出新字来分担,恐怕就是因为“作”字简单易写。

点看全图图03古

观察上图左上角“古”字的图形,我感觉,“古”是由两部分组合而成:下面是“口”,上面是“才”。《说文》云:“才,艸木之初也。从丨上贯一,将生枝叶。一,地也。”,“才”字的图形就在“古”字图形下面,见上图,图中还有“估”的图形,可以对比。因此,“古”这个图形我猜测是口言当初的意思,是所谓讲古(我想起了口吐莲花,一笑)。

作为声符,“古”可以发12个音:dan、gan、ge、gu、han、he、hu、ju、kan、ku、xian、yan,其中dan、gan、han、kan、xian、yan六个音其实是以“敢”为声符乃至以“严(嚴)”为声符的,据《说文》,“敢”是“从𠬪[爫/又biào]古声”。但徐中舒先生认为“敢象双手持干刺豕形”,见上图中部“敢”最上面徐先生的注以及“敢”字图形最右侧那个。如果这样,“敢”的发音就和“古”无关了。dan、gan、han、kan、xian、yan这一组音也确实离ge、gu、he、hu、ju、ku这些音远了点。

dan、gan、han、kan、xian、yan这一组音最常见的是gan和han 这两个音,能同时发这两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干”(杆,汗)和“甘”(柑,邯)。

ge、gu、he、hu、ju、ku这些音本身是接近的,其中发gu这个音的最多,而常用形声字中发这个音的也主要是以“古”为声符了,当然还包括那个含“古”的复合声符“固”。

另外含“古”的复合声符还有“胡”和“居”,这三个复合声符中“古”的位置各不相同。上图中包含了这三个复合声符的图形,其中“居”的部首“尸”的图形与“人”字的侧立人形非常相似,“居”字的图形也就和“估”字的图形非常相似。

下面是我根据王力《汉语语音史》估计的“苦”字和“居”字之读音变迁(上排是“苦”,下排是“居”),从中可以看出,“居”字一开始大体上是“苦”字同期发音加上了个[i],是所谓齐齿音,二者发音嘴型稍有不同,到明清以后韵母就索性变成了[y],这也是“古”作为声符发音变化的一个方向吧:

点看全图03

和“古”这个字的图形很相似的,还有个“叶”字,而且现在的“叶”字很像个躺倒的“古”字。《说文》认为“叶”是由十和口或曰组合而成,见上上图右侧。

点看全图图03乍

其实“作”本来就只是“乍”,后来才加上“亻”变成“作”,而现在“乍”的各义项因为都是抽象的意思,只是借用了当时“乍”的音,结果把真正的“乍”挤跑了,只好变成“作”,就像“白”和“伯”,“不”和“柎”。“白”字之图形郭沫若先生《金文丛考》云:“此实拇指之象形……拇为将指,在手足俱居首位,故白引申为伯仲之伯,又引申为王伯之伯,其用为白色字者乃叚借也。”;“不”字之图形王国维先生《观堂集林》云:“不者,柎也。”,《诗•小雅•常棣》“常棣之花,鄂不韡韡。”,即此“不”。则后期“不”字的否定之意也是假借而来;二字的图形均见上图。

下面是梨花花柎的图片,花柎即梨花下方绿色叶片形的承托物,花柎下部是尚未长大的子房,日后可成长为果实。图片出自《梨花欣赏》

点看全图

真正的“乍”是从躺卧起身的意思,可释为起,《诗经》中有“与子偕作!”(《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72)《秦风•无衣•二章(共三章)》),常语有“振作”,都用的是这个意思,“作”字的其他意思都由此引申而来。“乍”的图形就表现的是人两头离地正在起身这个意象,很像在仰卧起坐,见上上图。图中还有“作”字的图形,其中有两个就是“乍”字,其余几个“作”字的图形则是在“乍”的基础上加了手或棍棒的图形,而没有加“人”的图形。

作为声符,“乍”可以发7个音:cu、za、ze、zen、zha、zhai、zuo,这7个音还算比较接近。

————————————————————

下面是个以“古”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古”这个声符能够发的种不同的声音:

古gǔ估gū-gù苦kǔ咕gū固gù沽gū居jū剧jù据jū-jù锯jū-jù

姑gū故gù胡hú枯kū菇gū葫hú辜gū湖hú蝴hú糊hū-hú-hù

敢gǎn憨hān严yán

個ɡě-gè(个)

dan、gan、ge、gu、han、he、hu、ju、kan、ku,

xian、yan。

下面是个以“乍”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乍”这个声符能够发的种不同的声音:

乍zhà

作zuō-zuò诈zhà昨zuó怎zěn炸zhá-zhà窄zhǎi榨zhà

cu、za、ze、zen、zha、zhai、zuo。

下面是108个以“人”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古”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人亿仁什仆仇仍仅仗代仙们仪仔他伟传伍优仲

件任伤价伦份仰仿伙伪伊似估何佑但伸佃作伯

伶佣低你住位伴伺佛佳侍供使例侠侥侄侦侣侧

侨侈依俩俏促俄俐侮俭俗俘侵俊债借值倚俺倾

倒倘俱倡俯倍倦健偿偶偎傀偷停偏假傲傅傍储

催像僚僧僵僻儒儡

古固居辜敢严


通宝推:梓童,
2020-01-02 04:11:17
2019-12-26 03:17:26
4456818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2:衷,袖 4

点看全图图02

“袖”字和“衷”字的部首都是“衣”,《汉语大字典》解释“衣”字的图形说:“甲金文衣字象曲领,两袖中空,左右襟衽掩合之形。”,说白了,“衣”字图形表现的就是一件古代的衣服,或者左衽或者右衽。见上图左上角。

如果把“衣”字图形中那件衣服加些毛,那就成了外面有很多毛的皮衣,这个图形在上图下部中间偏右,就是最初的“裘”字。“裘”的图形后来简化演变成仍是有很多毛的类似“求”字的构型,在上图“裘”字图形右边偏上,又因为表示“求”这一类抽象意思的词(字),发音与“裘”字读音相近,就用这个类似“求”字的构型表示“求”这一类的抽象意思,把原来的有很多毛的皮衣这一原本的义项挤跑,只好另外孳乳出“裘”这个形声字去表示原来的有很多毛的皮衣的意象,那都是后话了。段玉裁先生《说文解字注》有云:“裘,皮衣也。从衣。象形。各本作从衣求聲、一曰象形。淺人妄增之也。裘之制毛在外。故象毛文。與衰同意。皆从衣而象其形也。”。

段先生提到“衰”,“衰”原本是蓑衣的意思,和“裘”类似,也是在“衣”字图形基础上加了几笔,上图中“衰”字图形就在“裘”字图形下面,您可对照。所以,“衰”字也是因为其读音与某种抽象的意思读音相同,就被鸠占鹊巢,原本蓑衣的意思只好用新造形声字“蓑”来表示了。

而如果在“衣”字这个衣服的图形上加画一个叉叉标识,那这个图形就构成另一个常用字:“卒”(在上图中右下角)。我小时候看小人书,那上面常见有兵丁穿着号衣,号衣背后或前胸常有个大大的“卒”、“兵”或“勇”字,看来这个习俗真是源远流长啊。下面是隶卒穿着“卒”字号衣的形象,图片出自《梦见隶卒、差役》

点看全图

作为部首,“衣”在形声字中可以呆在很多不同的位置,最常见的是在左边,例如“袖”字,其次是分成上下两半,把声符夹在中间,例如“衷”字,还有在下面的,例如“装”字,以及被声符压在左下角的“裁”字,在左下角主要是因为“裁”字的声符左下角有个空间,可以把部首塞进去,类似的还有戴、截、哉、栽、载那几些字。以上“袖”、“衷”、“装”、“裁”四字的图形见上上图左下部分。不过这些字的声符其实是复合声符,是由“戈”和“才”组成的复合声符,“才”在这个复合声符的左上角,被简化成了“十”。

以“衣”为部首的常用字首先是各种不同的衣物:“衫”、“袄”、“袍”、“裤”、“裙”、“褂”、“裳”,“袜”、“褐”、“褥”、“袱”、“被”、“袋”,以及衣服的不同部位:“衬”、“衩”、“袖”、“襟”、“裆”、“衷”,还有对衣物进行的操作:“补”、“袒”、“裸”、“褪”、“裁”、“裂”、“装”、“裹”,再就是“裕”——“衣物饶也”和“褒”——衣襟宽大,是对衣物状态的形容。

另有个部首“巾”,和部首“衣”表征的范围有重叠之处,例如“帔”(pèi)字,就是常用字“被”字某一义项的异体字,还有“帬”字,也是常用字“裙”字的异体字。

“衷”,本意是内衣,亦可作动词用:“皆衷其衵服。”(《宣九年传》(p 0701)(07090601))(068),又引申为内心:言不由衷。不过我怀疑,“衷”字像是“中”字的孳乳字,所以,内心之类的意思也许是在先的。至于“袖”,就是袖子了:领袖,袖手,长袖善舞,寂寞嫦娥舒广袖。

“中”字的图形大体是一根长杆,用一个圆圈标出了长杆的中部,长杆上下可有飘带,“中”字的图形在上上图“衣”字图形右侧。

以“中”作为声符的字只发两个音,chong和zhong,有一个常用多音字“重”也是发这两个音,可见这两个音也是很容易互转的。其实“中”这个声符在常用字中有很多是取代了繁体字中“重”这个声符。例如“肿”取代了“腫”,“种”取代了“種”,“冲”取代了“衝”,“钟”取代了“鍾”,还有“鐘”。

“由”这个字比较特别,“《說文》無由字”(徐锴《说文解字系传》),甲骨文中倒有不少“由”字,其形均为“凵”(坎)中有土,当都是“凷”(块)字,见上上图,图中亦有“土”字的图形,都在右上角,可对比。但甲骨文中的这些“由”字似均非“块”之意,则“由”字与“凷”字音形均不一致。不过,由于“由”字后来的意义大都是抽象的,则借用也许当时读音相近的“凷”字也并非不可能,至于后来读音的迁变,就难说了。

以“由”作为声符的常用字除了会发与“由”字you这个音相近的chou、xiu、zhou、zhu等音之外,还会发di这个音。you和di这两个音相去甚远,不知是经过什么路径转化的。

发you这个音的常见声符很多,但考察这些声符能发的其他音,可发现它们发音的特性并不相同,大致可分为几组,好比:第一组,“有”(you、hui、wei、yu)和“右”(you、hai);第二组,“尤”(you、rao)和“憂”(you、rao);第三组,“幼”(you、ao、niu、yao)和“斿”(you、liu);另外还有“攸”。只有“攸”这个声符(you、di、diao、shu、tao、tiao、xiao、xiu),是和“由”这个声符接近的:二者能发的音有三个相同:di、xiu、you。这样看来,you和di这两个音还真可能有某种渊源。

————————————————————

下面是9个以“中”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中”这个声符能够发的2种不同的声音:

中zhōng-zhòng仲zhòng冲chōng-chòng忠zhōng肿zhǒng盅zhōng钟zhōng种chóng-zhǒng-zhòng衷zhōng

chong、zhong。

下面是8个以“由”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由”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由yóu邮yóu抽chōu油yóu宙zhòu轴zhóu-zhòu袖xiù笛dí

chou、di、xiu、you、zhou、zhu。

下面是30个以“衣”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中”和“由”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衣补衬衫衩袄袜袒袖袍被裕裤裙褂裸褐褪褥襟

裆袱

衷袋裁裂装裳裹褒

中盅由


通宝推:梓童,
2019-12-26 03:17:26
2019-12-19 02:59:59
4455083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2 01:唯,吧 13

点看全图图01口

“吧”和“唯”这两个字,部首(义符)都是“口”。古人造字,“口”就是画了一张嘴,不过经过长期使用,画出的嘴已经是简笔画了。上图中左上角就有三个“口”的图形,各有各的样子,尤其是甲骨文,因为刻画不易,有时候圆笔就被方笔所代替,这就出现了我们现在方形“口”的雏形。图中还有“吧”字和“唯”字的图形。注意,“唯”字三个图形中,“口”的位置各不相同,这是古代汉字的常态。

“口”,就是嘴,是我们吃饭和说话的家伙,用“口”当部首的字也大多和我们用“口”能做的动作有关,好比吃,好比喝,好比呼,好比吸,好比说,好比叫,好比吼,好比吟,好比含,好比叨,好比召,还有售。

以上您会注意到,由于“口”这个部首太常用,上面就出现了用同一对“义符——声符”组合,组成了不同音也不同义的三对不同的“同体字”:吟和含,叨和召,以及唯和售。这也反映古人在新造形声字时,是各自闭门造车,结果,造出的这三对字就撞了车。上面图中右侧也有这三对字的图形,研究这些图形,您可发现,这三对字只是义符和声符的相对位置不同而已。古代汉字中声符的位置其实并无一定之规,好比上面“唯”字图形中义符和声符的相对位置也各不相同。所以,现在这三对“同体字”还真可以是三对异体字,类似的异体字不是没有,就在以“口”为部首的字中,例如“和”字,除了有上禾下口的异体字之外,还有“咊”这个异体字;又例如“唇”字,也有个左口右辰的异体字。

以“口”作为部首的字之中,还有一类比较常见,就是象声字,“唯”和“吧”都属于这类字,表示的是人发出的有特定抽象含义甚至没有意义的声音,这一类字都是单纯的形声字。因此,在“唯”和“吧”这两个形声字中,“隹”和“巴”这两个声符也是没有意义的,这也是两个单纯的形声字。类似的常用字还有“叭叽吗呀呐呜吭呵呢哈咳哪哟哩哼啊唉啦啰啥喳嗤嘿”等。还有些象声字表现的不是人发出的声音,如“叮吱咕哄哗咪嘀”等;又有专用来为外来语象声的字,如“吨咖啡啤”;这些字也都是单纯的形声字。

“唯”和“吧”虽然都是象声字,但“唯”这个字多次见于先秦文献,而“吧”这个字出现的就较晚,竟未收入《说文解字》。

“唯”作为象声字见于先秦古籍的例子有:

未问其名,号之曰“牛!”曰:“唯。”(《昭四年传》(p 1257)(10040802))(091),

“唯,不敢忘!”(《定十四年传》(p 1596)(11140502))(110、132);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论语•里仁第四》),

子曰:“唯!丘之闻诸苌弘,亦若吾子之言是也。”(《礼记•乐记第十九》)。

而“吧”这个字则应该是后造出来的,先前在“吧”这个字的位置上的,应该是“罢(罷)”,《汉语大字典》中有三例:元-张国宝《薛仁贵》楔子:“孩儿,你依着父亲言语,不要投军去罢。”,元-乔吉《金钱记》第一折:“姐姐,天色晚了,咱回去罢。”,《红楼梦》第三十五回:“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

由此可见,“吧”作为象声字出现得相当晚。但“吧”这个字已经收入宋代的《广韵》,组成“吧呀”一词,说是“大口貌”,又说是“小儿忿争”,可见与我们现在熟悉的“吧”字并不是一回事,只不过“吧”与“罢(罷)”可以同音,而且笔画少不少,所以近代以来取代了“罢(罷)”。

“口”长在人身上,这么常用,所以在汉字中,“口”这个构件也非常常见,不一定在形声字中,好比在“兑”这个常见独体字中,表现的是“人笑故口分开”,见上图;与之很像的“兄”字则是突出表现了“口”的人形,见上图。又好比“詛”字,有一种“詛”字的甲骨文和金文字形是“口”上面加了一横或一点,这一横或一点在我看来可能表现的是歃血的血痕,见上图。而“句”这个常见声符,则为“从口丩声”,其实是一个复合声符,其中“口”的位置也不固定,亦见上图。想必您也看出来了,“从口丩声”不是“叫”吗?不错,这也是一对“同体字”。这两个字虽然同以“丩”为声符,但并不同音,“句”《说文》说是古矦切,“叫”《说文》说是古弔切。这两个字的意思也大不一样,“叫”大概是后起的。

点看全图图01巴

在上面这第二张图中,则首先是声符“巴”的图形,在左上角。再就是“吧”的图形,在“巴”字图形下面。“巴”是突出表现了人手的跪坐人形,和“人”字那个站立的身形(亦在图中)不同。这个跪坐人形的图形没有单独成字,但在很多字中都能看到这个身形,例如“卯”,例如“命”,例如“𠬝[报-扌]”,例如“卿”与“郷”,还有“邑”(见图,在这里那个跪坐人形竟隶变成了“巴”字,还须注意“邑”这里“巴”上方并非“口”字,而是“囗”=“围”字,与下面的“兄”字有别)。也有在一个字的不同构型中分别采用跪坐人形和站立身形的,例如“兄”字(见图)。

除了突出表现人手的“巴”字,还有另外一些字的图形,是突出表现人体不同部位或者还附加了别的物品:例如“埶”(yì艺),是在人之上突出表现了人的两只手,手中还拿着禾苗,所以意为“种也”;例如“丮”(jǐ),只是在人之上突出表现了两只手,意为“持也”;例如“女”,突出表现了女子的丰腴;例如“母”,在丰腴女子的基础上,又加两个点突出表现她怀着的孩子(也有说表现的是两个乳房);例如“见”,在人之上突出表现了一只眼睛,注意,“见”的人形也是有跪有立,反映跪和立的人形可以互通;还有“監”,是突出表现一只眼睛的人形俯向一只装了水的器皿,是以水为鉴的意思;再例如“頁”,是在人之上突出表现了脑袋的跪坐人形;例如“欠”,是突出表现了张着的嘴的跪坐人形或站立人形。以上都见上图。

点看全图图01隹

上面这第三张图的左上角是声符“隹”的图形,然后是以之为声符的“唯”字的图形。“隹”表现的是某种鸟,可与“隹”字图形下方的“鳥”字图形比较,这两个符号作为部首在有些字中是可以互换的,例如“雕”字与“鵰”字,“雞”字与“鷄”字,“雛”字与“鶵”字。

上面图中还有一些包含“隹”这个符号的非形声字,例如“霍”字,其图形表现了雨中飞翔的小鸟;例如“集”字,其图形表现了一只正落上枝头的小鸟,十分生动;例如“雙”字,还有形声字“隻”,其图形则分别表现了手上的两只或者是一只小鸟;另外“讎”字的图形表现的是两只正在对唱的小鸟,所以中间画了伸着舌头的一张嘴。

“隹”这个声符是最常见的声符之一,而且这个声符在现代汉语普通话中可以发出的声音也最多样,足有三十多个。而与“隹”这个声符相反,“巴”这个声符却只发两个音。这样的反差可能与这两个字传播与使用的范围和历程有关吧。同时也和这两个字的发音本身的特性有关,有些音大概不那么容易迁移改变,而另外一些音在实际使用时就很容易变成不一样的音。例如“崔”字,虽然其发音中的声母一直未变,但韵母却变化多端:从秦汉的[ts‘uəi],变为南北朝的[ts‘uɐi],再变为隋唐的[ts‘uɑi],五代到宋又变回[ts‘uɐi],至元代变为[ts‘ui],明清以降则是[ts‘uəi]了。还有“只”(隻),秦汉是[ȶi̪e],南北朝是[tɕi̪e],唐宋是[tɕi],元代则已经是如今的[tʂʅ]了。以上摘自王力《汉语语音史》。

“隹”这个声符大概用得十分广泛,在不同地方使用会演变出各种不同的音。而且还演化出了一些复合音符,例如“崔”,例如“焦”,例如“翟”,这也是“隹”这个声符能发出更多样声音的原因之一吧。

至于“巴”这个声符,在汉语普通话里却只发两个不同的声音。其实,汉语里以b和p为声母的音本身就是很容易互易的,所以会有不少韵母相同、且分别以b和p为声母的两组字使用相同的声符,例如:

bai、pai,白:柏、拍;

ban、pan,分:扮、盼;

bang、pang,旁:磅、膀;

beng、peng,朋:绷、鹏;

bi、pi,皮:彼、疲;

bian、pian,扁:编、偏;

biao、piao,票:镖、飘;

bie、pie,敝:鳖、撇;

bing、ping,并:饼、屏;

bo、po,皮:波、破;

bu、pu,甫:捕、铺。

而“巴”这个声符也在其中,可以看我列在下面的“巴”为声符的常用字,其中发ba和pa两个音的常用字都不止一个,而且还有两个字既能读ba也能读pa。

下面是声符“隹”和“巴”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隹”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巴”的一些主要读音,图中“隹”读音的分散与“巴”读音的集中对比鲜明:

点看全图01

————————————————————

下面是17个以“隹”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3个原来以“隹”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隹”这个声符能够发的32种不同的声音:

准zhǔn谁shéi-shuí堆duī推tuī唯wéi售shòu崔cuī催cuī摧cuī淮huái

维wéi椎chuí-zhuī焦jiāo蕉jiāo憔qiáo礁jiāo瞧qiáo锥zhuī稚zhì戳chuō

耀yào鹰yīng蘸zhàn汇huì应yīng-yìng虽suī(雖、𨿽)季jì

隻zhī(只)進jìn(进)躍yuè(跃)

chuai、chui、cui、di、dui、huai、huan、hui、ji、jiao,

jin、kuai、qiao、shei、shou、shui、sui、sun、ti、tiao,

tui、wei、yao、ying、yue、zhai、zhan、zhao、zhi、zhui,

zhun、zhuo。

下面是10个以“巴”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巴”这个声符能够发的2种不同的声音:

巴bā把bǎ-bà芭bā吧bā-ba爬pá爸bà疤bā耙bà-pá笆bā靶bǎ

ba、pa。

下面是124个以口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隹”和“巴”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7个常用字,还有3个含“隹”这个构件的非形声字常用字:

口可叮叭叽叼叫叨召叹吉吁吐吓吃吸吗吆否呈

吱呕呀吨吵呐吟吩呛吻吹呜吭吧吼吮含味哎咕

呵咙呻咐呼咆咏呢咖知和咧哄哑咽骂哗咱响哈

哆咬咳咪哪哟咨哲唇哮唠哺哨哩唤唁哼唧啊唉

唆啦啄啡啃唬唱啰唾唯啤啥啸售喷喳喇喊喝喂

喘喻啼喧嗜嗦嗅嗡嗤嗓嗽嘁嘀嘶嘲嘹嘿嘱嘴噪

嚎嚼嚷命

戳耀巴爬爸耙靶

集霍双(雙)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踢细胞,陈王奋起挥黄钺,梓童,jnwill,
2019-12-19 02:59:59
2019-12-19 19:25:29
4455220 复 4455083
jnwill
jnwill`102166`/bbsIMG/face/0004.gif`70`918`316`6041`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4-10-29 22:26:51`0
3 声符的发音能否用上古音或者中古音韵部分类拟合? 1

用现代汉语拼音分类就会出现32种发音这样的现象,不好找到发音的规律。


  • 本帖 1 回复
2019-12-19 19:25:29
2019-12-19 23:46:33
4455299 复 445522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4 据我看到王力老先生的观点, 2

好像用某字作声符并不代表发音相同,不保证理解正确,那么我想这分散也是必然的了,或者老先生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写这个帖子我也在努力学习古音,但好像学得不怎么样,下面我会在一些我认为我能理解的地方把王力先生拟的古音放上来。


2019-12-19 23:46:33
2019-12-18 14:51:24
4454919 复 4451794
jnwill
jnwill`102166`/bbsIMG/face/0004.gif`70`918`316`6041`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4-10-29 22:26:51`0
2 窍门是只在150个汉字偏旁里找对应就行啦 4

A2-昜 C1-旦 C4-占 C5-艮 C7-尧 C9-心 D2-夗 D3-句 D7-辟 D9-夹 F4-区 F6-寿

G6-朋 G7-玉 H1-婁 H2-女 R7-荧 R5-昔 T3-佥 X4-仌 Q4-中 Q9-且 T7-各 T9-齐

个人感觉Q4-中、T9-齐、T3-佥最难。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桥上,
2019-12-18 14:51:24
2019-12-19 02:12:56
4455071 复 4454919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3 一下对了好多:

A2-昜,C1-旦,C4-占,C5-艮,C7-尧,

C9-心,D2-夗,D3-句,D7-辟,D9-夹,

F4-区,F6-寿,G6-朋,G7-玉,H1-婁,

H2-女,R5-昔,R7-荧,Q4-中,Q9-且,

T3-佥,T7-各,T9-齐,X4-仌。

三七二十四,四舍五入,我还欠你一个通宝,等我想起来再还。

多谢捧场!


2019-12-19 02:12:56
2019-12-17 21:12:14
4454645 复 4451794
梓童
梓童`68428`/bbsIMG/face/0001.gif`70`30440`10010`198215`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1-01-11 22:18:42`0
2 到现在才猜出40个,大家说简笔画倒是提醒我了,再猜几个 5

A2易,A5非,D1交,D5口,C3卜,E4王,B7元,K2莫,Q6米,G3毋,U5东,H9笺,R1虫,R5显,E9高,E3监,Q7少,G1石,D8央,Q5向,C8甫,E7六,K2甬,T9果,H7贝

不知这次能对几个?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桥上,
2019-12-17 21:12:14
2019-12-18 03:30:20
4454782 复 4454645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53378`20389`77975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0
3 一下对了十八个!: 2

A5非,B7元,C3卜,C8甫,D1交,

D5口,D8央,E3监,E4王,E7六,

E9高,G1石,H7贝,K2莫,Q5向,

Q6米,Q7少,R1虫。

三六一十八,按四舍五入,应该给您三个宝,欠您两个。

多谢捧场!


  • 本帖 2 回复
2019-12-18 03:30:20
2019-12-18 20:11:27
4454958 复 4454782
梓童
梓童`68428`/bbsIMG/face/0001.gif`70`30440`10010`198215`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1-01-11 22:18:42`0
4 争取让你再欠几个宝吧! 4

A3龟,G3母,G7玉,H2女,F6寿,J1,J2刀,J3注,J8里,K5卯,K6酉,K7福,N1 阜, N3京,N8N9吃,R6耳,Q8小,Q9祖,T4凶,T9齐,U7柬,U9之,X1脍,Y1马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桥上,
2019-12-18 20:11:27
帖内引用

/ 4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